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不成功的男人最不缺时间
超级奶爸2018-10-09 11:074,801

  男宿舍的中午很热闹,送花的小哥把电动车停在男生宿舍楼下就引起唏嘘一片,因为送花的小哥捧着大把玫瑰出现在女生宿舍是很常见的,但是男生宿舍就实在太新鲜了,一群大老爷们,不注目很难。

  “哇塞!送花到男宿舍?!”

  “没搞错吧!”

  “是啊!看看,进去了!”

  “跟上跟上,看看送谁的!”

  一群好事者甚至跟上去了,只见买花的小哥来到了文艺的宿舍面前,敲了敲门:“您好,请问文艺在吗?”

  “哇哦!果然是文帅的!”

  “小艺小艺!你的花!”同宿舍的几个人更是乐疯了,直接将在卫生间埋头洗衣服文艺闹将出去:“快点快点!咱整个男生宿舍都是头一遭收到花啊!”

  “您好,文艺先生是吗?”送花的小哥楞楞的隔着实打实的99朵玫瑰看着这个满手肥皂泡的帅气年轻人。

  “嗯。”文艺也被这一大捧花吓到了。

  “您的花,麻烦签收一下!”

  “谁送的?”憋了半天,文艺才问道。

  “是一位姓柳的姑娘,她说你看了就知道!谢谢,祝您愉快!”送花的小哥呵呵递过鲜花。

  文艺接过去,眼尖的室友早就发现了里面的卡片。

  “说什么呢!”文艺还没反应过来,徐正已经念了出来:“你是我的日日沉默,夜夜笙歌!”

  “哇哦,笙歌,姓柳的姑娘,柳笙歌?!小艺,我猜是柳笙歌!”

  “对对对,她对你可是蓄谋已久!”

  “小艺你不错啊!”

  文艺笑笑:“什么跟什么啊!这是我让她批发来卖的!”

  “扯!”周遭的人一哄而撒。

  要命的是——文艺果然把花抱了过去。

  5块钱一朵单卖,卖得居然也不错。柳笙歌赶到地摊处就气疯了:“文艺!你怎么能这样子!这些花……这些花可是我送你的啊!”

  “那你希望我怎么处理呢?”

  “这个……但是也不该这样啊!我……你……这可是我对你的心意!”柳笙歌的脸上布满了汗珠,点点滴滴很是生动,素来对女孩子都温温细语的文艺说话更加温柔:“鲜花这东西,放在宿舍能挣钱吗?”

  柳笙歌摇摇头。

  “花这东西会枯萎,心意会枯萎吗?”

  柳笙歌再次摇头,嗯,似乎有点道理。

  “摆摊吧!下次别买了,浪费!”文艺把香水摊让给她,说话带着他对女孩子惯有的小意温柔,温柔一笑。

  “嗯!”柳笙歌又醉了,她总觉得,这温柔是单独给她的,于是她不由自主的点头。

  文艺贴膜的样子极为好看,秀气的眉纂在一起,专注而俊逸,最是吸引人。摆地摊真是幸福的事啊!柳笙歌一边买着香水一边想。

  “花都卖完了,生意不错呢,笙歌!”很快收摊了,文艺点完账表扬着柳笙歌。

  笙歌,他叫我笙歌!柳笙歌被莫大的幸福瞬时包围,说话也如同喝醉了酒一般不经过大脑:“嗯,我送你回去吧!”

  “你送我?”文艺轻轻的笑起来,眉目生辉:“柳笙歌,你能不能配合一下,这句话应该是男生问的!”

  “呃?”柳笙歌结巴了:“你……你愿意送我回去吗?”柳笙歌红脸的时候眼神迷离而无辜,像一只待宰兔子,温驯纯良,虽然不是文艺的菜,可是这样的眼光让他觉得觉得心突然就软了。

  “走吧,柳小姐!”文艺提起东西。

  “你干嘛也学他们叫我柳小姐啊!就不能叫我笙歌吗?刚刚你就叫了的!”

  “笙歌!”文艺胜利轻笑。

  “那我可以叫你小艺吗?”

  “嗯!”

  “你有女朋友吗?”柳笙歌认真的问文艺。

  “怎么可能!我一摆地摊的,谁愿意做我女朋友!”

  “谁说的!”柳笙歌红了脸:“你那么优秀!”

  “是吗?可惜没有人愿意啊!”文艺假装委屈:“我一个穷小子,谁看得上!”

  “怎么可能!”柳笙歌果然上当,急急地表示:“我就觉得你不错啊!”

  文艺闷闷的笑。

  “我是认真的!”柳笙歌跺了跺脚,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还有什么好娇羞的?!她心一横,脱口而出:“文艺,我喜欢你!”

