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特殊治疗】
夜断愁2018-10-01 21:264,341

  早餐很简单,稀饭,馒头。

  虽然很简单,但对于饥肠辘辘的鸟哥来说,这样的早餐却是无比珍贵。

  为什么?

  因为这家伙已经饿了一天一夜了。

  馒头每人只有两个,但稀饭可以敞开肚皮吃。

  鸟哥就像饿死鬼投胎似的,拿着馒头就急忙往嘴里塞。

  一阵狼吞虎咽后,鸟哥终于心满意足了,他捋了捋肚皮,连打了几个饱嗝。

  就在鸟哥寻思着中午的伙食怎么样时,护士来了。

  “你跟我来。”护士冷冰冰地对鸟哥道。

  “去哪里?”

  “跟我来就知道了。”

  鸟哥被护士带到一个房间,这个房间里有一张办公桌,一张狭窄的绿皮床,一条黑皮椅子,一盏聚光灯,还有其它一些乱七八糟的小器械,比如小钢夹、楔子、手术刀、消毒水等等之类的。

  “坐上去。”护士要鸟哥在黑皮椅子上坐下。

  鸟哥想问为什么,可一看见护士那双母夜叉一样吓人的眼睛、还有她手里的那个大针筒,立马就泄了。

  鸟哥拖着脚链,乖乖坐了上去,他的屁股刚坐到椅子上面,腰和腿就立马便被钢圈自动地箍住了。

  “啊?”鸟哥一惊,心里感觉很不详。

  “护士小姐?”鸟哥可怜巴巴地看着护士。

  “乖,不要乱动,等一下医生会来帮你治疗的。”护士皮笑肉不笑的安慰鸟哥,安慰了几句后,便退身出去了。

  护士出去后,鸟哥心里更慌了,他有一种孤零零地置身在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感觉。至于接下来的命运如何,完全由不得他自己掌控。

  ……

  十分钟左右,护士又进来了,在她身后还进来一个白大褂。

  这个白大褂三十多岁,大腹便便,肥头大耳,眼睛细小,长得跟肥猫有几分相似。

  进来后,这个白大褂朝鸟哥的脑袋左看看、右看看,然后,检查鸟哥的牙齿和瞳孔,以及他的关节部位。

  “这个病人是严重的精神分裂者,需要特殊治疗。”白大褂对护士道,然后,他又检查鸟哥的耳孔。

  检查完鸟哥的耳孔之后,他突然朝鸟哥的脑袋重重拍了一下。

  “疼吗?”白大褂低头问。

  “疼。”鸟哥回答。

  “疼是吧!”白大褂扬起手,又朝鸟哥脑袋重重拍了一下。

  “疼吗?”白大褂又问。

  “不疼。”鸟哥摇头。

  “嗯,精神确实有严重问题。”

  白大褂点了点头,然后,懒洋洋地坐到办公桌后面的办公椅上,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块镜子,对镜子照了照,照完之后,他对镜子做了一个V的手势。

  接着,他问鸟哥。

  “你叫什么名字?”

  “杨鸟。”

  “多大了?”

  “27岁。”

  “性别?”

  “男。”

  “婚姻状况。”

  “单身。”

  “地球是圆的还是方的?”

  “圆的。”

  “一加一等于几?”

  “等于二。”

  “现在是白天还是夜晚?”

  “白天。”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自己精神不正常的?”

  “医生,我很正常,我没有精神病。”

  “到这里来的每一个病人都说自己精神没问题!”白大褂道;“可你刚才的回答证明你精神有严重问题。”

  道完后,白大褂将一个遥控开关按了一下。

  随着他这一按,鸟哥坐的电椅上立刻发出‘滋’的一声。

  而鸟哥呢,随着电椅这‘滋’的一声,他浑身上下一抖,全身痛得就好像被刀给狠狠剐了一遍似的。

  “继续回答,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自己精神不正常的?”

