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病假条 #学校里总有各种传闻
俗人七2018-10-20 20:005,129

  又是普普通通的一天,距离她们入学已经过了一段时间。

  今天张璇艳意外地要跟姜雨薇和沈欢一起去上课,于是三人就一起出了门,先是去食堂买了早饭,这才往教室走。

  等到了教室,三人占了最后排的位置,沈欢吃了早饭还没等老师来,就开始趴着补觉;张璇艳掏出手机开始玩,姜雨薇则一副好学生模样,拿出书等待上课。

  课上了一半,老师兴起准备用点名来让大家醒醒神。得知要点名,教室里一阵骚乱,不少人开始发短信通知室友,老师则直接表示后面来的人就不算到了。姜雨薇听了赶紧把沈欢叫醒,另一边张璇艳则大感今天的课来值了,居然碰上了点名。

  当点到“杜岩”时,姜雨薇只得举手表示她已经转专业转走了。

  一番点名下来,几乎三分之一的人都阵亡了,于是老师又少不了一番叮嘱:

  “我再跟你们强调一遍哦,点名可是跟期末成绩挂钩的,你们不要因为这是早上第一节课就想着不来,那后面吃亏的还是你们。”

  说完,他又继续上起课来,底下学生仍旧倒了一大片,补觉的补觉,玩手机的玩手机,仍然没管他说的话。

  不知是因为大学真的开始拉起序幕,还是老师同时抽疯,这周不少课上老师都开始点名,吓得所有学生都战战兢兢。

  除了本专业的课程之外,他们也从体育课上接到了另一个噩耗——每天早起跑操打卡。

  这是怎么样的操蛋规定啊!

  每天早上七点到七点半之间,所有同学都必须用自己的学生卡去操场上刷卡,起点刷卡开始,终点刷卡结束,每天一次,一个学期下来必须达到30次。而这也是跟体育成绩挂钩的,30次满了能够拿到30分,不然刷几次才能拿几分。

  仔细算算,就算是每天早上都去刷卡,那也要一个多月的时间才能刷下来,这还是排除了周末、下雨天的情况。更可怕的是,这种事别人不能替代,因为机器在刷卡的同时还刷脸。

  所有人的内心都是崩溃的,想想大冬天一大早要从温暖的被窝里爬出来刷卡就很操蛋啊,睡懒觉这种事情更别提了。

  姜雨薇三人都是十分抗拒的,杜岩倒是无所谓,反正她每天都早起,大不了再抽空去刷个卡就好了。其他人自然也是感叹杜岩的毅力,但心中的压力自然是自己最清楚了,于是杜岩笑笑没有说话。

  ***

  或许真的是因为纪鹏的感召,杜岩开始进一步地详细制定自己的学习计划。

  如今每天早上都要去跑操刷卡,杜岩决定每天早上六点钟起床,一刻背书包出门去江边晨读英语。

  津海大学的东面正好毗邻着一条江水,每回从那边走过总能看见江涛滚滚,偶尔还有轰鸣的运沙船开过。因为这条江,自然也就衍生出津海大学一系列的地点,包括望江台、江边栈道、江园等等。

  杜岩正是准备去望江台晨读英语,读到七点钟了这才去操场跑操刷卡,刷完卡买上早饭就直接去教室上课,若是没有早课的话就先去空闲的教室自习。由于图书馆不会那么早开,杜岩也就只能如此了。

  整个白天,杜岩的活动除了中间吃饭,其余时间就都是在上课或是自习。若是课与课之间有空档,那杜岩就找教室自习。这样下来,从早到晚几乎是见不到杜岩的人的,一般早上杜岩出门,晚上才会回来。但也正因为如此,杜岩自己倒是落得充实,而且加上自己的努力,确实一步步地逐渐能够跟上学习的进度了。

  充实生活带来的最大好处,就是不会有太多的杂念。

  目标既定,那就一步步踏踏实实、不急不躁地朝着目标前进便好。

  ***

  沈欢自从上次课上撞见景正浩之后,就再也没碰见过他了,直到第二周的思政课上,景正浩果然如约带来了病假条。

  沈欢看着伸到自己眼前的病假条,忍不住欢呼雀跃:“太谢谢你了!我正担心这件事情怎么办呢,没想到你就来了。”

  “你这样也太好哄了吧!不就是张病假条吗!”景正浩有些不以为意。

  沈欢脸上还是挂着笑容:“这不一样。”

  说着,沈欢就抬手想要收下,却被对方拿着怎么样都拿不下来。

  “有什么不一样的?”景正浩的脸上不禁浮现出狡黠的笑容。

  “恩……”沈欢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景正浩却一改平时的懒散模样,心中玩心大起,主动接话道,“这样吧,你请我吃顿饭,怎么样?”

  坐在一旁的姜雨薇有些听不下去了:

  “你这有些过分了吧?上次我们逃课,要不是你拦着,本来就可以逃走,哪里需要你掩护?你现在怎么能拿着病假条来要挟呢?!”

