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冬日
柒钥2018-12-17 21:383,090

  在我们乡下那疙瘩,冬日里可能是人们一年中最空闲的时候,既不用忙着下地干活,也不用担心农作物的生长与收成,除了偶尔去公社集体学习学习毛主席语录,铲铲街道上的积雪,白日里大部分男人们约上三五个凑成一堆打扑克,女人们在暖和的炕上聊着家常八卦,阳光透过玻璃照在身上让人感觉全身都暖洋洋的,愈发让人懒懒的提不起干活的兴致。

  这眼见又快临近年关了,村里老一辈的人们都非常注重传统,家家户户都要把房子里里外外的打扫一遍,说是要把这一年的晦气东西都扫出去,盼望来年诸事都能顺顺利利的。我的父母早在前些天学校放假就直接回来了,为了筹备过年要用的东西,我父母他们准备去十几里外的镇子上去采办些年货,镇子大可选的东西也多,那时因为村子的位置比较偏僻,交通极为不便,我很少有机会到镇子上去,听说他们要去,我死缠烂打的非让他们带我去,他们实在没办法才决定带我去。

  我母亲给我裹上厚厚的羊皮大衣,就带着我去村口等车去了。那时村子里人都很穷,只有村大队有辆老旧的拖拉机,但是那也是村长的宝贝疙瘩,只有逢年过节或是镇上赶集时村里有人要去镇上,村长才会开着拖拉机把村民拉到镇上完事后再拉回来。等他们到了村口,村长的拖拉机已经等在哪里了,后面的车斗上还坐了几个同村的人,车斗上也没个遮掩的,每个人都裹得厚厚大衣就只露出一双眼睛来,看见他们来村长笑呵呵的说:“就等你们了,快上去吧,呦!娃娃也去呀?”

  “嗯,娃有很少到镇子上了,赶着过年热闹非嚷着要跟着去,我寻思着反正也不远,就带着他去看看。”我爹一边把我抱到车斗里一边对村长说。

  “嗯!去看看也好,这两天正热闹着呢!娃娃们就喜欢热闹。”村长笑呵呵的说“听说城里每天都很热闹,就像过节一样,你和你媳妇是从城里回来的,你说是不是真的?”车里的人听村长问城里的事都支棱起耳朵听着。

  “您这是听谁说的啊?”父亲一听就笑了。

  “不是啊!我就说嘛哪能每天都那样呢!”

  “倒也不是,城里热闹是因为城里人多,上班的,上学的人来人往的,倒不像是咱们镇子上赶集那种热闹劲!”

  “哦!”村长他也没去过城里,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也不能理解父亲说的,应了一声就不再说话了。

  “天色不早了,人都来了吧,那咱们赶紧走吧!”村长跳下去拿着摇把准备发动拖拉机,可能是天太冷了,村长摇了好一会儿机器也没动静,倒是累出一身的汗,父亲见状赶紧跳下车去帮忙,两个人又忙活了好一阵才把机器给发动起来。

  拖拉机载着一行人沿着村前崎岖的山路慢慢的朝镇上的方向开去,人们都裹紧皮袄窝在车斗里,不一会儿身上就积上一层厚厚的雪花,从远处看白茫茫的一片,只剩轮胎在雪地上留下了一道道印记,一阵风雪飘过,印记也被新雪覆盖住,仿佛就像他们从来没出现过一样。

  等到镇上都半上午了,村长把拖拉机缓缓的停在镇口的一片空地上,人们都跳下车斗,抖了抖身上的积雪。我母亲拉着我的手带着我往集市中走去,因为临近年关了,附近十里八村的人也都集中过来买东西,远远望去镇子上小小的集市到处都是人,热闹的很。吆喝声、叫卖声、调价还价的声音到处都是,红彤彤的灯笼和对联在架子上挂着,卖菜的、卖肉的、卖炮仗的五花八门,东瞅瞅西看看,我那时只觉得一双眼睛都不够用了。

  “走吧,我们去前面看看!”我娘说着拉着我的手就往集市上走去。到供销社割了二斤肉、又去集市上买了颗白菜,可能是在窖里捂的时间长了,有点蔫吧了,但有总比没有好吧!然后去买了张对联,父亲稀罕的还给他买了几串炮仗,他们一家三口从头逛到尾,又买了一些年上要用的东西,我那时不论看到什么都要稀罕的瞅瞅,一年里很少有这么热闹的时候!冬日里的太阳落的早,眼见日头西垂,一家三口赶忙向镇口方向走去,不一会儿工夫就见众人喜气洋洋大包小包的拿了一堆东西回来了,老村长赶忙发动机器,拖拉机缓缓地驶出镇子,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赶,一路无话,等到家了太阳已经了全落山了。

