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鸟哥大战茅山道士】
夜断愁2018-10-02 10:093,691

  鸟哥这一个月天天要上夜班,白天睡觉的时间都不够,哪里还有闲功夫知道学校里面发生的时候,所以,对学校请来茅山道士抓鬼这事是一无所知。

  跟前几天一样,在上半夜,鸟哥偷偷摸摸拿着手机听歌、看小说,到了下半夜,便跑到小树林那里去躲藏起来,等鬼出现。

  等到凌晨三四点钟的时候,鬼还没有出现,于是,鸟哥从暗处走了出来,然后,对着小树林训练自己的‘天籁之音’。

  这天晚上的小树林显得格外静谧,惨白的月光穿过树叶间的缝隙、点缀在杂草丛生的地面上。

  凝望着凄美的夜空,鸟哥捏了捏自己的喉咙,然后,唱起了容祖儿原唱的《挥着翅膀的女孩》。

  鸟哥今天晚上会什么会选择这首歌来练嗓音呢?

  是这样的,前几天练嗓音的时候,鸟哥每次都是唱男歌星原唱的歌曲,所以今天晚上,他想换一换口味,这是其一。

  其二,作为天籁之音,偶尔训练一下女声唱法是必须的,对自己的音色有益无害。

  清了清嗓子,鸟哥开始唱了。

  当 我还是。(正确)

  一个懵懂的女孩。(正确)

  遇到爱 不懂爱。(正确)

  从过去 到现在。(正确)

  直到他 离开了。(原唱;直到他,也离开)

  留我在上海发呆。(原唱;留我在云海徘徊)

  我想找个人来爱。(原唱;明白没人能取代)

  可是木有人来爱。(原唱;他曾给我的信赖)

  塞米歪。(原唱;See me fly)

  爱米破吐喂爱。(原唱;I'm proud to fly up high)

  不能让我买菜。(原唱;不能一直依赖)

  我餐餐恰快餐。(原唱;别人给我拥戴)

  摆米塞。(原唱;Believe me I can fly)

  唉泰式崴百泰。(原唱;I'm singing in the sky)

  你不来就不来。(原唱;就算风雨覆盖)