  三个人正说着话,后头老师已经夹着书本走进了教室:“好了好了,大家安静一下准备上课了。我记得上回有同学请病假来着,不要忘了一会课间赶紧把病假条交上来!”

  姜雨薇还想劝阻沈欢,可她已经咬咬牙答应了下来:“好,请吃饭就请吃饭。”

  “好,爽快!”

  说着,景正浩就松了手,沈欢赶紧拿了病假条交上去,这件事这才算结束。

  坐在一旁的姜雨薇横了景正浩一眼:“堂堂一个学长居然还要敲诈我们这些穷苦学妹,你也好意思!”

  景正浩扫了她一眼,脸上微微一笑,正准备说话,却忽然听见后门一响,有人撞了撞景正浩的胳膊:“你旁边没人吧?快让我进去!”

  景正浩抬头一看,居然是季宏。

  他怎么来了?景正浩记得之前撞见沈欢后就是回寝室跟他说了一嘴,想不到他这周就眼巴巴地跑过来了?他这也太心急了吧?

  可这时候老师正准备开始上课,景正浩总不能把他拦在外面让他干巴巴地站着,只得往里面挪了个位置。

  这样,他刚好坐到了姜雨薇的身后,而季宏则坐到了沈欢的位置后面。

  沈欢交了病假条自然也就回来了,回到位置还是忍不住向景正浩道谢。

  季宏眼见他们俩的互动,悄悄朝沈欢挥挥手:“还记得我吗?之前军训的时候我在体育馆那边摆了个摊。”

  沈欢初始还没想起来,过会恍然大悟:就是那个让张璇艳出糗的人!

  “你也上这个课吗?”

  季宏猛点头,景正浩则默默地在心里吐槽:他根本就不上这个课,他就是想泡你!

  可他还是什么都没说,向沈欢道:“病假条交上去,那老师有说什么吗?”

  沈欢转头看他,摇摇头:“老师稍微看了一眼就收起来了。”

  景正浩点点头。

  “嗨,浩子,我说你怎么忽然让我去搞什么病假条呢!原来是帮沈欢弄的啊!”季宏很快就搞清楚了状况,立马凑上接话。

  这龟孙,上周死乞白赖地让自己去搞病假条,也不说清楚理由,原来是帮沈欢弄的。那他怎么就不跟自己说清楚呢!这龟孙!

  景正浩有些尴尬,但也不能说什么了。

  沈欢明白过来后,又转而慌忙向季宏道谢:“太谢谢你了!”

  季宏自然是心下高兴,但还是摆摆手道:“没什么没什么,你太客气了!”

  “那我还是请你吃饭吧!”

  沈欢心想,景正浩都有脸提让她请吃饭了,那这个真正的大恩人自然更要请吃饭了。

  季宏一惊:想不到今天还有这样的惊喜?

  景正浩心中却有些愤愤:我也是出了力的好吧?你怎么不主动请我吃饭呢?

  “那怎么能让你破费呢!就是个小事而已!”

  季宏觉得虽然能跟沈欢一起吃饭很不错,但是总不能让女生请他吃饭吧,于是他就弯弯绕绕地想自己请她吃。

  沈欢正准备说话,上头的老师却清了清嗓子开口了:“好了,后面的同学不要说话了,我们开始上课!”

  沈欢只得朝季宏笑笑,将身子转了回来,准备听课。

  景正浩心里冷哼一声:哼!见色忘友!

  ***

  等到沈欢身体转了回来,姜雨薇就主动将自己的脑袋凑了过去。

  刚刚她虽然一直没有朝后看,但是耳朵可是一直竖着的!从他们三个人的对话当中,姜雨薇就觉察出:有猫腻!

  于是她凑过去悄咪咪地试探:“怎么回事啊?”

  沈欢却很平静:“那个季宏是之前运动会的时候认识的,他帮忙搞的病假条,所以我想着请他吃个饭,作为答谢。”

  姜雨薇没听出什么八卦来,有些不甘心,于是说道:“那我跟你一起去!”

  沈欢还是平静地点点头:“你是要一起去啊,我总不能抛下你一个人吧?”

  姜雨薇不禁有些感动,身体微微撞了一下沈欢:“你真是太好了,欢欢!”

  ***

  坐在沈欢后面的季宏,此时双手托着自己的脑袋,看着前面正说着悄悄话的沈欢和姜雨薇,脸上不禁浮现出淡淡的笑意,显然是一副少女怀春的模样。

  景正浩却有些看不下去了,手肘狠狠朝季宏的手臂一撞,害得他手臂一倒,脑袋差点直接磕桌子上。

  季宏有些恼怒,但还是强压着情绪和声音开口:“你干嘛!”

  景正浩却摆出了平时的懒散模样:“我问你干嘛呢!你不是不上这课吗,你来干嘛?”

  季宏又不禁笑起来:“我这不是地球绕着太阳转嘛!”

  “自己人自己人,别开腔!”景正浩被季宏这样油腻腻的比喻恶心了一下,过了会道,“就因为我上周跟你说了一句?”

