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单恋 #为伊消得人憔悴
俗人七2018-10-20 10:004,694

  很快就吃完了饭,姜雨薇自然是要在外面陪许高的,其他三人也不好在这继续当电灯泡,于是她们三人一起回了寝室。

  回去的路上,三人忍不住开始点评起许高来。

  “我觉得二姜的男朋友挺好的。你看,他又是帮我们倒水,又是请我们吃饭的,长相也不错,性格也不错,总体来说,真的是个很不错的人!”沈欢忍不住感叹。

  她实在是对帅哥没有抵抗力,更何况还是这么暖的帅哥。

  张璇艳冷哼了一声道:“那倒未必。你看我刚问的那个问题,他居然说姜雨薇脚臭。说她脚臭就算了,更详细地说她是穿皮鞋逛完街之后特别臭,一般这种问题不都是打个哈哈就过去了,哪有说得那么具体的?”

  张璇艳真的是个很细节的人。有时候会因为一个小细节而喜欢上某个人,就像对黎子晋一样;但也会因为一个小细节而完全推翻对某个人的印象,就像对此时的许高一样。

  其他两人听了,觉得张璇艳说得也有道理,忍不住点头。

  过了会杜岩才道:“你们不觉得他和二姜之间有些怪怪的吗?”

  沈欢和张璇艳确实没发现两人之间有什么怪异的。情侣之间相处的方式有很多种,可能他们就是那种无时无刻不腻腻歪歪,但是又因为互相揭短而翻脸的那种。

  于是两人问杜岩从哪里看出来他们关系奇怪的,可杜岩自己又实在不知道怎么说,只得摇摇头表示自己答不上来,只是感觉而已。

  张璇艳听她这么说,甩了甩手道:“哎,你别想多了。你一个没谈过恋爱的人,能看出什么?”

  沈欢被她的话一惊,赶紧去拉她的手臂,谁知杜岩并不在意,只是点点头道:“确实,有可能是我感觉出错了。”

  见她并没有在意,张璇艳和沈欢都放下心来。

  ***

  那边她们三人回了寝室,这边姜雨薇和许高则一起回了宾馆。

  刚到房间,许高就甩了书包,主动抱住了姜雨薇,他的下巴抵在她的脑袋上,说起话来声音有些嗡嗡的:“让我抱抱你。”

  姜雨薇其实心里还在为餐桌上的生气,于是她有些别扭地挣脱了许高的怀抱,转身看他:“你快去洗澡吧,你洗完我还要洗呢!”

  许高没想到她会挣脱,面色有些不快:“你就那么想要我去洗澡?”

  姜雨薇听他语气有些生气,于是解释道:“你也累了一路了,赶紧洗个热水澡休息吧!”

  许高一听,冷哼一声,坐在了床上:“你不就是嫌弃我打完球不洗澡吗?何必说得那么好听?”

  姜雨薇听他这么说也有些生气了:“难道你不洗澡还是光荣的事情吗?”

  许高听她这么说,更是跳了起来:“那你还脚臭呢,你有脸说我?”

  姜雨薇显然是被他击中了软肋,仓皇之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许高见她不再言语,不禁有些得意,但他还是故作宽容地走上前去,抱住了姜雨薇:“好了好了,我们别吵了。我大老远的过来,不是为了跟你吵架的。”

  现在自己吵赢了再来说这些?姜雨薇心中冷哼。

  可她还是没有发作,只是转而轻柔地开口:“我也不想跟你吵架啊!你说你辛辛苦苦坐火车过来,我体谅你累了让你先去洗热水澡不是好心吗!你还这样说我!”

  许高见她顺着台阶下,自己自然也要退让一番,于是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想岔了。我跟你道歉!”

  “行了行了,”虽然听到了道歉,但是姜雨薇总觉得心中有些烦闷,于是赶紧笑着将他推进卫生间,“你赶紧洗澡吧!只有洗干净了才能出来!”

  许高被她这么一推搡也不恼,笑着进去洗澡了。

  姜雨薇到床边坐下,柔软的床因为她的猛然坐下而一弹一弹得震颤着。

  姜雨薇觉得怪累的。

  以前跟许高相处的时候,总觉得无忧无虑、甜甜蜜蜜的,她说句什么话,他就自然而然地迎上来,仿佛是她肚子里的蛔虫。两人虽然也有争吵的时候,但从未像今天这样让人身心俱疲过。

  正这么想着,卫生间的门忽然一开,许高的脑袋探了出来,上面居然还顶着泡沫。

  “我忽然想起来,下回再有见朋友的事情,一定要提前跟我说!”

