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艺术品注定不适合穿于身
张芮涵2018-10-11 00:391,109

  张羽澜听罢,整个人顺着门边颓了下去。

  到底是没有什么命定缘分,所有都是她自作多情。

  也对,她姿色平庸,身无长物,凭什么凌轩懿会看上她。想到这里,她不免觉得羞愧难当。上去就要抢过张仲亭手里的绸缎布,恨不得撕碎它。

  女为悦己者容,她都没在凌三少爷的心里,穿什么又能怎么样,都不会被他看在眼里。这一场聊无痕的春梦,不过是自讨没趣。

  张仲亭又何曾猜不到这样的结果,他放下剪刀,安抚着顺了顺张羽澜的背,小声说,“别犯傻,他不过是没认出这个花簪的别样之处,不表示他也没发现你的好。”

  “爹说的对,我算什么,二哥我看我还是不去了。”

  “就当是为了二哥的旗袍,别放弃得太早,去试一试。”

  一周后,当张仲亭把旗袍交到张羽澜手里的时候,她抚过那冰凉爽滑的暗纹提花绸缎,看着精致的银灰色包边的如意盘口,欣喜若狂,却在穿上后花容失色。

  没错,这却是一件绝色旗袍,张仲亭精湛的手艺被发挥得淋漓尽致,无论是不差毫厘的剪裁还是巧夺天工的设计,都让此堪称艺术品。

  但艺术品就注定了不适合穿在身上,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为让张羽澜的好身材一览无余,光是收腰处理,显然张仲亭觉得还不够。

  当下中国传统的“平胸美学”大行其道,为传达出女子形象中纯真清雅的气质,而要营造出整体扁平的形象。因此前衣片成平板式,与束胸胸衣相配。

  张仲亭是非常不赞成这样的审美标准,他不明白,为什么缠足逐渐被停止,束胸却没有,这种躯体解放在统一性上没有达成一致,也没有任何道理。

  所以这一次,他大胆的免去胸衣,随之而来的将一片式前衣在胸部做了特殊处理,在边缘捏了褶子,这样一来便使得给胸以足够的空间,张扬其动人之处。

  可张羽澜哪接受得了这般呼之欲出,只觉得像是没穿衣裳一样暴露在外,哪怕身边只有一奶同胞的二哥,也还是羞涩的赶忙抄起一块费布挡上。

  “二哥,你这旗袍,我怎么可能穿的出去,别说是我,就连那青楼女子恐怕也不敢如此装扮啊。”张羽澜日盼夜盼,还指望着张仲亭能变出什么宝贝,现在却傻了眼,一脸难色。

  可张仲亭非但没理睬她,反倒觉得上身效果还不如自己的预想,虽说胸、腰、臀这三处都有了凸显,但总觉得少了什么。

  他盯着这一整块布制成的长旗袍,从高领到底边,贯穿始终,下身总觉得闷闷的。他环顾四周,瞄到了一件客人几日前定制的开衩短袄,放在手里翻过来调过去的看。

  终于被他想到了解决办法。

  都等不得张羽澜换下来,他抄起剪刀直接顺着她的侧身将旗袍剪开,直到她的大腿根部。瞬间她白嫩的大腿露出来,原本通身的孔雀蓝,一下子有了提亮,成为点睛之笔。

  可张羽澜哪里跟得上他的想法,急促的尖叫,“二哥,你干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旗袍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旗袍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