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三块七毛钱】
夜断愁2018-10-02 10:454,494

  鸟哥和胡胖子都被心脏病突发的老人的家属们拖到了医院。

  女子说,万一他父亲有什么三长两短,到时候法院见。

  “关我什么事啊……”鸟哥心里很冤。

  他反复解释,自己的歌声有多么优美,多么动听,怎么会把老人家吓出心脏病呢?

  “一定是你们弄错了。”鸟哥道。

  甚至,他还想到了对方讹诈的可能。

  “是不是我们弄错了?我不想解释,我就想告诉你,要是我父亲有什么三长两短,到时候法院见。”女子再一次表明自己的态度。

  “好,竟然这样,我也没办法,不过,我衷心祝愿你父亲能够平安无事。”鸟哥无奈的道。

  当然,鸟哥很淡定,因为,他根本不相信老人家的心脏病突发跟自己有关。

  要知道,自己是一个‘空前绝后的音乐天才’。

  自己的嗓音是惊天地泣鬼神的‘天籁之音’。

  这种千年难遇的嗓音,唱出来的歌声,简直到了羞花闭月的程度。

  怎么会听着吓人呢?

  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女子在讹诈自己。

  对女子的这种讹诈行为,鸟哥感到很荒唐,也感到很愤怒。

  要是经济允许的话,他甚至想将对方告上法庭。

  胡胖子倒是被吓坏了,因为他深知鸟哥这破嗓音有多恐怖,要不是戴了耳塞的话,胡胖子怀疑,自己也已经被吓出心脏病了。

  胡胖子很后悔,他很后悔,后悔自己不该贪图什么‘五五开’。

  现在好了,钱没挣到一分钱,倒惹了一身潜在的官司。

  当然,作为鬼音制造者,鸟哥要负的责任更大。

  可不管怎么样,这个爱财如命的死胖子还想希望、这位心脏病突发的老人家千万别出事。

  ……

  鸟哥很幸运,一个小时后,心脏病突发的老人家又醒过来了。

  据这位老人家交代,他在超市里面买了一些老年人用的保健品,之后,他刚出超市大门,突然听到凄厉的鬼嚎声。

  于是,他大惊一下。

  接着,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鸟哥自然不会相信老人家所说的这什么鬼嚎声、跟自己优美动听的嗓音有关。

  不过,老人家醒了,他也替人家高兴。

  现在,鸟哥最担心的问题是,以后,此事会不会被狗仔队挖出来?

  这个问题很重要,要是以后,这事一旦被狗仔队挖出来,然后拿着大做文章,说‘某某天王巨星、曾经在某某地方某家超市前面卖唱、居然把一位老人家吓得心脏病突发’,那可怎么解释?

  要知道,人家的家属可是一口咬定了是自己的歌声造成的。

  而且,这位老人家自己貌似也是这个意思。

  所以,鸟哥很担心。

  现在,他只能默默祈祷,此事在以后千万别被狗仔队挖出来了。

  因为,他实在很害怕娱乐界这支‘为了提高工作效率而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八卦队。

  ……

  第二天,鸟哥还在担心此事。

  由于注意力不集中,他在侧门站岗时,人家学生们就在他眼皮子底下翻墙、都没有发现。

  “保安叔叔,刚才又有人翻围墙了。”一名小学一年级的小盆友跑过来提醒鸟哥。

  “哦,知道了,谢谢你小朋友。”鸟哥笑着摸了摸这名小学生的额头。

  “保安叔叔,不用客气,我们老师经常说,如果遇到了不对的事情,一定要勇敢站出来。”这名小学生自豪的说。

  接着,这名小学生一边做手势一边问鸟哥;“保安叔叔,听我们班上好多同学说,你会讲很多故事,也知道很多奇怪的事情。”

  “没有没有。”鸟哥忙道。

  是这样的,鸟哥虽然不善于交际,但很喜欢小孩子,所以,很多小孩子都跟他关系很好。

  “保安叔叔,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

  “听说这个世界上有一种鸟,它会谈情说爱,是真的吗?你见过没有?”

