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第二个鬼故事】
夜断愁2018-10-02 09:557,068

  说来话长。

  17岁那年夏天,我遇到了邪门的事情。

  那天晚上,我背着一杆秤,一手拿着矿灯、一手提着蛇皮袋子,去野外抓田鸡。

  由于田鸡太多了,不知不觉中,我竟然抓到了深更半夜。

  抓到这时,收获不菲,总共抓了六七斤又大又肥的田鸡。

  我准备打道回府。

  但是,当我借着惨白的月光往周围逡巡时,心里猛的一沉。

  因为,此时,我竟然置身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山坳中。

  夜风在不停的吹着,周围的树木在‘簌簌’作响。

  “这可如何是好。”

  难不成要在这荒山野岭过夜了不成?

  我心里一阵发毛。

  特别是周围风吹草动的声音、以及山上一些野生动物叫起来的声音,让我心里更加慌慌的。

  看了看周围,我将矿灯套戴在头上,然后,将秤取了下来,紧紧攥在手里。

  这把秤是爷爷留下了的,据说能够避邪。

  就这样,我一边紧紧攥着秤,一边小心翼翼往前走。

  月光惨白,夜风习习。

  我恨不得一步跨到家里。

  民谚有云;越打摆子越发寒。

  就在我没走多远,矿灯泡居然一下炸了。

  而且,正巧这晚,我偏偏又忘记了带矿灯泡出门。

  “有没有搞错啊。”我欲哭无泪。

  爷爷生前告诉我,男子汉大丈夫,再有困难也要学会克服。

  因此,借着惨白的月光,我继续一脚高一脚低的往前赶路。

  赶着赶着,天上突然雷声轰鸣。

  很快,随着一阵阵噼里啪啦的雷电,大雨从天而降。

  我一边骂娘,一边忙不迭的找地方避雨。

  还好,隐隐约约之中,前面突然出现了一栋房屋。

  我心里一喜,奋不顾身的跑去。

  这是一栋青砖瓦房,风格比较古老。

  当然,狼狈的我,根本没闲情逸致来欣赏这些。

  所以,找了个地方,我一屁股塌了下去。

  大雨下得越来越猛。

  不知不觉中,我渐渐进入了梦乡。

  ……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我的耳畔喊。

  “孩子!孩子!”

  我惊了醒来。

  揉了揉眼睛,只见一个面黄肌瘦的白发老奶奶站在我身前。

  她穿着一身黑色的灯芯绒衣服,手上提着一个煤油灯盏,微弱的灯光在灯盏的玻璃罩里面左右摇曳。

  老奶奶的笑容看上去怪怪的,让我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老奶奶,不好意思,打搅您了。”

  “孩子,这么晚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是抓田鸡抓到这里来的。”

  “哦~”老奶奶陷入了沉思,一会儿后,问我;“孩子,你是哪里的?”

  “跃进的。”

  “跃进村?”老奶奶若有所思。

  “是的,对了,老奶奶,这是哪里?”

  “乌鸦冲。”

  “乌鸦冲?”我惊道。

  因为长这么大,我还从没听说过有这么一个地方。

  看来今晚抓了很远啊。

  老奶奶将我叫进屋子里,先让我坐,然后倒一杯茶给我。

  “谢谢!”

  早已渴得喉咙冒烟的我,一口喝了个底朝天。

  喝完后,老奶奶又给我倒了一杯。

  “谢谢老奶奶。”

  我又毫不客气的接了过来,一口喝光。

  喝完两杯茶之后,我感觉舒服多了。

  这时,我开始悄悄打量,只见老奶奶家里很朴实,很简陋,简单的家具都带着浓郁的古代风格。

  “老奶奶,就您一个人在家吗?”

  “就我一个人。”

  “老爷爷呢?还有——你的儿子儿媳和你的孙子孙女们呢?”