  姜雨薇被他一惊,猛然点点头,赶忙答应了声“好”。

  许高见她答应,于是将头缩了回去,将门一关,这才继续洗澡。

  姜雨薇却觉得,自己现在的态度就像是哄小孩,内心和举动中处处透露着敷衍。

  就好像一个小孩缠着妈妈买玩具,妈妈敷衍着他:“好好好,我们等会买,好不好?”

  姜雨薇躺倒在床上,眼皮却越来越沉,最终竟然就这么睡了过去。

  ***

  许高在津海呆了个周末就回去了,杜岩也不用搬出寝室,大家都忍不住高兴,于是又一起出去吃了个饭。

  杜岩囊中羞涩,但是口头上又不好说什么,只得跟着一起去了,内心却盘算着要尽快找找兼职,不然从家里带来的钱就该花完了。

  很快,杜岩的课表就换了,理工科的专业课果然比文学类的要多出不少,学习的困难程度也是直线上升。杜岩在寝室的时间愈发少了,不是在上课就是在图书馆,整天得见不到人影。

  平日间,沈欢和姜雨薇一起上课,张璇艳则一个人围着黎子晋跑。

  她先是从别人(自然是杜梦溪这个神助攻)那搞到黎子晋的课程表,只要是他去上的课,她都会去,遇到人多的情况,她甚至过去提前帮他占座。

  除了每天尾随之外,张璇艳还偏听偏信了“要想抓住一个男人就要先抓住他的胃”的鬼话,虽然做不到自己给他做吃的,但每每遇到好吃的,她都会想着给黎子晋送一份,甚至一天好几顿地送。

  这样子来来去去,黎子晋身边的人都认识了张璇艳,知道了这个生猛的妹子正在热烈地追求黎子晋,但黎子晋始终不为所动。

  张璇艳自然也感受出了黎子晋的态度,可她又没有什么办法,只得一次次地朝着他发起进攻,但黎子晋有时候接受,有时候又拒绝,搞得她心里跟吊了十五个水桶似的——七上八下。

  如此的“提心吊胆”、“担惊受怕”了一段时间后,张璇艳天天晚上夜不成寐,白天顶着两个黑眼圈四处乱晃,体重也是不断地掉,搞得自己行尸走肉似的。

  寝室里的人自然也知道她的情况,但是又不好劝说,只得一力地让她多保养身体,晚上睡不着的时候闭着眼睛养养神也是好的,平时吃饭能多吃一口就多吃一口。

  就在张璇艳“为伊消得人憔悴”的时候,黎子晋也遭受着身边人的“强势碾压”。

  杜梦溪老早就将张璇艳的情况看在了眼里,自然是带着头地让黎子晋接受张璇艳。

  来来回回的话语,无非就是“张璇艳这样好的女生上哪去找?”,不然就是“人家为你吃了那么多的苦,又那么喜欢你,你干嘛不接受她?”

  杜梦溪知道自己这样说话有些道德绑架,但是又不得不催着黎子晋下决定。这样犹豫不决,只会让两个人愈发得不堪。

  到后来实在劝说不进了,杜梦溪也发了狠,直截了当地指着黎子晋的鼻子骂:“你他妈是个男人吗?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喜欢就接受,不喜欢就拒绝,有那么难吗?犹犹豫豫的,像什么样子!”

  黎子晋知道杜梦溪是好脾气,从未见她发过这样的火,被她说得面红耳赤,支吾着嘴说不出话来。

  ***

  由于转了专业,缺了前面好几周的课,再加上理工科的课程又多又难,杜岩这才意识到学习的困难。课程多、任务繁重之外,上课一不小心就会跟不上节奏,一旦跟不上就意味着后面就更难跟上。

  于是每次上课的时候,杜岩总是认认真真,丝毫不敢懈怠,下了课也是该复习复习,该做题做题,对其他事实在没有太多精力关心。她一方面要努力补回之前落下的内容,另一方面还要将现在半懂不懂的知识点全盘接受。整个人忙里忙外的,几乎完全不得闲,更别说找兼职的事了。

  但是从家里带来的钱又实在是不够了,杜岩要顾着学习,又急着想要去找兼职,整个人都是焦头烂额的。可这事又实在急不来,杜岩只能盘算着周末的时候再去网站上找找。

  刚转了专业的时候,杜岩还会在不上课的时候四处看看,认识认识新人,混个脸熟。也正是在这时,杜岩偶然瞥见了一个男生,觉察到他在课堂上看了好多次,自己也觉得他有些眼熟,但具体叫什么又实在想不起来。

  等到后面忙到不可开交的时候,又哪里还顾得上这些了?课间的时候不是上厕所,就是低着头看书,再加上她本身比较冷淡的性格,也就把那个男生的事甩到了脑后。

  直到有一天,那男生在下课时拦住了她:“你是杜岩吧?”

