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逃离精神病院】
夜断愁2018-10-01 21:282,943

  这天,白大褂对鸟哥共进行了三次特殊治疗,分别是上午一次,下午一次,晚上一次。

  最令鸟哥感到难熬的是晚上这一次治疗,美名曰‘冰火两重天’,折腾得鸟哥够呛。

  被‘送’回集体病房时,鸟哥已经是精疲力竭,连说话都没有什么力气了,他就像一摊烂泥似的倒在病床上。

  鸟哥回来的时候,太白金星正对着墙壁朗诵一首现代诗。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他寻找光明。”

  太白金星反复念叨着这两句诗,一边反复推敲其中的含义。

  这首诗是朦胧派诗人顾城于1979年在北京所写的一首诗。

  这首诗是新时期朦胧诗的代表作之一,流传较广。它抒发了一代人的心声,也寄托了一代人的理想与志向--历经“黑夜”后对“光明”的顽强的渴望与执着的追求。

  可太白金星却认为,这首诗的含义不仅仅如此,应该还有其它的含义成分。

  “喂,小兄弟,你来解释一下。”太白金星叫鸟哥来解释;“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他寻找光明。除了原有的意思,其它还有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鸟哥躺在床上,有气无力的回答。

  “你仔细想想。”

  “我真的不知道……”

  “小兄弟,你今天怎么了?”

  “唉,别提了。”

  “哎呀……”太白金星看见鸟哥的样子一惊;“你是不是在接受治疗的时候,说错话了?”

  “我不知道,我就想早点出去,我受不了了……”

  “小兄弟,你一定是说错话了。”太白金星质疑。

  然后,他道;“小兄弟,饭可以乱吃,但话不能乱说,说话是一门艺术。”

  “什么艺术?”

  “可以关系到一个人的命运。”

  接着,太白金星给鸟哥讲了个小故事。

  “从前,有一个穷书生,他在四十岁那年终于考上了秀才。

  为了庆祝自己高中,这个穷书生挑选了一个日子,办酒席宴请自己的亲朋好友。

  办酒席这天,来了十几个亲朋好友,可是,有一个还没来。

  于是,书生背着手,唉声叹气的道;该来的还不来?

  书生这句话刚出口,马上有亲朋好友心里想;我难道是不该来的?

  于是,一下走了几个。

  书生见状,颇感奇怪,叹道;唉!不该走的又走了。

  他此话一出口,马上又有亲朋好友想;那我难道是该走的?

  于是,又走了几个。

  书生见状大惊,连忙解释;我说的不是他们呀。

  他这句话刚解释完,剩下的这几个客人都想;那说的难道是我们?

  于是,剩下来最后这几个客人全都走了。”

  “你知道吗?小兄弟,不管在哪里,说话都是一门艺术,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明白。”鸟哥有气无力的道。

  不过,鸟哥虽然觉得这个太白金星怪怪的,但说出来的话却很有深度,鸟哥觉得,他一定有过一段不平凡的人生,只是后来因为某种原因,才导致神经紊乱,成了这家精神病医院的一员。

  ……

  接下来几天里,鸟哥每天都被‘特殊治疗’两三次,在痛苦的治疗中,他慢慢发现,神经真的开始出问题了。

  不行,一定要离开这个鬼地方。

  问题是,这个戒备森严的地方,要离开谈何容易。

  关键是脚上的脚链,大大限制了鸟哥的自由,因为,作为一个具有攻击性的重度精神分裂症患者,他受到了严重关注。

  鸟哥很讨厌脚上的脚链,别说是跑,连走路都不方便,所以,他恨不得把这幅恶心的脚链砸烂、折断。

  但是,他的努力是徒劳的,因为不管是砸、还是折、都于事无补。

  鸟哥很绝望,他更觉得荒唐,因此,他仰天长叹。

  想不到,一个空前绝后的音乐天才,一个将会在全球音乐史上创造神话的天王巨星,居然被关在精神病医院里,而且还被当成一个对‘社会具有严重危害’的重型病人伺候,真是天理何在。

  七天后,鸟哥脱离苦海的机会来了,他在接受‘治疗’后回集体病房的走廊上,忽然看见了一个警察。

  “救命啊!”

