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第一个鬼故事】
夜断愁2018-10-02 09:514,539

  在时钟的脚步声中,21点过去了,22点过去了,23点过去了。

  福海学校地理位置偏僻,周围芳草萋萋,校区草木葱茏、苍松翠柏,尤其是前门,几棵郁郁苍苍的大树,把保安室都遮盖得严严实实,在这种环境中,前门保安室里面的蚊子特别多,而且多得很夸张,点一个蚊香远远不够,至少得点三个蚊香。

  这些蚊香是学校里面发的,每个月发三盒,可一个晚上要点这么多蚊香,三盒自然是不够,因此,每个月,保安们必须自己掏腰包买几盒。

  鸟哥呆在保安室里面,一边看小说,一边拍打蚊子,说实话,他很想打瞌睡,可他不敢,因为打瞌睡一旦被队长逮住了,是要罚钱的,虽然这个队长是胡胖子的表哥,也就是说,被他逮住了,也不一定会罚钱,但鸟哥还是不敢,毕竟,这么大的人了,自己犯了错,就算人家不惩罚,可自己好意思吗?

  快到零点的实话,李队长从外面喝酒回来了,身上满是酒气。

  “杨鸟,上夜班习惯吗?”

  “习惯。”

  “晚上一定要看紧,千万别再出漏子了。”

  “我会看紧的,队长,你就放心吧!”

  “如果想打瞌睡的话,就洗把冷水脸。”

  “好,我知道,队长,你放心吧!”

  一身酒气的李队长摇摇晃晃回宿舍了,他把一个充完电的对讲机拔掉,带回宿舍,这个对讲机是他在晚上用来查岗的。

  自从内衣大盗出现后,李队长在晚上会时不时的查一下岗,有时候是亲自来查,有时候是用对讲机查。

  用对讲机查岗的时候,他一般会呼叫某个队员的名字,在呼叫的时候,你要向他报道,这样,就能确定你没有在打瞌睡。

  李队长走了后,鸟哥又开始拿着手机看小说,对于看小说,李队长是允许的,他以前也是从队员开始做的,也上过夜班,他知道上夜班是什么滋味,上夜班如果不搞点娱乐的话,漫长的时间会非常难熬,而且也非常容易打瞌睡,因为,在漫长的夜晚,一个人如果傻乎乎的呆在那里,什么都不做,不打瞌睡才怪。

  凌晨三点左右,巡逻岗的保安陆陆续续跑来前门,因为到了这个时间段,已经比较安全了,根据以往的经验,小偷在晚上作案一般会出现在两个时间段,第一个时间段是零点至两点,第二个时间段是在凌晨四点半至六点左右,也就是说,在快要天亮的时候,小偷作案的几率会很高。

  巡逻岗的是刘兵连、老何、小蒋三个人。

  刘兵连是湖南人,跟鸟哥是老乡,他是这里的老队员,在保安公司已经做了十多年了。

  老何也是湖南人,不过是怀化那边的,他新来还不到两个月,之前是在家乡一所初中做历史老师。

  小蒋是河南人,二十出头,长相比较威猛,不过性格很温和,很好说话。

  到了前门之后,大家先喝水,然后开始聊天,上夜班,聊天是一种防止瞌睡的好办法。

  “今天晚上内衣大盗应该不会来偷内衣内裤了。”小蒋一边抽烟一边说。

  “我还真希望他来,要是逮住了,有一千块钱奖金。”刘兵连说。

  “我不希望他来。”老何拿着不锈钢茶杯,眯着眼睛啜饮了一口;“安安心心最好。”

  “我相信,在我们班,内衣大盗是不会出现的,他都是在他们那个班上夜班的时候作案。”小蒋有些小得意。

  “这个内衣大盗真是变态,怎么喜欢偷女人的内衣内裤?”刘兵连说。

  “因为是没有老婆,这几年,扫黄又很厉害,所以,通过这种方式来满足。”老何说。

  “一定是这学校里面的司机,你们想想,为什么他每次头内衣内裤的时候,监控都发现不到?这说明他对这里面的环境很熟悉。”小蒋大声说。

  “很难说,但有这个可能。”老何说。

  “我觉得也是这些司机,不过这些开校车的司机我都认识,到底是谁呢?”刘兵连神色凝重的说。

  聊了一阵‘内衣大盗’之后,大家又开始转移话题——华夏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收复台湾?

