炽凝苍元
夙暖2018-12-17 18:196,557

  炽凝和苍元踩着雪地一边向左走一边聊天,聊着聊着就变成打雪战了,你追我跑、左闪右躲,你扔我一团雪,我掷你一把雪,两人玩得不亦乐乎;炽凝清灵的笑声伴着苍元爽朗的笑声,空中荡着欢快的气氛;玩得累了休息时炽凝看到苍元还赤裸着上半身,才反应过来,忙问:“啊!苍元,你冷不冷?我脱外衣给你挡一挡。”

  苍元为她的迟钝失笑,柔声说:“不用了,我不冷,我用神力护身,没事的。”说着阻止炽凝脱衣的动作。

  “啊?脚呢?冻不冻?”炽凝接着问。

  “我不冷不冻,好得不得了,也很开心,你别担心。走咯!我们看看走的方向对不对。”

  炽凝不在乎地说:“管它对不对,反正我们不急,我们慢慢走、慢慢找,总能找到的。”

  说完站直躯体张开双臂微屈着,头微仰看着雪天,任细雪飘落自己的掌心,开心地笑了:“苍元,我们堆雪人好不好?以前总是听神卫仙侍们说人间哪哪下雪了,很美很好玩,把我羡慕得不得了;现在我有机会见到雪了,是真的好美好玩,我要好好玩玩,出去可以和寻姐姐他们说说。”

  苍元笑看着从一进天医谷境就放开自我的炽凝:“好。”

  说做就做,苍元一答应,两人马上就动手堆雪人;捏一个小雪球,滚一个大雪球,固定住,然后滚一个小些的雪球做头和手,刻画出衣服和五官,不多时一个神似炽凝的雪人就完成了。

  欣赏一会儿炽凝高兴地说:“这是我,再堆一个你”

  苍元看着难得孩子气的炽凝:“好,堆完后我们用神力护着,这样就可以留下这段时光的快乐,以后我们再进来也能看到这时的我们堆的雪人。”

  “嗯嗯。我们继续。”炽凝应完就开始堆另一个雪人。两个雪人的雏形都出来了,最后炽凝对着苍元刻画他的雪人,苍元对着炽凝刻画她的雪人,然后互换刻画,力求堆得跟真人差不多。

  一个时辰后,两个逼真、活灵活现的雪人面世;炽凝雪人右手拿着一颗圆丸子置于身前,头微侧,面带微笑和旁边赤裸上半身、柔笑的苍元雪人对视。

  等苍云施神力护好两个雪人,炽凝哼着曲儿抬脚愉快地往前继续走。

  “咦?”脚上传来异样感让炽凝疑惑,低头一看,她脚下站着的是土地,四周看看,入眼的不再是一片无际茫茫白雪,而是郁郁葱葱的森林,这上一步还在雪地上,下一步突然就蹦到了土地上让炽凝惊奇得一前一后地试验:“雪地、土地,雪地、土地,雪地、土地……”

  苍元就站在旁边笑看着炽凝来来回回试了十几次,看着她一个人在那浑然忘我的自得自乐;又看到她捏捏脸:“呲!会痛,是真的了;哈哈……”

  说完大笑着奔前抱住离得最近的一颗树,脸蹭蹭树身:“树啊,真的是树啊!这灰褐色的树干、翠绿色的树叶是如此地生机勃勃,如此让我兴奋。啊!终于不再是黄色和白色了,闻着这气息都让我心旷神怡,真好。”说着深深吸了口气,吐出,接着吸,一副陶醉的神情。

  不多时,炽凝放开抱着的树干细细打量四周,聆听周围的声音,随后笑开了:“苍元,前面右侧有水声,我们去看看。”

  一刻钟后,炽凝和苍元站在一条河流边,河流周边长着长势喜人的小草,嫩绿萌人,不远处挂着一帘珠链般的瀑布,水流从上冲下,泼洒旁边的岩石,荡起朵朵浪花,再往下是一片喜人的草藤相间结着一朵朵小红花,煞是好看。

  炽凝欣赏完美景迫不及待地跑向瀑布,一个飞跃跃进瀑布下的岩石张开双手顶着瀑布往下冲的重力感受流水的洗涤;炽凝的突然跃进瀑布吓得走在后面的苍元赶紧跟着跳进瀑布下,生怕她出什么意外。

  炽凝一把抹去脸上的水珠,灿烂地笑,大声地对苍元说:“哈哈 好爽,苍元,你也下来了呀!”

