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领导慰问
希姐2018-11-05 13:592,658

  林海惊讶的盯着陈维的这一举动,她本能的开始反抗,可是她却被陈维牢牢地禁锢在胸口,她有点恼羞,拼命针扎,却被陈维一个翻身,压在了身下。

  “不要动。”陈维微热的吐气在林海的脸上,使得她的脸更加通红。

  “你快放开我!”林海微怒的瞪着他。

  本就觉得冷的两人,这样压着使得仓库内温度持续升温,陈维真的喜欢这样作弄她,他从来不会和下属或是年轻的女孩这般那般,唯独对她。

  他觉得自己也不是什么好色之徒,和飞燕离婚后也没有再找过什么女人,只是想好好工作,忘记些不开心的事情和孤独地滋味。飞燕曾经也让他在再去找个能配得上自己的女人,可是她却永远不记得,当初的他们是多么相爱,多么的般配。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这句诗句就是非常直观的说明了他们的故事。他从不去奢求些什么爱情,只求平平淡淡找个自己喜欢的喜欢自己的又懂他的女人。

  陈维看着这个压在他身下的女孩,大大的眼睛真的会说话,他真的喜欢的不得了,忍不住又要作弄她,“真的要我放开吗?”

  “快点放开我,陈主任,这样真的很不好!”看着林海这副认真倔强的样子,陈维真的觉得很有趣。“陈主任,你这样到底是什么意思?快点放开我!”

  林海也没有像一般娇滴滴的女生一样被吓哭,也没有像一些别有用心的女人勾引他,“你觉得我是什么意思?”

  林海一愣,没想到她会反问,她不是笨蛋,陈维总是这样做出亲密的举动,一定是对她有感觉的!只是自己完全不敢相信而已。

  “你…喜欢我吗?”林海轻轻的说,微弱的声音撞击着陈维的心脏,喜欢?

  陈维暗自的自嘲了下,轻轻地推开了林海,“好了,起来吧。”他的这个反应让林海显得有点尴尬,莫非是不喜欢?

  林海窘红着脸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你这是什么意思?不喜欢我?那你为什么要这样那样的。”虽然这话讲出口有点丢脸,但是以林海的性格应该是掩藏不住的。

  “不是,小丫头。”陈维笑了笑,拍掉了身上的灰尘,就在拍拍她的头,“快走吧。”

  莫名其妙的感觉,“你一定是装的,觉得喜欢我很没面子?”

  “哈哈,当然不是。”陈维有点故作镇定,他的确是觉得有点没面子。

  林海佯装生气,叉着腰拦去他的路,“我知道你的意思了,那你以后不要对我做出那些事。”处女座的她就是一定要争个因果前后,谁对谁错。

  陈维看着眼前这个女孩,喜欢是真的喜欢,而且她未婚他也未娶,名正言顺,可是内心还是缺少了勇气,还是需要时间去磨合的,“你有男朋友吗?”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们什么关系!”林海觉得这种年纪的男人真的很讨厌,总是模棱两可。

  “我们是关系比较亲密的叔叔和……侄女。”陈维似乎也很满意现在的关系,摸了摸她的头,“快走吧,不然真的要被他们怀疑了,那可就真的说不清了。”

  轻轻笑声,暧昧的悸动,环绕着整条一楼过道,慢慢地延伸……

  回到办公室,林海的外卖已经躺在了桌上,真的有种想哭的感觉,银行的确和其他单位不一样,虽然忙碌,却是温暖的如大家庭,让她有了种前所未有的归属感。

  “将就着先吃点,一会你们陈主任一定会请你们吃海底捞。”陈阿姨拿着拖把笑着对林海说。

  “这么高档,海底捞?”

  “必须的,我还在盘算要不要把我女朋友一起叫来。”阿峰打趣道。

  “少吹牛了,你哪里的女朋友,我是想把我女儿一起带来呢。”王大哥在整理桌上的书籍。

  “你们夜宵还能带家属?!”

  “他们是想吃穷我!”陈维忽然从门口进来,“饭别吃了,领导马上要来了,大家准备下。”

  林海慌忙的站起身来,藏起了外卖,“领导,什么领导?”

  小方忙着帮林海收拾桌子,“这是我们银行的惯例,年终结算行长要慰问,送点心,送水果,像我们信贷科呢还好,管理部门和柜台都要到半夜的,要划账的。”

  “原来是这样,哎,我都不知道,肚子好饿啊,中饭都只有吃了一点点。”林海小声的嘀咕。

  “很快的,领导来就是跟我们陈主任握个手,拍个照什么的,走个形式啦,马上就去吃大餐。”

  陈维看着身后小声嘀咕的女孩,不由地在后悔刚才是不是应该让她稍微吃点,自己太严厉了点,以后要改改的。

  年终结算是银行业最重要的一天,大部分银行的一级分行的领导班子会安排好每位行长去走访基层网点,一把手大都会走访几个重点二级分行,其他行长也会按区域随机选两到三个走访,每年如此,每层都这样,一般像二级分行就可能不会下基层,而对于一级支行的年终结算,有些认真的领导就会走访县域地区所有网点,表示慰问。而林海他们银行的领导就是这种很认真的领导。

  将近晚上九点,领导班子姗姗来迟,一行人浩浩荡荡、声势浩大的走进了信贷科。他们可能从下午大部分网点歇业时间一到开始走访,八个集镇网点、五个县区网点,到最后的部室走访是要九点多了,而且领导班子应该都没吃饭。

  为首的就是一把手张金安张行长,年近五十,一身黑色大衣,气势凌人,中气十足,尾随其后的就是杨玉婷杨行长,年仅四十,信贷交际花,在银行业流传着一句定论,一般信贷做的好的女人,都是各方面都特别能干的女人,擅长交际,懂饭局,喝不醉,最关键人漂亮,林海对这个杨行长有印象,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在张行长另一边的就是空降部队李江李行长,标准关系户,三十五六岁,身材圆润,啤酒肚初显,长得就是一副领导相。在与张行长边上说话的就是沈丹阳沈行长,分管风控,一副镶金边的眼镜十分抢眼,四十五六岁的丝毫看不出岁月的痕迹,梳的精光的额头显出了她的精明和干练,听小方说,这位沈行长雷厉风行,异常严格,一般大学刚毕业做信贷的都会被她骂哭。

  走在最后面的就是群众基础最好的王全德王行长和办公室主任潘飞燕,年近退休的他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行里大大小小的活动,后勤都他一人包办,潘飞燕潘主任刚上任半年不到,以前一直做文件收发、档案归档工作,上任主任因高薪被他行挖走另谋他路了,因此潘飞燕是赶鸭子上架,相貌清秀打扮得体却工作能力一般,也正是因为她的太一般让她的婚姻生活走上了悲剧,她的前夫就是陈维。

  林海偷偷地看了看陈维,陈维并没有看一眼潘飞燕,公式化的笑容挂在他的脸上,和所有行长纷纷握手表示感谢慰问,潘主任就是一旁机械化的按着摄像机快门,闪光灯的闪烁似乎照亮了他们两人之间的尴尬。

  “你说,陈主任和潘主任之间到底怎么了?”小方小声的在林海耳边说,“多配的一对啊,怎么会说分就分了呢?还在一个单位,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啊。”

  “的确很尬尴啊。”林海心里在嘀咕,陈唯的前妻这一型的,跟她似乎不太一样,难道他真的不是喜欢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别让情两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