第3章 我就在这做一辈子衣裳
张芮涵2018-10-11 00:391,079

  “爹……您这是?”

  张仲亭起了身,掸掸身上的浮灰,毕恭毕敬走回到张淞喻跟前,甚至连头的不敢抬,只小心翼翼的挑着眼皮,约莫能看到张淞喻的嘴。

  “你进来!”

  说着,爷俩一前一后就进了铺子,堂上就一个小伙计,此时正在码布匹。张淞喻特意挑了犄角旮旯的小茶椅坐下。

  这老子教训儿子,虽说不是什么丢人事,但毕竟说出来的话也不太光彩,免得落人口舌,灭了他张家的威风。

  于是他火气虽大,声音却小,摆出了十足的神情,话到嘴边犹豫着该先说好女色的事,还是参军的事呢?

  最后碍于隔墙有耳,还是先说正事吧。

  “我想了想,你整天在店里晃荡,也没有个正经营生,不是长久之计。晚上领你去李太爷那里,托他去跟上面说说,你直接征兵入伍去吧。”

  一向只想着旗袍的张仲亭,素来心无旁骛,但这次他却不能以事不关己的态度来任人安排。

  “爹,什么叫没正经营生,我这每天在店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勤勤恳恳做衣裳,您不也是这么过的吗?我不去当兵,我就在这做一辈子衣裳。”

  “荒唐!”张淞喻,他用力蹲了下茶杯,碎末叶子泡出来的龙井茶在杯中晃了几下之后溅到根雕茶几上。

  他心疼的用手抹了一下,继续说,“像我一样当裁缝吗?在这小破屋里守着这点布头过一辈子?你没看见我伺候人做件衣裳跟讨饭的似的吗,你看人李太爷,那才叫威风……”

  张淞喻在这边吐沫横飞地羡慕着李太爷,可完全不是人前不服气时的样子,往日里在外吹嘘的裁缝世家,家学渊源,也不过都是说给别人听,往脸上抹的金,到了自己儿子身上,他可不愿意仲亭把这破裁缝的活继承下去。

  但张仲亭这边注意力却早就不在他这里。自打半刻钟前,他就盯着这对刚进屋的主仆,小姐不过十三四岁的年纪,旁边的小丫鬟也不大。

  先不说那小姐,就连这小丫鬟穿的下人服都是沿身滚玉兰白的丝边,这还不够,长裤下摆还若隐若现着云纹图案装饰,一身下来这雨过天晴锦云葛布料,就是寻常人家一个月的开支。

  下人尚且如此,张仲亭就更想一睹小姐的旗袍。于是他鬼使神差的就走到客人面前,任后面张淞喻怎么喊他,他都像没听见一样,全神贯注在姑娘的衣裳上。

  张仲亭绕着小姐踱了几步,思量着这芍药粉色的缎子到底是什么,它不像一般的布料那样,即使是最为上等的绸缎也断不可能有这样的光泽度,日光之下甚至还有些泛着微微珠光。

  没见过,真没见过。

  他甚是想上手去摸一摸这见所未见的布料手感,但手刚伸过去,又被倒袖边上那用清水丝线绣的百鸟图吓到,这工艺真是了得。露出她那半截糯藕似的粉白小臂,真可谓是相映成趣。

  “敢问小姐,这件倒袖短袄是出自哪家之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旗袍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旗袍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