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哭笑不得的评委】
夜断愁2018-10-02 10:282,857

  男子确实没善罢干休,硬要鸟哥给个说法,否则一辈子跟鸟哥没完。

  在警察的劝说下,这名男子还是不肯罢休。

  确实也是,换位思考一下,无论换成谁、摊上这种倒霉事心里也会不爽,刚下高铁,就稀里糊涂地被人当成小偷,然后对自己紧紧摁在地上,还动手揍人,大凡只要有那么一点血性的男人,都不会轻易完事。

  没有办法,事已至此,道歉是没用了,所以,鸟哥只有拿钱补偿人家。

  经过讨价还价,最终,鸟哥掏了三千块钱的腰包,才好不容易平息男子心里的怒火。

  ……

  广州的8月份是美丽的,夏意盎然,树草葳蕤。

  鸟哥怀着既伤心又激动的心情、寻找广东电视台的地址,因为《我要上春晚》的全国七大分赛区之一的广州赛区就在那里。

  鸟哥准备的是腾格尔的歌曲《天堂》。

  他是这么考虑的,《春节联欢晚会》是华夏民族最隆重的节目,在全世界都有很大的影响力,连美国都模仿过,所以,参赛歌曲要尽量带有艺术性和民族元素,如果在这种舞台上,也像韩系娘炮似的猛嗨猛摇,哪怕实力再强大,评委们应该也不会喜欢。

  再者,在鸟哥看来,《天堂》这首歌曲看似简单,音律就跟女人和她们前任关系似的拖拖拉拉,实则根本是属于一首极高水平的作品,非那种流量型歌手所能驾驭。

  也就是说,能够将这首歌曲唯美演绎的,通常都是那种真正的音乐家,就像腾格尔,他是真正的音乐家,所以才能将此作品发挥得挑不出瑕疵。

  而鸟哥认为自己是一个空前绝后的音乐天才,肯定能驾驭这首歌曲,甚至,比腾格尔驾驭得更要完美更出色。

  广东电视台就在火车站附近,鸟哥打开手机里面的‘百度地图’软件,再把‘广东电视台’的地址输入到‘搜索功能’里面,然后按照里面显示路线,往目标地走去。

  大约四十分钟的时间,鸟哥终于来到了广东电视台的所在地。

  ……

  想上春晚的人还不少,除了唱歌的之外,还有跳舞的、耍杂技的、演小品的、说相声的、耍魔术的等等、应有尽有。

  正所谓;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想要上春晚、关键凭实力。

  想上春晚的人这么多,但真正能够成功的,屈指可数,而作为全国最盛大、最隆重、受众面最广的节目,作弊的可能性是不大的,在这种情况下,实力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对于自己的实力,鸟哥是自信满满,只要评委们不是菜鸟,就肯定能过关。

  让鸟哥意外的是,在这些参赛者中,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这个面孔是几个月前在首都面试《星光大道》时看到的,鸟哥对她印象很深,因为她长得肥肥的,跟心爱的肥猫妹妹有几分神似,而且排队时就在自己前面,更关键的是,她在面试完后,还对自己来了一个暧昧的动作,所以,一眼就认出来了。

  她不是在那次过关了吗?怎么又跑到这里来了?

  鸟哥百思不得其解,他想过去问人家,但思索了一下又放弃了。

  就在鸟哥放弃问人家时,这个肥肥的妹子忽然看见了鸟哥,她在看见鸟哥的须臾,也很吃惊,很显然,她也认出了鸟哥。

  肥肥的妹子朝鸟哥微微一笑,挥手示意。

  鸟哥尴尬了起来,但也礼貌性的微笑着,并也对她挥了挥手。

  肥肥的妹子排在鸟哥的前面,因此,比鸟哥先进去面试,面试完之后,她又显得很开心,并对鸟哥来了一个飞吻。

  这么主动的暧昧,再加上对方又跟极品女神肥猫妹妹有几分神似,因此,鸟哥差点免疫不了。

  但鸟哥绝不能让自己产生非分之想,因为他是一个对爱情专一的人,绝对不能做背叛肥猫妹妹的事情,而且,这种事情,一旦被狗仔队挖掘出来,那么到时候自己怎么跟粉丝们交代?怎么跟全世界的媒体交代?怎么跟心爱的肥猫妹妹交代?怎么跟神圣而又伟大的爱情交代?

