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恐怖的精神病院】
夜断愁2018-10-01 21:202,896

  这天夜里,鸟哥被肥猫他们连夜送进了精神病院。

  这家精神病医院是这个县唯一的一家精神病院,属于公立医院,肥猫的表哥(她舅舅的儿子)在里面做主治医生。

  半路上,肥猫不停地对着手机告诉她表哥;“表哥,我们送来的这个精神病人是属于重度病人,这个人很危险,攻击性很强,他还想把我先奸后杀,表哥,你可一定要把他看好啊。”

  肥猫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说完后,还打开视频,把鸟哥‘发病’的视频发给她表哥看。

  “你放心吧表妹,任何精神病患者,只要犯到了我手里,都会变得老老实实。”肥猫的表哥在手机里面做出保证。

  “那就好,表哥,听你这句话,表妹就放心啦。”肥猫说。

  鸟哥的肺都快气炸了,因为,他不仅被五花大绑,而且还被活活塞进了车尾箱。

  车尾箱里面的气味很大,最难受的是里面的面积狭窄,身体被塞成卷曲型,动弹不得。

  鸟哥的嘴里也被塞进一团东西,虽然不是什么臭袜子,但比臭袜子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这是一块脏兮兮的抹桌布,上面的油腻特别多。

  现在,鸟哥对肥猫除了愤怒之外,没有任何感觉了。

  他也恨自己有眼无珠,竟然会爱上肥猫这种人。

  长得貌美如花又怎么样?

  再美丽,也不能这样折磨人吧!

  ……

  面包车到县精神病医院时,已经是半夜三更了。

  “快起来!”肥猫先往嘴里塞了一把瓜仁,然后粗暴地把车尾箱盖打开,对里面的鸟哥凶叫。

  “……”没有动静。

  “喂!神经病,快起来!”

  “……”还是没动静。

  “该不会是死了吧?”肥猫一惊,赶紧把手机上的手电筒打开,然后,小心翼翼地朝鸟哥的鼻孔下面探去。

  探了一下后,肥猫终于放心了。

  她翻了翻白眼,没生好气的道;“快起来,神经病,还想装死!”

  然后,肥猫捏着鸟哥的耳朵,用力往上一拧。

  “唔……”嘴巴被抹桌布塞得满满的鸟哥、疼得发出唔唔的声音。

  是这样的,车尾箱里面又窄又闷,一路颠簸这么久,可怜的鸟哥已经晕厥了,所以,当肥猫把车盖打开喊他的时候,才没有反应。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自量力,哼。”肥猫鄙夷地看着鸟哥,朝嘴里塞了一颗奶糖后,叫她的老爸和亲友们来帮忙。

  这是新邵县唯一一家精神病医院,虽然是县级医院,规模却也不小。

  在肥猫的村长老爸和亲友们的羁押下,鸟哥踉踉跄跄进了精神病医院。

  这家精神病医院的病人很多,每个病房里面都住了精神病人。

  不过,虽然在这家医院里面住院的病人都是神经不正常的人,但毕竟是晚上,所以,显得很安静。

  而且,如果那间病房有病人在闹,护士只要拿着针筒吓唬一下,马上就变乖了。

  当然,这些病人也不敢不乖,因为,护士手里的针筒,就像打气筒一起大,看上去很吓人,别说是这些精神病人,就连心理素质很过硬的鸟哥,看见这么大的针筒都感到心惊胆战。

  “医生,这个神经病有暴力倾向,而且暴力倾向很强。”肥猫提醒值班医生。

  “谢谢,我们会注意的。”年青的值班医生带着职业性的微笑,不过,在看向鸟哥的时候,他那幅近视眼镜下面的一双眼睛,明显在寒光毕露。

  “我靠!”鸟哥心里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他急忙解释;“医生,我不是精神病,真的,我不是精神病。”

  “嘿嘿,到这里来的每一个病人,都不肯承认自己是精神病。”值班医生用那种让人琢磨不透的眼神看着鸟哥,嘿嘿笑道。

  “医生,千万别听他胡说,他是精神病,而且病得很厉害,他想强干我,想把我先干后杀,我好害怕。”肥猫火上浇油,并做出一副很害怕的样子。

  “我知道,这人一看就精神不正常。”值班医生看着打扮得像‘犀利哥’一样的鸟哥,他越来越敢肯定这家伙是精神病。

  为什么?