  苍元绷着脸看着她不出声,任由水珠溅在脸上和身上,目不转睛地看着炽凝。

  “苍元,我们来打水战好不好?嘻嘻…”炽凝捧着水洒向苍元。

  等了半响没听见苍元的声音,疑惑地转头看他,看到他严肃的表情吓了一跳,走近他面前,挥挥手:“怎么了?苍元?”

  苍元转转眼珠看看她的手,又看看她,扣住她的手腕拖她出水帘;走到岸边,看到炽凝的衣服都湿透紧贴着肌肤,婀娜曲线一览无遗;“轰”血气往上涌,急忙放开炽凝的手,苍元觉得全身都发烫,脸、耳朵、脖子都红透了,甚至连裸露的上半身都泛着淡红,苍元急忙扯过头发挡住身前和脸,但还是被炽凝看到了,好奇地伸手摸摸苍元的臂膀,苍元一个弹跳跳开,炽凝看着被跳开的手丈二摸不着头脑:“你怎么了?不开心了吗?”

  “没 没有。”本来想告戒炽凝以后不要再做如刚刚突然冲进瀑布的类似危险行为,但看到她骤然若现的婀娜曲线忙着羞涩都忘了要说的话了。

  “手臂这么烫,是不是生病了?来,我给你看看。”说着去抓苍元的手,苍元躲开,深呼吸,调整好情绪,平静地说:“我没事,只是突然淋到水不适应而已。”

  “你衣服湿了,快点烘干,不要着凉了。”苍元接着说。

  “哦 好。”炽凝施展神力把湿衣服和鞋子袜裤都给烘干了,神清气爽的,把刚刚苍元拖她出来的事给丢到脑后勺了。

  炽凝左右看看,去折草藤,入手好柔软的触感:“哇!好舒服。”扯扯草藤,好有韧性,随而坐下动手编织起衣服来,手指飞快地交织着,无暇旁事。

  苍元也烘干身上的布块,转头看到炽凝专注的脸庞,没有打扰她,默默去折草藤递给她,炽凝顺手接过继续忙活。

  一个时辰后,一件草绿袍和草鞋成功完成,炽凝递给苍元:“你换上看看合不合身?我转身不看你。”

  苍元接过衣袍开心地笑了:“好,谢谢你。”

  苍元换上衣袍穿上鞋子,简单收拾下,头发绑着置于脑后,一个清尘深致,唇若涂脂,丰神高雅的美男现于炽凝面前,看呆了炽凝,真好看。

  看到炽凝可爱的表情,苍元璀璨一笑:“呵 回神了。”

  炽凝眼冒红光:“苍元,你真美 啊不,你真好看。”

  苍元有点不好意思:“谢谢,你也很美。”

  炽凝眨眨眼:“苍元,看到了吗?你的后左侧草丛里有一头幻翼兽在喝水。”

  苍元微颔首:“看到了。我们不要打草惊蛇,等下跟着它。”

  “我正有此意,是惊兽不是惊蛇。”

  “哪个都一样。”

  等那幻翼兽喝完水扑哧翅膀往家飞回时,炽凝和苍元小心翼翼跟着一路过河,踩草丛,避树,爬陡峭山坡,过群山顶,终于来到了幻翼兽的老巢。

  原来幻翼兽居住在山崖顶上,一个窝挨着一个窝,有些窝里还有婴幼幻翼兽,每个窝旁边都长着一簇簇小草样黑色的草,有些草中间开着八瓣银花。身上有伤口的幻翼兽都在吃此草,一口一小把草,每株草挑一两瓣花吃下,接着吃下一株,吃得差不多就回窝里躺着休息;中间有一个比较大并有些精细的窝,明显是幻翼兽首领的窝。