  “老伴早就不在了,至于后人,唉,死的死了,活着的也不在家。”

  “不好意思……”我傻眼,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为好。

  只是,我总觉得老奶奶这声音听起来怪怪的,让我心里很不踏实。

  外面的雷电声越来越大,大雨越来越磅礴。

  到了这个时候,我也非常疲倦了,浓浓的困意仿佛惊涛骇浪一样向我扑来。

  我打了个哈歇,难为情的说;“老奶奶,我今晚想在您这里借宿一晚?”

  “这……”老奶奶一听我要借宿,立马陷入沉思,好像很不愿意似的。

  “老奶奶,我抓了很多田鸡,反正我和我奶奶也吃不完。”

  我边说,边赶紧解开蛇皮袋子的袋口,准备拿一些田鸡给老奶奶。

  “孩子,不是我不愿意,我这里也有一间空房,我只是担心,你知道真相后,不敢去里面睡。”

  “为什么?”

  “闹鬼。”

  “啊……”

  我以为老奶奶是在骗我,但瞧她那表情,又不像是骗我。

  “这样吧,孩子,你今晚就在堂屋里睡一宿吧!”

  “好吧!”

  很快,老奶奶给我在堂屋里摊了个地铺。

  摊好地铺后,老奶奶才回到自己的房间去。

  有地方睡觉,我自然是开心不过。

  不过,当我真的躺下来后,却辗转难眠。

  对蚊子进行了一阵大屠杀后,我爬起来,无聊的修起了矿灯。

  我本来是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想法来修这个烂矿灯的,没想到,胡乱摆弄几下后,竟然歪打正着的修好了。

  我很吃惊。

  然后,我提着它在屋子里照来照去。

  照射一阵后,我又轻轻推开了堂屋的后门。

  只见后面是一个小院子,地面全是青板石镶嵌的,被雨水冲的干干净净。

  院子的中间有一颗大槐树,后面则是几间小屋子,也是用青砖砌成的。

  为了更看清楚一些,我拿着矿灯晃了晃。

  就在这时,突然,背后有一双血淋淋的眼睛在盯着我。

  我心里一惊,猛的返回头。

  但当我返过头后,又什么都没有。

  “吓死人不偿命啊。”我抚了抚胸口。

  当然,我并没被吓到毛骨悚然那种地步。

  因为,我手里紧紧攥着秤,这可是传说中的‘乌龙’啊。

  而且,像我这样的三好公民,从来都没有做过亏心事。

  所以,不管是什么妖魔鬼怪,我都不会心虚。

  转了一阵后,我又回到堂屋,继续躺到地铺上。

  但此时,我更加睡不着了。

  因为我总会幻想那双带血的眼睛。

  ‘嗡嗡嗡!’

  蚊子可能对我复仇了,更加穷凶恶极的对我狂轰滥炸。

  ‘要是有蚊帐就好了。’

  ‘对了,不知道老奶奶所说的鬼屋里面有没有蚊帐?’

  当然,要不是被蚊子逼急了的话,我也不会冒出这种大胆的念头。

  就这样,我一边攥着秤,一手提着矿灯,轻轻来到鬼屋的门前,然后轻轻推开门。

  随着‘咣’的一声,鬼屋的门,被我轻轻的推开了。

  借着刺眼的矿灯光线,我发现,这房虽不大,但也不小。

  里面摆了不少家具,都是雕琢着花鸟草虫的古式家具,其中有梳妆柜,衣柜,桌凳,等等。

  还有一张大花床。

  闷味很浓、灰垢很厚。

  看样子是久没人来住过了。

  对了,这间房是隔层的,有一个旧木楼梯架在中间。

  我最关心的大花床,因为床上罩着一条红色的蚊帐。

  “阿弥陀佛,我今晚要在这里借宿一晚,天亮马上就走,你放心,我是个好人,到时候,我一定会买很多冥钱烧给你……”

  念完后,我迫不及待的爬到床上。

  将灰垢随便扫了扫,我就躺下了。

  真的,到了这个时候,我实在太困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一阵‘噔噔噔’的声音将我吓醒。

  这种声音好像是高跟鞋的鞋跟、踩在地面上的声音似的,很有节奏感。

  貌似是从木梯上传来的。

  我心弦一绷,揉了揉眼睛,循声看去。

  天哪!!!

