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再遇
柒钥2018-12-14 09:173,856

  我母亲第二天就跑到乡里给远在安西的姥姥发了一封电报,告诉他们自己在这里喜欢上一个小伙子并且还想要嫁给他,姥姥收到电报后一看上面写着自家女儿居然想要嫁到农村去,还不相信,当下又仔仔细细的看了一边,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姥姥当下就气炸了,那是一千个一万个的不同意,我还盼着你啥时候能回来呢!你却安心的留在农村里要嫁人。这是要气死我的的节奏啊这是!

  要不是姥爷给拦住了,姥姥差点就从城里跑过来了,这也就是母亲在乡下回不来,他们也离的太远过不去,要不姥姥非的把母亲拉回家去。姥姥当下就让姥爷去回电报说“你要是真的敢嫁到农村里,那我就没你这个女儿,你也没我这个妈,你以后也别回来了!”姥爷当然不会这么发,这不是加深母女俩之间的矛盾吗?而且这么多字得多少钱啊!姥爷就发了个不同意就完事了!

  母女俩都是倔脾气,认定的事九头牛都拉不回来,母亲一看电报“不同意”,她就知道姥姥不会同意的,不就是嫁到村里吗?又不是不回去了!而且为啥看不起农村人啊!就连她们家老一辈也还是农村的呢!

  母女俩算是为这事杠上了!谁都不退,就这么一直僵持着,后来就因为父亲和母亲的婚事姥姥气的差点和母亲断绝了母女关系,还是一边在姥爷的劝说下,另外一边姥姥也知道母亲的脾气秉性,不撞南墙不回头,姥姥才勉强同意了。

  但同时姥姥又提出了结婚这个可以,但你们家不能委屈了我家闺女吧!别人家有的我女儿也要有吧!彩礼必须要有四大件和500块钱。言下之意是说结婚我是同意了,拿不拿的出东西就是你们家的事了,拿出了我也就不说什么,拿不出的话这婚你也甭想结了。

  那时的四大件又被称之为“三转一响”包括“自行车、缝纫机、手表、收音机”,他们家虽说有点积蓄,爷爷也有国家给的一些补贴,但是真要一下拿出这么多东西还是很困难的,母亲也知道父亲家里的情况,真要是拿出这些东西以后的这日子还过不过了,姥姥这还是不同意啊。

  姥姥那面迟迟的不松口让母亲不得不冒险做出一个决定,私自拉着父亲到公社开了个证明就去乡政府把证给扯了,奶奶知道后也不知道该说啥了!证都扯了,说啥都没用了!就是不知道亲家那边会有啥反应,这是说到底还是他们理亏。

  母亲给姥姥发了一封电报,内容就寥寥几个字,却把姥姥给气的差点把家给砸了,因为那封令姥姥抓狂的电报上面写着“我们扯证了。”过了几天母亲收到了姥姥回的电报,上面写着“4月10号到车站接我。”

  母亲回家一看月历,不就是明天吗?娘要来了,这下正好把他们的婚事给办了,连定亲都省了!然后母亲跑去告诉奶奶说“娘,我娘发电报说明天要来。”

  奶奶得知亲家要来,一下子就慌了神,这可咋整啊?还没和姑娘家里定亲呢,儿子就和姑娘给把证给扯了,亲家一定很生气吧!

  爷爷看到奶奶的慌张,安慰道“慌啥慌,事情都到这个地步了!还能咋办,等亲家来了我给他赔不是!”

  接下来爷爷指挥着奶妈去把隔壁屋打扫出来,被褥拿出去晒晒,让父亲去乡里供销社拿着肉票买点肉,准备接待亲家的到来。

  第二天中午午饭过后父亲就骑着从二叔家借来的二八杠驮着母亲到乡里去接姥姥姥爷去了。两个人来的有点早,站在那里等着,父亲紧张的走来走去,母亲在一旁看着好笑“你怎么紧张干啥?”

  “能不紧张吗?一会儿见了你爹娘我该说的什么?对了!你爹娘脾气怎么样啊?”父亲紧张的额头都开始冒汗了!

  “看把你紧张的,他们是能把你吃了还是怎么的?放心了!我娘脾气可能有点不好,你要担待点,我爹脾气特别好。”

  “没事,我打骂不还手,谁让我拐跑了他们家闺女呢!”

  “什么拐走了!说的那么难听!”母亲笑着锤了父亲一下。

  春天的天黑的早,他们一直等到五点多,太阳都快下山了!才看见汽车快速的驶来,在他们身边停下,从车上走下来一对老人,母亲快速的跑过去搂住他们“爹娘,你们终于来了!我都想死你们了!”

  “臭丫头,想我们不懂的回去看我们!”

  “嗨!这不是有纪律吗?不能随便回去!”母亲指着站在旁边的父亲说“爹娘,这就是梅一明。”

  父亲打量着着姥姥姥爷,姥姥一看就不是很好相处的人,倒是姥爷慈眉善目的。他们也同时打量着父亲,看看面无表情,不知在想些什么,姥爷但是对父亲挺满意的,“叔儿,婶子,坐一天车也累了吧!咱们先回家吧!”

  “恩!”姥姥应了一声拉着姥爷转身就走,母亲赶紧跟了上去,父亲就亦步亦趋的跟在他们身后,一路上就听见母亲在前面唧唧咋咋的说话了!

