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父母婚姻
顽酷栀蒂2018-10-07 00:171,376

  我父亲二十岁时,去了上海当兵,我母亲在我父亲当兵退伍前一年,通过媒人介绍,懂得我父亲这个人,那时在乡村里,一个男人,在当兵,还是在大城市里,我母亲沦陷了,放下了女人的脸面,直接跟随我姑姑去到上海相亲,我母亲后来说,第一眼就没相中我父亲,太丑了,又很黑,但是因为种地太苦,我母亲只想脱离这种生活状态,简直是不管不顾。但是我父亲相中了我母亲,原本在上海,我父亲已经谈了一个姑娘,见了我母亲后,立马和我母亲定亲了,定亲后,我母亲还是犹豫的,但是碍着我姑姑的嘴巴,还是妥协了,按照为我们现在的思想,分手结婚是太过平常的事,但是我母亲总是说,打不死人,骂不死人,舌头根子压死人,最主要是我姥爷的名声。我父亲退伍那年,回到乡村,我父母亲没有办酒席,也没有办理结婚证,那时的人,也没有这些概念。没多久有了我,我的出生,并没给家里带来太多喜悦。因为我是一个女儿,我大叔叔家第一个是个儿子,那时我母亲带着我,怀着我妹,和我大婶婶一起,带着我堂哥一起煮饭,我妈左边坐着我,右边坐着我堂哥,我堂哥一直不停哭,我父亲下地回来后,二话没说,抄起烧火棍就打我母亲,那是我父亲第一次打我母亲,我母亲虽然心里难受,但是,她忍下了,她没想到的是,她这一忍,忍到我们姐弟三个长大成人,生意不好,我母亲会被打,借不到钱,我母亲会被打,按理说,离家出走的应该是我母亲,但是,出走的都是我父亲,他生气了,就把我母亲打一顿,家里所有东西砸烂,带着所有钱,消失,钱花光了,回来了,但是我母亲带着我们姐弟三人,过的好好的,我十几岁懂事的时候,责怪我母亲为什么不带着我们,离开我父亲这个恶魔,我母亲总是说,有个父亲,总比没有的好,那时起,我最大的心愿就是长大,能够挣钱,离开那个充满暴力的家,充满暴力的父亲,因为一些变故,我十三岁时,举家迁往南方绿城,我舅舅们生活的城市,我舅舅们一直都知道,我母亲被家暴的事,所以对我父亲也是不待见,那时我舅舅们已经发家,他们从态度到言语,都无比的蔑视我父亲,我们刚到时,住在我大舅舅旧的公屋里,那个房子阴暗潮湿,作为一个男人,携妻子儿女,背井离乡,让原本就暴虐的父亲,像一只困兽,在我父亲很多次打我母亲后,我舅舅们终于把我父亲打了一顿,但是没有任何作用,对于我母亲,直到现在他们离婚很多年,我总是对我母亲说,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慢慢我们都长大了,我搬出家里,我妹妹工作了,我弟弟上高中了,我母亲发现我们有了自己的生活,她失去了生活的动力,那时家里只有我母亲和我父亲两个人,我父亲还是不懂得疼我母亲,我母亲要挣钱,还要伺候我父亲,动辄非打即骂,我母亲终于承受不住,每天和我哭诉,终于在我母亲的眼泪里,我下定决心,让我母亲离开我父亲,那时我母亲一个人背井离乡三四年,后来在我的推动下,终于结束那么久的婚姻关系。我父亲一个人孤独的回了老家,过上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在我小的时候,我一直是责怪我父亲的,我和我父亲关系也不亲昵,十几岁时我们在马路上碰到时,不打招呼,就像陌路人一样,我父亲也知道我恨他,现在我成家生子后,也能理解我父亲,我母亲和我父亲的成长环境不同,我父亲是充满自卑的,没人教我父亲怎么爱人,我父亲也最怕失去,他只能通过暴力让一个女人屈服,怕他,不敢离开他,我母亲是充满自信的,也是要强的,她不懂得以柔克刚,也不懂得示弱。这也造就了他们婚姻的悲剧。

继续阅读:第五章:同辈表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分之一的人生里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