  只见,一个红衣女子从楼梯上下来。

  这个女子的头发又黑又长,身上穿着一身红色的连衣裙,脚上是一双红色高跟鞋。

  我心惊肉跳,难道这就是老奶奶所说的女鬼?

  对了,女鬼的手很白,指甲很长,指甲上面涂着鲜红的指甲油。

  女鬼慢慢下楼,动作是那么的机械,那么的麻木,就像行尸走肉似的。

  下楼后,她伸出双手,慢慢向我靠来。

  ‘这下完了。’

  随着女鬼离我的距离越近,我的心弦越是绷得紧紧的。

  ‘不要啊,不要啊~~~’我不停的祈祷。

  但祈祷有什么用呢?

  女鬼靠近大花床后,慢慢将蚊帐撩开,然后,双手慢慢朝我脖子上掐来。

  ‘不要啊,不要啊~~~’

  我吓得快尿裤裆了。

  就在女鬼的指甲快要掐住我脖子上时,女鬼突然惨叫一声。

  然后,只见一条小小的乌龙、忽然昂首挺胸的出现在我身前。

  乌龙不大,就像一条几公斤的蛇。

  ‘不会吧?’

  我马上将它跟秤联系起来。

  莫非爷爷这把秤、真是乌龙的化身?

  女鬼惨叫一声,然后,伸出双手,又想来掐我的脖子。

  “吼!!!”小乌龙怒吼一声。

  在小乌龙的怒吼下,女鬼的身子颤抖了起来。

  然后,她僵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见女鬼如此惧怕小乌龙,我自然也没多大压力了。

  于是,我很嘚瑟的朝女鬼挤眉弄眼、还对她吐舌头。

  ‘小乌龙,去消灭她~~~’我发出命令。

  问题是,小乌龙只在我身前摇晃着身子,却并不去进攻女鬼。

  ‘有没有搞错啊。’

  当然,我不敢生气,万一小乌龙不保护我了,那我岂不是死翘翘?

  僵持了一会儿,女鬼在凳子上缓缓坐了下来。

  然后,拿着一把梳子,慢慢梳头发。

  我很想看她的脸是什么样子,无奈她的长发将脸遮挡得严严实实,因此,我始终无法得逞。

  “小姐,我们无冤无仇,今晚,我在这里抓田鸡,正巧大雨倾盆,没有办法,只好来借宿,如果打扰了你,我可以向你赔礼道歉,而且明天还可以烧钱给你,但是,我们无冤无仇,你却非要加害于我,你也太不讲道理了吧!”

  说完后,我等她的反应。

  问题是,女鬼并不回答我,只是慢慢梳头发。

  “咳咳!!!美女,在问你话呢?~~~”

  “……”女鬼还是不回答,还是慢梳头发。

  “好吧!既然你不想理我,那我也不勉强你,因为我这人最不喜欢干那种强人所难之事,不过,我想提醒你,不管你是人是鬼,都要记住,凡事一定要讲道理。否则,就算你再牛B,也没谁会尊敬你。就像我,是个讲道理的人,今晚打扰了你,来日我一定会烧很多冥钱给你,好了,快天亮了,我先睡一会,天亮后我马上离开,OK……”

  “……”女鬼还是不回答,还是慢慢梳着长发。

  而我呢,因为有小乌龙的保护,心里踏实多了。

  我暗忖着,天亮后,问老奶奶一下,看这个女鬼到底是什么来头。

  如果可以帮忙,我非常乐意,因为,我是个助人为乐的人,尤其是这种贫苦人家,是积阴德的好机会,恶有恶报,善有善报,多积阴德,会有好报。

  我闭着眼,打算再睡一会。

  当然,我对这条小乌龙是感激万分,要不是它,我今晚就死翘翘了。

  难怪爷爷在生时会经常带着它走夜路,原来玄机不小~

  外面的风雨声似乎小了一些,我闭着眼睛,准备睡觉。

  就在这时,女鬼突然幽幽的道;“小弟弟,你觉得这个世界上,真有说理的地方吗?”

