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旗袍,一定是要通身一体
张芮涵2018-10-11 00:391,058

  张仲亭所谓的好办法,就是把宝压在张羽澜的身材上。

  张羽澜别的没有,但只一点,绝对算得上环肥燕瘦。不过她不巧赶在这羞涩的时代,又偏生于保守的乡村,所以时下那些松松垮垮的袍子完全遮住了她曼妙的身姿。

  可衣裳如此,男人的审美却不代表也仅限于此,只是正经人家的小姐遇上大户少爷,谁也不好在女子身材方面大下文章,以免落人口舌。

  但这番道理张仲亭怎么会不懂,女子生来就比男人长得有韵味有风景,都说缺什么想什么,男人没有的东西,自然会更容易被吸引去注意力。

  有些人没说,也不敢盯着女人瞧,最后明明,却只能像赌石一样,凭借冰山一角,在犹抱琵琶半遮面之下,就把人给娶了。至于是输是赢,多半就看运气了。

  张仲亭就是要把张羽澜抛光,以一块璞玉的姿态,走进凌轩懿的眼里。

  一直以来张仲亭都提倡在量体裁衣时要做到毫厘不差,在现在标准基础上,要至少在腰左右各掐去一厘米。这样一来,腰部收紧,就会把胸和臀部的线条显得更加明朗。

  甄选以画像为审,张仲亭搓了搓下巴,说“不能选浅色,浅色在宣纸的背景色下,毫不抢眼……有了!用新到的那匹特供的孔雀蓝绸缎!”

  张羽澜捏着鼻子仍能闻到布料上面的怪味,求助的问张仲亭,“二哥……能换别的吗?”

  “哼,你当老子愿意给你使?你知道这匹布料多贵吗,那可是特供的,我还指望卖个好价钱。”张淞喻猛抽了一口烟,又狠狠的大吐了几下烟圈,试图把那怪味盖住。

  张羽澜一听这是稀罕物件,既然守财奴老爹不让自己拿去,自然是上等货,心一横那就是它吧,反正横竖只是张画像,又不至于熏到凌轩懿。

  当日,张仲亭恕不接待任何来客,只专心于赶制小妹的旗袍。他对此极为看重,不仅在于关乎她的终身大事,同样也想像世人证明,他所倡导的改良旗袍会成为彰显女子魅力的利器。

  做成什么样子,张仲亭虽说自有打算,但具体落实到细节上,又不能有半点马虎。

  在样式上,首先被张仲亭摒弃的便是倒袖短袄,短袄长裙本身重在布料的样式上,较为复杂的搭配可给予裁缝师傅发挥的空间,无论是刺绣,还是串珠都更有立足之地。

  但这不是张仲亭想要的,他知道,凌轩懿要选的是窈窕淑女,可不是什么绫罗绸缎。这些只会是画蛇添足,喧宾夺主。

  马甲旗袍更是不可取,除了把身子显得圆滚滚之外别无长处,别说还要在里面配以短袄,看起来更为臃肿,简直就像老土的北方人。

  旗袍,一定是要通身一体,紧贴肌理。

  不似瀑布的壮阔,不似泉眼的温浊。

  唯犹清溪于碧石之上,恣意而流动,斑斓而晶亮。不掩盖碧石的轮廓,反之还要让其更显润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旗袍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旗袍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