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鸟哥的理想】
夜断愁2018-10-01 17:343,079

  下午刚上班,喷粉房里就要开线了,于是,台位长把所有喷工从包装线上都叫了回去。

  回到喷粉房的时候,鸟哥明显感受到了大家的敌意,而且敌意很强烈。

  尤其是那个叫老罗的喷工,对鸟哥的敌意最为明显。

  当然,此时此刻,鸟哥还不知道,原来,这个老罗很喜欢肥婆,将肥婆视为禁脔,在这种情况下,鸟哥对肥婆有‘非分之想’,自然是触犯了他的逆鳞。

  当然,鸟哥对肥婆根本就没有非分之想。

  别说是非分之想,他连看都不想多看一眼。

  所以,鸟哥很冤枉。

  要知道,这个老罗的卑鄙手段,日后可有得鸟哥受的。

  “这个人是个傻B来的。”老罗偷偷指着鸟哥对台位长说。

  “没错,是个傻B。”台位长点了点头,然后,用十分厌恶的眼神看着鸟哥。

  台位长为什么对鸟哥突然是这种态度呢?

  是这样的,中午吃饭的时候,台位长拿着手机,点开这个车间的微信群。

  然后,他在微信群里面看到肥婆和那几个妇女、说了很多关于鸟哥上午在包装线的事情。

  她们主要八卦的是鸟哥这人很傻,也很猥琐,傻得撕胶带都不会,猥琐得上班期间老是偷窥她们的春光。

  并且,这几个老妇女还宣称、鸟哥跟她们说了喷房里的很多坏话,还骂台位长是傻猪,并说自己不想在这里干了。

  这样的人,真是傻到家了。

  所以,肥婆跟这几个妇女一起建议喷房台位长把这个傻B干掉。

  当然,真实的情况完全是肥婆跟这几个妇女在抹黑鸟哥,因为鸟哥根本就没有说过一句话,更别提说喷房和台位长的坏话了。

  至于偷窥这几个老妇女的春光,更是冤枉,这几个老妇女的样子,比完美女神肥猫差远了,就算是倒贴,他也不会去偷窥。

  说简单点就是;偷窥这些手大脚粗、其貌不扬、性格恶毒的老妇女们的春光,鸟哥心理会有强烈的排斥感,会想呕吐。

  问题在于,台位长很相信肥婆和其她几个老妇女的话,喷房其他喷工也都很相信,除此之外,车间还有很多人不分青红皂白地人云亦云,于是,鸟哥在上班的第一天,就稀里糊涂地成为了众矢之的。

  当然,在鸟哥看来,这是一种正常现象,因为他是一个空前绝后的音乐天才,天才肯定不合群,否则就不是天才了。

  正如他曾经在一本《意林》杂志上读过的一篇文章所说的那样——天才生来就是孤独的。

  为什么?

  第一,因为天才们不被人理解。(一是他们过于优秀,样样超前,遭到了嫉妒。二是他们的思想在未被证实前,无法获得信任,遭遇排斥。)

  第二,因为天才们性格孤僻。(一是他们要忙着处理自己的思维,把它们整理成理论以及实践,所以无暇顾及周围所有的事物。二是他们的思维逻辑本身就比较特别,难以遇到知己,话不投机,自然缺少交流。而学术交流常常局限于第一点。除了专心工作,获得成果,等待世人的认可和自我满足。)

  第三,因为天才是天生蠢材。即便是天才,在某些领域获得很高的成果,但在一些小事情或者大事情上,依然不如一个普通人,一个善于权势的人。所以他们只比普通人优秀了一点,那一点就是针对个别突出的事物上。对于生活,他们依然有烦恼,有欢乐。

  第四,因为天才是上帝选择出来的;就像一朵鲜花长在凸起的土丘上面。“不是我多么优秀,而是你们把我推到上面来。”——有一幅漫画是这么说的。这样可以被看成孤独,表意上如此。其实他们更加的神秘,因为有第一、第二的假象。

  ……

  鸟哥没有食言,晚上下班之后,他请胡胖子吃宵夜。

  这天晚上的天气也很好,不停地刮风,使得在炎热的喷粉房里面闷了一下午的鸟哥,感到心旷神怡。

  胡胖子得到鸟哥的邀请后,不亦乐乎。

  要知道,为了存钱娶老婆,胡胖子每天就只吃一顿午饭,现在有宵夜吃,不高兴才怪。

  鸟哥请胡胖子在成名五金厂不远的一个夜宵摊吃宵夜,他叫了两瓶啤酒,一份大盘的炒米粉,一份肥锅肉炒香干,一份宫保鸡丁,一盘螺丝,一份青菜。

  作为认识了好几年的老朋友,鸟哥知道胡胖子有多抠,这家伙为了存钱娶老婆,连自己的一日三餐都拼命节省,因此,他一个劲的劝胡胖子多吃。

  胡胖子倒也不客气,一边跟鸟哥有说有笑,一边拼命往嘴里夹菜。

  “鸟哥,在这里上班感觉怎么样?还习惯吧?”胡胖子问鸟哥,由于嘴里塞了很多炒米粉,因此,说话的声音有点哽咽。

  “还行吧!”