  话一出口,柳笙歌便后悔了。

  “嗯,我知道。”文艺的薄唇吐出的字眼带着别样的蛊惑。

  “那就好!”柳笙歌喃喃道。这样喧嚣的夜晚,没有月光温柔也没有流星划过,香水在微风中飘荡,文艺的眼角眉梢,带着格外飘香的温柔,柳笙歌觉得这一路的灯光都灿若星辰。她踩着灯光,一路的星河灿烂。她身后的文艺却是一路的深思。

  “他说他知道?!”楼心月给柳笙歌敲着警钟:“他知道是什么意思?接受?不接受?这是典型的三不男人啊!”

  ——是的,三不男人,不拒绝,不接受,也不行动,往往带着致命的缺陷。柳笙歌的感觉却是甜蜜的:“这么多人喜欢他,能够有这个状态已经不错了啦!”

  “爱是很清晰的字眼,爱就是爱,不爱就不爱,怎么能这么马虎!”

  “可是爱也是一种朦胧的感觉啊!能够享受到不就行了吗?”

  ——柳笙歌习惯跟着感觉走,玫瑰事件之后她悟出一个道理,那就是文艺是比较务实的,于是第二天摆地摊的空隙她便把文艺拉到商场,刷自己的卡给他买下了阿玛尼,果然欣喜的看到这个男人对镜子里那个帅哥的惊艳和满意。

  柳笙歌觉得幸福,全然爱一个人,是一件太认真的事情,以至于她忽略了很多细节。

  比如,文艺的香水生意赚大发了,就连柳笙歌的工资都省了,从未发过。可柳笙歌不在意,因为,这一个月,她跟文艺如此贴近。

  柳笙歌送到男寝室的东西更加五花八门,继玫瑰和阿玛尼之后,智能手机,苹果电脑,各种衣服鞋子,都用箱子打包好送来了文艺寝室。文艺没有退回来,柳笙歌送得更加努力。

  楼心月实在看不下去了:“哪有你这么个送法的!男生追女生这样送也就罢了,关键你这是女追男啊!你每天跟在文艺后面,他也没给你一个明确的答案吗?”

  “没。”

  “暧昧贱雌男!”楼心月都替她牙痒痒。

  “可是你是不知道,他是有多能干多可爱!”从眉眼到手指,无一处不让她觉得爱。

  “可爱是不见得,能不能‘干’也没试过,不就是每天带你摆地摊的时候说几句情话吗?然后每天陪你网聊,柳笙歌,这么抠门而且擅长暧昧的男人,我怎么都觉得他对你不上心!你好歹也是个白富美,就不能用点脑子仔细想想!”

  “他素来节省的,家里情况那么差,自己连一身好衣服都没有,舍得花时间每天跟我聊天,我已经很满足了!”柳笙歌毫不在乎的收拾着行李。

  “花时间?柳笙歌,你要知道,不成功的男人,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拜托!你眼里什么才叫成功男人啊!”柳笙歌语气都变了:“人家大学就知道白手起家,摆地摊,赚这么多钱一个月,还能每个月往家里寄钱,已经很成功了!潜力股,什么叫潜力股你懂吗?!”

  楼心月正要说话,柳笙歌的电话响起,家里接她的车已经到了楼下,大气的兰博基尼,衬着柳云萧挺拔伟岸的身材,引来不少人注目,包括来楼下来柳笙歌处拿香水的文艺——兰博基尼,是男人心底的猛虎,细嗅蔷薇。

  “嘿,哥哥,这里!”柳笙歌站到了后阳台上,对着楼下的哥哥挥手。

  柳云萧的回眸带着抹坏坏的笑,举手一声呼哨,唏嘘声起,宿舍楼的女生都轰动了,满楼红袖招。

  “妖孽!”柳笙歌挥手的举动,落进了文艺的眼里,文艺满心诧异——他早知道柳笙歌出身不差,却也不曾自己还有开兰博基尼的对手!文艺不由得焦躁起来。

  柳笙歌是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室友说得对,富家女倒追这事儿,可遇不可求,接到这种馅饼就该一口咬下去,哪怕这馅饼后面是要找这个胖妞做女朋友的大陷阱。,

  楼心月倒是看见了文艺,拍拍柳笙歌:“心上人来咯!”

  “呀,小艺!他的香水要先给他!”柳笙歌一瞧,直接把行李丢给楼心月:“你先帮我把行李提下去吧!”

  楼心月接了个正着:“真沉——真真个女生外向,见了他连亲哥哥都不要了!”

  “哎呀,没办法啊!你先下去跟小艺说声,我整理一下再下去见他!”柳笙歌把香水罐子整的叮叮当当。

  “你尽整那些罐子干嘛?你该整理下你自己才对啊!”楼心月诧异道。

  “没办法,小艺说了,他讨厌香水摊子不整洁!”