  等进了村子里,离的老远就看见爷爷奶奶站在街口上等着呢!“娘,叔儿婶子出来迎接你们了!咱们也快点过去吧!”母亲拖着爹娘快步的走上前去。

  “这就是亲家吧,一路上坐车累坏了了吧!外面冷,咱们先回家吧!”奶奶上来打招呼说。

  “对,先回家再说”俗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爷爷奶奶都笑呵呵的,礼数方面也很周到,姥姥虽然有一肚子不满,也不好当面说出来。

  “娘!这位是一明的父亲梅兵,这位是一鸣的母亲李萍。”母亲连忙给母亲介绍一鸣的父母,然后又转过头来介绍自己的父母“叔婶儿,这是我父亲王朝阳,母亲王玉兰。”

  “快进屋里说话吧!都别在外面待着了!”奶奶赶紧把亲家让进屋里。

  姥爷一路上一直打量着爷爷,越看越激动,等进到屋里时突然来了一句“你真的是梅兵?”屋里的人都愣住了,不知道姥爷为何这般说话。

  “你是?”爷爷有点疑惑的看着姥爷,“王朝阳,王朝阳,”爷爷把姥爷的名字念了两遍,突然激动的上前拉住姥爷的手“是你?”

  “是我,你认出来了吗?多少年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姥爷激动的满眼的泪花,紧紧握着爷爷的手,屋里的人懵圈了!这是个什么情况啊?谁能来解释一下?他们这是在打什么哑谜吗?他们怎么会认识的?

  俩个老人突然紧紧的抱在一起,泪流满面。屋里的人更加懵圈了!怎么又抱在一起了!几个人互相大眼瞪小眼的。咱们不能先解释解释这是个什么情况,满足一下我们爆棚的好奇心你们在抱啊!

  过了好久,能两个老人心情都平复下来,他们才松开彼此。“让你们看笑话了!”姥爷开口说道。

  “爹,你快说说这是咋回事?你和叔叔是怎么认识的?”母亲搂住姥爷的胳膊晃了晃,满眼的探索欲!

  “这都是缘分那!要不是你下乡正好分到这,又正好认识了老班长的儿子,我怎么又能见到老班长呢!”姥爷激动的说。

  “老班长?”其他人都是一脸懵。

  “恩!我们是一起去参加的抗美援朝战争,他是我的班长,那时我还小,老班长很照顾我,说起来老班长的腿那还是为了救我才受伤的的呢!后来老班长转到后方医院就再也没见到了!我也后来到地方转业了!我一直都在找你啊!老班长,你怎么在这里啊?”

  “这些有啥好说的,你是我带的兵我能不救你吗?这里是我的故乡,我腿伤好了以后医生说我不能上战场了,我一想就带着媳妇回到这了!”

  “老班长,要不是你救了我,哪有今天的我!可能我早就死在战场上了!”

  大家这才明白过来,原来两家还有这么一层关系啊! 缘分真是种奇妙的东西,让分别了三十年的战友能再度重逢!母亲眼中含泪的靠在父亲身上,既为父亲能和阔别已久的战友重逢而感到高兴,自己心里也是松了口气,既然有了这层关系,那么自己和一鸣的事情,父亲的态度就会从中立变成支持自己,那么母亲的工作也好做了,要是早知道会这样,她就应该早点告诉父亲,那么她和一鸣的事就不会有这么多波折了。

  这边爷爷和姥爷坐在炕上聊着俩人分别这么多年发生的事情,不时的唏嘘出声。那边姥姥坐在炕上看着 老爷和爷爷也不说话,不知在想些什么?但脸上的表情已经没用刚来时的僵硬了,变的柔和起来。奶奶已经把饭做好了,母亲帮着奶奶把饭端到炕上。

  “来,都吃点吧,坐了一天的车也都饿了吧!都是点粗茶淡饭,你们就凑合着吃点。”奶奶招呼众人往前吃饭。

  “老嫂子,你就别忙了,我们自己来。”姥爷客气的说。

  “没事,你们快吃,思琪啊!你招呼好你娘,喜欢吃什么你给夹啊!”

  “嗯,婶子你也别忙了,吃吧,一会儿该凉了。”

  “没事,你们快吃吧!你爹娘坐了一天车都累了,今天早点休息吧,天都黑了,一会儿路上该不好走了,一会儿让大明子送你们回去吧!”

  “婶子,不用我和我娘一起回去就好了,我哪儿全是女人,就让我爹住这儿就行了!”

  “那也行!那也行!”

  晚饭后姥姥跟母亲回到大队那边的住处,姥爷就住在爷爷家,两个老人能好好叙叙旧。白天人多有些话不好明说,姥姥是想等就她们两个人的时候能好好谈谈。

  “娘,没想到爹和叔儿还是战友呢!叔儿还救了爹一命呢!原来叔儿就是爹这几十年来一直记挂的人啊。”母亲兴奋的拉着姥姥的胳膊说道。

  “是啊!你爹终于算是了了一桩心愿!你爹一直心心念念这件事。”姥姥也感叹道“但是你也别想给我蒙混过关,说说吧!你才来了二年,据我知道的你们也没相处多长时间,你咋就看上那个小子了?”

  “娘,你以后多了解了解就会知道的,明哥他长的高大精神,心眼实诚,又能干,还有手艺,最重要的是会对我好。”母亲秒变桃心眼,心里满是甜蜜。

  “那这也太突然了,你难道不打算回去了吗?就打算一辈子留在这里了吗?”

  “娘,谁说结了婚就不能回城了啊!再说了这还不知道啥时候能回去呢。我是让分到这的,现在想回城没有关系都回不去。”姥姥突然不做声了,是啊,现在回不回的去还俩说呢!

  那一夜母亲和姥姥聊了很多,母亲还给姥姥讲了父亲怎么奋不顾身的打跑野狼救了她,本来预料的是一场硝烟战场,没想到就因为姥爷和爷爷的关系而消匿于无形,不得不说世事难料,造化弄人啊!

继续阅读:第五章:父母的爱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梅老头的花样年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