  炽凝和苍元现身幻翼兽老窝的第一时刻,大多幻翼兽都一股脑地跑过来团团围住并警惕地看着他们,“嗷耶”低低叫一声,仿佛在警告他们不要乱来;没跑向他们的幻翼兽叼起幼兽静观其变,做好一旦发生战斗就立刻撤离保全后辈的准备。

  就在他们对峙时,“嗷呜”幻翼兽首领的声音响起,中间陆续让出一条路出来,幻翼兽首领昂首挺胸走来,走到众兽的前头站定,目不转睛地看着炽凝,兽目沁出悔恨的泪水,缓缓低下头,四肢屈起向炽凝跪下,“嗷咽”,“嘭嘭嘭……”兽群见此跟着齐齐嗷了一声,跟着陆续向炽凝下跪并低下头颅。

  摆好战斗姿势的炽凝和苍元看到这一幕都懵了,设想好的打打打呢?

  幻翼兽首领跪着向炽凝拖行几步,头低到地上,翅膀垂在两侧:尊贵的主,我在此郑重为之前我们严重伤害到您说声对不起,请您大神大量放过我们,也请您救救我的族属;我们愿意接受任何惩罚。

  炽凝听到脑中响起的声音惊得一跳,转身四处看,搜寻可能传出声音的方向:“谁?谁在说话?”

  苍元看到炽凝的动作也跟着转圈四处看看,听到炽凝的话,疑惑地说:“炽凝,怎么了?没有人说话。”

  “你没有听到?”

  “没有,我没听到任何声音?你听到了什么?”

  幻翼兽首领再往前拖行几步,“嗷呜”一声,炽凝转身看它 ,和它的眼对视上,幻翼兽泪目恳求地看着炽凝,眨眨眼:“主,是我在跟您说话。”

  惊得炽凝用手指着它,失声问:“你 你 你在说话?你怎么 你怎么能跟我说话?”

  苍元听到炽凝的话狐疑地看着幻翼兽首领;挡在炽凝的前面打断他们的对视,目露危险的看着幻翼兽首领,看得幻翼兽首领一哆嗦,想起了那天被他胖揍的场景,微微发起抖来,低下头一副认错的样子。

  主,本来我不能和您说话的,那天我不是啄了您的血吗?我体内有了您的血不止伤好得快,还能和您密语。

  边说幻翼兽首领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羞涩边往后悄悄退了几步,那天炽凝的能耐和旁边男子恐怖的战斗力它可是历历在目的,可不想再挨揍,很痛的。

  炽凝听完它的话才发觉,那天伤得最重的可是他俩了,她的伤有苍元协助疗养,好得快情有可原,但幻翼兽首领可没有人帮它疗伤,就算吃了幻翼草也不可能好得这么快,没看到周边还有不少伤口未好的幻翼兽么?!

  炽凝蹲下身和它平视,生气地问它:“原来是这样。哼!那天我可是被你们打得很重,还差点被你给吃了,生死之仇,我为什么要原谅你们?”

  幻翼兽首领被问地瑟瑟发抖,不停地磕头认错,兽群见此也跟着不停地磕头。

  主,我们错了,我们吃神体是为了能早日化形,那天我们闻到主的神体芳香,迷了心窍,一心只想吃了您。我啄了您的血开了神智。我愿一生为主所用,只求主救救那天伤到的族属。

  主,我们错了,求主大神大量,救救我的族属。

  炽凝问:“你为什么几次叫我主?”

  我啄了您的血就开了神智,主必定不是普通凡神,我们甘愿尊您为主。

  炽凝把幻翼兽首领的话说给苍元听,苍元眯了眯眼看向幻翼兽首领,幻翼兽首领瑟了瑟肩膀,悄悄往后挪了一点,头直接埋于地上,翅膀盖住头不敢和苍元对视。

  苍元对炽凝说:“不笨,也有眼光,它说的对,你的确不是普通的神。”

  炽凝眼冒问号:“嗯?什么意思?”

