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影袭击
夙暖2019-03-05 16:282,699

  隐在暗处冷眼看着他们的黑影在看到苍元引开魔赤狼时冷笑一声,谨慎使然让他悄然跟上去盯着苍元,途中下了四次黑手都让苍元险险躲过。

  在看到苍元引魔赤狼离得够远时他转身返回,在他回到原来待的地方看到步暖之坐在一根凸到地面上的树根上休息,而丝玉寻和知然站她左右侧护着,炽凝则微靠在隔邻一颗树干上呈休息守护状,一喜,暗道:好时机。

  黑影双手带着凌厉的招式疾速攻向炽凝,在快攻到面门时炽凝一个侧身躲过攻击并予以还击;“小心。”耳边伴着知然紧张的呼声。

  “咔嚓…”没法躲的树干被打裂开来,可想而知要是炽凝没有躲开会是怎么个结果。

  这一突然变故惊得步暖之弹跳起来,吓得知然和丝玉寻赶紧扶住她,不等他们发问,步暖之站定,抚摸着肚子:“没事没事,我们没事。”

  这边炽凝和黑影已经打起来,两人左手火对黑烟影,右手对掌,“嘭…”反弹力把他们各自弹退开来,炽凝左手一挡遮住右手的颤抖:“哼!不知是魔界何方宵小行此等偷袭卑鄙的行为?”

  听到炽凝说出魔界二字,黑影便不在隐藏气息,尽然释放周身的魔气。

  知然和丝玉寻扶着步暖之走到炽凝身旁,看清了眼前长得高大魁梧、面厉唇厚、着黑色长袍、周身散着微淡黑烟气的黑影真面目。

  感知空中愈渐浓郁的魔气让炽凝、丝玉寻、步暖之和知然的脸色越发凝重,警惕地看着黑影,蓄势待发。

  “呵呵… 不愧是天医族的天主。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今天躲不过我的魔爪。”黑影冷笑。

  “无名魔小也敢出狂言,真是好大的口气。”知然怒道。

  “无知小儿。哼!”黑影怒怼知然。

  “我本不欲与天医族为敌,奈何你们来混然山采药就采药,作甚杀我的小嗜,杀了就算了,还吃了它的树心种让它再也无法重生。”黑影咬牙切齿接着说。

  小嗜?

  谁?

  炽凝、丝玉寻、步暖之和知然听到这话都一脸蒙圈,一脸神经病地看着黑影,步暖之呛道:“我看你是找仇人找到傻透了,我们万分肯定自进入混然山后我们没有杀过或误宰过魔,更别说小魔了。”

  黑影气极败坏:“别想否认,我的小嗜不是魔,它是魔树、魔树、魔树。”

  魔嗜树!

  炽凝、丝玉寻、步暖之和知然听到黑影说是魔树都第一时间想到了魔嗜树,俱都一惊。

  能种活魔嗜树的魔修为肯定不俗,看黑影的样子一场硬战是跑不了了,四人皆是全身绷紧警惕地看着黑影。

  黑影接着转换神色痛心疾首控诉道:“你们可知,当年我为了把它养活花了多少时间精力、费了我多少精血,我为了它经历多少的磨难,好不容易才养活它,栽培它长大能自己捕食,可你们倒好,呼… 你们竟然杀了它,彻底杀了它,我还等着它帮我突破桎梏,就差一点了。”说到最后气得拼命呼气并大吼起来,空中的魔气随着他的情绪涌动起来。

  “原来魔下说的是那棵树。但这事不能怪我们,是它伤我们在先,迫于无奈我们才还击的。

  你看我们这也不是故意的,所谓不知者情有可原,等我们回到天医族定送上族里有的各种天灵地宝来向你赔罪,这事就这样缓和揭过了吧!”丝玉寻深吸了一口气平和道。

  “放屁。你说揭过就揭过,哪有这么好的事。

  我的小嗜伤你们还不是因为你们太香了,这都是你们的错。

  它伤你们,你们可以躲开逃走的,作何非要杀了它?

  你们这么多人,它就一棵树,你们为什么就不能让让它?

