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业火炼狱
其华2018-09-30 09:503,378

  业火炼狱,只有背负滔天罪孽的犯人,才会被关押于此。

  业火熊熊,一如狂暴的火龙,张牙舞爪。手腕粗细的铁链牢牢捆住手脚,如被禁锢一般,丝毫动弹不得,只得品尝着业火所带来的焚烧之苦。

  舞梦颖,便是这其中的犯人之一。

  靠着绷紧的仙链支撑才得以站立。长发散乱披在双肩,面是如土灰般的毫无血色,年龄不大,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可实际上,她已在这里被困了整整三百年。

  周身有轻微的紫光浮动,这是来自灵魂深处的魔煞之气。正是得以这个力量续命,她才能在这种条件下不死,也因此三百年过去,样貌丝毫未变。

  然,这魔煞之气,却也是使他入狱的罪魁祸首——

  舞梦颖家境贫寒,又欠有不少债款。娘亲去世得早,爹爹又顽疾缠身,卧床不起。整个家庭的担子都落在她那小小的肩膀上,日子过得十分艰苦。

  这一日,张债主前来讨债,舞梦颖无力偿还又想不出合理解决的办法,左右无奈干是着急。张债主瞧舞梦颖十七八岁便出落个娉娉婷婷,如芙蓉出水。心觉是个美人胚子,不由动了色心,欲讨她做小妾。舞梦颖自是不同意,张债主一时被她的美貌冲昏了头,竟猛的将她按倒在地。

  舞梦颖惊恐地大声呼救,屋内舞梦颖的爹爹察觉不对,挣扎着下床,费力地爬出屋外,抓起小板凳便朝着正沉溺于肌肤之亲的张债主头上猛击而去。

  这一下直接被击昏,舞梦颖从他身下爬出,颤颤抖抖地整理着早已被拉扯得不整的衣衫。

  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双臂,忽然紧紧地将她环住,是爹爹。

  “颖儿别怕,有爹在呢。”

  听到这苍白无力的声音,舞梦颖不禁鼻子一酸,顺势倒入他的怀抱默默流泪。日日求菩萨拜佛祖,希望爹爹快些好起来,却不想病情还在日益加重。

  突感爹爹身子一颤,舞梦颖发觉不对连忙起身,却原来是那张债主已不知外何时醒了过来,摸出防身用的匕首深深刺入爹爹的后心。

  鲜血如泉涌,汩汩流出,舞梦颖呆若木鸡,完全怔住了。

  张债主大笑着走过去,抓着她的双臂道:“只要你今后跟着我,我不仅会给你爹举办最好的葬礼,还会保你一世荣华富贵,如何?”

  舞梦颖没有作出回答。只是呆呆的看着爹爹在自己的怀中逐渐失去生息。

  日日求菩萨拜佛祖,却求得这个结局。连世上最后的亲人都离去了,舞梦颖只觉这世间已变得一片灰暗。

  张债主见她不做任何回答,心想可能是因为刚失去爹爹,心情低落。于是便道:“你好好考虑考虑吧,我在门外等你。”

  张债主朝外还没走几步,却突觉被什么东西勒住了脖子,下意识去摸却什么都没有,不由大惊。回头一看,却见舞梦颖正对视着自己。她浑身紫光萦绕,瞳孔头发都变作紫色,一朵花状印记于眉心若隐若现,整个人如开到极盛的花盏,似乎变得更美了。但这种美,却带着孤独清冷、绝望无助与竭尽苍然。明明美到倾国倾城,却直叫人冷到骨子里,不敢直视。

  舞梦颖稍用力往回一拉,张债主直接被这无形的力量拉扯回。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着实让他吓了个魂不附体,只是跪地不停求饶。

  舞梦颖默默的看着他,此刻明明可以主宰他的生死,却显得有些无助,像个需要大人帮忙的孩子。

  就算杀了他,爹爹又能活过来么?

  记得小时候,爹爹曾说起过,自己的灵魂很不一般,蕴含着强大的魔煞之气。而现在身体所显现出来的,或许就是那个力量吧。

  饱受欺凌的过往一幕幕在脑海中浮现,突然间,她走很满意自己的这个力量,惨无人性的人道,只有强者才能生存。

  张债主的求饶声委实叫得人心烦,舞梦颖心想这种人再留他活口也是祸国殃民,于是毫不留情的扭断了他的脖子。

  杀了他,却没有丝毫快感,反而显得更加无助。

  她大笑起来,笑得有些疯癫。

  灵魂内的魔煞之气越来越多的显现出来,她逐渐的,她忘了自己是谁,忘了世间一切,神智完全被魔煞之气吞噬,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念头:杀!

