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赤狼
夙暖2019-03-04 10:013,108

  炽凝、苍元、丝玉寻、步暖之和知然看着突然从四面八方传来阵阵嚎叫声,从远而近迅速跑来一群比寻常狼高大一倍、舌头全红、眉处各一点红、耳尖和脚掌都红色、尾巴最尾部一截红像狼的群体把他们团团围住。

  步暖之给突然的包围吓一跳,拍拍胸脯:“这浑身除了灰色就是红色的长得像狼的是什么玩意?”

  苍元脸色凝重:“这是魔赤狼,亦是魔界狼,战斗力强,好斗好吃,一旦被它们盯上都不好脱身。”

  炽凝疑惑:“这魔界的狼怎么会在混然山,就算在混然山也应该是在深山,怎么会跑出来这围住我们?”

  “魔赤狼什么都吃,好养活,虽然凶残,但相比较魔界人更凶残;魔赤狼肉质鲜嫩,口感奇佳,加上吃了魔赤狼可净化魔体增强修为,魔界中人最是喜食它们。

  这里这么多魔赤狼应该是魔界中人带来放养的,至于怎么会来围住我们暂时不得而知。”苍元皱眉道:“这魔赤狼群来势汹汹,恐怕不……”

  “嗷……”苍元话还没说完就被对面一声吼叫给打断了。

  只见对面魔赤狼群的后面中间缓缓现出一头比周围的狼都高大一半的魔赤狼,它一一扫过炽凝一行人,在看到炽凝和苍元时眼神一亮,舔舔舌头,垂涎地吞了吞口水。

  “那想必就是魔赤狼王了。”苍元指着那狼说。

  魔赤狼王看到苍元指着它挑衅地看了苍元一眼,仰头一吼叫,围着的魔赤狼听令朝炽凝、苍元、丝玉寻、步暖之和知然发起攻击。

  炽凝、苍元、丝玉寻、步暖之和知然都拿出武器迎战。

  炽凝右手挥出炽年缙锦横扫一片魔赤狼,左手掷出炽年烈火砸向相继跃来的魔赤狼群。

  苍元赤金剑一使出让魔赤狼群不得近身。

  丝玉寻的丝藤“啪啪啪…”把魔赤狼给打飞。

  步暖之的软剑一剑一刺魔赤狼,看到炽凝使火也不甘示弱地用她的暖呼呼火烧狼。

  知然握着大刀一刀下去就把一头狼砍成两块,知呼呼火扔地不亦乐乎。

  五人打斗中不知不觉背对背围成一圈和魔赤狼群对战。

  魔赤狼王看到此情景扯了扯嘴角冷冷一笑,似乎在笑炽凝他们在做无用的垂死挣扎。

  三个时辰后,不间断的打斗让丝玉寻和知然略显疲态,身上各添了不少的大小伤痕,要不是炽凝和苍元在一旁,只怕他们伤得更多、更重;步暖之情况特殊,大家都有志一同地护着她,她反而没受什么伤。

  只不过她和知然本就受到的压制最大,现在长时间打斗颇耗费神力,慢慢地有点力不从心起来;丝玉寻平常本就少长时间打斗,加上也受到压制,这么打下来难免觉得疲倦。

  炽凝和苍元倒好些,身上还没添什么伤痕,只是长时间打斗身上有些狼狈而已。

  魔赤狼王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仰头又是一吼。

  攻击炽凝他们的魔赤狼群突然后退,接着看到魔赤狼王后面不断跃出明显比前面攻击炽凝他们的狼群战斗力更强、更敏捷、更胜一筹的狼群。

  二话不停猛烈攻向炽凝、苍元、丝玉寻、步暖之和知然,更敏捷魔赤狼狼群交织着普通魔赤狼狼群不间断攻击。

  “该死,这狼王忒狡猾;明显在用普通狼群车轮战来消耗我们的战斗力,估计真正的捕食战斗现在才开始。”炽凝气狠道。

  苍元看到大家的攻击力明显弱了,再打下去肯定会吃大亏,发狠使神力轰飞四周的魔赤狼狼群,倒飞的狼群不受控制地倒向后面的狼群,“嗷嗷……”群狼的痛呼声响起。

  双方的打斗暂歇,炽凝、苍元、丝玉寻、步暖之、知然和魔赤狼狼群怒狠狠地对视着,炽凝等人抓紧时间歇息、调息。

  “魔赤狼太多,我们这样被动打下去不是办法,我们要主动出击方有一线生机,擒狼当先擒狼王,等下我去收拾狼王;你们要当心些。”苍元环视周围道。

  “好。”四人异口同声道。

  炽凝望着苍元:“你放心,我们会保护好自己的。等下你更是要小心。魔赤狼王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何况它身边还围着那么多魔赤狼保护着,你要以自身安危为重,没拿下魔嗜狼王也不打紧。”