  “你以后会知道的,现在先拿幻翼草。”

  没等炽凝应,幻翼兽首领抬起头,“嗷呜”一声,旁边幻翼兽群让出了一条路给苍元和炽凝过。

  主,我们家旁边的黑色草花就是您们口中的幻翼草,请主自行挑选。

  炽凝和苍元摘了幻翼草放在带着的布袋里正想走,幻翼兽首领和兽群再次来到面前跪下。

  主,求求您救救它们,主,求求您了……

  说着幻翼兽首领和众兽又不停得磕头求情;有些幻翼兽叼来那一战给炽凝打得咽气的幻翼兽,随后跪下一起求情。

  炽凝看到这情况都傻眼了,结结巴巴地说:“我 我 它 它们已经死了,我 我救 救不活……”

  主,您可以的,您的血对我们的帮助很大,您的血可以救活它们;主,我们不想失去它们,我们求您了,主。

  炽凝看看苍元,把幻翼兽首领的话说给苍元听,苍元沉吟片刻,说:“这里是幻境,跟外面不同,你也不是普通的神,想必你的血对它们化形是真的帮助很大,竟然这样,你试试看能不能救活它们,让它们今后只认你为主,毕竟以后你要当天主,多些势力总是好的。”

  然后转头对幻翼兽首领说:“你很聪明,希望一直聪明下去,她的确不是普通的神,她是天下间最尊贵的神,你们能认她为主是你们的福气;要按照我的做法直接把你们给宰了,毕竟你们伤害了她。”

  说得幻翼兽首领惶恐使劲摇头磕头求饶:

  主,我们错了,主,绕了我们,我们真的知错了。

  兽群看到它们的首领这样也跟着使劲摇头磕头,看得炽凝失笑了,本就觉得它们长得可爱,这下看到它们这么整齐的动作愣是把她的火气给消了。

  苍元严厉地对幻翼兽首领说:“从今以后她是你们唯一的主人,只要你们对她忠心耿耿,必不可少你们的好处;今后要是胆敢背叛她,我必让你们灭族。”

  幻翼兽首领听着又是点头又是罢手摇头,群兽照做。

  苍元继续说:“现在你们族里就你开了神智,我们在救死去的兽群帮它们开神智,然后教你们修炼,让你们种族尽快都开智化形,以后尽心助她成事。”炽凝不出声,静静得看着苍元行事,知道他都是为了自己好:“不止它,还有一头小兽该也开了智。”

  说完四处搜寻,听到她的话有一头小兽低头从后面挪来,郝然是炽凝那天第一次见到的那头小白兽。

  走到幻翼兽首领旁边,磕头认错:主,对不起。

  一道稚嫩的声音响于炽凝的脑子,炽凝看看它微笑,摇摇头,揉揉它的头。

  苍元的话让幻翼兽首领和小白兽都喜出望外,连连磕头谢恩:

  谢谢主,我们必不会背叛主,我们将永生永世尊您为唯一的主,永远为您候命。

  炽凝阻止幻翼兽兽群继续磕头:“好了好了,你们别磕了,磕得我头都晕了,起来吧!我试试看能不能把它们救活。”

  是,谢主大恩。

  炽凝忍痛左右划开手掌,向前伸手握拳缓缓运起神力,张开手,嘴里喃喃念养灵诀,鲜血飞起直散在咽气的幻翼兽身上……

  三个时辰过去,又是流血又是连续施神力还分神念口诀,炽凝渐渐觉得快支撑不下去了。

  没过一会儿一股纯阳的神力从背后源源不断传来,是苍元看到她快撑不下渡神力给她;顿时一扫疲倦,持续输出鲜血神力念口诀。

  慢慢地,咽气的幻翼兽们体温恢复到常态,胸腔一起一伏地呼吸,一直紧张看着的幻翼兽群“嗷啊嗷啊”兴奋地叫着,看向炽凝的目光冒着崇拜以及敬仰。

  收功,炽凝倒退一步,苍元赶紧扶住摇摇欲坠的她:“辛苦你了。”

