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烟锁雾迷寒山寺
煮酒2018-11-11 10:143,018

  炎君对今夜的太子很是疑讶。

  因为太子之前给他留下的印象都是一副玩世不恭,得过且过的样子。

  可是就在今晚,太子站在这凋零落蔽,满目狼藉的废弃寺庙里,却带着一种不怒自威,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强大气场,他的眼神沉着而深邃,平缓的语气毫不拖沓,这让炎君感觉到太子像是在突然间变了一个人。

  他停止了暗自揣测,缓缓道:“那女刺客之所以会有五个名字,是因为宫廷御用的歌姬和舞姬一向由礼部郎中王力沣负责,歌舞人员实则只有三十五人,但在礼部的名单上,却有一百五十八人之多。”

  辛铭的脸色阴沉了下来,“这是为何?”

  “道理很简单,”炎君道,“这些宫廷御用人员每年都有朝廷补给的固定薪俸,多一个人,朝廷户部自然会多补给一个人的俸禄,所以才会出现这么多人。”

  “你的意思是,”辛铭疑声道,“礼部郎中王力沣在背地里贪污了那些并不存在的歌舞伎的饷银?”

  炎君颔首道:“是这样的。”

  辛铭道:“你有证据吗?”

  “有的,”炎君点了点头,“殿下遇刺当日,大内侍卫统领南纬虽然以保护太子为名,遣散了太子府中所有的歌舞伎,事后微臣想要询问这些歌舞伎的下落,结果遇到了不小的困难,不过最终黄天不负,还是让微臣找到了她们。她们是可以作证的。”

  辛铭又问:“她们现在何处?”

  “她们现在还都在原本应该在的地方。”

  “什么意思?”

  “她们并不知道现在已经大祸临头了。”

  辛铭微眯起了眼睛,心里忍不住暗暗道,麻烦还是来了。可到底是谁要大祸临头了,现在还不一定呢·····

  其实他早已知道和女刺客同行的那些歌舞伎在什么地方,也知道这是侍卫统领南纬故意让这些人暂时消失的。

  可是他却假装不在乎,虽然身为当事人,但他一心只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仅此而已。

  大内侍卫统领南纬是帝都巡防营大将军南经的亲弟弟,他和哥哥南经一样,是一个只对皇帝忠心不二的人,不但对朝廷局势了如指掌,也明白在皇宫大内,什么案子该查,什么案子需要遮掩。

  女刺客刺杀不成自杀后,南纬还在私底下找过辛铭一次,他坦言当时虽然遣散了舞姬团,现在那些人都在躲避审讯以及可能会被株连的风头,但实则暗中已经控制住了她们,只要太子有所需要,他会即刻把这些人带到辛铭的身边。

  南纬潜在的意思就是,他在向太子发问,关于太子遇刺案,究竟查,还是不查?

  辛铭只对南纬说了三个字:不需要。

  潜在的意思就是——不要查了。

  因为两人都心知肚明,策划遇刺案的是曹王两家在暗地里搞的一次政治暗杀,所以这件案子是不可以调查的,因为,查了也白查。

  现在辛铭势单力孤,如果贸然和曹王两家作对,无异于螳臂当车,蚍蜉撼树。因此到最后,不了了之,就是对辛铭最好的选择。

  可是······

  夏炎君自幼生活在帝都,应该不是没有听说过之前关于皇宫里,他那三位王弟的离奇惨死,曹王两家最近几年嚣张跋扈,越来越肆无忌惮的传言。

  但凡有一些头脑之人,就应该会想到一个在朝廷没有一点实权的太子,居然会受到刺客的暗杀,必定是一场可怕至极的政治阴谋,可是炎君却始终都在我行我素,甚至,在没有任何人敢于相助的情况下,还找到了那些已经被南纬秘密隐藏起来的宫廷舞姬们。

  ——这样的人,会是毫无心机之人吗?

  辛铭叹道:“夏少卿是如何找到她们的?”

