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鸟哥讲的第二个故事】
夜断愁2018-10-01 16:202,534

  从前,有一个姓周的员外,他有三个女儿,大女儿叫周春,二女儿叫周夏,小女儿叫周秋。

  三个女儿长大后,大女儿周春嫁给了一个县官,二女儿周夏嫁给了一个商人,小女儿周秋最漂亮也最聪明,嫁的却是一个傻瓜。

  这天,周员外六十大寿。

  聪明伶俐的小女儿周秋要给父亲拜寿。

  这里有一个风俗,女婿不能和女儿一起去拜寿。

  在出门前,周秋准备好一件新衣服和一担糍粑,然后嘱咐她的傻瓜丈夫;“夫君,我今天要去娘家给父亲拜寿,你明天来的时候,记得,要穿这件衣服,还要把这一担糍粑挑来,明白吗?”

  “娘子,我明天为什么要穿这件衣服?为什么要挑这担糍粑来?”傻瓜问。

  “因为明天是我父亲六十大寿,你是他老人家的女婿,要打扮漂亮一些,礼物也要送重一些,明白吗?”周秋告诉傻瓜。

  “明白啦!我明吧啦!就是明天去吃岳父大人的寿宴,要穿得漂亮一些,礼物要送得重一些。”傻瓜茅塞顿开。

  “没错,就是这样,夫君,那我现在就去娘家了啊。”周秋说。

  说完之后,她怕傻瓜丈夫忘记了,又反复嘱咐,然后才放心回娘家给老父亲拜寿。

  说到这里,大家肯定觉得很奇怪,周员外为生命会把自己最疼爱的小女儿嫁给一个傻瓜?

  是这样的,他们俩订的是娃娃亲。

  周秋还没有出生的时候,一家人被奸人所害,正好当时傻瓜老公的爷爷是大官,救了她们一家,于是,便有了这门娃娃亲。

  后来,傻瓜老公的爷爷得罪了朝廷一个大奸臣,被贬回乡,从此,家道中落。

  周员外为人正直磊落,只是,这门娃娃亲,害了小女儿一辈子。

  ……

  时间过得很快,一天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第二天,傻瓜自作聪明,找来一沓花花绿绿的丧纸,用浆糊全部贴在身上,这样,看上去岂不是更漂亮。

  送什么礼物最重呢?

  傻瓜又自作聪明,将石磨搬了下来。

  就这样,傻瓜穿着一身花花绿绿的丧纸,扛着一个沉重的石磨,跑去给岳父大人过六十大寿。

  周员外是附近有名的乡绅,客人都是有头有脸的地方官和土豪。

  大家正在敬酒,忽然,浑身糊着丧纸、肩膀上扛着一个大石磨的傻瓜来了。

  周员外见状,气得屁股冒烟,周秋也是气得直跺脚。

  周秋赶紧跑过去,问傻瓜丈夫;“哎呀,你怎么全身都贴这种纸?怎么还把家里的石磨也扛来了?”

  “呵呵,娘子,你不是说要打扮漂亮一些、礼物也要送重一些吗?”

  “我是说了,可我不是嘱咐过你,要你穿那件新衣服、要你挑那担糍粑来吗?”

  “娘子,那衣服能有这身漂亮吗?那一担糍粑能有这礼物重吗?”

  “哎呀,真是个傻子,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周秋看着傻子哭笑不得。

  “算了,你先赶紧去换了‘衣服’吧!”周秋说,然后,带着傻子去换衣服。

  在换衣服的时候,周秋害怕傻子待会吃饭的时候又出洋相,因为这傻子是个大饭桶,食量惊人,于是,她告诉傻子;“夫君,待会,开酒席之后,你可千万别乱动筷子,我用脚踹你一下,你才动筷子夹一下菜,我没踹你,就不要动筷子夹菜,知道吗?”

  “娘子,为什么要这样做?”

