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景正浩 #烦烦烦
俗人七2018-10-11 23:004,340

  收拾好床铺后,沈欢和杜岩两个人早已是饥肠辘辘,幸亏饭卡已经到手,学校也已经十分仁义地提前帮她们充好了50块钱,于是两人相约着一起去食堂吃中饭。

  路上,为了避免长时间的安静和尴尬,沈欢主动打破沉默:

  “你是哪里的啊?”

  “贵州。”

  “哦……”沈欢点点头,“我是江苏的。”

  杜岩点点头,然后再次陷入了沉默。

  两人走了一阵,忽然沈欢停下脚步,询问杜岩:“你知道食堂在哪吗?”

  杜岩摇了摇头。

  杜岩这才反应过来:“你也不知道?”

  沈欢也点了点头。

  两个路痴撞到了一起,还各自以为对方知道路。

  沈欢忍不住开始掏口袋,可摸了半天才想起来,刚刚收拾东西的时候,她把手机丢在床上了。

  看到沈欢的眼神,杜岩主动交代:“我也没带手机……”

  完了!沈欢在心中一声哀嚎。

  津海大学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日常出行都是要靠自行车的。

  两个人人生地不熟的,连食堂在哪都不知道,怎么会有这样迷一般的自信要一起出来觅食?最可怕的是,她们现在连怎么原路返回都不知道了!

  “我记得学校发的宣传册上有学校地图……”

  宣传册上有有什么用?她们出门会带着宣传册吗?沈欢忍不住扶额。

  那就找个人问问路吧!老话说得好,“前方的路就在自己的嘴巴里!”

  谁说的老话?管它是谁说的呢!现在问到路才是正经!

  恰好,沈欢瞥见隔着树林另一条道上走着的,不正是早上的那个学长吗?

  天无绝人之路啊!沈欢慌忙丢下杜岩去问路。

  ***

  得知了沈欢的来意后,景正浩轻描淡写地放下手中端着的大纸板箱,边甩着自己的手腕,边好整以暇地开口:“你们要去哪个食堂?”

  两人彻底蒙住了,学校有这么多食堂吗?

  见他们不言语,景正浩开始如数家珍般地报数:“一食堂、二食堂、三食堂、四食堂、清真食堂……”

  沈欢忍不住打断他的话语:“最近的食堂。”

  “那就是三食堂。”

  沈欢点了点头,然后一脸期盼地看着他。

  可等了半晌,景正浩还是一句话不肯说,沈欢忍不住主动开口:“所以……怎么过去?”

  “你先帮我把这些盒饭搬到毛像去,我再带你过去,怎么样?”

  沈欢还没开口,一旁跟景正浩一起的男生就已经忍不住开口制止:“行了吧景正浩,人家小学妹问个路而已,直接告诉她不就得了,干嘛那么小气!”

  景正浩笑着解释:“过去三食堂的路多麻烦啊,一两句话说得清楚吗?”

  说着,景正浩转头看向沈欢:“怎么样?”

  沈欢终于明白了他的刻意刁难,心下恼怒,于是她果断地拒绝了他的要求:“不用麻烦学长了,我们还是问问其他人吧!”

  说着转头就走。

  一旁的男生眼见这样,忍不住笑着用手肘撞撞景正浩,朝着沈欢两人离去的背影努努嘴:“怎么样,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吧?”

  景正浩看着沈欢离去的背影笑笑,却并不言语。

  ***

  问了其他人后,沈欢和杜岩两人终于饥肠辘辘地到达了三食堂。

  本以为会有无数热腾腾的美食等待着自己,但真当她们见到的时候,食堂里面空荡荡得早已没几个人,买菜窗口里只有零零散散的几盘冷菜了。

  真正的残羹冷炙,哪里还有什么美食。

  原来,小说中描绘的“24小时永远供应着美食的餐厅”真的只能出现在小说中。

  而她们这些学生在现实生活中所真正需要面对的,仍然是定时定点放饭、过了时间就只能自己觅食的大食堂。

  食堂的味道实在不怎么样,远没有妈妈的好吃,沈欢扒拉了几口就不吃了,倒是杜岩吃了个干净。

  回去之前,两人在食堂门口向其他人问了回寝室的路,这才一步步地往回走。

  沈欢因为景正浩和食堂饭菜的事,已经懒怠说话了,杜岩则一贯沉默,于是沉默就这样降临,像是一张恢弘的网,将她们两人都兜在了其中。

  迎着灿烂的阳光,没有人感叹秋色撩人,也没有人感叹长路漫漫,两人就这么沉默地走着,任由沉默在彼此之间横贯。

  你是否也曾经体会过这样的沉默呢?任由它凝结成冰,你也不愿打碎?

