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云泥之别
顽酷栀蒂2018-10-07 00:181,063

  安徽,简称“皖”,一个四季分明,我出生的地方,我有一个妹妹,一个弟弟,我父亲和我母亲的童年,可以用云泥之别来比喻,我父亲是家里的二子,上有一个姐姐,下有两个弟弟,我的母亲,家里的长女,下有一个妹妹,两个弟弟,我的爷爷是生意人,我的姥爷是读书人,奶奶和姥姥很早就过世,奶奶是因为实在是受不了爷爷的风流,自缢,姥姥在生下我小舅舅后并发症,从村庄里送到县里时,已经不行了,那个年代,没有任何的交通工具,下着瓢泼大雨,听我母亲后来讲,我的太姥爷,在我姥姥过世后,狠狠的扇了我姥姥一巴掌,因为在我太姥爷觉得,我姥姥实在混账,很突然的,撇下所有人,走了,我奶奶死后,我爷爷连家都不回了,我父亲很小的时候,吃百家饭长大的,我姥姥死后,我姥爷又做爹又当妈,拉扯我母亲姐弟四人,我姥姥死的时候刚二十八岁,我妈刚五岁,我小舅舅还在吃奶,就分别送给了亲戚养,一直到现在我妈的记忆,都是天擦黑的时候,和我大舅舅,手拉着手从我太姥家回自己家,我姥姥死的时候,我姥爷刚三十一岁,正值壮年,方圆百里的媒婆,把家里的门槛都踏破了,但是我的姥爷到走都没有续弦,怕他的孩子受委屈,我母亲小的时候都没受过委屈,别人吃红薯面馒头的时候,我母亲吃的都是白面馒头,想吃红薯面馒头,都是拿白面馒头和别人换,家里的地都是给别人种,我姥爷那时已经在领工资了,我姥爷,是读书人,唯物主义,不信鬼神,我姥爷家捡了一只小狗,一直放家里养,村里有人告诉我姥爷,你家那狗别养了,经常爬你家屋顶嚎,我姥爷不信邪,说还能把我嚎死了,都了解我姥爷的脾气,这事也就这样过去了,快到年关,我姥爷想着把家里新做的棉被,拿出来,谁知道全部被老鼠咬坏了,我姥爷那个气,可想而知,所以,我姥爷那时,对老鼠深恶痛绝,我姥爷,是县里的会计,有一天放假时,鬼使神差的,想去县里的窑厂看看,我姥爷刚到窑厂,好巧不巧,看见一只老鼠在窑洞里,钻来钻去,我姥爷抓起一块砖就去砸,没砸中,就追着那只老鼠,窑洞内,里外的钻,别人还劝我姥爷,别和耗子计较,我姥爷说,我看它还能把这窑给拱塌了,话音刚落,一砖头把老鼠砸死在窑洞里,这时,窑塌了,没有一个人受伤,但是我姥爷压死在窑洞里,那只狗也不见了。我姥爷过世后,一切都变了,所谓,人走茶凉,我姥爷走时,我母亲才十五岁,从小到大根本没种过地,借给亲朋好友的钱,全部打水漂,一切都只能靠自己,虽然我出生在城市里,但是我也体验过种地的辛苦,北方的冷天,风呼呼的吹,从泥巴里挖出来的红薯,要趁着泥土的湿润,把泥巴搓下来,不记得我搓了多久,但是,一直到现在我都记得那种手疼的感觉。

继续阅读:第二章:母亲姐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分之一的人生里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