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怀孕 出生
柒钥2018-12-15 09:563,078

  我出生时正值炎炎夏日,太阳炙烤着大地,连一丝凉风都没有,院子里的老槐树都被晒的蔫了吧唧的,老黄吐着舌头趴在墙根下的阴凉地。

  母亲刚吃完晌午饭正在堂屋里来回的走动着,突然就感觉肚子里传来了微微的阵痛,母亲连忙扶住一旁的柜子站稳。

  “大明哥,大明哥。”

  父亲在里屋听见了母亲的声音连忙跑出来,看见母亲颤颤巍巍的要摔倒,连忙跑过来扶住“怎么了?肚子痛?那是要生了吗?”看见母亲点了点头,又连忙把母亲扶回屋里“娘,思琪要生了!”

  “要生了?思琪,现在肚子疼的厉害吗?”奶奶走过来问母亲的情况。

  “没事,这才刚开始疼”

  “那就在等等,大明子你去把你六婶叫来,就说思琪要生了,记得快去快回啊”没等奶奶说完,父亲就出门一溜烟的跑的不见影了。

  奶奶看爷爷还在一旁杵着,就嘱咐他现在去生火烧一锅开水,爷爷一听赶忙出去抱柴火去了,正当一家人忙活着的时候,父亲带着六婶急急忙忙的赶回来了。

  “大姐,大明媳妇咋样了?”六婶刚一进屋就忙着问母亲的情况。

  “来了,你快过来看看思琪,她开始疼了。”奶奶看见六婶来了连忙把他拉进里屋。六婶是本家人,也是这个村子里唯一的接生婆,凭着一身的好手艺,平时在村里那也是吃的开的主。

  “大明媳妇,现在疼的厉害吗?要是不厉害的话就下地走走,等一会生的时候也好生。”六婶对着母亲说。

  “六婶,还能忍的住。”母亲知道现在活动一下是有好处的。

  “大民,赶紧扶你媳妇下地走走。”六婶回头对父亲说,父亲赶紧把母亲扶起来,找来鞋子给她穿上,扶到堂屋的地上来回的走动。

  等母亲疼的实在不行了,六婶一看母亲羊水破了就让父亲就赶紧把母亲给抱回到炕上。

  “你们还不出去,杵在这儿做啥,都快出去,这里用不着你们。”奶奶看见两人还没出去就开始赶人了。

  父亲看见母亲疼的眉头紧皱,额头冒汗,心里着急,却知道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就紧紧握住母亲的手说:“思琪,别忍着,疼的厉害就大声的喊出来,我就在外面等着你,你一定会好好的,我还要和你还有我们的孩子好好的过日子呢!”

  看着焦急的丈夫,母亲知道他是在担心自己,就安慰父亲“没事,这有娘和六婶在呢,你就放心吧!”

  见父亲还要说什么,奶奶推了父亲一把“快出去,我和你六婶在呢,你就放心吧!”

  父亲乖乖的到院子里等着去了,等很久了也不见里面的动静,父亲急的一会儿趴在门上听听,一会儿又扒在窗户上往屋里瞅瞅,在院子里不停的走来走去。

  这边母亲脱掉裤子躺在油毡上面,只觉得身子下面疼的撕心裂肺的,一点力气都用不上来。

  “用力,大明媳妇用力啊”母亲只好要紧牙关死命的下身用劲,一开始还能忍住,后来疼的实在受不了了就叫了出来,父亲在外面听见母亲的惨叫声,心里急的不行,满院子绕圈圈。

  “大明媳妇,看见孩子的头了,在加把劲,孩子就出来了”

  就在他在外面焦急的等待的时候,不知什么时候天空中乌云密布,一整大风刮过,吹的院子里的大槐树唰唰的作响,远处的天空中一道闪电划破天际,随着而来的是一声震耳欲聋的雷声,眼见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屋子里面的思琪把身上的全部力气向下身凝聚下去,脸上憋得通红,泪水和汗水划过脸庞,淌进脖子里,头发湿哒哒的黏在脖子上,全身都没汗水浸透了。没过几分钟,伴随着母亲的一声尖叫,我,就顺利的来到这个世界了。

  “生了,生了,是个男娃!”屋里传来了传来了六婶惊喜的声音。

  孩子刚一生下来,一泄气,母亲就感觉全身一点力气都没了,终于熬过来了,感觉就像是到地狱门口走了一圈。

  六婶朝着婴孩的屁股轻轻的拍了两下,一阵响亮的啼哭声便随着传来了,父亲在外面听见了,长出了一口气,一颗焦急的心终于落下来了。

  “快点擦干净了,拿被子包起来。”

  “来,给孩儿他妈看看我们的大胖小子。”奶奶抱着孩子放到母亲面前,母亲看着小小一团的婴孩,小小的,软软的,皱皱巴巴的,一股欣喜的感觉犹然而生,这就是我和明哥的孩子,也不枉我疼了那么长时间。

  等屋子里收拾干净了,奶奶才让父亲进屋里去,父亲一进屋便急匆匆的跑到炕沿边,看着虚弱的母亲,父亲心疼的说:“思琪,辛苦你了,身上还疼不疼?”

