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母亲姐弟
顽酷栀蒂2018-10-07 00:171,039

  爹矮矮一个,娘矮矮一窝,我姥爷,一米八的大高个,我姥姥,刚刚一米五,所以,我母亲姐弟四个,只有我二姨个头高,也是家里的主要劳动力。我大舅舅十二岁时和二姥爷去了南方绿城。我小舅舅在会走的年纪,还只能挪着屁股走,以前没有医院,只有乡间赤脚医生,我姥爷在世时,每天骑自行车驮着我小舅舅去看,慢慢也能走了,只是有些后遗症。按理说,姐妹俩应该很亲近,但是,我母亲和我二姨,她们俩一直都是互相埋怨,不见,想,见了,掐,我母亲和我二姨都没错,虽然同为姐妹,在我姥姥过世后,我二姨是在五姥爷家长大,我姥爷哥姐七个,排行老八,最小的也是最有出息的,五姥爷家里四个女儿,我二姨寄人篱下,造就了察言观色的本领,我母亲总是说我二姨,会巴结,会溜须,我姥爷走后,我母亲是家里的老大,用我二姨的话,我母亲总是打击报复她。日子如流水般总要过下去,我母亲对于天天日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真的非常厌烦,那时我母亲到了年龄,接了我姥爷的班,去做了棉纺厂的女工,我二姨也是一心的不服气,只因为我母亲长她一岁,所有的好处,全是我母亲得了去,那时我二姨已经说亲了,我母亲始终不同意,因为再也不想种地了,总是希望走出村庄。话说我小舅舅,长得不好看,有条腿还不方便,在北方的农村,那是要打光棍的。话说我大舅舅在大城市,也是吃多的苦楚,九十年代的初期,真真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只要你敢卖,都是先给货,卖完才结货款,家里姐弟四人只有我母亲最落魄,用我二姨的话,我母亲自私自利,为了和我父亲相亲,一个女人家,把牛一卖就去了上海,我母亲总是说为了走出村庄,那时也是不管不顾,嫁给我父亲后,我二姨和我小舅舅全部进了城里,我二姨情商高,做事麻利,也是家族里本事最大的人,嫁给市长儿子,九七年香港回归时,生了一个儿子,母凭子贵,我大舅舅在南方绿城做生意的钱,是我二姨帮助的,开公司,娶老婆,生孩子,买房子。没多久,我小舅舅也去到南方绿城,也随着一起做生意,也娶妻生子,那么多年,我舅舅们第一次回乡探亲时,对他们那么陌生,我大舅舅抱着我,我都吓哭了,那时才懂得,原来我们有两个舅舅。那时,我们一家五口,住在租来的单间里,是那么的窘迫,为了表示对我母亲的敬重,就那样挤在一起,住了两晚。北方的冬天,特别冷,我记得,下着鹅毛大雪,我父亲,母亲,二姨,大舅舅,大舅妈,小舅舅,我们姐弟三人,一行人包车,带着一个大蛋糕,浩浩荡荡回乡下给我太姥姥祝寿,那天人真多,拿着我太姥姥缺口的刀,切着蛋糕,放着鞭炮,那是我记忆中到现在依然鲜明的时刻。

继续阅读:第三章:父亲姐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分之一的人生里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