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厂庆晚会上的闹剧】
夜断愁2018-10-01 17:422,901

  随着20点钟的脚步的到来,晚会正式开始了。

  男主持人是总务部的经理,这个经理五十多岁,姓潘,本地人,传说跟老板曾经是在越战一起同生共死过的战友,潘经理长得有点肥,下巴动过开刀手术,说话很幽默,总能引起女孩子们的哄堂大笑。

  女主持人是办公室的一个文员,长得挺漂亮,身材也好,她穿着一身洁白色的荷花边连衣裙,亭亭玉立地站在舞台上,跟仙子下凡似的。

  晚会的第一个节目是男女主持人合唱《厂歌》,《厂歌》的曲子跟《义勇军进行曲》相似度很高,应该就是《义勇军进行曲》的山寨版,歌词则是老板亲自作的,讲诉的是这个工厂发展初的艰辛历程和顽强拼搏的精神。

  男女主持人唱得还不错,尤其是潘经理,一边唱一边挥舞着拳头,仿佛又回到了那个炮火纷飞的铁血年代。

  女主持人的嗓音也不错,很甜美,不过,她似乎有些紧张,唱着唱着,声音有些发抖。

  第一个节目结束后,下面响起了热烈的掌声,紧接着,第二个节目开始了。

  第二个节目是一个舞蹈,跳舞的舞蹈演员都是办公室的文员,她们穿着性感妖娆的舞衣,在舞台上跳了一支热情奔放的爵士舞。

  在一片热烈的掌声和口哨声中,第三个节目进行了。

  第三个节目是小品,模仿赵本山的《卖拐》,模仿得还不错,主要亮点是模仿赵本山的男子,应该对赵本山的台风是进行过仔细研究的,不管是走路的姿势,还是说话的样子,他都惟妙惟肖。

  ……

  晚会进行到22点钟的时候,终于轮到鸟哥登场了。

  “现在有请表面处理部喷涂科的杨鸟上台,他为我们带来的是一首歌曲——《长城》,现在有请!”

  漂亮的女主持人微笑地告诉大家。

  随着她的话音一落,一个穿着一身黑色衣服的家伙,雄赳赳气昂昂地走上了舞台。

  自然,这个家伙就是鸟哥。

  鸟哥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头发上抹着光溜溜的摩丝,脸上戴着一副廉价的墨镜,脚上穿着一双超长鞋头的黑色皮鞋。

  这身打扮是鸟哥特意为自己参加成名五金厂这晚的20周年厂庆晚会、而精心设计的。

  报了名之后,鸟哥便赶紧跑到一家打着‘清仓大处理’的超市里,买了这幅廉价的墨镜和这双超长鞋头的黑色皮鞋。

  在鸟哥看来,这个舞台虽然很小,跟自己的身份是天壤之别,可作为一个‘认为自己很有品德’的歌坛‘巨星’,哪怕是再小的舞台,既然参加了,那么,就要尊重,这是一个歌星最基本的职业道德素养。所以,一想到某些歌星在小县城商演时耍大牌的场景,鸟哥就很瞧不起这些人。

  再说,在这个小舞台上,获得了一等奖,还有10000块钱的奖金和7天带薪休假。

  虽然在成名之后,哪怕是拍摄一个小小的广告、所赚到的收入都会远远高出这个数目,但在目前这种情况下,10000块钱却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可能是鸟哥的打扮很有视觉冲击感吧?他刚登上舞台,下面便立刻骚动了起来,口哨声和尖叫声彼此起伏。

  “大家好!”鸟哥就像天王巨星那样,做了个‘V’的手势。

  “好!”台下立刻有员工们大声附和,其中以女孩子居多。

  “你们开心吗?”鸟哥又像天王巨星那样,一边彬彬有礼地对着话筒向台下问候,一边做‘V’的手势。

  “开心!”台下立刻有员工们大声回道,依然是以女孩子的声音居多。

  “我也很好很开心,呵呵!”鸟哥酷毙地把墨镜往上推了一下,轻轻笑了笑。

  当鸟哥做出这个酷毙的动作之后,台下立刻有员工们在窃窃私语。

  “哇噻,好酷啊!”

  “嗯嗯。”

  “他是哪个部门的?”