  “医生,我很正常,我的精神是真的没问题。”

  鸟哥哭丧着脸,但是,他话音刚落,电椅上又传来‘滋’的一声,然后,他浑身痛得又像被刀剐了一遍似的。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自己精神不正常的?请回答。”

  “忘记了。”鸟哥终于学乖了。

  “好,很好。”白大褂满意地点了点头。

  然后,他拿出手机,发微信信息给肥猫,说要她放心,今天开开心心的结婚。

  原来,这个白大褂,就是肥猫的表哥。

  跟肥猫表妹发完微信后,白大褂背着手,踱到鸟哥身前。

  然后,他竖起一根手指头,问鸟哥;“这是什么?”

  “一。”

  “错。”白大褂朝电椅上面的红色按钮一按。

  “啊!!!”

  鸟哥立马被电椅上的电流剐得惨叫了一声。

  “这是什么?”

  白大褂继续竖起一根手指头问鸟哥。

  “手指头。”鸟哥不敢再回答是‘一’了。

  “嗯。”白大褂点了点头。

  接着,他竖起两根手指头,问鸟哥;“这是什么?”

  有了刚才的教训,鸟哥不敢再回答是‘二’,于是他回答;“还是手指头。”

  “错。”白大褂道,然后,又摁了一下电椅上的红色按钮。

  “啊!!!”

  可怜的鸟哥又是一声惨叫,身体连续上下抖动了几次。

  “这是什么?”白大褂继续竖起两根手指头。

  “二。”鸟哥有气无力地回答。

  “嗯。”白大褂满意的点了点头。

  “你想不想出院?”白大褂问鸟哥。

  “想。”鸟哥无比诚恳地看着白大褂。

  “那你知道这是什么医院吗?”

  “精神病医院。”

  “那你竟然知道这里是精神病医院,为什么还想出院?”

  “因为……”鸟哥刚刚想说‘因为我不是精神病’,可一看着白大褂的脸,立马就不敢往下说了。

  “想出院?可你知道吗?只有正常人,才可以从我们这家医院出去。精神不正常者,一律不能,尤其是有攻击性的严重精神不正常者,更加不能,否则,我们负不起这个责任。”白大褂一边说,一边看着鸟哥,仿佛鸟哥就是一个具有攻击性、对社会危害很大的严重精神病患者似的。

  “……”鸟哥不敢吭声。

  “当然,你现在想出院,也不是不可能,除非你能证明你的精神正常。”白大褂道。

  “真的吗?”鸟哥忙道。

  “真的。”白大褂道。

  “我可以证明。”鸟哥忙道,就像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

  “如何证明?”白大褂问。

  “我喜欢音乐,我参加过《华夏好声音》、《星光大道》、《我要上春晚》这些节目。”鸟哥回道。

  “啊???”白大褂和护士同时一惊,然后面面相觑。

  要知道,这些节目可都是全国最著名的几个综艺节目啊!

  而且,白大褂的女友和这个护士,平时都喜欢看这些节目,所以,他们深知,能够参加这些节目的都是什么人。

  “那你唱歌一定很棒?”白大褂问,他心里暗道着,自己是不是被肥猫表妹给忽悠了?

  最严重的是,如果这个‘神经病’真是这些综艺节目的选手,那么,自己的麻烦可就大了,搞不好自己会上头条。

  白大褂是个诺贝尔囚徒,做梦都想获得诺贝尔医学奖,为了获得诺贝尔医学奖,他打破常规,独创了不少针对精神病患者的治疗方法,就像这次对鸟哥的治疗,也是他独创的,如果效果好,他还想申请专利。