  “那你打算搬厂里住?还是继续住夏岗?”胡胖子推了推他鼻梁上的大黑框眼镜,由于舍不得发钱买又轻又薄的好镜片,所以,他老是要把这幅大黑框眼镜往上推。

  其实,胡胖子的视力很正常,根本没有近视,他之所以经常戴一副眼镜,纯粹是为了在女孩子面前装比,以便彰显自己有文化,实际上,他只受过初中教育。

  “打算搬到这边来。”鸟哥回道。

  当然,鸟哥不会搬到厂里的宿舍住,因为他不抽烟,宿舍里面抽烟的人通常不少,那种乌烟瘴气的环境,他受不了。

  而且近墨者黑,他可不想让自己辛辛苦苦才戒掉的烟瘾,又重新再犯。

  除此之外,他下班的时候,喜欢弹弹吉它,练一练嗓音,这种条件,在宿舍自然不会允许。

  “住夏岗太远了,每天坐车太麻烦。”

  “是的!”鸟哥道。

  “对了鸟哥,听说你前些日子在参加《星光大道》。”

  “没错。”

  “怎么样?”

  “唉!怀才不遇。”

  “……鸟哥。”胡胖子翻了翻白眼,推了推鼻梁上的大黑框近视眼镜;“凡事不必强求。”

  “你这话什么意思?”鸟哥似乎听出了弦外之音,有些生气。

  “没什么意思,我的意思是,如果运气不好,就不要太着急。”胡胖子连忙‘解释’,然后,推了推架在他鼻梁上的那副大黑框近视眼镜,低着脑袋大快朵颐。

  “哦。”鸟哥恍然大悟,看来,自己又误会胡胖子了。

  其实,鸟哥没有误会胡胖子,因为刚才胡胖子确实想劝他别再执迷不悟了,旁观者清当局者迷,作为多年的朋友,胡胖子对鸟哥有几斤几两,自然是再清楚不过。

  大快朵颐一阵后,传来一阵嘹亮的歌声。

  那是一条神奇的天路耶喂

  把人间的温暖送到边疆

  从此山不再高

  路不再漫长

  各族儿女欢聚一堂

  ~~~

  唱歌的是女子的声音,唱的是韩红的《天路》。

  紧接着,一个三十多岁的残疾男人,拉着一个大音响,另外,一个三十多岁的残疾女人,则拿着话筒在卖唱。

  这个残疾女的声音很不错,而且高音也飚得很到位,周围给钱的人不少,大都是两块、三块、五块的给,给十块的也有,但很少,毕竟,都是打工的,钱来得很不容易。

  唱着唱着,残疾女开始唱《女人是老虎》了。

  小和尚下山去化斋

  老和尚有交代

  山下的女人是老虎

  遇见了一定要躲开

  嗳,嗳嗳嗳!

  老和尚悄悄告徒弟

  这样的老虎最呀最厉害

  遇见了,赶紧快点跑

  呀,呀呀呀呀……

  “唱得可以。”鸟哥装模作样地点了点头,然后,从钱包拿出十块钱,放进这对残疾夫妇的盆子里。

  盆子里有很多钱,不过,主要是一块的纸币居多。

  看着这对可怜的残疾夫妻,鸟哥发誓,等自己成为歌坛的巨星后,一定要搞一个慈善机构,专门资助社会上的不幸人们。

  他想了一下,如果每年挣5000万的话,就拿2500万出来做慈善。

  如果每年挣1亿的话,就拿6000万出来做慈善。

  如果每年挣2亿的话,就拿1亿出来做慈善。

  如果每年挣3亿的话,就拿2亿出来做慈善。

  如果每年挣10亿的话,就拿6亿出来做慈善。

  至于其它剩下来的钱,他算了一下,除了自己的生活开支之外,其它的全部交给肥猫妹妹。

  然后,她想吃也好,发也好,存也好,都是她自己的事情了。

  鸟哥就不相信,每年还剩下的这么多钱,难道还撑不死肥猫妹妹这个大吃货?

继续阅读:第四章;【鸟哥又行侠仗义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歌神正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