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鸟哥被抓进了精神病院】
夜断愁2018-10-01 21:173,152

  来追赶的是肥猫和她父母、以及亲戚和族人。

  他们本来都聚在肥猫家里吃‘碟子酒’,大家正觥筹交错,没想到,忽然听到肥猫在大喊大叫,仔细一听,原来,是要把肥猫‘先干后杀’的那个精神病跑了,于是,大家一起出来追。

  (‘吃碟子酒’是湘西一种简单酒宴的称呼,主要是以瓜子、花生、糖果、熟食和啤酒白酒为主,因为瓜子花生糖果和熟食都盛在碟子里面,故主人家称‘摆碟子酒’、客方称‘吃碟子酒’)

  ……

  鸟哥被追赶得很狼狈,就像一只丧家之犬。

  虽然是晚上,能见度不高,可被这么多人追赶,而且追兵中还有大狼狗,鸟哥肯定是很不轻松。

  尤其是心理方面,鸟哥的压力很大。

  小小的山村被闹得鸡犬不宁,鸟哥就像一只没头的苍蝇在到处乱跑。

  貌似跑出村是来不及了,风险很大。

  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得赶紧找了个地方躲起来。

  人在这个时候,往往只想找一个最安全的地方躲藏,至于什么道德廉耻,根本就顾不上了。

  鸟哥也是这样,虽然他认为自己不同于凡夫俗子,是一个空前绝后的音乐天才,可现在,安全才是王道,因为那个阴森森的小黑屋,他实在不想再去第二次了。

  狼狈的鸟哥在四处蠡测,终于,他发现一处‘他认为是最安全’的地方。

  这是一个乱蓬蓬的墙壁旮旯,里面一片漆黑,看到这个好地方,鸟哥就像是大雪天里一只遇到了危险的雪鸡似的,闷着脑袋钻了进去。

  没想到,他刚钻进去,里面立刻鸡飞狗跳了起来。

  “我的妈呀!”鸟哥吓得立刻缩了回来。

  鸟哥刚把身子缩出来,楼上窗户里面的电灯忽然亮了。

  “剁脑壳剁死的,肯定又是毛板板这个老不死的东西,来偷看老娘洗澡了。”

  窗户里面传来一阵破口大骂的声音。

  鸟哥仔细一听,这不是小卖部老板娘张寡妇的声音吗?

  不错,确实是小卖部张寡妇的声音,因为鸟哥现在正躲在人家的小卖部后面。

  还好,这个张寡妇,把自己当成毛老头了,这让鸟哥很侥幸,否则,实在太没面子了。

  想不到这个毛老头还蛮骚的,竟然经常来偷看张寡妇洗澡,真是看不出来,以前总觉得他一本正经。

  但就在鸟哥很侥幸的时候,张寡妇又破口大骂起来。

  而在破口大骂的同时,张寡妇十分生气地拿着她刚才擦澡使用的洗脚盆,从窗户里一下‘嗖’的扔了出来。

  于是,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就像一只小飞碟似的,在夜空中、不偏不倚朝鸟哥飞来。

  “不好!”鸟哥惊叫一声。

  他想躲开,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因为这个‘小飞碟’的速度太快了,快过了鸟哥的反应。

  随着‘砰’的一声,鸟哥感到自己的脑袋被什么东西给重重击了一下似的,眼前一下闪满了各种各样的小星星。

  接着,他痛苦地捂着脑袋,然后,迷迷糊糊的栽在地上,什么都不知道了。

  ……

  当鸟哥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又被五花大绑。

  周围站了很多人,其中有村长、村长夫人、肥猫、张寡妇、等等。

  “哼,想逃过本小姐的五指山,没那么容易。”肥猫嗤之以鼻地朝鸟哥伸出五根手指头,然后将这又粗又肥的五根手指头紧紧捏成拳头,仿佛鸟哥就是她手心里面的小蟑螂一样,命运尽在她的掌握之中。

  “村长,您要为我做主啊。”张寡妇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像受了天大委屈似的。

  “你放心,我会为你做主的。”村长拍了拍张寡妇的肩膀,安慰她,然后,狠狠盯着鸟哥。

  鸟哥莫名其妙,不知道哪里得罪了这个老寡妇。

  对这个老寡妇,他也没什么好感,又风流,心肠又坏,喜欢挑拨离间,说人坏话,尤其是谁家儿子娶老婆,每每女方家里来人明察暗访,她从不说好话,都是那种难听的话,因此,村里被她‘打破’的姻缘不知道有多少。

  当然,这个寡妇年青的时候姿色很不错,但很风流,尤其是丈夫痨病死后,更是肆无忌惮。

  不过,她的眼光比较高,一般被她看中的,要么有钱有势,要么年青英俊,村里的村草曾经拜在她的石榴裙下,村长对她也一直虎视眈眈,只是碍于村长夫人太强势了,一直不敢下手。