  谁说不是呢,这样的沉默如此尴尬!

  可我们又都明白,若是打破这样的沉默,接踵而来的是更可怕的尴尬。

  所以最后,她们选择在沉默中加快步伐,就好像身后追逐着一只吃人的野兽。

  这只野兽青面獠牙,血盆大口,能在无声无息间就将我们吞噬。

  后来我们明白,这只野兽的名字叫做陌生,或者说不熟悉。

  ***

  应辅导员要求去食堂搬回饭盒之后,景正浩领了饭,不顾其他人的邀请,一个人独自坐到了一边。

  正一手玩着手机,一手扒拉着饭,季宏拿了饭盒忍不住凑到他这边,笑着问他:“刚那学妹你认识啊?”

  景正浩仍旧盯着手机,毫不在意地点点头。

  “感觉挺可爱的啊,是我喜欢的类型!”

  “你喜欢的类型多了。”

  景正浩对季宏还不了解吗?

  他们这些人打着服务新生的旗号,积极地参与到新生报到工作中来,无非就是想趁此机会,多认识几个漂亮可爱的学妹。

  或是积极地帮她们指路带路,或是拎行李扛包裹,无非是想树立自己热情助人的正面形象。而那些刚出高中校门的单纯学妹,往往因此被他们打动。

  想到这,景正浩忍不住撇撇嘴。

  没意思,早知道当初就应该直接无视辅导员说的话。

  季宏见景正浩不怎么理自己,于是“哎哎哎”地唤了他几声,这才用略有些猥琐的眼神朝他瞄:“怎么样?要不介绍我认识认识?”

  “我跟她也不熟。”景正浩答得漫不经心。

  “谁信呐,都让人家帮忙了,还不熟!”

  景正浩知道,他要是再不答应,季宏还得纠缠下去,于是只得说道:“行吧行吧,等下次遇到她,我跟她说说。”

  自己心中却暗暗腹诽:津大这么大,谁知道下次遇见是什么年代了!

  季宏见他答应,高高兴兴地端着饭盒离开了。

  景正浩也不管,仍旧低头扒拉着自己的饭。

  ***

  张璇艳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心情还是挺好的。

  毕竟今天是报到的日子,她终于可以住进学校,不管家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了。

  于是,她拖了行李箱正准备自己打车去津海大学,谁知刚下楼就被那男人拦住了。

  她不想叫他那个字眼,在她看来,那男人是对这个字眼的侮辱,所以她永远叫他“那男人”或“那个男人”。

  本来想无视他直接走过去的,谁知他却老早就看到了自己,忙不迭地下车,然后伸手就来拖拽自己的行李箱,口中还喊着:“艳艳,艳艳!”

  恶心!

  张璇艳不想看他,可力气没他大,最终行李箱还是被他夺了去,于是她停下脚步,冷着眼看他。

  他换上面见客户时的一贯笑容,貌似亲切,却虚假疏离。

  张璇艳心中冷哼一声,等着他开口。

  “艳艳,你今天是去报到吧,爸开车带你去!”

  说着,他就转身去开车门。

  “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去。”张璇艳冷冷拒绝,伸手就要去夺自己的行李箱,却已经被他顺手塞进了后备箱。

  他的眼中有谄媚,可她不想看见,于是偏过了头。

  “艳艳,今天这么特殊的日子,爸怎么样都得带你去报到啊!”

  说着他伸手去拉张璇艳的衣袖,模样像是初次陷入爱恋的纯情少男。

  张璇艳冷冷甩开他,转头看他:“怎么,你现在想弥补了?晚了!”

