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金狮崖的由来2
边城墨客2018-10-15 19:561,833

  这事得从几年前发生的一件怪事说起,偶然一天,村里一户人家的女主人突然中邪了,为啥叫中邪呢?一直昏迷不醒,时不时胡言乱语,口吐白沫,村里卫生室,乡里卫生所都去看了,连县里的医院都转遍了医生也没看出个所以然,也开了些药物,但没有丝毫好转,听到这件事情的时候我是不信的,毕竟生活在毛主席唯物主义思想下的我们,却是不相信这些封建迷信的,但是因为中邪的人隔我家不远,而且还沾一点亲戚关系,所以我爸妈说要去探望一下病人,小时候嘛,喜欢跟着大人去凑热闹,于是也跟着我爸妈一起去了,病的女主人按照辈分我叫一声表婶,这位表婶当时也是三十六七的年纪,平时为人淳朴,算是地地道道的农民。

  去到他们家已经有不少同村的人也在,那个表婶躺在床上,嘴里不时的说着胡话,不多时村里的一位阴阳先生也到场了,这位阴阳先生在我们附近十里八村挺有名,名叫李有顺,平时乡里哪里起屋造舍,有人去世堪舆选墓地,白事的张罗,都请的他,可能是当时村里信息闭塞,交通不便,楞是没被红卫兵当成封建迷信主义抓去批斗,他平时也乐善好施,挺健谈,快80了,身体还挺硬朗,也是我们同村的,平时都管他叫李先生,只见他一手提着一个帆布包,一手抓个半米长的烟斗一脸严肃的向病人床前走去,很多人跟他打招呼,他也只是象征性的点点头,原本喧闹的屋子瞬间安静下来,大家都在等着看看他能有什么好办法把病人治好。

  他走到床前,把帆布包放在一边的凳子上,盯着病人看了足有三十秒,转脸问到一直在一旁守护的一脸疲惫的表叔:她这只怕是给啥子冲撞了,最近这段时间是不是出过远门?走过夜路?或者哪里有人去世头七帮过忙?表叔想了想用沙哑的声音回答到:应该没有,这段时间地里农忙,都是在忙地里,没有去过远的地方,最近也没哪有人过世,也没有去过,李先生又问到:那她今年实岁是多少了?表叔说刚过35岁生日不久,也就是36了,李先生所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据说人生有一大坎,就是36岁这年,这一年可以把人这一生的历程彰显出来,挺得过去,下半生顺风顺水,挺不过去,日子还是继续,不过却会落得一个凄凉的后半生。言归正传,且说李先生打开了随手携带的帆布包,从里面拿出几样东西,一个用铜钱红绳串成的宝剑,一个布兜里装着一些朱砂,一个拳头大小的铜铃铛,一踏裱,一把平时祭拜用的香。取出这些东西后对其他人说到:留下几个6岁以上的男娃儿,其他人都出去到外面,又对表叔说到:取一个碗,不要有豁口,装满一碗糯米端进来。交代完这些,其他人都出去了,他也去一边洗干净手,等到表叔取来装着糯米的碗,叫他也出去后就往糯米碗里插了三炷香,对着焚香的地方恭敬的拜了拜,拜完后拿起铃铛轻轻摇晃起来,同时口中念念有词,我们也听不懂念叨什么玩意儿。蓦的一用力摇了下铃铛,传出清脆的铃声,我们的心也跟着一紧,气氛逐渐变得诡异起来,加上此时已是傍晚时分,天色渐晚,我们留下的几个毛孩子面面相觑,不由得靠在了一起。

  差不多香焚到一半的时候,李先生放下铜铃,拿起铜钱宝剑对着表婶,大喝一声:敢问哪路大神,不知何处得罪,还请告知!说罢把铜线宝剑,铜铃收进包里,然后拿起放在一边的烟斗,撮了点烟丝滑燃一根火柴吧嗒吧嗒的抽起来,不多时,表婶眼睛突然睁开,把我们这群毛孩子没吓的叫出来,从表婶嘴里传来一个男音:尔等何人?这男音哪是表婶的声音?分明就是鬼上身,我旁边一个熊孩子直接吓得哭起来,我扭头一看:这不是邻居家胖墩吗,平时河里摸鱼,山上偷别人玉米棒子那胆子可大着,这会却成了个怂包了,李先生放下烟斗,站在我们身前拱手抱拳对表婶说到:不知您是哪路大仙?不知何处得罪?还请告知,这样折磨一个正常人,罪孽啊。表婶说到:你是何人,休得胡言乱语,我来给她点教训可不是没事找事,我乃金狮殿前金狮将军,全因她多年许下愿望,帮她实现了,却没有兑现承诺,所以我才来给她点苦头。李先生眉头一皱:不知当初许下什么心愿?还烦请大仙告知,冒犯得罪之处我等好迅速补上,从他们的谈话中得知原来表婶刚嫁来时候久久怀不上,这在当时可是一件大事情,亲人辱骂,旁人指点,民间偏方都用遍了,附近的大小寺庙也求遍了,肚皮也没见鼓起来,偶然去种地的时候听说金狮崖,就是我们学校的地方,以前曾是一处神仙的聚集地,只是随着时间推移没落了,现在就成了我们见到的样子,当时她求子心切,也不管灵不灵验,反正对着金狮崖方向就拜了拜,许了愿,没多久还真就怀上了,后面也平安无事,就把这事给遗忘了,可曾想到遇上的是这心眼小的金狮将军,就导致后面这等事情发生。

继续阅读:第三章 金狮崖的由来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奇闻怪事录之鄂北纪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