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你妹妹日后可当如何见人
张芮涵2018-10-11 00:391,149

  最终张羽澜还是硬着头皮穿着这件一言难尽的旗袍,风姿绰约的画了画像。

  她不敢出去外面,只请了画师来家里,那画师一边画着,一边不停的咽口水,避嫌的避开眼,又忍不住偷瞄几下,双腿紧紧夹住那胯下之物,生怕暴露了血气方刚。

  这张极具个人色彩的画像最后顺利的递送到凌府,可也同时被张淞喻听说了。

  当他命丫鬟从女儿房里搜出这等不齿之物时,气得暴跳如雷,五脏俱焚。

  要知道一旦此画像外流出去,莫说凌家怎么看待他张淞喻的女儿,要是被别人看了,女儿终身大事恐都会堪忧,这十里八村,向来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大家定会认为张羽澜狐媚风尘。

  他将旗袍重重的摔在张羽澜身上,“瞅瞅你像什么样子!我看你日后还怎么嫁人,谁敢娶你!”

  说着又躬身捞起旗袍,去淞景制衣铺找罪魁祸首张仲亭兴师问罪。

  见张仲亭正拿着尺子给客人量尺寸,他一把夺过尺子,从背后卡住张仲亭的脖子,死命的勒,店里的伙计客人见了吓得练练劝阻,好说歹说算是让张淞喻松开了手。

  被木尺嘞得喘不过气来的张仲亭狂咳不止,脖子上已留被木尺卡红的印子,简直像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他不知道自己好端端的在铺子缝衣裳怎又惹得父亲如此大怒,他刚要问什么事,张淞喻却再次抄起家伙,也不知道是什么棒子椅子的,一顿暴雨疾风般狂砸在他身上。

  当张淞喻抽得筋疲力尽,他和张仲亭并排躺在地上,老泪纵横的说,“你这败家子,可把咱们张家害惨了,你妹妹日后可当如何见人……你滚,马上滚。”

  当晚张淞喻就领着张仲亭去了李太爷家。

  张李两家一向不睦,要说凌家家大业大让张淞喻心服口服,那李太爷他就只觉是满口吹嘘的花架子。

  最主要的是,没有李太爷得势之前,张淞喻在这嘉禾县还算有些声望,他常扬言祖上是内务府造办处的能工巧匠,虽然无从考证真假,但他自己在人前都会威武几分。

  可自从李太爷军退返乡,就把他前朝的贴金撕的干净,久而久之,他当初好不容易营造的声望坍塌殆尽。

  自然是让他心里生恨的。

  可为了儿子的前程,别说是求宿敌,就是跪舔,他都愿意。

  在李府门前,他绕了好几圈,最后下定决心,破釜沉舟豁出老脸,摆出一个竭尽全力的笑容,敲响大门。

  街坊邻里数十年,他却是第一次登门造访,对李太爷家的排场他早有耳闻,但百闻不如一见,身处其中,还是不自觉的短了两分。

  当看到李太爷正襟危坐在高堂之上,张淞喻二话没说就把张仲亭踹跪在他面前,训斥道,“丧气东西,还不快给你太爷磕头!”

  “可担不起世侄这响头,张老板一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何贵干直说了吧。”李太爷气定神闲的压了以后雨前龙井,甚至都没客气一下让张淞喻父子入座,连看他们的眼睛都是捏着眼角。

  “那在下就不绕弯子了,求太爷给您这不争气的侄子在大营里谋个差使,让他去参军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旗袍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旗袍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