  “没事了。”母亲看着紧张的父亲,轻轻的笑了笑,“看看咱们的孩子?”父亲看着放在母亲身边小小的一团,却又不敢去碰,乐的他直摸头傻笑,母亲也笑着直说他好傻。

  母亲刚生完孩子,身子虚,就让父亲去院子里杀一只老母鸡,炖老母鸡汤给母亲补身子。

  “别忘了,去给亲家发个电报,告诉他们思琪生了个大胖小子,母子都平安,让他们不要惦记。还有记得到供销社买点红糖回来。”奶奶又叮嘱父亲明天去乡里邮局发个电报,省的亲家公、亲家母在家里担心。

  “好嘞,我明天就去。”父亲满口应承下来。爷爷又从家里找了块红布挂在门口,这是家乡的习俗,女人生完孩子后,没出月子前别的男人和小孩不能进来,否则会不吉利的。

  这些都是后来奶奶一点一点的讲给我听的,我就跑去问母亲,母亲说生我的时候疼的就像是吃东西吃坏肚子一样,想拉却拉不出来,疼的她一点劲都使不上来,有那么一瞬间她会想着宁愿这就是拉肚子而不是在生还子,至少一拉就出来了。你能想象我听我母亲说着些的时候我是啥心情嘛!我那会儿自杀的心都有了,我还不如一坨S!

  没几天,家里的亲戚都知道奶奶家生了个大胖孙子,都来奶奶家看望母亲,还送了一些鸡蛋、红糖之类的,虽然东西不懂,但都是亲戚的一片好心,正所谓礼轻情意重嘛!就连远在安西的亲家也邮寄来好些东西。有的说孩子像父亲,虎头虎脑的,有的说像母亲,眉清目秀的。亲戚们们不住的夸赞母亲,才结婚一年就为老梅家生了个大胖小子,梅家这下算是有后了,真是老梅家的福气啊!爷爷奶奶听后更是忍不住的高兴。

  赶住三伏天坐月子,奶奶怕母亲着凉落下月子病,家里的门和窗户都紧闭着,母亲头上围着头巾,身上也穿着长袖衣服,中午的时候家里就像一个蒸笼,不能洗澡,不能洗头,身上黏黏糊糊的,奶奶常说就一个月忍忍就过了,母亲也知道奶奶是为了自己,要是真落下月子病将来难受的还是自己。至于吃的每天早上都要和红糖小米稀饭和煮鸡蛋,中午晚上的是老母鸡汤,一点盐都不放,喝了几天之后就腻的喝不进去了,虽然都是好东西但是也架不住天天这么吃啊,这谁吃谁都得腻。

  母亲看着父亲在一旁逗弄着还是婴儿的我,笑着对父亲说:“明哥,孩子不是还没起名字呢!你想过孩子叫啥名字了吗?”那时候村里小孩子起的名字都很随便,都是些狗蛋、二丫、铁蛋、铁娃、狗娃之类的名字,说是为了名贱人重好养活,还有一些是什么爱国、爱党、建国之类的。她才不要给儿子取那么难听的名字呢。

  “额,我倒是还没有想过,不过按家里的规矩,到咱儿子这辈儿名字只能取单字。”父亲思考了一下“要不我去把爹叫过来问问他们。”

  “好,那你去。”父亲就跑隔壁屋去叫爷爷去了。

  “俺们都是一些粗人,起的也是一些粗名,要不就思琪你给取一个吧。”爷爷对母亲说道,他知道儿媳妇是个文化人,有知识,一定能给小孙子起个好名。

  “嗯,我想想,爹,单名一个轩字,是希望孩子以后气宇轩昂,有胆量,有作为。单名一个毅字,是希望孩子以后性格坚毅,吃苦耐劳。单名一个乐字,是希望孩子以后快快乐乐的。您觉得那个好听呢。”母亲想了一会,说出三个名字来让爷爷选择。

  “要不就选轩字,我觉得这个字好,梅毅听的有点别扭。”爷爷笑着说。

  “梅轩,我觉得很好听啊。”父亲和奶奶也附和爷爷说。

  “嘻嘻…!好,那就叫梅轩。”母亲当即拍板决定。

  看吧!我的名字就是这么定下来的。

继续阅读:第七章:懒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梅老头的花样年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