  炽凝微笑摇摇头说:“没事,看到它们能被我救活,我也很开心,毕竟它们是让我打死的,现在救了它们,我就不用背负它们的命了,挺好的。”

  幻翼兽首领带领众兽,还包括叼着幼兽的一起下跪磕头谢恩,炽凝头痛地说:“行了,别磕了,都起来,我都快被你们磕短寿了。”

  众兽跟着幻翼兽首领急忙起身,幻翼兽首领嗫嗫地说:

  谢谢主大恩。主 请 请您为我赐名,好吗?

  炽凝看了它半响,脆生应道:“好。”

  “翼茫,取自我们于茫茫白雪中相打相识,又化生死仇为善缘,是一种难得的缘分,你觉得如何?”

  现在该称为翼茫的幻翼兽首领激动地说:谢主赐名,我很喜欢。

  旁边的小白兽也渴望地说:主,那我呢?

  “呃”问得炽凝一阵无语,想了想:“你是我在雪天第一个遇到的幻翼兽,当时觉得你可爱乖巧,叫冰巧,你觉得怎么样?”

  冰巧高兴得说:谢谢主的赐名,我好喜欢这个名字。

  醒来的众兽也是开了神智的,哪怕还不太明白是什么个状况,但听到自家首领被取了名字也露出渴望的神情,也想被取名,但被翼茫一个一个瞪过去都歇了这个心思。

  “现在你有很多族属都开了神智,强了兽体,体内已存有她的血,以后加以修炼。等你们修化成实形,到时再分点血给其他未开智的族兽就可以了,修炼独自修不明白时要互相多加探讨。”苍元对翼茫说着往开智的幻翼兽兽脑注入修炼的口诀,后面的话是对一众开智的幻翼兽说的;翼茫和开智的幻翼兽们纷纷点头,感激万分地躬身以表谢意。

  “炽凝,我们走吧!”

  “好。”

  主……

  一众幻翼兽叫道,翼茫问道:

  主什么时候再来?

  “未知,放心,以后有时间我会进来看你们的,你们要好好地修炼。”炽凝头不回挥挥手大声说道。

  众兽听到此话都开心地笑了,暗暗下定决心要好好修炼等主的到来,默默看着炽凝苍元的背影越来越小,直至看不到。

  世事难料,等炽凝和苍元再次进来时却是炽凝命丧之时。

  苍元直觉不想让别人知道他们在幻境的事:“炽凝,出去后你不要说我是木坨子,我们在幻境发生的事能别说就别说,还有幻翼兽的事。”

  炽凝疑惑:“为什么?”

  苍云严肃地说“你想我是世间最珍贵的传承血丹,要是让人知道我灵化成形,肯定麻烦不断,而且这是我们的秘密,我不想让太多人知道。幻翼兽是你的秘密势力,越少人知道越好。”

  炽凝想了片刻回道:“嗯,也对。好,这是我们的秘密。可是你成形了,我手腕上空空如也,他们会问的。”

  “这个简单。”说完苍元变出一颗和他之前本元差不多的木坨子让炽凝戴上:“这不就行了。”

  炽凝细细看了手腕上新的木坨子开心地说:“嘿嘿 真有你的,还真像。”

  炽凝沉吟一会儿继续说:“嗯?我突然带你这么个人出去,他们肯定会问东问西的,我想想看…… 有了,就说你是这幻境的境主,在我和幻翼兽打斗时受伤你现身救了我,怎么样?”

  “好,真真假假最能让人难以分辨,就这样。”

  “这一翻历练拿到幻翼草是历练成功了,虽然我的修为在这次历练中没什么长进,但有所收获也值了。”炽凝感叹道。

  串好口词,感叹完两人就往天医谷境的出口走去。

继续阅读:出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归天泪-凝苍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