  “这个?”鸟哥取下保安帽,挠了挠后脑勺,道;“好像是有一种鸟会谈情说爱,这种鸟叫爱情鸟,以前有位叫林依轮的歌星还唱过这首歌,不过有没有见过,我就不清楚了,因为我是男子汉大丈夫,平时没有去注意什么花啊、什么草啊、鸟啊之类的。”

  “哦。”小朋友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接着,他睁大眼睛,天真无邪地看着鸟哥,又问鸟哥;“保安叔叔,假如水浒传里面的武松,在那天没有喝醉,然后和老虎在一起打架,应该谁会赢?”

  “这个嘛?我想,应该还是武松会赢。”

  “为什么?”

  “因为咱们祖国有句话叫邪不胜正,而老虎吃人的时候,是非常邪恶的,可武松这个人呢,很正气,正气浩然——你知道武松他有多正气吗?他有个嫂子叫马容,这个马容长得很漂亮,刚开始,她很喜欢武松,可武松这个人太正气了,对马容嫂子无动于衷,后来呀,他这个嫂子很生气,于是,就跟他的哥哥的经纪人西门庆一起勾搭上了,他们不但勾搭在一起,还把他哥哥杀掉了,于是,武松很生气,他就把马容和西门庆都杀掉了——可你知道西门庆有多厉害吗?”

  “不知道……”

  “西门庆这个人,他真的很厉害,连老虎都怕他,他家里面养了好多只老虎,都是用来吃的,就像养猪场养的那些猪一样,都是用来吃,今天杀这只老虎吃,明天杀那只老虎吃,而且,这个西门庆家里的地毯,也都是用虎皮做的。”

  “啊……”可怜的小学生惊得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睁得更大更圆了。

  “所以你想,连西门庆都打不过武松,那么,老虎自然也打不过他了。”

  鸟哥跟这个小学生说得津津有味,他说得是手舞足蹈、唾沫横飞,就像滔滔黄河水决堤,一发而不可收拾。

  说着说着,鸟哥身边围过来的一二年级小学生越来越多了,大家都听得津津有味,直到上课铃声响的时候,这些小学生们还是舍不得走。

  ……

  这天下午下班后,鸟哥又叫上胡胖子,一起去外面卖唱挣钱。

  “算了,我不去了。”胡胖子不想去。

  胡胖子的士气很低迷,昨晚一分钱没捞到不说,还虚惊了一场。

  而且,因为将注意力都转移了的原因,搞得昨晚连小杂志都没捞到一本。

  家里的小杂志和旧报纸都用完了,明天屙屎,不知道用什么东西擦屁屁了。

  胡胖子越想越觉得亏大了。

  “去嘛,万事开头难,你放心,咱们五五分成,我保证不会赖账的。”

  “不是,我真的不想去,再说我今晚还有事。”

  “四六分成。”鸟哥咬了咬牙,道。

  “谁四谁六?”胡胖子骨碌骨碌转了转眼珠子。

  “我四你六。”

  “这个?”

  “怎么?去不去。”

  “这个?”

  “最后问一次,到底去不去?”

  “……好吧!”

  在四六开的巨大诱惑下,爱财如命的胡胖子终于妥协了。

  由于有了昨晚的教训,因此,这天晚上,鸟哥决定去那种有钱人多的地方卖唱。

  附近哪个地方的有钱人最多也最集中呢?

  这个问题、鸟哥在白天已经想好了。

  这个地方是夏岗市场过去的‘北欧森林’豪宅区,里面住的都是有钱人。

  就这样,换了衣服后,鸟哥背着破吉它,胡胖子一手拉着小推车,一手提着装钱使用的塑料桶,俩人一起往‘北欧森林’豪宅区进发。

  半个小时后,两人来到目的地‘北欧森林’。

  到了‘北欧森林’后,鸟哥迫不及待挑选了一个地方,然后,抱着破吉它边弹边唱。

  这次,鸟哥唱的是甲壳虫乐队的《挪威的森林》。

  这首金曲曾经在全世界风靡一时,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因为这首金曲启发的灵感,还写了一本同名小说,后来,这本小说迅速畅销上千万册,成为这位日本作家的代表作。

  而鸟哥之所以选择这首歌曲,有两个原因。

  1;彰显自己这空前绝后的音乐才华。

  2;有钱人受的教育不一样,欣赏水平也会不一样。

  至于《挪威的森林》里面的英语歌词,对英语狗屁不通的鸟哥早有准备。

  是这样的,他先在百度上搜索出来,然后再翻译成汉语谐音,接着,全都用‘唉、哦、咩’等汉语谐音来蒙混过关。

  唉米饿死爱来。(原唱;I once had a girl)

  哦的士唉哦佛特咩。(原唱;Or should I say she once had me)

  死内的灭和内么。(原唱;She showed me her room)

  唉伊特古德嘞唉武德。(原唱;Isn't it good Norwegian wood?)