  苍元点头捏捏炽凝的手:“嗯。我知道了。”

  步暖之略气喘:“大哥,你 你快去宰了那狼王,我快累倒了。”又直直肚子:“焰雅一直在动,不知道她是兴奋还是害怕。”

  一听到步暖之的话,知然就紧张地牵着她的手注视着她的神情:“那暖儿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步暖之咧嘴笑:“放心,我没事。就是焰雅在腹中太闹腾了。”

  听到步暖之说没事,知然松了一口气:“大哥,等下千万要小心。”

  “对,大哥要小心。”丝玉寻附和。

  没有让他们休息多久,魔赤狼群再次猛烈攻击来,苍元借着一个激烈扫荡向魔赤狼王飞跃而去,右手赤金剑一劈,“嗷嗷……”把挡于魔赤狼王前面的狼群给硬生生劈开一条路,看得端坐于地的魔赤狼王龇牙咧嘴,怒目相向,起身向后略退一步,猛得攻向苍元,狼爪狠抓向苍元的面门。

  看得苍元心里喝呼:来得正好。

  苍元向右后退,赤金剑劈向魔赤狼王,在魔赤狼王向左闪躲时,苍元瞅准时机左手使神力重重击向魔赤狼王,“啪!”正中魔赤狼王腰身,狼王的痛呼怒极声响起:“嗷嗷嗷嗷……”

  却说炽凝他们这边的战况,自苍元目标转向魔赤狼王,那防攻回击的压力就大了,除了炽凝状态好些,丝玉寻、步暖之和知然的回击力纷纷吃力起来。

  步暖之听到魔赤狼王的痛呼声分神看过去,被一魔赤狼逮到机会扑向她,一爪抓向她的左臂,一爪挠她高耸的腹部,如此之近的距离吓得步暖之后退大叫:“啊!走开。”

  “砰!”触及步暖之时被她身上的神力防护屏障给重重弹开,步暖之止不住步伐踉跄地后退让旁边砍开魔赤狼的知然及时扶住:“暖儿,暖儿,你怎么样?有没有事?”

  步暖之喘气难掩惊色地说:“还好 还好有丝姨他们布下的防护屏障,不然后果真的很惨。”

  知然拥着步暖之避开扑来的魔赤狼,略吃力地说:“嗯嗯,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护着你,你趁机休息下。”

  “不行,这魔赤狼如此之多,而我们受压制本就厉害,现在长时间使神力已经让我们都很难受了,让你一个人扛下我们俩的防护回击很容易损你本元的。你放心,我真的没事,我还可以打狼。”步暖之心疼地拒绝。

  “乖!听话,你要为焰雅想想,你已经和魔赤狼打了这么久了,肯定是动了她的气息,她才这么闹腾、躁动,你赶紧休息一下缓缓。”知然不容置疑坚持让步暖之休息。

  听到此话步暖之不再坚持点头摸着肚子:“好,我休息就是了。”

  周围的魔赤狼看到自家的王受伤了,纷纷愤怒地攻向苍元,这使得炽凝、丝玉寻、步暖之和知然受到的攻击力一轻。

  苍元心一动:“我引开它们,你们等我。”

  说完紧握赤金剑划开左手掌,鲜血争相恐后涌出,挥挥左手掌让鲜血四溅,尝到血的魔赤狼陶醉地高吼:“嗷嗷嗷……”吼声里传递出好吃、想吃更多的意思。

  没尝到的魔赤狼听此且闻到这浓郁的血腥味更加躁动、渴望,狼目炙热地看着苍元,连魔赤狼王也不例外。

  苍元见火候差不多了再挥下左手掌,溅出更多血,接着转身往混然山深处的方向跑,魔赤狼群在后面追,在狼群快追上的时候加快脚步,没追上就慢一点,就这样若远若近地引诱着魔赤狼群。

  魔赤狼王哪怕知道这是计谋也抵不住诱惑,一狼当先地追过去。

  此时魔赤狼群眼中只有流着鲜血的苍元而顾不上攻击炽凝他们,纷纷转头追向苍元,甚至经过炽凝他们的身边都不带看一眼地直追苍元而去。

  “……。”

  “……。”

  “……。”

  “……。”

  这情况让炽凝、丝玉寻、步暖之和知然松了一口气之际又担忧苍元的安危。

  炽凝他们掏出化净粉洒向地上层层叠叠数不清的魔赤狼尸体,以免血腥的狼尸引来别的乱七八糟的种族来食之。

  半个时辰后,地上不见丝毫一点魔赤狼尸的痕迹,看到干净得犹如魔赤狼从没有出现过一样,让炽凝一阵恍惚;要不是苍元不在身边,炽凝都快以为之前的打斗是梦一场。

  收拾完地上,炽凝、丝玉寻、步暖之和知然一边歇息一边等苍元。

继续阅读:黑影袭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归天泪-凝苍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