  爷爷看见他们回来了赶忙把东西接过去放到院里大缸里,防止被家里的猫还有耗子给偷吃了。奶奶拿来扫炕笤帚让他们扫干净身上的积雪,屋里已经点起了煤油灯,昏暗的灯芯只能照亮屋里一小片地方,显得昏昏暗暗的,但这影不了众人的心情。一家人坐在热炕头上围在煤油灯跟前说着在镇上的所见所闻,我有点迫不及待的给爷爷奶奶讲我今天在镇子上看见各种各样的东西,小嘴巴拉巴拉的说个不停,大人们都面带笑容的听着他说话,时不时的附和几声。等到快八点的时候,母亲开始铺炕,爷爷拿着棉门帘要把窗户从外面盖住,要不以他们这夜里零下30多度的气温和大风,明天早上窗户上的纸就全冻碎了。那时村里没有通电也没什么娱乐所以都睡的特别早,我躺在被子里想着白天的事情兴奋的睡不着觉,翻过来翻过去的,折腾的很晚了才累的睡了。

  第二天天光大亮了,我还赖在被窝里睡懒觉,大人们却早早的起来了,今天是大年二十九,家里要干的活还挺多的,上午母亲和奶奶要拆洗褥单和被罩还有换下来衣服,父亲和爷爷要把房顶和院子里面的积雪清扫出去。我是快晌午才起来,他们都个忙个的也没人叫我,穿好衣服后把被子也叠好,就跑去院子里堆雪人去了,下午母亲要和奶奶准备明天的年夜饭的材料,年二十九就在忙碌中匆匆过去了,虽然很累但是每个人都很高兴。

  大年三十,也叫除夕,是中国最传统、最隆重的节日,也是最喜庆的日子,这一天举国欢庆,这一天在外漂泊的游子不远千里的回到家中,和家人团聚一起,贴春联、吃饺子、笼旺火、放鞭炮,实在是没有比这个更美好的事了。

  父亲和爷爷早早起来给门上贴上红色的对联,又到后面的林子里砍了一颗树,两人合力把它拖回来锯成一小段一小段的堆在院子当中,这是晚上要拢旺火用的。下午母亲和奶奶开始和面准备包饺子了,虽然里面包的大部分是白菜和蘑菇之类的,只有很少一部分肉,但这也不是他们平常就能吃到的。我也换上盼望已久的新衣服,兴奋的摸摸这个兜,翻翻那个领子,小心翼翼的端坐在炕上,哪也不敢去了生怕把新衣服弄脏了。夜幕降临时,奶奶把热气腾腾的饺子端上炕,还有一盆子的猪肉炖粉条,粉条是自己用山药磨出的粉做出来的,还有个猪油炒白菜和炒山药片片,看着这么多菜馋的他口水直流。奶奶看我那个馋样子,就用筷子夹了一个放在他的碗里,我那时那还顾的上烫嘴就整个塞进嘴里,汤汁流出来烫的他直吸气却舍不得把饺子吐出来,等整个饺子下肚了才长出了口气。奶奶心疼的看着我,“慢点吃,慢点吃,锅里还有呢”。等东西全都端上来,一家人围坐在炕上,吃着美味的饺子,品尝着这一年来辛辛苦苦劳动所得的美味。每个人心里都很高兴,就连平常不怎么笑的爷爷脸上也有笑模样了!外面北风吹雁雪纷纷,屋子里却暖洋洋的,映的人心也暖洋洋的。

  快到12点的时候,爷爷把一些煤油倒在树木上点上火,“呼”的一声火焰冲起老高一截,父亲也把炮仗放了,“噼里叭啦”的炮仗声在不大的院子里回响,我被吓得连忙捂住自己的耳朵,等炮仗响完后,一家人围着旺火许下了各自的愿望。火红的火焰映红了半边天,预示着明年必将红红火火。

  大年初一,是亲戚来回串门拜访的日子,奶奶早早的起来把屋子收拾干净,把一些瓜子糖果给摆到桌子上以迎接来拜年的亲戚。那时候的春节是小孩子最欢乐最期待的时候,除了能拿到几毛钱的压岁钱钱之外,还可以到处去拜年,人们往往回高兴的用瓜子和糖果塞满他们的小兜兜,许多孩子看见兜满了就会跑回家把东西放下,再一次欢呼的跑出去。可惜那时候我太小,父母不让我出去,也只能看看而已,等后来大了点又觉得没有小时候那么新奇了,待到后来到了城里人生地不熟的也就只有姥姥家可以去了。年味也就渐渐淡了下来,再也早不会小时候的那种感觉了!

继续阅读:第11章:上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梅老头的花样年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