  万一狗仔队添油加醋的报道,那么到时候,他岂不是彻底身败名裂?遗臭万年?

  所以,鸟哥坚强地把持住自己,不让自己心旌摇曳。

  ……

  等待了足足两个小时的时间,终于轮到鸟哥上场了。

  但愿评委们不是菜鸟,否则自己这个空前绝后的音乐天才又要被埋没一阵了。

  鸟哥暗暗祈祷着。

  进去的时候,鸟哥先是朝几个评委老师打量了一眼,感觉还不错,都像老资历,其中一个美丽丰满的中年女子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于是,鸟哥偷偷朝她桌子前面的牌位上一看,看了之后,鸟哥不禁一惊,因为牌位上写的名字竟然是‘杭天琪’。

  这是一个被很多年青人遗忘了的名字,但认为自己是‘圈内人’的鸟哥肯定不会将这个名字遗忘,因为在圈内,这位阿姨曾经也是红极一时的人物,尤其是一首激情高昂的《黄土高坡》,据说当年征服了很多人,这首歌曲鸟哥也听过,确实很激情,听了之后有种被打鸡血的感觉。

  只是,这位圈内大神怎么会跑到这里来做评委?鸟哥有点搞不懂,因为,像这种大神,哪怕再过气了,也不至于这么落魄?至少也会像那英她们那英,直接在舞台上做评委老师,直接面对全国电视机前的亿万观众。

  当然,鸟哥不知道,其实,杭天琪是顶替一位朋友,所以才做了这种面试评委,也就是说,她只是暂时性的顶替一下,没想到,正好被鸟哥幸运地碰上了。

  在几位评委老师的注目下,鸟哥努力让自己淡定下来,然后,开始演唱《天堂》。

  上春晚光靠模仿是不行的,必须要有自己新的特色,否则,人家还不如直接请原唱。

  为了表达出自己的特色,鸟哥自然不能像腾格尔那样一本正经。

  怎么说呢?鸟哥来参加《我要上春晚》也是有备而来的,参加之前,他在长安镇乌沙社区那个简陋的租房里练了好几天。

  于是,在评委老师说开始之后,这位‘好高骛远、志大才疏、但又没有一点自知之明’的家伙马上进入状态,抱着破吉它,一边弹,一边唱,一边疯狂的摇股摆臀。

  蓝蓝的天空

  哒哒哒

  清清的湖水

  哒哒哒

  绿绿的草原

  哒哒哒

  这是我的家

  哒哒哒

  奔驰的骏马

  哒哒哒

  洁白的羊群

  哒哒哒

  还有你姑娘

  哒哒哒

  这是我的家

  哒哒哒

  鸟哥尽情地边弹边唱,一边疯狂地摇摆臀部,这是他自己创造出来的风格,将民族风和流行元素融为一体,他想以这种方式,带给大家一首全新的《天堂》。

  只是,鸟哥刚唱几句,几位评委老师就哈哈大笑了。

  尤其是杭天琪,一边捂着嘴巴、一边大笑,由于笑得太厉害,控制不住,差点摔在地上,眼泪也跟着笑出来了。

  “哈哈哈,这声音。”

  “我的天呐!这么难听!”

  “太难听了,实在太难听了,哎呀,我的妈呀。”

  “别唱了,求求你别唱了,我受不了了。”

  可鸟哥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这比鸭公还难听的嗓音的杀伤力,反而认为人家是太高兴了,所以才笑得这么厉害,于是,他弹唱得更卖力了,摇摆得也更激烈了。

  问题是,唱着唱着,他的老毛病又犯了,跑调、错词、缕缕出现。

  更要命的是,唱着唱着,一首好好的《天堂》,又变成了大串烧。

  他从《天堂》串烧到《向往雄鹰》。

  再从《向往雄鹰》串烧到《爱如潮水》。

  接着,又从《爱如潮水》串烧到《神奇的九寨沟》。

  然后,从《神奇的九寨沟》再串烧到《拥抱着你离去》。

  最后,串烧着串烧着,连他自己也搞不清串烧到哪里去了……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击不垮的音乐天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歌神正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