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父母的爱情
柒钥2018-12-15 09:513,352

  等第二天早上起来,姥姥的脸色好了很多,尤其是昨天晚上听说父亲为救母亲而受伤的事,心里实际已经松动了,能为了女儿豁出命来,至少说明这个男人值得托付。

  等两家人坐在一起的时候,姥姥也不太反对了,闺女死心塌地的要跟着人家,丈夫一听是老班长的儿子那是迫不及待的同意这门亲事,恨不得不要彩礼就把闺女送到人家呢,再说丈夫的命还是亲家救的,没有亲家公就没有他们的如今,而且还为了救他丈夫人残废一条腿,既然丈夫和女儿都同意了,那她要是再阻挠就显得的太不懂事了。

  接下来父亲和母亲的亲事就在和谐的气氛下决定了,看着闺女高兴的表情,姥姥除了笑骂几句“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之外”也外也没办法,事情既然都这样了,姥姥也不那么死咬着不松口了,再加上有爷爷和姥爷那层关系,最后爷爷家出了300块钱和一台收音机,一辆飞鸽自行车,亲事就这么定下来了,因为父亲母亲连证都领了,姥姥姥爷来一趟也不容易,两家决定借着机会把婚礼给办了吧!

  于是两家人就开始商量结婚事宜,看看需要筹备些什么!又让人选了个好日子,不仔细算还真不知道,因为筹备结婚的时间过于仓促,很多东西都来不及准备,新人的衣服,被褥,家具什么都都还没来的急做呢!奶奶赶紧让父亲带着母亲去供销社买一块布做新衣服,家里倒是有一块奶奶为父亲结婚准备的被罩,家具什么的父亲可以自己做。

  至于婚礼当然先只能在这里办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至于姥姥那面的亲人也没办法请了,只能等着什么时候父亲母亲能回到城里,不行的话就再补办一下,毕竟实在是离的太远了,没法子请过来,那时又不像现在一样交通发达,想什么时候来就能什么时候来!

  下午姥姥和奶奶在家给一队新人做新的被子和褥子,爷爷和姥爷准备去镇上看看哪有卖木头的,父亲则是带着母亲到乡里的供销社用布票扯了一块红布和一块蓝布,正好做两身衣服,然后又马不停蹄的把选好的布料送到乡里的裁缝那儿,两家人为了他们的婚礼忙的热火朝天。

  爷爷到村里找了几个会做饭的人来给家里做结婚宴席,左邻右舍的听闻父亲要结婚了,都跑过来帮忙,人们询问大明子的娶得是哪家姑娘,才得知竟然不是村里的姑娘,而是从城里来的女知青,村里人一听都惊的合不拢嘴,直夸父亲好福气,竟然能把那么水灵的一个姑娘娶进门,老梅家真是祖上积德啊!

  很快就到了结婚那天,以为母亲的娘家不在这里,没办法只能从母亲现在住的地方迎娶,那天全家人天还没亮就起来了,做饭的和帮忙的也早早就过来了,宴席就摆在院子里,好在院子够大,来的人都自发的把自家的凳子、盘子、筷子都拿上,毕竟要宴请那么多人光靠自己家那几个盘子碗是绝对不够的,这都成了村子人们的习惯了,谁家要办事村民们就都互相凑凑,完事了人们在都各自把各自的拿回去。

  父亲接亲那天是把母亲从住的地方一路背回来的,一路上引的全村人们围观,后面一直跟着长长的一串人,母亲一路上羞的低头趴在父亲背上,等到了新房,累的满头大汗,父亲还没来的急搽汗就被人们拉到院子里敬酒去了,母亲起身站到窗户边上看着外面热闹的场面笑的很开心。

  “思琪,饿了没,娘给拿了点吃的,自己先垫垫肚子。”姥姥从厨房给母亲拿了点吃的端过来了。

  “娘,我还不饿,你吃了吗?爹呢?”

  “没呢!外面忙的呢!你爹和你公公在给人敬酒呢!”姥姥看着穿着大红衣服的女儿,摸了摸母亲的头“我的闺女也嫁人了,以后嫁给了一鸣,可比不得在自己家,虽然亲家会对你好的,但是你也要孝敬他们,该干的多都要干,要勤快点!”姥姥说着说着眼里噙满了泪水,女儿嫁人了,心里满是不舍。

  “我知道了娘!你在家里也要多保重身体,我有时间就会回去看你们的。”母亲的眼里也留出了眼泪。

  “好了,外面忙着呢,你就在屋里呆着吧,娘出去帮帮忙去!”说着姥姥擦干了眼泪走出去。

  外面一直一直热闹到很晚,父亲才带着一身酒气摇摇晃晃的走进屋里,母亲看见了赶紧上前去扶住父亲坐到床上。

  “怎么喝了这么多啊?”母亲赶紧去给父亲倒了一杯水,递到父亲手里。

  “我今儿个高兴,这是我活了二十几年来最高兴的一天。”父亲醉眼迷蒙的看着母亲,越看越好看,咋就这么好看呢,他真是太有福气了。

  “嘻嘻…今天也是我这辈子最高兴的一天。”母亲一听也高兴的笑出声来。

  “媳妇,媳妇”

  “我在呢!咋啦?难受呢?”母亲关心的问。

  “没事,我就是想叫叫你,媳妇,你真漂亮,能娶了你是我的福分!”父亲上前把母亲搂在怀里。

  母亲窝在父亲的怀里心里甜蜜的想“能嫁给你,也是我的福分!”