  “可是香水摊子不能做他的女朋友啊!似乎你整理下自己更重要吧!”楼心月把镜子往柳笙歌方向一转,暗叹再暗叹——女人总是忘了,爱情中最重要的是自己。

  在柳笙歌迅速整理自己的当头,楼心月飘飘然拿着行李,先来到了楼下,她本来就美得成熟而风韵,一身红色连衣裙蹭了汗水更加显得她身材修长丰满,最是回眸那一笑,烟斜雾横,文艺总算理解了什么叫回眸一笑百媚生,这个时候他才没后悔穿上柳笙歌一再要求他换上的阿玛尼,这样的衣服才能让他觉得,跟美女搭讪,是如此自信而自然的事情。

  “学姐!”文艺打招呼道。

  “在后面,你等下她吧!”楼心月的笑浓淡适宜,指了指后面,拖着行李箱继续走。

  “那我帮你吧!”文艺凑过来,伸出纤细修长的手。漂亮的女孩子,总是特容易得到男生的怜惜帮助。

  “别——不用了!”楼心月绕过去:“你还是等笙歌吧!她的香水很重的!就要实习了,相必你们也很多话要说!”

  “咳咳……嗯!”鲜少有女孩子直接这样拒绝他,文艺脸上有些过不去,讪讪的垂下手,看着楼心月一路袅袅婷婷走过,眼中暗沉幽冥。

  “小艺!”直到蹦过来的是柳笙歌,大饼脸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打断他的美好视觉:“不好意思,久等了!”

  文艺从楼心月身上收回眼睛,幻化成温柔醉人的笑:“东西这么重,是我辛苦你了!”

  柳笙歌脸颊羞红:“哪里……你每天才辛苦!”

  “这不有你的帮忙吗?要不是你帮我摆摊,我这段时间哪有这么轻松!”

  “这些,都是我愿意的!”

  说完这句,柳笙歌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暗恨自己话多,羞红不知所措。

  好个娇羞!文艺看得玩味:“那个,你不去实习真的没问题吗?真的就帮我摆地摊?”

  “没事,公司是我哥……个亲戚的,开个证明很容易!拿印章盖个章而已嘛,你要是想不去,我也可以帮你弄个的!”柳笙歌挥挥手,在文艺面前,她总是不知所云,甚至手脚都不知道如何摆放。

  “不用!我还得挣钱养老婆啊!不实习,怎么有工作!”

  “做你老婆真好!”

  “可惜没人想做啊!没长相、没金钱,谁看得上我!”

  “谁说的!”柳笙歌不由自主拔高了调子——话一出口便觉唐突,低下头来。

  文艺喜欢柳笙歌手足无措的模样,一切情感波动都能掌握在自己手中:“真的没得选……要不,你考虑考虑?”

  “好啊!”柳笙歌说完便顿住:“你这是向我表白,接受我了吗?!”

  “你说呢?”文艺的俊脸带着揶揄。

  “你……是说,要我做你女朋友了?!”柳笙歌懵住了:“我不漂亮,也不……”

  文艺没说话,低头就是一吻,轻吻落下,柳笙歌就这样沦陷。

  女生宿舍刹那间安静了,实在是柳笙歌和文艺的体型相差太大了,一只恐龙压玉郎,站在楼下特别显眼,引得本来各自忙碌的同学们想不注意都难。

  时间静止,紧接着爆出雷鸣的欢呼。

  “再来一个,再来一个!”

  “文艺,柳笙歌!”

  “柳笙歌你真了不起!”

  “真追到了,太棒了!再来一个!”

  口哨声,打趣声,在楼上周遭响成一片。

  “你是我的了!”文艺低沉的嗓音清冽动人,渗透进柳笙歌的心底,怎么回到柳云萧那里的都不记得了,只记得分开时文艺身上好闻的绿茶味道。全然没有看到,柳云萧和楼心月擦出的火花。

  柳笙歌就这样一路春暖花开心花怒放到了车上。

  柳云萧把车开出去半晌她才慢慢发问:“哥哥,你说我找男朋友,找什么样的好?”

  “你想要什么样的,就找什么样的!”柳云萧抬头,看得到林荫道上楼心月巧笑嫣然。

  “笼统!”柳笙歌不满意的撒着娇,胖嘟嘟的身子扭成一块吸水海绵。

  “那就找个你降得住他,他也降得住你的!”

  “降?”

  “问世间情为何物,无非一物降一物!”

  “好诗!大哥你还是个诗人啊!”

  “必须的,那丫头就是楼心月?”

  “嗯,是啊!”柳笙歌心不在焉的附和着。

  “楼心月。”柳云萧轻念着她的名字,想起上次相遇时截然不同的妖艳女子,轻笑一声:“好名字!”

  不同于两兄妹的恍惚,文艺却是在这一次清醒的下了决定,在众人的眼光下一吻定情柳笙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歌尽桃花扇底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