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陈雄千里送物
灵巧2018-11-12 10:422,380

  凝梅一觉醒来,已经是傍晚时分。这是什么地方呢,她猛地一腾站了起来,“这这这……”她懵圈了,定定神,看到坐在自己躺的沙发另一头的阮志雄和另一沙发正躺着的王菲亚,“唉呀!抱歉抱歉,我喝多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醒来了为何要如此惊慌呢?坐吧,来,喝杯水吧。”还没说完呢,阮志峰下拉了凝梅手,打断她的话不慌不忙的说,她还头晕脑胀的没站稳呢,这一拉顺势就坐他旁边,贴贴实实的并肩而坐,两只手手扣手的被压在凝梅屁股下。

  她惊愕,好似触电后的傻不拉叽看着他,俩人的脸离的如此的近,他的气息洒在她的脸上,一股浓浓的男人的雄性味道。强势、霸道……

  “对不起对不起,我没站稳。”凝梅急促的向他解释,心不由自己地扑通扑通使劲的跳,自己都能听到心跳的声音。赶紧的起身坐离他一定的距离,然后想端起水杯把心跳压下去一些。

  阮志峰看着他要端水,两只手端起水杯要递给凝梅。恰好,一个要自己拿,一个要递。慌做一团又一次,两双手碰触在一起,刻意躲避他的凝梅马上收了手,而他以为她接过了水杯而松手“哐当…”水杯掉地水洒一地。

  “搞什么呀!吓我一跳。不能清静点吗?”王菲亚被水杯掉地的声音吵醒,没睁眼看就嚷嚎!

  王菲亚揉揉眼睛,睁开眼的刹那间,起床的速度堪称史前无过,“这是哪儿啊!”再看看他俩人。

  “哦~这是老总家啊,太丢人了,我竟然醉的啥都不知道?哟~你一个女人家家的,怎么好意思在这儿?”王菲亚找凝梅的茬子说道。

  “你一个大老爷们都不知道为什么在别人家,那我怎么又会知道呢?”凝梅强词夺理。

  “不好意思老总,让你见笑了,也打扰你了,我先走了。”说话间提着包毅然决然往外走。她不想留,她知道,非常明白,只要与上司有暧昧不明的关系的,最后都是走人的下场。感情的游戏不属于自己这样的人去玩,自己玩不起。

  对工作认真负责是对自己的要求,对自己认真负责是对刚出道誓言的恪守。今天这酒喝的头痛死,头晕脑胀。今生,爱而言,都他妈的与我无关。

  走在路上,习惯性的掏出手机看,好多个电话与信息呀。从到公司起,一直忙;到现在为止,都没看一下手机,也是习惯的关系,手机都是震动模式。

  “凝经理,您的钥匙掉在我车上了,多少次电话都没人接。我直接给你送来了。----陈雄”

  好你个家伙,竟然给老娘我来这套,什么事儿呀都,电话直接拨了去:“您好,陈总!我是凝梅。”

  “您总算回电话了,先说哈,我这次只是送您的钥匙,不能让您的老总知道了,否则又得折腾我几天才放回去。”

  “真不好意思,回到公司就忙到现在才看到您的电话与信息,您快递给我就行了,还千里迢迢跑一趟。再让我多不好意思…”

  “没事,我是坐动车来的,快到站了都。”

  “好吧!我到车站接您”。说完直奔火车站而去。

  在出站口,接到了陈雄,“陈总,辛苦您了。您这样舟车劳顿的为了我,叫我好难为情的。”

  “那么您是请我吃顿饭呢,还是就让我从这里回去?”

  “当然,请吃饭。”就在火车站附近一家客庄,坐在一个雅间里。两个人,显得有些尴尬。这两天老总的举动,凝梅有些惶恐不安,只有一面之缘的陈雄,又这样为自己折腾了一整个下午。并且陈雄又是自己工作公司的客户,私自这样。犹如做贼一般。

  “怎么了您?”陈雄简单的问。

  “不是陈总,您这样对我,我在犯愁您为的是什么?说真的,您这样的大人物就为我一串钥匙跑这么远。我越想越不对劲。”犹如小井市民与大咖对坐一般、着装、格局都相差一大截的凝梅。常言说人要脸、树要皮。自己与他,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恨不得自己会隐身为自己留一点尊容。

  “您问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冲动的买了票上车。一路上我也很后悔呐,耽误了多少的工作啊!电话都要打爆了。我也纳闷我中邪了。您不觉得惊奇吗?已经收到了不好好谢谢我还羞答答……”一头亮晶漆黑的头发,倒梳显得原本帅气的脸更加神气,一脸冷冰冰沉着的陈雄说着。

  这时,服务员为他们送了饭菜,俩个人慢慢的吃慢慢聊着。

  “您这样做我很纳闷,惊奇是没有,惊讶是不少。图什么呢?”凝梅强迫自己从惶恐中镇定下来,必须正面面对事情,自己要活脱脱的改变成为、能在万变事物中应变,不能总存在着懵懵懂懂般的惊慌失措。这些人就当是给自己千锤百炼的机会。

  她有这样的想法,心里轻松多了,“陈总,来,我敬你一杯,辛苦了!为了我,非常感谢。”

  “这么客气的,有这翻话我就不白跑一趟了。凝梅,我们可不可以不拘束呢。”同时向她举杯。

  “我怎么能不拘束呢,拘束的我饭都吃不下,今天几个同事聚聚,喝点酒还头晕脑胀的呢。为了千里迢迢为我而来的您、我尽量撑着而已!”很是实在的真实话,与其把自己装的高大上,或者装的羞羞答。不如正视问题和现实,对与不对和留下什么印象都不重要。

  “您的举止很另类,我不知道我在做什么?那么我需要关心的说:您回去休息吧,我就此这里回上海了?”陈雄试探的反问。

  “您很奇怪,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呢?您是企业家,不会做什么自己都不明白的事吧?至于那些表面的关心语言,您留着哄小妹妹们去吧,我就不用了。”凝梅笑意安然的回答。

  “企业家也有弱点啊,谁不都有一根软肋呢。或许我将来的软肋就是您。”陈雄话很直接。

  “这说的,我有那么恐怖吗?再说了,咱俩一天一地不搭嘎的。只要是人都有软肋啊,我也有软肋……”这一提,脑海浮现两个孩子的身影,这个时候不是随想的时间,不能让自己想起往事。即刻举杯向陈雄说“请”,然后仰头把心事硬生生的压下去。

  “是什么,您的软肋”陈雄举着杯问。

  “说您的吧!我的是秘密”然后相视而笑,

  陈雄漫不经心的、小酌一口后“我的也同样是秘密。”

  “为秘密来一杯”陈雄举杯,凝梅也举了杯,不论您的秘密是什么,为我跑一趟不是秘密,不管您是什么用意。我敬您但我留心,您保重!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 陈雄暗恋凝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望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