  夏炎君黯然道:“在仵作检验女刺客尸体的时候,发现她的肠胃里面,掩藏着一封浸润过灯油的信件。”

  “信件?”辛铭吃惊的问。

  夏炎君从衣袖中把那封信件掏了出来,递到辛铭的手里。

  辛铭接过信件,只见上面还带着丝丝鲜红的血迹,甚是诡异可怖,他开始一字一字的看了下去······

  民女黎烟,出身来历一无所知,从记事开始,便已是太虚门弟子,跟随师傅黎若水学习本门武艺。

  太虚门女弟子众多,且都是容颜俊美之人,从自幼开始,女弟子们不但勤学武术,也修得琴棋书画,歌舞技艺,为了保持身段,太虚门人皆一日两餐,没有晚饭,学艺期间,稍有不慎疏忽,或者晚间因饥饿偷偷进入食堂觅食充饥,便会遭到师傅毒打,个中滋味,常人难以体会。

  除此之外,太虚门还设立不为世人所知的格斗场,门中女弟子经常被囚困里面,互相斗殴,为了活命,只能将身边一起生活很多年的姐妹诛杀,或者,被她们诛杀。

  这里没有亲情,没有友情,有的只是优胜劣汰,适者生存。

  长大后,便被师傅差遣,潜入民间或是宫廷,伺机暗杀师傅指定之人,从此成为死士。

  师傅为了让门下弟子对他保持足够忠心,通常都会让弟子们,进入目标附近的区域生活一段日子,期间并不会告诉弟子所要暗杀的目标究竟何人,只有等到真正暗杀前夕,才会一一相告,而且会让弟子们服用只有两天寿命可活的奇诡剧毒,两天内若是完不成任务,或是被目标生擒,便会头痛剧烈,痉挛抽搐,七窍流血,悲惨死去。

  只有成功将目标暗杀之人,才会得到师傅的解药。

  民女黎烟自幼看惯太多血腥,所以并不畏惧死亡,甚至对生死早已麻木不仁,只是因为之前见一姐妹因为暗杀目标不成,死的时候头痛难忍,用指甲将一张玉脸抓得鲜血淋漓,如同夜叉鬼魅,女人天生惜颜,民女自知十恶不赦,却不想死后以狰狞面目进入那阴曹地府,在受到地狱恶鬼的嘲笑。

  当今太子,与我非亲非故,素不相识,然而却因为师傅的一纸密令,不得不对殿下屠刀相对。民女万死莫辞。但愿太子可以原谅我等小人的苦楚。

  可是,其实民女心中已经做好了倘若万一失败的打算。所以留下了这封书信。

  如若碰到那企图瞒天过海的官吏,自然不需要对民女开膛破肚,如是这样,即便是发现了民女留在腹中的书信也于事无补。倘若遇上那明察秋毫的官家,必定会追根溯源,一查究竟。

  民女只盼若是自己死后,遇上那不畏强权的好官,可以为太虚门的姐妹们伸张正义,让她们早日脱离孽海,回头是岸······

  ······

  辛铭痛苦的闭紧了眼眸,握紧信件的拳头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少卿,”他抬起眼眸冷冷的看着炎君,“你为什么要把这些告诉本宫? 本宫虽然是太子,却百无一用,你跟本宫说了,又有什么用呢?”

  ——这句话潜在的意思就是说,他想知道夏炎君,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到底出于何种目的要把这些告诉他。

  ——之前他一直以为夏炎君是个不折不扣的“愣头青”,是个真正想要一丝不苟把官做好的好官,所以他才三番五次的拒绝炎君,其根本目的是想试探一下炎君想要做好官的决心,以及他会不会因为一些挫折就选择趋利避害。

  ——今天炎君又在找他,而且马不停蹄的从天山阁一直追到了苏阳胡同,所以他再也按捺不住了,他要找个没有人知道没有人跟踪的地方把夏炎君约出来,好好的跟他谈一谈。

  ——在交谈的过程中,他会首先在谈话上对炎君做一番试探,然后凭借自己看人的直觉,决定要不要把炎君收为自己的心腹。如果可以的话,他会告诉炎君如今他的处境,也会告诉炎君一定要把自己保护好,不要在明面上和曹王两家过不去,日后在择机行事。

  ——可是炎君一上来就告诉了他,自己不但在无人相助的情况下查明了舞姬团的现况,查明了礼部私吞国家饷银的猫腻,还解剖了那个女刺客的尸体,并且从里面找到了女刺客的绝笔信。

  ——那么这样一来,问题就来了。那就是,炎君这么厉害,如此更应该知道他这个太子很没用,又为什么要把这些告诉他?

  这天晚上,炎君的话如同平地惊雷,让辛铭无从招架,不过此刻的辛铭最想知道的是,他夏炎君又该如何应对······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 深夜密谈见本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烟锁亢龙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