  刘兵连和小蒋说最多不会超过十年,老何则认为,最起码得二十年以后,因为,美国不会那样轻易放弃台位,最终收复台湾是要看中美两国实力的对比,而不是一时热血。

  聊了一阵台湾问题后,大家又开始打哈歇了。

  这时,刘兵连提议,大家讲鬼故事,轮流讲,一人讲一个,只有吓一吓,才不会打瞌睡。

  “好,我同意。”老何、小蒋纷纷同意,鸟哥也表示同意。

  “谁先讲?”小蒋问。

  “我先讲吧!”刘兵连说。

  说完后,他开始在脑海中组织一下故事,然后,开始讲他的鬼故事了。

  “我说的这个鬼故事是真实的,因为这个故事就发生在我三爷爷身上。”刘兵连高深莫测地看了看大家。

  “不会吧?”

  “是真的,是我在小时候,我三爷爷亲口说的。

  我的三爷爷叫刘爱国,外号‘泥鳅脑壳’,是个木匠。

  那时候的手艺人可不像现在,那时候的手艺人多多少少会些歪门邪道。

  作为木匠师傅,我的三爷爷自然也会一些歪门邪道。

  他不但会念咒,会止血,而且,他那些吃饭的家伙,都有避鬼驱邪的作用。

  那时候的手艺人做的都是‘串乡活’,哪里有活就往哪里跑,今天在李家村,明天又在张家镇。

  每天做完活后,都要赶回来,因为,在那个年代,主人是不会留手艺人在自己家里过夜的。

  至于为什么会这样?

  我也不大清楚。

  所以,那个年代的手艺人,每天干完活之后回来不得不面临一个问题——赶夜路。

  赶夜路的时候,最容易遇到邪门的事情。

  我三爷爷第一次遇鬼的那一年,还不到三十岁,很年青。

  那一年秋天,我三爷爷在十里开外的一户农家做木工。

  回来时,在经过一个叫‘烂布庙’的地方时,忽然,一阵阴风向他背后吹来。

  我三爷爷心里一惊,于是,赶紧将墨斗抓在手里。

  墨斗,是木匠专门用来弹脉线的工具,又名‘乌龙’,在木匠们的所有工具中,它镇鬼驱邪的功力最为强大。

  阴风越来越大,我三爷爷的后背也越来越发凉。

  他紧紧攥着墨斗,一个劲地往前面走,恨不得一步蹬到家里面。

  师傅,请留步。

  走着走着,后面有人说话了。

  说话的是个女子,声音幽幽的,听上去让人心里发毛。

  我三爷爷没有理会,继续快马加鞭。

  虽然他有墨斗在手,但心里还是很恐惧。

  要不是吃了木匠活这碗活,鬼才愿意赶夜路呢。

  特别是‘烂布庙’这种地方,最邪门了,以前,不知道有多少人上吊死在里面。

  最邪门的一次是一家六口,都在里面上吊。

  我三爷爷赶夜路的时候,很想避开这种鬼地方。

  可是那个时候,我们村就一条毛马路,而这座‘烂布庙’,偏偏又在这条毛马路的旁边,你想避都避开不了。

  师傅,请留步。

  女子又在幽幽地叫我三爷爷留步。

  我三爷爷还是没有理她,我三爷爷知道,这个时候,千万不能理她,否则,很容易着了她的道。

  师傅,请留步。

  身后的女子又喊。

  我三爷爷还是没有理她,在这个时候,我三爷爷也很害怕,巴不得早点回到村子里面。

  女子见我三爷爷不理不睬,干脆追了上来,你们说奇不奇怪?她就像一阵风似的,一下子飘到了我三爷爷前面。

  师傅,我叫你留步,难道没有听清楚吗?女鬼说。

  到了这个时候,我三爷爷想躲也躲不了了,于是,不得不硬着头皮看她一眼。

  这一看之后,我的三爷爷心里更是发毛,只见她是一个穿着一身白衣的女子,身材苗条,长发飘飘,脸上蒙着一块白纱,虽然无法看到她的脸,但在曼妙的月光下,她的体态显得非常动人。

  我三爷爷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师傅,你是哪里人啊?白衣女鬼问。

  我三爷爷不敢吭声。

  师傅,你今年多大了啊?白衣女鬼又问。

  我三爷爷还是不敢吭声,低着头,准备继续赶路。

  师傅,你怎么不理我呢?我给你玩个游戏好不好?女鬼说。

  不知道为什么,当这个白衣女鬼说要跟我三爷爷玩游戏的时候,我三爷爷就像是中了邪似的,竟然情不自禁的看着她,事后,连他自己都觉得匪夷所思。

  一见我三爷爷看她了,白衣女鬼阴冷一笑,她慢慢拉开脸上的白纱。

  白衣女鬼将脸上的面纱拉开的时候,我三爷爷惊呆了。

  因为,这个白衣女鬼太美丽了,美得就像仙女下凡。

  唯一让我三爷爷看着不舒服的地方就是,这个白衣女鬼虽然很美丽,但是,脸色十分苍白,苍白得没有一点血色。

  怎么样?我漂亮吗?