  “那可不!”季宏脸上的笑意不减,整个人倾侧过来跟他说话,更抬手搭在了景正浩的肩膀上,“果然是我的好哥们,一知道沈欢的消息就跑过来告诉我了!那我怎么能辜负你的良苦用心呢?所以我这不是来了吗?”

  景正浩抖肩甩掉他的手:“滚!”

  季宏只当他是开玩笑,笑嘻嘻地坐直了身体。

  此时的景正浩却只想狠狠抽自己嘴巴:让你嘴欠让你嘴欠!

  ***

  下了晚课之后,沈欢本想着应该是之后另约时间再吃饭了,谁知景正浩却一力表示择日不如撞日,今晚就要去食堂吃宵夜。季宏也没反对,沈欢自然也不好说什么,于是带着姜雨薇一起去了食堂。

  津海大学的食堂虽多,可大晚上还做夜宵的真的只有五食堂一家了,关键夜宵的味道还不错,小馄饨、面、油条之类的还是有一些的。

  沈欢和姜雨薇两人各自点了份小馄饨,景正浩给自己点了一份大排面外加一根油条,季宏则点了一份牛肉面。

  沈欢正想去付钱时却被季宏拦住了:“怎么能真的让女生请吃饭呢?还是我来付吧!”

  沈欢还想说什么,季宏仍然把她拦住了,景正浩则在一旁幽幽地开口:“没事,他钱多,他请就他请呗!”

  沈欢不好再说什么了,于是与姜雨薇一道找了位置,景正浩则在出餐口和季宏一道等着。

  馄饨熟得快,上得也快,没多久沈欢和姜雨薇的两碗馄饨就做好了。

  景正浩斜睨了季宏一眼,说道:“快端过去吧!”

  季宏一笑,端着两碗馄饨屁颠屁颠地给沈欢她们送过去了。

  景正浩暗骂了一声:这龟孙!

  没多久,面条也出来了,季宏也不回来,直接就坐在那和她们聊了起来。景正浩心中暗骂,可还是端着两碗面条,“啪”地一声放到了桌子上。

  “你还真是懒得可以!”

  季宏却是无所谓,笑嘻嘻地道:“这不是有你嘛!”

  显然两个人平时是嘴皮子耍惯了,沈欢还以为他们要吵架,方才还在心底默默地捏了把汗。

  眼见喜欢的人就在自己的面前,季宏自然是千方百计地想要跟沈欢联络感情,再加上他本身就是个十分精明的人,很懂得察言观色,自然也懂得在什么场合说什么话。

  于是他先是交代了自己的学院年级(信息技术工程学院网络工程专业),然后问了沈欢的学院年级,最后这才旁敲侧击地要到了她的微信。

  今天一下子达成这样的成就,季宏已经十分满意了。

  由于季宏的活跃表现,这顿饭自然吃得十分愉悦。季宏向沈欢她们说说学校里的趣事,哪个地方有着什么样的典故,哪个地方又有着什么样的传闻,如此种种,听起来十分有趣。

  其实学校里的传闻无非都是这些,曾经有哪些名人,曾经这里发生过什么大事等等。但往往谈论传闻就逐渐会转到灵异惊悚方面,而每个学校似乎都是建在了坟场上,每个女生厕所都有人吊死过,诸如此类。

  季宏说到后面自然也就逐渐说到了这个上:“我说一个传闻啊,你们不要怕!”

  “是不是跟鬼有关?那我不要听!”姜雨薇最怕这种神神叨叨的东西了,因此一预感到季宏可能会讲这个,她就立马阻止了。

  “没事,你捂上耳朵就行!”沈欢却被勾起了兴趣,主动催促季宏,“你说你说!”

  “那我说了啊……”季宏开始卖关子。

  他自然知道,如今的话题聚焦点完全就在自己的身上。

  姜雨薇虽然吓得捂上了耳朵,但这时却悄悄地将手放开了耳朵,显然也是一副十分好奇的模样。

  “你们新生应该住的是二公寓吧?这个事情就是跟二公寓有关的。”季宏先铺垫一下情况,让她们先有一定的代入感,“听说,五公寓二号楼的412寝室曾经有人自杀过!”

  沈欢和姜雨薇都呆住了:五公寓二号楼412,不就是她们寝室吗?

  ——————————

  小剧场:景正浩的个人采访

  Q:季宏忽然课上找沈欢,你什么感觉?

  景正浩(偏头想了想):其实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吧,就是觉得有点烦。本来我只是无意中跟季宏提了一嘴,谁知道他就找过来了。找过来就算了,还借着我跟沈欢搭上了话,总感觉心里不太舒服……就好像是被人利用了一样。而且他一直在那不断表现,让我觉得有些烦躁。

  Q:在喜欢的人面前努力表现,应该算是很正常的吧?

  景正浩:这个……我就不太懂了。(想了想)不过,别人没经你允许就擅自勾搭你先认识的人,应该都会让人不舒服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于喜欢]喜欢的心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于喜欢]喜欢的心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