  道完后,继续梳头发。

  “啊……何出此言?”我一鄂,忍俊不住问。

  “哎!~”女鬼幽幽叹气。

  “你告诉我吧,我一定鼎力相助。”我拍了拍胸脯。

  为了让她相信,我又列举了平时的‘好人好事’。

  “哎!看不出来,你做过这么多好事……”

  “小意思~”

  “哎~”女鬼又幽幽叹气。

  “姐姐,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保持沉默,我不勉强,但我真的想睡觉了,OK~~~”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好吧!”

  沉思了片刻之后,女鬼终于娓娓道来。

  “我的祖父是个地主,家里拥有良田上千,周围许多百姓在以前都是我家的佃农。

  我祖父虽然是地主,但对他们很友善。

  新华夏成立后,为了响应号召,我家的田地都交公了。

  我是父母唯一的孩子,六岁那年,我们家以前的管家出现了。

  这个管家叫胡一筒。

  这个一肚子坏水的坏人,经常打着我家的旗号鱼肉乡里,后来被我爷爷发现了,一气之下,将他赶了出去。

  被爷爷赶走后,他投靠了日本人,跟着日本人做了许多丧尽天良的坏事。

  新华夏成立后,他忽然失踪了。

  我父母都以为他遭报应了。

  可谁知道,在我六岁那年,他又回来了,还成为了乡派出所的副所长。

  他公报私仇,清算我家。

  先是打死了我爷爷,然后污蔑我父亲。

  在他的迫害下,我父亲活活惨死。

  这个色狼,垂涎我母亲的姿色,无奈我母亲死活不从,最后咬舌自尽。

  父母死去后,我孤苦伶仃,像猪狗一样的活着,受尽无数嘲讽与欺凌。

  但我还是坚强活了下来。

  十八岁那年,我跟邻村的一个叫李开生的男孩相恋了。

  开生没嫌弃我,他父母也没嫌弃我。

  但就在这个时候,这个丧尽天良的管家又出现了。

  此时的他,已经成了派出所的正所长。

  这个老畜生为了得到我,不择手段。

  最后,他动用关系,污蔑开生,用开生来逼我就范。

  为了心爱的开生,我只好从了他。

  就这样,我被他整整折磨了一年。

  将我玩够后,他才放了我。

  我是一个很肮脏的女人,不敢去见开生。

  但我又舍不得死,因为我想看见开生。

  令我没想到的是,这个老畜生的儿子又看上了我,为了得到我,死皮赖脸的纠缠。

  很快,他儿子看上我的事情,被他知道了。

  在这个老畜生的眼里,我是个不干净的女人,何况,我已经被他糟蹋过,所以,更加无法容忍自己的儿子跟我有任何关系。

  另外,由于我的背景特殊,他也害怕自己和儿子受到牵连。

  为了彻底让他儿子断绝念头,一天夜里,他派人将我投入水库,活活将我淹死。

  而且,这个老畜生又请道士将我的魂魄困住,让我永世无法超生……

  这个老畜生一辈子不知道害死了多少人。

  但像这样的人,一点报应都没有,反而人生一帆风顺,现在竟然成为县里的首富。

  小兄弟,你说,这个世上真有道理吗?”

  “妈拉个巴子的,这种人最好别让老子碰到,否则老子一刀砍死他。”

  我义愤填膺,一拳头砸了下去,差点将床砸出一个洞来。

  “姐姐,这个老王八羔子现在在哪里?”

  “县城。”女鬼一边慢慢的梳头,一边幽幽的回道。

  “姐姐,你知道他在县城,怎么不去找他报仇?”

  “哎!~”女鬼叹道;“他脖子上经常戴着一个玉佩,我无法近身。”

  “玉佩?——姐姐,你刚才说他的名字叫胡一筒?”