  “好像是表面处理部的。”

  “他唱歌一定非常棒。”

  “嗯嗯,看的出来。”

  许多女员工这样议论着,她们充满了期待。

  不过,此时此刻,也有人认出鸟哥来了。

  “咦,这不就是我们白。粉线喷粉房那个傻B吗?”包装线的肥婆一边嗑瓜子,一边吃惊地看着台上的鸟哥。

  “呵呵,傻B。”喷粉房的老罗嘲笑。

  “这个傻B怎么跑到那上面去了?”在观看晚会的喷粉房老大也发现了鸟哥。

  ……

  随着音乐声的响起,鸟哥开始演唱了。

  《长城》这首歌是原唱是黄家驹,鸟哥之所以选择这首歌,主要是出于两个方面的考虑。

  第一,这首歌曲是自己偶像的代表作之一。

  第二,这首歌的难度较高,更能体现出自己的演唱实力。

  在澎湃的音乐声中,鸟哥开始半阖着双眼、对着话筒倾心地演唱。

  问题是,他刚唱几句,下面马上喝倒彩的一大片。

  “哎呀,我的妈呀,这么难听。”

  “天哪,我耳朵受不了。”

  “妈呀,比乌鸦的声音还难听。”

  “别唱了,求求你别唱了。”

  可唱得正投入的鸟哥哪里听得到这些声音,他不仅没有停止,反而唱歌更加投入。

  遥远的东方、辽阔的边疆

  还有远古的破墙

  前世的沧桑,后世的风光

  万里江山牢牢接壤

  围着老去的国度

  围着事实的真相……

  而且,唱着唱着,他的老毛病又开始出现——跑调、错词。

  在鸭公似的嗓音中,再加上跑调和错歌词,使得整首歌更加惨不忍闻。

  更要命的是,唱着唱着,又变成了大串烧。

  先是从这首黄家驹的《长城》、串烧成叶倩文的《潇洒走一回》。

  然后,再从叶倩文的《潇洒走一回》、串烧成张学友的《饿狼传说》。

  接着,从张学友的《饿狼传说》,再串烧成《纤夫的爱》。

  然后,再从《纤夫的爱》串烧成《妹妹的酒》。

  最后,竟然从《妹妹的酒》,串烧成李玉刚的《新贵妇醉酒》。

  问题是,他串烧出来的《新贵妇醉酒》,也没有一个人听得明白,因为他的严重跑调和错词,谁都不知道从他唱出来的是《新贵妇醉酒》?还是其它什么鸟歌?

  天晓得是什么歌?

  在台下的叫骂声中,鸟哥依然拿着话筒,一边左摇右摆,一边津津有味的唱着,对于台下的反应,这家伙竟然是浑然不知。

  而且,唱着唱着,他脑海中又出现了幻觉,仿佛自己正站在全世界最豪华的舞台上,台下则是数十万来自世界各国的粉丝。

  而台下一浪高过一浪的喝倒彩声,竟然变成了粉丝们歇斯底里地尖叫声。

  至于男女主持人要求他不要再唱了的声音,则变成了对自己的微笑和夸奖。

  ……

  “他是哪个部门的?”

  老板忍俊不住地问旁边的副总经理。

  “不清楚,我这就问一下。”副总经理忙毕恭毕敬地道。

  “不必了,先让他下来再说,唉,这声音,杀人不要偿命啊,这么难听也好意思上台,到底是谁允许的。”老板脸色不悦的叹道。

  “老板,我马上把这家伙弄下来。”副总经理道。

  然后,副总经理立刻把保安队长叫了过来,要他赶紧把舞台上的混蛋弄下来。

  “好的,我马上。”保安队长领命。

  然后,保安队长叫几个保安;“你们上去把这个鬼哭神嚎的家伙弄下来。”

  “好!”保安们得到旨意,赶紧冲上舞台。

  “快下去,快下去!~”

  “妈蛋,唱得这么差也敢上台,老子都不敢上台来唱。”

  “不要在上面丢人现眼了,唱得这么难听,我还想多活几年。”

  保安们一边凶叫,一边命令鸟哥赶紧下去。

  可鸟哥还是拿着话筒、在津津有味地唱,脑子里面尽是些乱七八糟的幻想。

  直到保安们使用武力、活活把他架下舞台之后,还是没有清醒过来,继续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之中而无法自拔……

继续阅读:第七章;【鸟哥的桃花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歌神正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