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少爷冷冰冰2018-10-14 18:011,210

  殷亚茹一走半年,消失得无影无踪彻彻底底,游云森靠着对家族的责任撑到现在,在安瑾突然离开的这段时间,兢兢业业的辅助安慕。

  安慕是安瑾的弟弟,一个二十出头还在国外留学的孩子。以他的年纪和经验,要管理安家这种中大型企业实在难上加难,即便他们安家一直游离在大家族之外,但能赚钱的肥肉又有哪个资本家愿意错过?

  在内外皆忧的情况下,游云森成功掌控局面,却因此被安氏“套牢”,在安瑾回来以前,他必须陪在安慕身边。而这半年来,他只能住在殷亚茹的公寓里,恣无忌惮的想念她。

  一个人要是有心躲藏,除非动用特殊手段,若然只能像游云森这样安静的等着、想着、念着。

  有多少个夜晚他枕着有她气味的枕头睁眼到天亮;

  有多少次晚餐他做了她喜欢的菜独自对着空酒杯一说就是好几个小时;

  有多少次在地下停车场看到跟她相同的车型路过心脏都会跳漏半拍;

  又有多少次他一遍又一遍的定位她的手机GPS,而那个红点永远定格在最开始的地方;

  还有多少次他反反复复的刷她的微博,希望能在最近更新里看到她那张好看的脸,身后某个他能触及的城市……

  最可恨万能的朋友圈无数次燃起他的希望,也无数次把他打入谷底。

  每当苦涩的酒液滑过喉间,他总会忍不住红着眼埋怨殷亚茹太狠心,连一次解释的机会都没有给他,哪怕只是一分钟呢,现在又何必这样一个人独守空房?

  可是房间里那张两人在度假时候拍的大海报总能让他心里一暖,海报里的她笑得那么甜,那么美,那是他们爱过的证据,也是他坚信那个女人气消了就会回来的证据。

  然而日复一日,你到底在哪儿?

  ——

  殷亚茹时常觉得现在的平静和幸福是假的,她曾经那么放纵自我轻视生命,现在连每天要吃什么都小心翼翼,挑了又挑。

  对变得越来越敏感又控制不住的自己,殷亚茹总觉得过意不去。这时温子烨总会淡淡一笑,然后宽慰她说是因为当了母亲的缘故,为了肚子里的小生命,怎么任性都是可以理解的。

  说来也是奇怪,一向对别人说过的话还要一再分析又分析的殷亚茹,对温子烨却深信不疑,他那些多少带着医学根据的话总能让她立马静下心来,就连两人一块到超市买东西,被同事或者邻居撞见误会,也只是一笑而过,不再像开始一样扭捏着慌乱解释。

  有时候殷亚茹会认为自己在占温子烨的便宜,对方可是公认的钻石王老五,因为她的出现以前那些总围绕身边的小姑娘现在一个个都躲得远远的,产检时偶遇那些女生,个个看她的眼神是嫉妒又羡慕,尤其产检结束后温子烨陪着一块回家的时候。

  后期的产检越来越密集,也因为温子烨的关系科室的医生护士都特别照顾殷亚茹,除了没有提前告知胎儿性别外,几乎对她的提出的所有疑问都知无不言。

  眼看就要临产,相同孕期的其他孕妇都被告知近期避免远行,多注意休息,到了殷亚茹这,医生一再确认B超结果,爱笑的脸上两道秀眉轻皱,然后叫来空闲的护士,让她帮忙安排一下殷亚茹的病房。

  “我要住院吗?不是没到预产期?”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新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那个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