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顽酷栀蒂2018-10-12 23:31876

  人生过了三分之一时,我感觉自己越活越迷茫,19岁以前,除了讨厌父母的争吵打骂,我还是很快乐的,没有太多的烦恼,无忧无虑。19岁以后,认识了我先生,相伴十一年,经历了我弟妹的成长,父母的离异,我身材的走样,组建了家庭,哺育了孩子。可我先生与我十一年前认识的并无差别,从身材到性格,只是现在更成熟,更有担当,更有责任感。感觉和我先生在一起那么多年,他变得越来越好,而我变得越来越不堪,我的心结是身材的走样,接受不了自己的肥胖,也下不了减肥的决心,就像一个毒瘤,腐蚀着我的肉体和灵魂。性格使然,我的问题就是想的太多,做的太少,每天纠结过去,担心未来。我先生总是告诉我,要活在当下。因为孩子的病情,我从最开始的悲伤,到后来的释然,性格也没有以前那么尖锐。我母亲对我的影响很大,从小到大,我母亲总是如数家珍的告诉我们受了多少二姨和大舅舅的帮助,他们对我们是有恩的。当我们来到南方绿城时,大舅舅家有需要,我十四岁时就被送去大舅舅家寄人篱下,去报恩,每次和我母亲哭着说要回家时,我母亲总是泪眼涟涟的说我要替她报恩,这件事我对母亲至今都是怨恨的。我二十二岁时,我母亲感觉失去了我们作为她的生活重心,每日来和我哭诉与父亲的不睦,我是很早就希望父母离异的,当我母亲和我哭诉时,我是同意他们离婚的,可我母亲要一个人远走他乡,我是不同意的,我弟弟当时在读高中,我希望我母亲可以在当地和我父亲分居,后来我母亲说服了我。这一走就是三四年,也是这一次变故,我们母子感情没那么亲密了,那时我代替了母亲的职责去照拂弟妹。从那时起,感觉我母亲从小到大对我们进行亲情绑架。我父亲在与我母亲办妥离婚手续后,独自回了家乡,日子过得返朴归真,种花种地,养猫养狗,喂鸡喂鸭。我小时候是责怪我父亲的,反倒现在离我父亲远了,才感觉到,我父亲从来没有对我们进行过任何的亲情绑架,他不会要求我们像他那样和我爷爷,姑姑,叔叔来往,他也不会去说爷爷,姑姑,叔叔的不是。反倒是我母亲,一边说着二姨大舅舅的恩情,一边又说着她们的不是。这样的对比,让我对父亲倍感愧疚。回顾走过的漫漫人生路,不惧过去,不畏将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分之一的人生里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