  我母亲结婚那年才20岁,搁现在那是刚成年,远不到谈婚论嫁的年纪,但是搁那个年代就属于大龄未婚女人了。村里的女孩们一般到了十五六就有人说媒了,等我母亲这个年纪孩子都可以满街跑了,说到底是那时候乡下人们都穷啊,再加上封建思想严重,普遍重男轻女,男孩是家里的劳动力,是能给自己养老的,而女孩是别人家的,俗话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嫁到别人家就是别人家的人了,早早的嫁出去不但能减少一个吃饭的,还能收到一笔不菲的彩礼来补贴家用。

  我记得我好像是初三毕业那年回乡下老家看望我奶奶的时候,就听奶奶说我们村有个女孩也才十七八岁的年纪,比我那时也就大了一两岁的样子,人长的漂亮,学习也挺好的,听说还在市里得过奖呢,本来前途是很好的,可是奈何摊上一个好赌的父亲和一个懦弱的母亲,欠下一屁股债,最后实在不行了就想着把女儿嫁出去再用彩礼还债。那时谁还管你喜不喜欢,他父亲给她挑了一个当中彩礼给最多的一家,是我们邻村的,那男的都二十七八了,听说一直在北京打工,人倒是不知怎么样,据说当时哭着死活不嫁,和父母说不上学了出去打工给父亲还债,可是远水解不了近渴,最后还是拗不过父亲,当年就退学嫁过去了,再后来就没有那个女的消息了,最后他父亲不但还了债还在村里盖起了砖瓦房,你说那女的可不可怜啊!

  那时候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很难自己做自己的主,能找到一个自己喜欢的还喜欢自己的多不容易啊,所以我母亲当年的坚持还是很难得的,能嫁给我父亲,包容她,宠爱她这么多年。

  因为姥姥就在村里,也就省了回门一说,本来姥姥说等过你两个人在去城里认认家门,但是母亲就在她和父亲结婚的那年秋天就怀上的我,父亲怕舟车劳顿,担心母亲刚怀孕的身体受不了,所以就没回去,给姥姥发了封电报,告诉二老母亲怀孕了年上不能去了,二老接到电报也非常高兴,给母亲邮来很多补身体的东西。

  刚怀孕的时候母亲也没啥反应,能吃能睡,该干啥就干啥,一点不像有的人刚怀了孕就上吐下泻的,自己也是粗心大意,没怎么留意。又过一个多月母亲渐渐感觉身上感觉疲乏,总是睡不醒,吃饭也没什么胃口,有时闻见别的味道还会有呕吐的感觉,奶奶这段时间也感觉到了母亲的异常,心想着是不是怀上了。

  奶奶赶紧领着母亲到村里唯一的一个老大夫那儿去让把把脉,结果一把脉母亲都怀孕两个多月了,谢别了老大夫,奶奶一路上小心护着母亲回家,搞的母亲浑身不自在,这才两个多月没啥事的。等回到家父亲急不可耐的冲上来问“是怀上了吗?”

  “嗯!怀上了,都两个多月了!”奶奶笑呵呵的说,爷爷也在一旁高兴的嘴都合不拢。

  父亲高兴的过来抱起母亲来转了两圈“我要当爹了,媳妇,我要当爹了!”

  “哎呦!快放下来!快放下来!小心孩子!”奶奶急忙上前朝父亲身上拍了几下,怕父亲粗鲁的动作伤着了母亲。

  “思琪,快,坐到炕上去,头三个月一定要小心,以后什么活也不要干了,小心伤着身子,有什么想吃的就跟娘说,娘给你做。”全家都把母亲像珍宝一样护着,自那以后母亲什么活都不用干了,奶奶为了给母亲和肚子里的孩子补充营养,在哪个物质缺乏的年代尽可能的天天变着花样的给母亲做好吃的。

  父亲没事做的时候就扶着母亲在院子里散散步,天气渐渐的热起来,母亲的肚子也渐渐的大了起来,行动很不方便,睡觉也不能随便翻身,每天睡起来都腰酸背疼的,尤其是母亲的腿脚开始浮肿起来,有时候夜里睡觉的时候小腿就时不时的就会抽筋,疼的醒过来。母亲心疼父亲白天干活劳累,也没叫醒父亲,想着自己忍忍就过去了,还是后来父亲惦记着母亲怕她睡不好起来想看看她,才发现母亲的异状。以后每天夜里父亲都会不定时的醒来给母亲揉揉浮肿严重的脚和小腿,让母亲能安稳的休息。

继续阅读:第六章:怀孕 出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梅老头的花样年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