  后面都发生了什么,她根本不记得,感觉就像被魔煞之气控制了一般。

  当再想起自己的名字时,便已是身处这业火炼狱之内了。

  脑海内留下的模糊印象告诉他,自己先前像是惹下了一场大麻烦。

  她摇头苦笑。

  三百年过去了,舞梦颖变得越来越嗜睡,梦中的事物,永远都是最美的,也只有在那里,才能感受到一丁点的光明与温暖。

  她渴望那样的温暖,渴望能从这鬼地方逃出去。渴望拥有一个崭新的人生。

  昏昏沉沉的,似乎又睡了去,就在这半睡半醒之际,突然有“沙沙”的脚步轻响传来。舞梦颖睁开眼,朝着声源处张望,竟见有一位十五六岁的小女孩正朝自己走来,不禁有些呀然。

  小女孩一张鹅蛋脸,唇红齿白,眉目如画,煞是可爱。似是看到舞梦颖投来的目光,脸上立刻露出甜甜的笑,眼睛弯成好看的月牙儿,轻轻喊了一声:“姐姐。”

  舞梦颖有些晕怔,是在喊自己么?

  小女孩走到她的跟前方停下,踮起脚尖理了理她的发,看到舞梦颖露出的完整的脸,不由惊叫:“颖儿姐姐好漂亮呀!”

  舞梦颖皱眉:“你认得我?”

  “我叫嫣儿,是父神让我来救你出去的,快跟我离开这吧。”小女孩清澈的嗓音如玉石轻击,甚是好听。

  舞梦颖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可直觉又告诉自己这不是梦。难道,老天终于肯开眼了?

  却见嫣儿念出法决,捆缚手脚的铁链竟似有了生命般,一一缩了回去。失去铁链的支撑,舞梦颖立刻变得摇摇欲坠。嫣儿见了慌忙上前搀扶住。

  “好姐姐,你什么都不要想,什么都不要问,我会带你安全离开这里的。”

  嫣儿施了法术让舞梦颖沉沉睡下,之后便造出一个法阵踏上去,空间传送,回到了她的居所,苍陵山苍陵之巅。

  这里潺潺流水声声入耳,奇花异草芳香阵阵。四侧竹林幽幽,古木蔼蔼,蓊蓊郁郁,犹如一张张巨伞,景色甚是迷人。

  舞梦颖仍旧睡的甜熟,嫣儿取来一粒药丸,使用内力催她服下,将她安顿好之后,便绕过大殿,转入一座小庙内。

  庙内尊像乃是盘古,魁梧的身材,一柄大斧高举过头,虎目圆睁,威武雄壮。

  嫣儿拜了两拜。

  “父神,嫣儿尊听您的旨意,已将颖儿姐姐救出来了。”

  少倾,尊像突然金光乍闪,像是有了生命般,说起话来:“嫣儿,六界不久会有一场浩劫降临,若不得化解则四海水枯,山崩地裂,天翻地覆!此劫避无可避。吾生前开天辟地的斧头至今下落不明,而现在六界也只有你,才能完美驾驭它的力量。无论如何,一定要尽快找出这把斧头,劫难降临之日,助舞梦颖一臂之力。”

  “为什么只有颖儿姐姐才能化解?”嫣儿疑惑的想知道答案,可尊像却霎时间金光尽散,恢复了原样。

  不管父神的话是真是假,总之,盘古斧是父神的东西,她去寻回也是理所当然的。

  忽听外面隐约传来喊声,嫣儿笃定是舞梦颖醒来了,于是便立刻跑了过去。

  “颖儿姐姐!”

  有魔煞之气的治愈能力,再加那颗药丸的辅助,舞梦颖身体恢复的极快。见到嫣儿跑来,她立即迎了上去,“这是哪?”

  舞梦颖迷惘的神情,嫣儿觉得甚是好笑,也不想逗她,于是如实道:“这里是我的家啊!饿了吧,我这就给你准备好吃的。”

  三百年没吃过东西了,看着餐桌上的美食,舞梦颖却没有丝毫食欲。她想起了爹爹,想起了那日被魔煞控制后,都忘记了将他老人家安葬起来。

  她真的很不孝,竟对死去的亲生爹爹不管也不顾。

  不自觉间,两行清泪顺着眼角滑下,泪水是滚烫的,可心底却十分悲凉。

  嫣儿发觉他的不对劲,忙问她这是怎么了。

  舞梦颖道:“我想回瑶城一趟。”瑶城,便是她的家乡。

  嫣儿道:“这个好说,我可是拥有空间传送异能的!”说罢便咬破食指,用自己的鲜血化出道道符咒,造出一个奇异的法阵来。

  看着舞梦颖诧异的神情,嫣儿不由打趣道:“现在不习惯,慢慢的你就习惯我的神通啦!”说罢便一把将她拉入阵内。

  时隔三百年,瑶城已没了丝毫先前的模样。变化实在太大,舞梦颖只能大概判断出祖屋的方位,不觉有些黯然。

  “谁?”

  警惕的嫣儿发觉身后异响,猛回头,看到了一颗大树树干上站立的白色人影。

  那人影朝她做出手势,嫣儿会意,转头对舞梦颖道:“我们跟上去看看。”

  嫣儿轻功甚好,足尖一点跃上树干,紧追他而去。而舞梦颖则是直接使用魔煞之气御风飞行。

  说来也着实令人难以置信,自从出了业火炼狱后,舞梦颖便惊奇的发现,灵魂内的魔煞之气似是完全与自己这副肉身达成了共识,可以进行完美融合。也就是说,她现在已完全可以自由驾驭并使用这个力量了,不会再被它掳去神智,被它所控。

继续阅读:第2章:坟茔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年神恩尽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