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不知此花簪您可认得?
张芮涵2018-10-11 00:391,133

  难得张羽澜能老老实实在铺子呆上一天,她素来不喜过问生意上的事,平日里只在闺房读些才子佳人的本子,沉醉其中。

  张淞喻也不赞成女孩子家家的抛头露面,便也没喊她出来帮忙,任凭她跟张仲亭呆在制衣间里,哪怕正逢下午三四点,客人络绎不绝的时候。

  但任谁也想不到的是,这边兄妹俩正盘算着如何能讨得凌三少爷的放心,那边前铺凌轩懿就恰好登门而来。

  张淞喻虽说之前对女儿嘴上说着反对的话,但一见到凌轩懿,还是激动的声音亮高了两个八度,穿过层层的客人,亲迎着财神爷。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这不刚念叨完您三少爷,您可不就来了。”

  “哦?可是谁念叨了我什么?”凌轩懿身穿月白青瓷釉色的长衫,即便长度及踝,时至天末,也依然一尘不染。手持一把前朝两江总督题字的折扇,谈笑自如。

  张淞喻差点把女儿欲参与凌轩懿全城选妻的事说漏嘴,赶忙改口道“是六小姐方才来过,提了两嘴三少爷。”

  “这小妮子真是长大了,都懂得打扮起来。罢了,她的衣裳记在我账上,一会一起结了。”

  “哎哎,要不怎么都说三少爷挥金如土一等一的大方呢。”乐坏了张淞喻,要是凌轩懿付账,还能趁机多敲他一笔。

  “千金散尽还复来,家财乃是身外物。”

  “您说的是,您说的是,那不知三少爷此番前来是打算做件开春穿的长衫,还是……”

  凌轩懿在前铺聊着长衫样式,后面制衣间里的张羽澜可坐立不安起来。要不是张仲亭按着,早在张淞喻高喊第一声三少爷的时候,她就要冲出去了。

  她微微撩起帘子边,偷偷看着玉树临风的心上人,手里攥着他曾送她的花簪,脸颊绯红。

  “二哥,我就去问问他还记不记得这簪子,去去就来。”

  “若你打算为了这句话放弃成为三少奶奶的机会,那你就去。二哥不拦你。”张仲亭正辫如意盘花扣,头都没抬,这个妹妹宁得很,他知道如果不是她自己打消了点头,自己即便是拦,恐怕也拦不住。

  张羽澜到底还是没敢造次,看着朝思暮想的人就在眼前,而不能近身,只觉得好一阵委屈,不觉悲从中来,抽泣几分。

  “你若真想问,大可以叫来阿宽把花簪递上去。”

  听了他的话,张羽澜抹了抹闪烁的眼泪,唤来阿宽,嘱咐着,就忐忑的等着凌轩懿的反应,多年的深情款款,究竟是一厢情愿还是郎情妾意,静见分晓。

  他们站得不远不近,讲话的声音张羽澜恰好能听得见,她竖起耳朵,恐错过凌轩懿嘴里说出的任何一字。

  阿宽趁凌轩懿量身的空挡,把花簪递到他手里,问“三少爷,不知此花簪您可认得?在花市大街,您曾帮一姑娘付的账,她让我把二十文钱还给您。”

  凌轩懿倒是没说话,他身边的小厮抢着回答了,“我们三少爷哪会把这区区二十文钱当回事,你啊只管收着吧,只当给你的赏钱了。什么花簪不花簪的,像这样的举手之劳三少爷一天能帮十个姑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旗袍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旗袍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