  我不爱就不爱。(原唱;我也不怕重来)

  ~~~

  鸟哥唱得很投入,他觉得自己的歌声是那么的完美,跟夜空中美丽的月色融为一体,是世界上一曲最唯美的童话。

  就在鸟哥全身心投入继续往下唱的时候,耳畔突然传来一声娘娘腔一样的喝叫声。

  “大胆妖孽,还不速速就擒!”

  紧接着,鸟哥看见一个瘦小的、穿着道袍的老头站在他旁边,这个老头手持一柄长剑,正将剑尖对准自己。

  鬼啊!

  鸟哥吓得差点叫出声来,他心里暗道着;最近传言这片小树林在深更半夜闹鬼,没想到真有此事。

  不过,鸟哥很快反应过来;‘不对,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鬼?’

  ‘再说,鬼怎么会穿道袍?’

  ‘难道这鬼生前是个道士?’鸟哥又这样思索。

  就在鸟哥心里七荤八素时,这个老头又是阴阳怪气地大喊一声;“大胆妖孽,还不速速就擒?”

  喊完之后,这个老头迅速从口袋抽出一张黄符,将其晃燃,然后,嗖的一下朝鸟哥扔来。

  与此同时,老头手中的长剑,也迅速向鸟哥刺来。

  见这个老头这么不讲理,不由分说拿剑刺自己,鸟哥很生气,赶紧闪开。

  但就在鸟哥闪开的时候,老头又是一剑刺来,嘴里还一边阴阳怪气大喝;“大胆妖孽,还不速速受死。”

  ‘这老头有病啊。’鸟哥心里暗道,赶紧又闪身躲开。

  就在鸟哥迅速闪身躲开这一剑的时候,老头又是朝鸟哥一剑刺来。

  这下,鸟哥真的火了,他也不管什么尊老爱幼的传统美德了,先是赶紧躲开,然后,抬起脚,朝这个野老头的屁股猛踹一脚。

  “啊!~”老头痛叫一声,就像狗啃屎一样趴在地上。

  “徒儿,此妖孽太厉害,快叫保安们来相助。”老头大叫。

  然后,只见一个黑影迅速跑了。

  “还有人?”鸟哥暗道。

  他一把夺过老头手里的凶器,将他紧紧制服,然后,赶紧拿对讲机呼叫;“大家快过来,大家快过来,我在后面的小树林抓到一个老头,很可能是最近闹鬼的元凶。”

  呼叫完之后,鸟哥紧紧压着老头的身子,把他的双手反剪起来,然后大声质问;“你到底是什么人?最近这片小树林闹鬼的事情到底是不是你干的?”

  老头极力挣扎,嘴里哇哇大叫;“大胆妖孽,我劝你赶快松开,贫道可以饶你不死,还可以替你超度,让你早日投胎重新做人,否则,定会把你送进地狱,饱受千刀万剐之苦,然后,来世再做畜生。”

  ‘什么贫道什么投胎?’鸟哥觉得这个臭老头一定是个捡破烂的,可能是神经有些问题,每天深更半夜跑到这里来装神弄鬼。

  不过,今晚总算逮住了。

  鸟哥心里一阵高兴,虽然不像上次逮内衣大盗那样有奖金,但这次自己把闹鬼之事又解决了,自然,又是大功一件,以后,上夜班万一打个瞌睡什么的,即便被队长逮住了,肯定也不会罚款,搞不好还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想到这里,鸟哥又是一阵高兴,因为,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一个月才倒一次班,晚上哪有不打瞌睡的时候。

  就这样,在高兴之余,可怜的老头被鸟哥压得更紧了。

  “哎哟。”老头痛叫一声;“大胆妖孽,识相的,赶快松开贫道。”

  “你以为我不想松开你啊,全身又酸又臭。”鸟哥回道,并皱了皱眉头。

  说真的,这个野老头身上确实又酸又臭,十分难闻,要不是怕他跑了,鸟哥才不想遭这份罪。

  老头用力挣脱,鸟哥紧紧按压。

  突然,老头大叫一声;“无形剪刀脚。”

  然后,鸟哥的脖子一下被卡住了。

  别看老头岁数不小,但力气却挺大,一双脚就像一把剪刀一样,把鸟哥的脖子夹得紧紧的。

  当然,这个老头也不好受,因为,鸟哥情急之下,竟然一把抓住人家的命根子,死死不放。

  “哎哟!”老头惨叫一声。

  然后,这个老头也不肯吃亏地一把抓住鸟哥的命根子。

  “哎哟!”鸟哥也痛得惨叫一声,冷汗涔涔。

  “放开我。”

  “你先放开我。”

  俩人谁也不肯先松手。

  就在俩人僵持不下时,老何、刘兵连、钟俊这些夜班的巡逻岗保安都跑来了。

  跟他们一起跑来的,还有一个十六七岁的、穿着一身道袍的少年。

  紧接着,队长也匆匆跑来了。

  “鬼在哪里?”胡胖子的表哥(队长)激动地问。

  “这里。”穿着道袍的少年指着跟老头纠缠在一起的鸟哥。

  “什么?你说他是鬼?”胡胖子的表哥惊道。

  “是的。”穿着道袍的少年道;“我跟师父亲眼所见,鬼哭的声音,就是他发出来的。”

  “啊???”队长和三个巡逻岗的保安们都是一惊,然后难以置信。

  ……

  在大家的努力下,鸟哥和老头终于互相松手了。

  不过,松手之后,俩人仍然激烈互怼,说对方是鬼。

  到底谁才是鬼?

  很显然,俩人都不是。

  因为,一个是大家都认识的保安队员,另外一个是学校发大价钱请来抓鬼的茅山第108代掌门人丘处鸡道长。

  问题是,丘处鸡道长和他徒弟都一口咬定鸟哥是鬼,因为,鬼哭的声音,就是从他嘴里发出来的。

  而鸟哥则矢口否认自己是鬼。

  他不但否认自己是鬼,还说这臭道士俩师徒的耳朵有问题,自己明明是在唱歌,明明是在训练自己的嗓音,怎么变成了鬼哭的声音了?

  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俩师徒的耳朵都有问题。

  而且问题还很严重。

  ……

  常言道;事实胜于雄辩。

  为了证明自己队员的清白,李队长让鸟哥唱首歌给丘处鸡道长听。

  “好,没问题。”鸟哥骄傲地道。

  本来鸟哥想在这所学校做一回真人。

  既然到了这种不得不露相的地步,那么,就让大家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天籁之音。

  于是,鸟哥清了清嗓子,准备在大家面前显露一下自己这副‘惊天地、泣鬼神的天籁之音’。

  “对了。”鸟哥忽然想起来了;“队长,您想听什么歌?”

  “随便吧!”队长道。

  接着,他又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于是问鸟哥;“你会唱《中国功夫》这首歌吗?”

  “会唱。”鸟哥道。

  “好吧!那就唱《中国功夫》。”队长道。

  然后,他拢着双臂,准备欣赏一下鸟哥的唱歌水平如何。

  “呼,哈……”

  鸟哥清了清嗓子,开始展现自己的天籁之音。

  我是一张弓。(原唱;卧是一张弓)

  你是一棵松。(原唱;站似一棵松)

  不动不摇就像钟。(原唱;不动不摇坐如钟)

  走路就像风。(原唱;走路一阵风)

  南拳和北腿。(正确)

  少林武当功。(正确)

  太极八卦铁砂掌。(原唱;太极八卦连环掌)

  中华有神功。(正确)

  棍扫一大片 。(正确)

  枪扫一大片。(原唱;枪挑一条线)

  ~~~

  鸟哥唱得津津有味,越唱声音越大,仿佛大家都已经被他这惊天地泣鬼神的‘天籁之音’、给彻底征服了似的。

  不过,大家的反应、跟鸟哥的自我感觉是迥然不同。

  “我的妈呀,这么难听的声音,杀人不偿命啊。”

  “难怪天天有很多老师和学生反应说学校后面闹鬼,原来是这么回事。”

  “哎呀,这么难听的歌声,还是第一回听到,真的就跟鬼在哭似的。”

  “别唱了,求求你,别唱了。”

  保安们和茅山道士师徒纷纷捂住自己的耳朵。

  沉浸在优美歌声中的鸟哥对大家的反应是熟视无睹。

  不仅如此,他还误解人家是欣赏得太投入了,所以,继续津津有味的在唱着。

  唱着唱着,鸟哥的自我感觉是越来越好,声音也越来越嘹亮,直到队长用手紧紧捂住了他的嘴巴,大声命令‘别再唱了’,他才没有继续再往下唱。

继续阅读:第一章;【鸟哥与西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歌神正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