  由于是个诺贝尔囚徒,所以,白大褂做梦都想上头条。

  可若是因为这事上了头条,那么,他宁愿不上。

  因为,一旦因为此事上了头条,对于他来说,不但要面临严重的后果,搞不好还会影响到他将来获得诺贝尔医学奖的声誉。

  “你可以唱一首歌给我们听吗?”护士的态度骤变,由之前的冷若冰霜,变成了含苞待放。

  “没问题。”鸟哥高兴的道。

  鸟哥本来想自己选择一首歌,可想了想,还是放弃了,因为,他想快点从这间恐怖的精神病医院出去。

  当然,鸟哥很有自信,凭借自己惊天地泣鬼神的音乐天赋和天籁之音,一定可以证明自己是精神正常的人,然后,可以离开这个‘他一辈子再也不想进来’的精神病医院。

  “你们希望我唱那首歌?”鸟哥问白大褂和护士。

  “《伤心太平洋》。”白大褂道。

  “不,我喜欢春春,我喜欢听他的那首《我没那种命》。”护士高兴的翘了翘脚尖,仿佛自己又回到了花季一般的少女时代。

  “不好意思,到底是哪一首?”鸟哥为难地看着他俩。

  “我喜欢春春,我喜欢他那首《我没那种命》,好好听啊!”护士高兴的道。

  “好吧!”白大褂无奈的道;“那就唱她喜欢的这首吧!”

  “欧耶!”护士高兴地将左右手同时做着V的手势,然后,激动得差点朝白大褂脸上吻一口。

  “好吧!那我就先唱春春的《我没那种命》吧。”鸟哥道。

  接着,他又讨好地看着白大褂,道;“唱完《我没那种命》之后,我再唱《伤心太平洋》,好不好?”

  “好!”白大褂高兴的看着鸟哥,面色缓和了很多。

  “耶!”护士再一次激动了起来。

  当然,她的激动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以前,她一直在电视里面才能看到这些综艺节目的参选者唱歌,而现在,却可以亲临其境了。

  鸟哥也不敢怠慢,虽然他觉得,凭借自己惊天地泣鬼神的音乐天赋和天籁之音,完全可以征服这两个王八蛋,但是,他还是担心出茬子。

  为什么?

  因为他现在不在舞台上,而是在精神病医院。

  在舞台上,他出差池可以安然无恙,但在这里,他要是出了差池,就出不去。

  一想到护士手里的大针筒和刚才白大褂对自己的‘治疗’,鸟哥就吓得大气也不敢出。

  ……

  清了清嗓子,鸟哥开始唱起了陈小春的《我没那种命》。

  爱情这东西 很没道理。(原唱;爱情这东西,没道理的)

  他是很抢手 我没有资格。(原唱;有人很抢手,有人没资格)

  就算没肥猫 我也不害怕。(原唱;路是人走的,我害怕什么)

  大不了 别爱了。(正确)

  她是个天仙 她好美呀。(原唱;她像个天仙,她太美了)

  我这么平凡 我开不了口。(原唱;我那么平凡,我开不了口)

  心里面晓得 女神的老公。(原唱;心里面晓得,追她的结果)

  不是我 不是我。(原唱;幸运的,不是我)

  唉。(正确)

  我没那种命呀 她没道理爱上我。(正确)

  天才和美人呐 是一起的。(原唱;英雄和美人呐,是一国的)

  ~~~

  鸟哥唱得很投入,非常的投入,特别是想到肥猫这样对待自己,他便更是伤感,然后,更加投入,就好像这首歌就是为自己写的一样。

  只是,他刚唱几句,白大褂和护士就惊得瞠目结舌。

  “我的妈呀,这么难听?”护士赶紧捂着耳朵,震惊地看着鸟哥。

  “别唱了,别再唱了。”白大褂赶紧叫停。

  可唱得完全沉浸在伤感之中的鸟哥,哪里停得下来。

  而且,唱着唱着,他那跑调、错词、串烧的老毛病也开始犯了,加上他这鸭公似的破嗓音,更是难听得不堪入耳。

  “哎呀,我滴个乖乖呀!”白大褂和护士再也听不下去了,赶紧按住电椅上的红色小按钮。

  ‘滋~’

  随着白大褂这么一按,电椅立刻发出‘滋’的声音。

  问题是,白大褂按着没有松开。

  因此,这下‘滋’的声音拉得很长。

  随着长长的‘滋’声,鸟哥终于没有再往下唱了,而是‘啊啊啊’地翻着白眼,全身在没有节奏地猛抖,直到昏死过去,才没再抖了。

  看着翻着白眼昏死在电椅上的鸟哥,白大褂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然后,心有余悸的道;“肥猫表妹这次没有骗我,这个人确实是神经有问题,而且,我看他的神经问题比肥猫表妹说的更要严重,如果不好好治疗,出去后,指不定会造出多大的孽来。”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逃离精神病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歌神正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