  最让鸟哥憎恨的是,这个老寡妇曾经欺负过他奶奶,每次他奶奶来买东西,都是缺斤少两,要不找假币给奶奶,后来,奶奶不在她店里买东西,便怀恨在心,经常造谣挑拨。

  “呜呜呜,我还以为今晚是毛板板那个老不死的在偷看我洗澡,没想到,是这个不要脸的,呜呜呜。”张寡妇边说边伤心地哭着。

  “我什么时候偷看你洗澡了?”鸟哥大声反驳。

  “被抓现场了,你还敢赖!”张寡妇一脸愤怒的指着鸟哥。

  “我哪里赖?就算天底下的女人绝种了,我也不会偷看你洗澡。”鸟哥罕见的毒舌了一次。

  这种老寡妇,还会偷看她洗澡?倒贴都不会看,看见就恶心。

  一想到死去的奶奶在她手里吃过亏,鸟哥就恨不得砸她几拳头。

  再者,像自己这种空前绝后的音乐天才,再掉身价、也不会这么没品味吧!

  想来沾我的光,门都没有。

  鸟哥担心的是,以后狗仔队会不会跟她沆瀣一气?污蔑自己偷看她洗澡。

  鸟哥还真有点担心,万一他们狼狈为奸来害自己,还真是难缠。

  要知道,在娱乐圈,好多子虚乌有的事情,被狗仔队爆料之后,变成了跳到黄河也洗不起的‘事实’。

  “我们都看到了,还在狡辩。”村长怒斥鸟哥,然后不顾忌一旁的夫人,赶紧安慰张寡妇。

  “我是真的没有,我鸟哥堂堂男子汉,顶天立地。”鸟哥一脸不屈。心里不屑地暗道着;哼,我会偷看这种货色洗澡,有没有搞错,过些日子,我杨鸟成为天王巨星了,什么样的美女没有,金发碧眼的、皮肤黝黑的、黑眼睛黄皮肤的、医生、老师、空姐、演员、歌星、富家千金、来投怀送抱的一大把,可能应都应付不过来。

  想到这里,他又替肥猫惋惜,认为她一点眼光也没有,像自己这种英俊潇洒、玉树临风、才华横溢的英才、居然看不上?

  与此同时,他的脑海中又浮现出肥猫后悔得痛哭流涕的样子、苦苦跪着哀求自己的样子、还有要自杀的样子……

  就在鸟哥沉浸在美好的憧憬之中时,肥猫扬起她的肥手,‘啪’的给了鸟哥一巴掌。

  肥猫这一巴掌扇得很重,鸟哥脸上一下出现五根手指印。

  “说你偷看了,你就是偷看了,明白么?”肥猫怒目圆瞪。

  然后,她问村长老爸;“老爸,这个神经病怎么处理?”

  “把他继续关起来。”

  “不行,他还会逃跑的。”

  “那怎么办?报警?”

  “报警也不行,老爸,你仔细想想,他是个神经病,警察不会拘留他很久的。”

  “肥肥,那你说该怎么办?”

  “老爸,把他送到精神病院吧!我看这样最安全。”

  “精神病院?你表哥那里?”

  “没错!”

  说完后,肥猫搓了搓她那双肥得浮肿的手,不怀好意的朝鸟哥笑了笑。

  “啊……”

  看着肥猫的笑容,鸟哥只觉得头皮在一阵发酥。

  “想不到,她原来是一条美女蛇!唉!我真是瞎了眼……”鸟哥一阵后怕起来。

  他很后悔,恨自己有眼无珠,竟然会爱上一条美女蛇。

  当然,鸟哥也很伤心,万万没想到,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迷死泥鳅半条河、电死麻雀半边天的完美女神肥猫,竟然会是一条冷如冰铁、毒如蛇蝎的美女蛇。

  不过现在,鸟哥最关心的问题已经不是自己爱错了人了,而是担心;此事以后会不会被狗仔队挖出来?

  对于这个问题,鸟哥不能不担心,因为此事到时候万一被狗仔队挖出来,然后通过媒体大量曝光,那岂不是太丢脸了。

  一个空前绝后的音乐才子、一个轰动全球的歌坛巨星,竟然会爱上一条美女蛇。

  到时候,粉丝们会如何看待自己?

  各国媒体会如何评价自己?

  万一狗仔队再歪曲事实、添油加醋的曝光?

  鸟哥感到很棘手。

  要知道,在前年,娱乐圈一个武打明星的老婆跟他的经纪人乱搞男女关系,在曝光之后,可是丢尽了他的颜面。

  一个影响力仅限于华夏的明星尚且如此丢脸,那作为一个世界级的天王巨星,这个脸丢得该有多大啊?

  鸟哥不敢往下想……

继续阅读:第八章;【恐怖的精神病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歌神正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