  原因如下。

  1;鸟哥的打扮很拉风。

  2;他想强干身边这个肥得吓人的妹子。这种事情,也只有精神不正常的人、才干得出来。

  试想,这样的块头,只要是个正常男人,看见就会害怕,想躲都来不及,哪里还会去喜欢,更别提强干了。

  不过在这个时候,这个值班医生看向肥猫的眼神也是怪怪的了,因为,他开始怀疑肥猫的神经也有问题,因为,像她这种恐怖的颜值,有人要就差不多了,居然还对这个看上去有点小帅的病人挑三拣四,这说明什么问题?说明这个大肥妹的神经也不是很正常。

  当然,肥猫并不知道这个值班医生心里在想什么,她现在就想把鸟哥丢在精神病医院,最少得等自己把跟山哥哥的婚结了。

  一想到帅气迷人的山哥哥,肥猫就幸福得头晕目眩,仿佛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

  鸟哥‘住’在大集体病房,住在这间病房里面的都是无家可归在大街上流浪的精神病人。

  是这样的,这家精神病医院是公立医院,有福利院的性质在里面,在这家精神病医院治病的病人分为两种,一种是有家属支付医疗费的病人,另外一类是流浪型的病人,鸟哥是属于后者,所以被‘住’在大集体宿舍。

  鸟哥进去的时候,这间大集体病房里面还有好几个病人没睡觉。

  其中,有一个在咬手指头,有一个在抱着枕头唱歌,有一个在数脚指头,还有一个在对着墙壁静静发呆,最老年的那个病人,则在对着鸟哥‘呵呵’傻笑着,口水不断从他嘴里流了出来。

  “我的妈呀!”看着这些精神病人,鸟哥的头发在发麻,虽然他很同情他们,对他们致以最深切的同情,可现在要跟他们住在一起,鸟哥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可有什么办法呢?手和脚都被铐着的,在肢体上,根本无法反抗。

  解释也没用,而且,你越解释,人家医生就越认为你神经有问题。

  “怎么办?”

  鸟哥欲哭无泪。

  想不到,一个空前绝后的音乐天才,一个很快就要在全世界火爆起来的歌坛巨星,居然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最让鸟哥担心的是,万一以后狗仔队把此事曝光出来,全世界的粉丝们会如何看待自己?各国媒体会如何评价自己?

  万一狗仔队再添油加醋的曝光?怎么办?

  要知道,一个天王巨星,一旦有神经病历史,会给自己的形象造成多大的影响?

  何况,还是一个世界级别的天王巨星。

  ……

  见来了一个新病友,几个没有睡着的精神病人纷纷机械般地转过脑袋,然后,目光呆滞地朝鸟哥走来。

  “啊,不要!不要啊!”鸟哥大惊。

  “嘻嘻……”这些病人对鸟哥嘻嘻笑着,他们就像行尸走肉般的朝鸟哥逼近,尤其是那个一边傻笑一边咬手指头的病人,那猥琐的德性让鸟哥浑身起鸡皮疙瘩。。

  “啊!”鸟哥瞠目结舌。

  鸟哥本能的想逃,问题是,他不像这些病人,因为他是新来的,所以,手脚都被铐子铐着。

  看着这些邋遢的病人,鸟哥差点要尿裤子了。

  怎么办?

  鸟哥惊恐地睁大眼睛。

  这些精神病人马上就要围到他身边来了。

  情急之下,鸟哥只好大声呼叫;“我不是精神病人,我没有精神病!放我出去,赶快放我出去!”

  呼叫了一会儿,一个年青的护士过来了,她端着一个金属盘子,手里拿着一根大针筒。

  这个护士也不跟鸟哥说话,进来之后,她面无表情地看着鸟哥。

  然后,她动作十分娴熟地拉下鸟哥的病裤。

  接着,她把手里针筒上的注射针头一下插进鸟哥的屁屁里面。

  随着护士的这个动作,可怜的鸟哥、嘴里立刻大声惨叫;“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歌神正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歌神正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