  瑟安克米吐瑟歪。(原唱;She asked me to stay)

  安德瑟吐咩吐瑟特安咦。(原唱;And she told me to sit anywhere)

  涩卢克安偶内滴。(原唱;So I looked around)

  安德挪德特屙内哇涩特啊查内。(原唱;And I noticed there wasn't a chair)

  唉瑟特轰麻利麻利顶。(原唱;I sat on a rug biding)

  ~~~

  在鸟哥‘优美动听’的歌声中,许多人一下被‘深深吸引’了过来。

  “菩萨保佑,千万别出事。”呆在一旁的胡胖子是提心吊胆,他生怕又出现一个被惊吓得心脏病突发的老爷爷或者老奶奶。

  要知道,这里面住的人都是非富即贵,万一再出现一个被鸟哥这‘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的破嗓音’吓得心脏病突发的老爷爷或者老奶奶,那可就伤不起了。

  胡胖子提心吊胆地观察着围观者,发现除了哄笑的之外,还有一些被吓得花容失色的。

  受到惊吓的这些人都是胆小的美眉和小孩,还好,老人家没看到几个,胡胖子感到庆幸,因为在他看来,患心脏病的都是岁数大的老人。

  “好难听啊。”一个穿着蓝色皮裙的长发美眉紧张地咬着手指,紧紧依偎着男友。

  “妈妈,有鬼,有鬼,我怕。”一个可爱的小萝莉将漂亮的小脸蛋扑在妈妈怀里。

  “这嗓音也出来卖唱?连乌鸦叫的声音都没这么难听。”一个斯文的四眼男捂着耳朵。

  “哈哈,好搞笑,从来没见过这种奇葩。”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大笑。

  “太难听了,我受不了。”一个贵妇听了一下后,赶紧走开了。

  鸟哥对大家的反应浑然不知,可能他已经深深沉浸在这首经典作品里面,弹唱的时候,显得非常陶醉。

  在他一旁的胡胖子,除了提心吊胆地祈祷别再来什么心脏病突发的事情之外,就是眼巴巴地看着周围,看有没有什么耳背的、或者是有同情心的人、往塑料桶里面扔钱。

  遗憾的是,一个也没有出现。

  胡胖子很绝望,今晚可是四六分成啊,哪怕有人往里面扔一块钱,他也能得六毛钱,可鸟哥唱了几首歌后,竟然没有一个肯赏脸的。

  胡胖子很绝望,他绝望得闭上眼睛。

  就在这时候,一个老乞丐走了过来。

  这个老乞丐七十岁左右,衣衫褴褛,他拄着一根旧木拐杖,一边走一边叹气;“唉,我以为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怜的人,没想到,还有比我更可怜的。”

  走到塑料桶旁后,这个老乞丐颤抖地从口袋掏出一把硬币,轻轻放进桶里;“小伙子,我也无能为力,这里有三块七毛钱,全给你们吧!”

  然后,老乞丐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满脸凝重地离开了。

  就在老乞丐刚离开的时候,胡胖子激动地将双手在胸口交叉,道;“老天终于开眼了。”

  然后,他赶紧盯着塑料桶,生怕这个塑料桶跑了似的。

  就在这时,‘北欧森林’里面忽然出来几个保安。

  保安们手舞橡胶皮棍,冲到了鸟哥面前,其中一个保安先是对其他保安道;“刚才主任说外面放鬼片,我说不是吧!”

  接着,他一副很不耐烦样子朝鸟哥和胡胖子一边甩手、一边道;“别唱了别唱了,赶快走!严重污染小区生活环境,下次你们要是再敢来,全都抓起来!”

继续阅读:第五章;【巨星与城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歌神正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