  我心里暗忖着,这个玉佩一定是个法器,就像我手里这杆秤一样,也能驱妖镇邪。

  ……

  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

  我感觉脑袋一阵发涨,就好像做了一场梦似的。

  收拾了一下之后,我想跟老奶奶道别。

  可是,一连喊了好几声,都没看见她。

  ‘奇怪。’

  没办法,既然不见老奶奶,那么我也只好不辞而别了。

  路上全是泥巴,很难走。

  我起码又走了一公里的路程,才总算到了有人烟的地方。

  找到一个小百货店后,我买了一袋饼干,一瓶花生奶,然后狼吞虎咽起来。

  吃饱后,我向小店的老板娘打探这是什么地方。

  然后,又跟她说起昨晚在山坳中避雨的时候、出现的那栋青砖瓦房的事情。

  当然,我没说遇到女鬼。

  谁知道,当我说完后,老板娘已经吓得脸色发白。

  “小兄弟,你在那栋房子里呆了一晚?”

  “是啊。”

  “那你——有没有遇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没有。”我撒谎道。

  “没有就好——那里闹鬼。”

  “不会吧……”

  “是真的,曾经还吓死了好几个人。”

  “老板娘,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只是听说而已,听说,那栋房子以前是一户地主家的宅院。”

  “宅院?”

  “嗯,以前,其实我们这个院子也是在那栋房子附近,自从闹鬼后,才搬迁到这里来了。”

  “地主?地主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佯装生气的道。

  “但那是一户良心很好的地主,从没压迫过老百姓,从没欺负过老百姓。他家都是被冤枉的,害他家的人,是他以前一个管家,这个管家恩将仇报、禽兽不如。对了,好像她女儿没有死,不过后来疯掉了,据说,她女儿疯掉后不久就失踪了,从此,那栋房子就开始闹鬼了。”

  说完后,老板娘撩了撩额前的发丝,叹道;“哎,好人没好报啊~”

  “是的,太没有天理了。”我义愤填膺。

  ……

  回到家后,我先买了一沓冥钱,烧给女鬼。

  然后,第二天,我叫上平时玩的最好的两个死党、去县城打探老王八胡一筒的消息。

  打探到他的消息后,我们又合伙,偷偷将他的玉佩偷走。

  将玉佩偷走后,老家伙很快死了。

  听说他的死状很惨,眼珠子突兀得夸张,舌头吐出来老长,连法医们看到都想呕吐。

  没有谁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只有我心里最清楚,是女鬼姐姐在找他索命。

  老王八蛋死后的第三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女鬼出现在梦里,身上还是穿着红色的裙子,长发飘飘。

  不过,在梦里,我看到了她的脸。

  她长得很漂亮,也很干净,就是脸色很惨白。

  “小弟弟,谢谢你。”女鬼很感激的对我道。

  “不用,小意思。”

  “呵呵。”

  莞尔一笑后,女鬼又对我说;“小弟弟,姐姐还有一事相求。”

  “什么事?”

  “是这样的,我的肉身还在水库的水底下。”

  女鬼告诉我,她当年被扔下的水库是在哪个位置。

  “小弟弟,你去帮我报案,到时自然会有人将我的肉身打捞出来。”

  “这个没问题。”

  “呵呵,谢谢了。”女鬼笑道。

  接着,她又跟我说;“其实你不能叫我姐姐,要叫我奶奶。”

  “什么,叫您奶奶???”

  “是啊,你可能还不知道,我跟你奶奶是亲表姐妹关系——现在说你可能不相信,但到时候,你奶奶看到我的肉身就知道了。”

  “啊……”

  想不到,这个女鬼,竟然还是我的亲戚。

  女鬼没有骗我,她确实是我奶奶的亲表妹。

  我将这事告诉我奶奶的时候,奶奶不敢相信,以为我在天方夜谭。

  后来,警察在水库打捞女鬼的尸体的时候,奶奶也去了。

  不过,当她看到女鬼的尸体的时候,当场痛哭了起来。

  奶奶跟我说,小时候,她最疼爱这个小表妹了~

继续阅读:第六章;【鸟哥讲的故事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歌神正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