  看到这个警察,鸟哥仿佛看见了自己的再生父母,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赶紧呼救。

  只是,接下来的剧情发展,让鸟哥很失望,他没想到,这个人民警察根本不出手救他。

  更让鸟哥傻眼的是,这个警察身上穿的根本不是警服,而是保安服。

  也就是说,鸟哥认错人了,把人家保安当成了人民警察。

  “神经病!”

  护士和白大褂一起把鸟哥活活拖了回去,又狠狠‘治疗’了一番。

  经过这一次,院方对鸟哥的监视更紧了,生怕他跑出去闯大祸。

  十天后,鸟哥的机会又出现了,他通过连哄带骗的伎俩,让护士帮他把脚链打开,打开后,他不要命的往外面走。

  外面的空气很新鲜,阳光也很灿烂,不过,鸟哥刚刚跑出门口,就被保安们逮住了。

  鸟哥又被白大褂狠狠‘治疗’了一番,直到他连写了一百份保证书,才没有继续‘治疗’下去了。

  鸟哥万念俱灰,肥猫女神成了别人的新娘,自己又被当成神经病关在了这里,他还真不如死了好。

  鸟哥确实想过自杀,不过,他没有将这种想法付诸于行动,为什么?

  1;他不想怕死,而是不想这个世界失去一个空前绝后的音乐天才。

  2;太白金星跟他讲了一个小故事,让他有了面对现实的勇气。

  这个小故事的内容是这样的;有一个年青的老板,因为沾染上赌博的恶习,导致公司破产,妻离子散。在要自杀的时候,神出现了,神告诉他,你连死都不怕,为什么还怕活着?于是,这个年青的老板,放弃了自杀的念头,重新振作了起来。

  经过努力,他又东山再起了,妻子和孩子也都回到了身边,他很感谢神,神什么都没要,就送了他一句话——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是啊,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

  半个月后的一天夜里,萝卜丝跑来看鸟哥了。

  “你怎么在半夜跑来看我?”鸟哥觉得很意外,也感到很奇怪。

  “我不在半夜来看你?怎么救你出去?”萝卜丝告诉鸟哥。

  然后,萝卜丝告诉鸟哥,他早就知道鸟哥被当成精神病关在这里了,但是他不敢报案,所以,只好发钱买通值班护士和医生。

  “发了多少钱?”鸟哥充满了感激,他发誓,自己成为天王巨星后,一定要好好报答这个堂兄弟。

  “这个你甭管,现在赶紧抓紧时间走人。”萝卜丝道。

  接着,他赶紧用钥匙把鸟哥身上的手链和脚链都打开,然后让鸟哥赶紧换上便服,再让鸟哥赶紧离开。

  不过,鸟哥走了几米远后、又返回来了。

  “你怎么又跑回来?”

  “有点急事。”

  道完后,鸟哥跑到太白金星面前;“老人家,咱们一起走。”

  “你走吧!”太白金星控制不住地咳嗽了几声;“我在这里有吃有喝有住,我要是走了,上哪儿去找安身之处?”

  “也是。”鸟哥想了想,觉得太白金星说的话有道理。

  “这样吧!”鸟哥对太白金星道;“您在这里再呆一段时间,过些日子,我一定回来接你。”

  鸟哥拍着胸脯做保证。

  太白金星说;“谢谢!不过我已经在这里呆习惯了。”

  然后,已经十几年没有写诗的太白金星,为鸟哥当场赋诗一首,诗名就叫《赠小兄弟》。

  “轻轻地你来了。

  正如你轻轻地走。

  你轻轻地挥手。

  不带走一颗白菜。

  啊!

  我们这伟大的友谊。

  将会成为史诗般的传说。

  如同那滔滔资江。

  永远在奔腾不息。

  啊!

  我们……”

  “好诗好诗!”鸟哥连连称赞。

  这种时候,他可没有时间来听太白金星呤诗,竟然老人家不同意跟自己一起走,那么,称赞了几句后,他赶紧撅着屁股逃之夭夭。

继续阅读:第一章;【长城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歌神正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