  “艳艳,你就听爸一回吧。”他搓着自己的双手,“我知道你性子倔,凡事都喜欢自己下决定,不喜欢别人多嘴。就像你当时一定要读文科,我也没拦着你。今天你不想看见我,我也可以理解,但是我毕竟是你爸啊!报到这样的日子,哪有父母不去的道理?”

  张璇艳被他噎住了,没有说话。

  他再接再厉:“我知道你因为当年的事情埋怨我,我也后悔,”说着他自己不禁也红了眼眶,“我想,今天就算是你妈在这,也是希望你咱们一家人一起去学校的。”

  “你看,我还带了你妈的照片,”他从自己的贴身胸袋里掏出了照片,“咱们今天,就当做一家人一起去学校。好不好?”

  “别说了,走吧!”张璇艳还是不愿看他,自己径直上了车。

  他见她答应,慌忙收起照片,转身去开驾驶室的门。

  ***

  等到下午三点,报到的事情也就差不多结束了,景正浩和季宏等人一起,撤桌子的撤桌子,收遮阳棚的收遮阳棚,搬椅子的搬椅子,闹闹哄哄一趟一下来,终于把这事顺利解决了。

  不过天气热,身上也是臭烘烘的。

  景正浩受不了,回寝室冲了个凉水澡,然后躺回了自己的床上。

  今天为了迎接新生,他愣是被辅导员硬生生从被窝里拽出来的,这已经完全影响到了他的睡眠。

  他这人,平生最大的爱好便是睡觉,每天至少要睡上十个小时。若是睡不足够,那整个人就会萎靡不振一整天。正是因为早上的睡眠不足,导致他今天一直都昏昏欲睡。

  可他刚眯上眼准备睡去之时,季宏回来了,然后就是一阵吵吵嚷嚷的动静。景正浩心情不爽,拉开自己床上挂着的遮光帘,从床上探了个头出去:“宏子,声音轻点呗!”

  “卧槽!你吓我一跳!”季宏被忽然出声的景正浩吓了一跳,“我特么以为你不在寝室呢!”

  景正浩不想说话,又抬手拉好遮光帘,重新躺了回去。

  谁知,季宏却彻底打开了话匣:“哎,浩子不瞒你说,今天看见这么多学弟学妹报到啊,我就忍不住想起了一年前咱们报到的时候。那时候,咱们是不是也跟他们一样傻不愣登的?”

  景正浩在床上“嗯”了一声,只做听见了。

  过了会,景正浩正朦朦胧胧间将要睡去,季宏又开口了:“哎,浩子。今天那个小学妹你真不认识啊!”

  景正浩被他的话一惊,懊恼地睁开眼来,脑子里尽力搜索着今天曾经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女生,然后开口:“哪个?”

  “不是吧,你这么快就忘记了?”季宏有些吃惊。

  景正浩没说话,季宏这才开口:“就是中午咱们搬餐盒时候遇见的那个。你还调戏她来着!”

  景正浩想了想,好像确实有这么一号人。

  “不过我话说在前头,这个小学妹看着挺不错,我对她有意思!你可不准下手!”

  景正浩还是不说话,季宏只当他答应了,然后出门吃晚饭去了。

  被季宏这么一顿吵,景正浩哪里还有睡意?

  只得起床,准备叫外卖去。

  直到竖起身体,拉开遮阳帘,景正浩的脑子这才慢慢醒来。

  哦~他记起来了,那个说他打羽毛球的那个女生。

  ——————————————

  小剧场:景正浩个人采访

  Q:报到一整天,你好像都没什么好脸色啊?

  A:(仍然态度冷淡)心里烦。

  Q:方便具体说说吗?

  A:这有什么好说的,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堆一起,怎么说?

  Q:(尝试诱导)你可以一件一件说。

  A:(抬起手开始掰手指)1。昨晚打球输给了季宏那孙子,结果就被拉过来当引导员;2。早上起太早,睡眠不足;3。下午犯困,精神不足;4。下午补觉被季宏吵得不行。

  Q:好像大部分跟睡觉有关?

  A:对,(打个哈欠,摆摆手)别采访了,我要回去睡觉了。(起身挠着头走了,采访结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于喜欢]喜欢的心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于喜欢]喜欢的心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