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音乐代表我的心1】
夜断愁2018-10-01 20:553,212

  鸟哥回家乡很方便,因为,京九铁路上要经过衡阳的火车非常多,鸟哥虽然不是衡阳人,但他可以从衡阳火车站转车回邵阳,既方便,又能节省很多时间。

  一路顺风,鸟哥回到村口时,晨曦刚至。

  宁静的村庄炊烟袅袅,四周山峦起伏,丛山峻岭之间郁郁苍苍,清澈的山泉水从山上潺潺往下流淌,空气也十分甘甜,在清新的天空中,小鸟们在奋翮欢鸣着……

  又有几个月没看见这个村庄了,以往,每逢清明节的时候,鸟哥才会回来一次,为在九泉之下的爷爷奶奶‘挂清’。

  (挂清是湘西人在清明节时候的一种风俗活动,清明节的前几天,一个姓族的人往往会筹钱、把各种颜色的冥纸买好,然后,聚在一起制作纸清,传说这种纸清可以给死去的人在阴间遮风避雨,功能跟阳间的雨伞差不多。

  按照家乡的习俗,给死去的人过清明,通常都是整个姓族的人一起出发,大家提着锄头、鸡鱼肉三生、白米酒、鞭炮、火铳、冥钱、纸清等等东西上坟山,到了坟山开始放鞭炮、放火铳、烧冥钱、把酒和鸡鱼肉摆好、祭奠祖宗,最后,除去坟墓上的野草,再将一挂一挂花花绿绿的纸清放在一个个像小山丘似的坟墓上面,挂完姓族所有的纸清后,再一起下山,开清明会,聚餐。)

  ……

  回到村里后,鸟哥直接背着破吉它跑到肥猫家里。

  跑到肥猫家里的时候,她父母都没有在家里,肥猫正一边看电视,一边拿着一个红烧猪脚、在津津有味地啃着。

  好长一段日子没有看见女神了,她的身材变得更加‘丰满’,起码有300斤重量了。

  看着完美无瑕的肥猫女神,鸟哥恨不得立刻抱上去,狠狠亲她几口。

  但鸟哥必须要控制住内心的冲动,作为一个空前绝后的音乐天才,鸟哥认为自己是一个有素养的人,绝不能这样做,想打情骂俏,那也是未来的事。

  只是,看着这么完美的女神,很快就要成为他人的新娘了,鸟哥心里禁不住一阵绞痛。

  不!她一定有什么苦衷在里面。

  “肥猫!”鸟哥按了按突然强烈起伏的胸口,朝正在津津有味啃红烧猪脚的肥猫喊了一声,貌似,这是自己长大之后第一次喊女神,也是自己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着女神。

  “啊!”肥猫一愣,那只握着红烧猪脚的手一下停住了,仿佛被孙悟空忽然施了‘定神法’似的。

  只见一个背着破吉它、打扮得像‘犀利哥’一样的年青男子,正站在自己房门口。

  “杨鸟!”肥猫终于认了出来。

  “你是鸟伢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肥猫颇感奇怪地看着鸟哥,心里暗道着,他不是在广东打工吗?怎么大清早的突然出现在自己家里?

  而且,还是这种打扮?

  其实,肥猫从小到大都没跟鸟哥说过几句话,也有很多年没有看见鸟哥了。(因为鸟哥每次回来,都是偷偷摸摸在看她)

  怎么说呢?其实说白了就是她心里根本就没有鸟哥这个人存在,只有在碰见的时候,才会想起一下,世界上还有这么一个人,至于其它的时候,直接给遗忘掉。

  “我今天早上回来的,刚才才到。”鸟哥道。

  说完这句话后,他发现自己的心跳频率又加速了。

  而且,鸟哥还发现,自己越是想镇静,心跳频率就越是会加快。

  不过,鸟哥丝毫不担心这事以后会被狗仔队挖出来,因为现在,天知、地知、只有自己知。

  只要自己不说出去,就没有人会知道。

  所以,根本用不着担心。

  再说,自己也没有写日记的习惯,只要自己不说出去,鬼才知道。

  想到这里,这个没有自知之明的家伙,心里又是小得意了一下。

  “你有什么事么?”

  看着鸟哥焦急的样子,肥猫心里琢磨着,他一定是有什么正事,而且瞧他这打扮,这正事应该还很急,譬如要办什么证件、所以要找自己的村长老爸签名之类的正事。

  “我……”鸟哥。

  “你是不是要找我老爸?”这个肥得油光满面、腰围圆滚滚的大吃货,一边问鸟哥,一边盯着手里的红烧猪脚。

  将手里的红烧猪脚转了几圈后,她张大嘴巴,狠狠大啃一口,接着,阖着细小的一对单眼皮眼睛,美滋滋地发出呼声‘好爽’。

  而那些油光发亮的油腻,从她那饕餮般贪婪的嘴里不断涓涓下溢。

  “哦,我不是找你老爸!”鸟哥道。

  看着肥猫一脸陶醉的表情,鸟哥被深深地迷住了。

  肥猫妹妹不愧是天底下最美丽的女神。

  看着貌若天仙的肥猫妹妹,鸟哥更加坚定地下定决心,这次一定要阻止这场悲剧发生。

  像这样的大美女,只有自己这种英俊潇洒、才华横溢的音乐才子,才能配得上,其他人,肯定是使用了见不得人的手段在逼她就范。

  “你不是要找我老爸?那你来干什么?”