  杜岩盯着他看了半天,还是想不起来他叫什么名字:“不好意思,你是……”

  “我是明和裕啊!咱们十一的时候一起兼职过,当时还一起回来的!”

  杜岩这才反应过来,是了,正是当时的男生。由于当时交流得不多,连目光的触碰都少,实在没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

  “我老早就想问你了,你怎么也在这边上课?我记得你之前不是我们学院的吧?”

  杜岩这才明白过来,之前上课的时候,他为什么频繁地看自己。

  “啊,我刚转专业过来了。”

  “这么巧?”明和裕说话爽快明朗,让杜岩印象很是不错,“你现在在哪个专业?”

  “机械类。”

  “哦~那跟纪鹏是一个专业的。”

  “纪鹏?”

  “你不会纪鹏也忘了吧?上回咱们三个人一起回来的啊!”

  杜岩经他一提醒,自然想起来了。

  可她又怎么会忘了纪鹏呢?

  张璇艳喝醉酒的时候,是他帮忙背回来的;兼职没人顶班的时候,是他帮忙的……

  杜岩难得露出笑容:“没有没有。但我上了几回课都没遇见他啊?”

  明和裕听了,了然地笑道:“他被老师带着去外面参加比赛了,应该过几天就回来了。”

  “他也才大一吧?这么就能跟着老师一起比赛了?”

  明和裕的脸上不禁绽放出一丝得意的色彩:“其实纪鹏高中的时候就已经很有名了,当时就已经拿了不少奖项。高三暑假刚拿到我们学校通知书的时候,就已经有老师主动联系,愿意带他参加项目了。”

  杜岩这才了然地点点头:他这也太厉害了吧!大一就参加项目,是她现在完全不敢想的事情,结果纪鹏已经轻而易举地做到了!

  等到内心的震惊平复下来后,杜岩这才开口:“那你怎么知道得那么清楚啊?”

  明和裕笑笑:“我跟他从小玩到大的,自然什么都知道了。”

  杜岩点点头,转而道:“对了,你是在什么专业啊?”

  “我是信息技术工程学院的计算机科学技术,简单来说就是未来的码农。”

  一直不苟言笑的杜岩被他这句话逗笑了,明和裕眼见她笑,脸上的笑意更大了。

  “你吃饭了吗,不然一起去吧?”明和裕主动提议。

  杜岩在这边认识的人不多,与明和裕之前有过一些交集,再加上他性格也爽快,相处起来不会太累,于是就此答应下来。

  ***

  十月底的一个普通日子,虽然还有繁重的学习压力和沉重的经济压力压在杜岩的肩头,但中午的天气正好,身边陪伴的人也正好,下午的课也不多。

  杜岩难得有空,可以和别人慢悠悠地走去食堂吃饭,这真是她难得的休闲时光。

  可能也正是因为纪鹏这样积极向上的形象,给她也带来了生活和学习上的期待与向往。

  这样一个面临困难重重现状的她,不禁开始期待起未来来。

  她也想成为像纪鹏那样优秀的人,她也想被人羡慕、赞扬。

  看着阳光下的香樟树,杜岩忍不住微笑起来。

  ——————

  小剧场:张璇艳的个人采访

  Q:能跟我们分享一下最近的心理状况吗?

  张璇艳(勉强微笑):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早上睁眼的第一件事就是想见他,最好是立马就能见到他。给他发了消息不回后,就会频繁地打开手机检查。中午的时候提醒他吃饭,他有课的时候我就跟着一起去。(再次勉强微笑)虽然有时候他不理我,我就默默地坐在旁边看着,不打扰他。到了晚上眼见他回了寝室了,我在回寝室的路上又会忍不住想见他。晚上一个人躺着的时候,更是这样。不管睁眼闭眼,眼前出现的都是他。

  Q:中毒颇深啊!

  张璇艳: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就那么喜欢他。自己私底下分析起来,其实他虽然模样中上,做事认真,但除此之外,其他实在是挑不出什么优点了。我怎么就喜欢上一个这么一板一眼的人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于喜欢]喜欢的心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于喜欢]喜欢的心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