  漂亮。我三爷爷回答。

  咯咯咯~

  白衣女鬼笑了起来。

  然后,她突然将舌头伸出来。

  这个白衣女鬼的舌头很长,就像青蛙的舌头一样,一下朝我三爷爷袭来。

  不好。

  我三爷爷终于回过神来。

  但是,到了这步,要躲闪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说那时,那时快,忽然一条小乌龙出现在三爷爷面前。

  小乌龙张开嘴,朝白衣女鬼大吼一声。

  啊!

  白衣女鬼吓得赶紧将舌头缩了回去。

  就在这时,那条小乌龙又是朝她一声吼叫。

  这一下,白衣女鬼吓得肝胆欲裂,一下萎缩了下去。

  白衣女鬼萎缩得很快,最后化成一摊黑色的血水。

  我三爷爷安全了,事后,他知道,这条小乌龙肯定跟攥在手中的墨斗有关,一定就是它变化出来的。”

  ……

  刘兵连说得绘声绘色,说的时候,还学着白衣女鬼的样子翻白眼,将舌头吐出来很长,害得小蒋吓得赶紧捂住眼睛。

  说完鬼故事后,刘兵连问大家感觉怎么样?

  “这是真的吗?”小蒋好奇地看着刘兵连。

  “肯定是真的,是我三爷爷亲口说的。”刘兵连说。

  “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小蒋吓得朝周围望了望。

  “是真的有鬼,我的三爷爷将这件被他亲身经历过的鬼故事说给我们听的时候,我还小,才十岁不到。当时,我听的津津有味。不过,在那天夜晚,我吓得用被子紧紧捂住脑袋,连觉都睡不着。我三爷爷说,并不是每个人都能遇到鬼,像阳气高的,肯定不行,只有阳气低的人,才能遇得到鬼,因为阳气低的人身上充满阴气,鬼敢在他/她们面前出现——但也并不是所有的鬼都会害人,因为鬼也分成好鬼和坏鬼,就像人也分成好人和坏人一样——不过,那次,我三爷爷身边幸好有做木匠活的工具在身边,真的,那个年代,手艺人的工具,都像法器一样,可以避邪。”

  “古代手艺人的工具是可以避邪。”老何对着茶杯饮了一口,然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不会吧?”小蒋和鸟哥都惊讶地看着老何,要知道,老何是老师,老师都这样说,那么,还会错吗?

  “是的!我在小时候,也亲眼见过这种事情,当时,村里一栋新房子,建了才三年,就倒塌了,后来,主人在房子的横梁上看到了一张纸条,上面写‘此房三年必倒’,唉!~”老何叹道。

  “那砌房子的师傅,还真够坏的。”刘兵连说。

  “也不能全怪人家砌房师傅坏,而是这家主人太小气了。”老何说。

  “难怪,原来是这样。”刘兵连说。

  然后,刘兵连又说;“以前的手艺人,确实很邪门,工具都跟法器一样,当时,我三爷爷说我阳气低,以后一定会遇到鬼,为了给我辟邪,三爷爷在我脖子上和手腕上都套了三圈脉线,都是他们木匠用来弹直线的那种脉线。三爷爷反复叮嘱我的爷爷奶奶,千万别让我将这些脉线取下来了——另外,我三爷爷还说,我的金木水火土中,最缺的就是水,因此,三爷爷又反复叮嘱我的爷爷奶奶和我,一定要避水,尽量的少去池塘边,尤其是那种大水库,千万要少去——在三爷爷的庇护下,我一直没遇到过鬼。”

  “好了,我的鬼故事说完了,接下来该轮到谁了?”刘兵连问。

  “我来说吧!”老何说。

  接着,老何开始说他酝酿好的鬼故事了。

继续阅读:第五章;【第二个鬼故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歌神正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