  “我来找你。”

  “找我?找我干什么?”

  “听说你要结婚了。”

  “是啊。”肥猫狠狠啃掉手里的红烧猪脚上的最后一块肉之后,擦了擦沾满了油腻的手,又拿起了另外一块红烧猪脚,细细地欣赏着。

  “跟谁结婚?”鸟哥问,问完后,十分紧张地看着肥猫。

  “山哥哥!”肥猫回答,然后脸上浮现出幸福的云霞。

  “山哥哥?就是那个山猫子?”鸟哥激动地看着肥猫,脑海里一下呈现出一个很立体的画面。

  肥猫妹妹跟山猫子结婚?

  一定是被逼的。

  鸟哥紧紧攥着拳头,双目变得愈发坚毅,为了肥猫的幸福,他不惜一切,甚至可以丢失自己认为‘天王巨星所应该具备的绅士风度’。

  在鸟哥看来,美若天仙的肥猫妹妹,不可能会看上山猫子这种质量的男人,一定是山猫子采用了卑鄙的手段,或者是肥猫妹妹的老爸老妈贪图山猫子家里的钱财,所以,逼着肥猫妹妹嫁过去。

  “是的,怎么了?”肥猫好奇地看着鸟哥,觉得此人不但打扮怪怪的,行为也是怪怪的。

  当然,瞧他这德性,应该像镇上那些残疾的乞丐一样,在外面落魄得天天以卖唱为生。

  不过,还真看不出来,这笨蛋还会唱歌?

  只是,对于肥猫来说,会不会唱歌跟她一点鸟关系也没有,她只关心手里的红烧猪脚,她只关心美食,只要有吃,比什么都重要。

  而且,她喜欢山猫子的主要原因,除了他长得很‘帅’以外,还有一大优点,家里是在县城开大酒店的,只要嫁给他,什么美味享受不到。

  “那你打算怎么办?”鸟哥含情脉脉地盯着肥猫,只要女神一声令下,这家伙决定不惜一切,也要为爱情而献身,不管是上刀山、还是下火海,他都是在所不惜、万死不辞。

  原来,山猫子是村里首富的儿子,还不错。

  问题是,在鸟哥眼里,此人其貌不扬,又矮又瘦又黑,也没什么才气,更不像自己,拥有惊世骇俗的音乐才华,他除了会打游戏会在女人面前油腔滑调之外,什么都不会了。

  换句话就是说,在鸟哥看来,肥猫一定是被逼婚的。

  也就是说,肥猫肯定不会喜欢山猫子这种货色。

  她喜欢的一定是像自己这种英俊潇洒、玉树临风、才华横溢、学富五车的天才级别人物。

  而实际上,事实其实相反。

  因为,根本就不是肥猫被山猫子逼婚,而是山猫子被肥猫家里逼婚。

  肥猫冤枉山猫子非礼了她,而肥猫的叔叔是这个县的常务副县长。

  山猫子家里虽然有钱,但在常务副县长面前,就如同一只渺小的蝼蚁一般,没有丝毫可以反抗的余地。

  再说,山猫子老爸,也想攀上这棵大树。

  (当然,在肥猫眼里,山猫子完全是当之无愧的大男神,就像在鸟哥眼里,肥猫也是当之无愧的完美女神一样。)

  “跟山哥哥结婚呗。”肥猫乐滋滋的说,她那胖得几乎睁不开眼睛的脸上、荡漾着幸福的笑靥。

  说完后,此女又张开大嘴,朝手中转来转去的红烧猪脚、狠狠啃去。

  她不知道,此时此刻,在杨鸟眼里,自己这种幸福的笑靥,竟然变成了痛苦而又无奈的表情。

  而自己狠狠啃红烧猪脚的动作,竟然被这个笨蛋解读成‘对这次婚姻强烈不满的一种发泄方式’。

  而她在狠狠啃了一口红烧猪脚后、望着自己那颇感奇怪的眼神,竟然被理解成了对他充满期待的眼神。

  要是知道的话,肥猫一定会马上把他赶出去。

  “都二十一世纪了,还有逼婚这种丑陋的现象存在,岂有此理,当是封建社会啊。”鸟哥义愤填膺。

  然后,鸟哥涨红着脸,紧紧攥着拳头,为了心爱的肥猫女神,他准备马上去找山猫子兴师问罪。

继续阅读:第三章;【音乐代表我的心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歌神正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