  “哎呀,你不要问为什么,待会吃饭的时候,照做就行啦。”

  “好。”

  ……

  很快,酒席开始了。

  傻瓜确实很听话,周秋用脚在桌子底下踹他一下,他才动一下筷子夹一下菜,周秋不踹他,他就绝不动筷子,一本正经坐在那里。

  周秋对傻瓜老公这次的表现感到很满意。

  可没过多久,对面有一个客人,由于吃得急,被一块鸡肋卡住了,于是,他不断翻白眼的时候,双脚也不断在桌子底下面乱蹬。

  正好这个客人每一脚蹬在傻瓜身上。

  傻瓜还以为是老婆在踹他,于是,心领神会,筷子飞快地朝碗里夹去。

  全桌人都瞠目结舌。

  周秋也懵了。

  回过神来后,周秋往桌子下面一看。

  这时,她才发现,原来,是坐在自己身旁这个客人的喉咙被骨头卡住了,双脚在不停乱蹬。

  周秋又急又气,她要傻瓜晚上别吃饭了。

  “娘子,晚上我不吃饭那吃什么?”傻瓜可怜兮兮地看着妻子周秋。

  “吃屎吧。”周秋生气的道。

  当然,周秋要自己的傻瓜老公在晚上吃屎,是一气之下说出来的气话而已,毕竟,老公再傻,也是自己的老公,何况,周秋也是个善良的女人。

  可没想到,到了吃晚饭的时候,傻瓜竟然真的跑到茅坑去吃屎了。

  周秋发现之后,气得差点晕了过去。

  “有酒有肉你不吃,干嘛要来吃屎。”

  “娘子,你中午的时候,不是要我晚上吃屎吗?”傻瓜很委屈的看着妻子。

  “你怎么这么傻呢?要你吃屎就吃屎。”周秋很生气。

  可有什么办法呢?再傻,也是自己的老公。

  事已至此,她也没有办法,只好再提醒傻瓜老公;“今天晚上,你们做女婿的要‘吐花’了,(意为说吉利话),很多客人也在场,千万要记得,要吐花、别吐刺。”

  “娘子,吐花是什么?是不是嘴里吐花朵出来啊?”傻瓜好奇的问。

  “吐花的意思就是说好话,明白吗?”周秋告诉傻瓜老公。

  “哦,我明白。”傻瓜将脑袋一拍。

  ……

  晚饭过后,按照风俗,做女婿的要‘吐花’了。

  周员外是大户人家,虽然小女婿是傻瓜,但大女婿和二女婿都有出息,一个当官、一个经商,于是,看‘吐花’的客人不少。

  第一个‘吐花’的是大女婿。

  大女婿是当官的,气度果然不凡,只见他踏步向前,拱手对周员外说;“祝岳父大人寿比南山、福如东海。”

  “嗯。”周员外捋着胡须,很满意的点了点头。

  接下来是二女婿‘吐花’了。

  二女婿是个大商人,虽然没有大女婿那种官威,但也很有儒雅之气。

  他走到周员外跟前后,低着脑袋拱手道;“祝岳父大人寿山福海、万寿无疆。”

  “嗯。”周员外又是很满意的点了点头。

  二女婿吐了花后,便轮到傻瓜这个小女婿了。

  傻瓜昂首阔步行走到周员外跟前,弯着身子拱手道;“岳父大人的寿宴真好吃、岳父大人的寿酒真好喝。”

  “嗯,不错不错。”周员外很满意的点了点头。

  见岳父和妻子都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傻瓜很开心,于是,他又说;“岳父大人的寿衣真好看,岳父大人的寿鞋真好穿。”

  傻瓜说完后,大家哈哈大笑。

  周员外气得老胡子一下翘了起来。

  傻瓜的妻子气得也是涨红着脸。

  傻瓜却非常开心,还以为自己说的好话很到位。

继续阅读:第九章;【杀人不用刀的嗓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歌神正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