  可你们不止伤它、烧它、让它五分四裂而死,还吃了它的树心种,你们简直是丧心病狂,让它死得这么掺。”黑影连连怒喝。

  炽凝、丝玉寻、步暖之和知然对他这无耻强词夺理的言论一阵傻眼,然都一脸白痴地看着他;炽凝和知然更是时刻蓄势以待。

  步暖之哈哈大笑,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黑影怼回去:“放你娘的狗魔屁,我们丧心病狂?你才丧心病狂,你全家都丧心病狂。

  难怪那树长得丑陋巴巴恶心人,原来是有你这么恶心的主人,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就有什么样的树。

  凭什么我们要让它?就凭它长得丑吗?

  再说了那树心种可不是我们吃的,而是它自己跑到我们姐姐体内的。

  你把这树栽在这里肯定吃了各界不知多少神、妖、魔、冥、人,你跟着肯定得了不少好处,我们杀了它是为各界除害,接下来就是你了。

  真是丑魔多作害!丑树也不例外。”

  黑影怒极反笑:“呵呵,真是大言不惭”。

  黑影突然柔和脸色:“本来你们杀了我的小嗜害我无法冲破桎梏,我是很生气、很愤怒的,却不想天主的血于我们魔族修为的增长大大有益处,真不愧是天医族的天主,就是不同凡响;看来上天对我真真是不薄。等我吃喝了天主的精血冲破了上百年来的修为桎梏,完善修为大成了也就不惧区区一个天医族了。呵呵…

  你 步少仙,胆敢骂我,该死。”说完浓郁的魔气袭向步暖之。

  炽凝和丝玉寻合力挡下攻击来的魔气,步暖之后退,知然第一时间转站于步暖之的面前,把她护在身后,双手使着神力伴着知呼呼火分三个方向攻向黑影,四人默契配合地天衣无缝。

  “嗞…”就算黑影闪躲了还是被击烧到左臂,右手捂着左臂用魔气熄灭火苗,缕缕黑烟从右手缝里缓缓飘起,侧脸看着被烧着的左臂:“呵呵… 真是终日打雁,终被雁啄,有趣,有趣。”

  炽凝和知然对视一眼,不待黑影疗伤完毕就一起先发制人持炽年缙锦和大刀攻向他。丝玉寻自觉退后伴在步暖之身边。

  斜对着他们的黑影发觉他们的企图冷冷一笑,在他们快伤到他之际一个扭身躲开攻击,双手掌向上魔气攻起打向炽凝和知然。

  炽凝和知然身子一侧躲开魔气攻击的同时,左手火焰有志一同砸向黑影。

  黑影双手快速结出葫芦形如实质般的黑浓烟状块把砸向他的火焰拍回给炽凝和知然。

  一直紧盯着他们火热打斗的步暖之瞅准时机趁黑影拍火焰时把之前用剩下的化净粉极速撒扔向黑影。

  天医族调配的化净粉之腐化、消净的巨强功效可是各界闻名,可是号称能化净天下万物,不管死物还是活物。

  当然了,这里面肯定有夸大的成分,不过到现在为止还没发现有净化不了的东西就是了。

  “嗞嗞…”正中右边身子,快速腐消开来;“啊……”痛呼声从黑影口中溢出,察觉到是什么,他快速打坐下运魔气护身消除化净粉,周身魔气狂飙,飓风扬起把黑影护在中间让躲开火焰的炽凝和知然寻不到可趁之机。

  见此,“走。”炽凝喝道;知然和丝玉寻扶着步暖之在前面走,炽凝断后。

  一炷香后,黑影收息睁眼,第一时间感应、搜捕他们的位置方位。

  本来黑影还存着实力打算慢慢逗弄最后再解决他们来着,这下被步暖之给触到死门了:“该死,该死,你们该死,特别是你。”说完狠狠瞪着他们的方向,起身追去。

  尽管炽凝他们拼命走了离黑影有很远的距离,但黑影的声音还是响在了他们的耳边,尤其步暖之还打了个冷颤,这让他们浑身紧绷,随时应斗的姿势。

继续阅读:受伤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归天泪-凝苍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