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古时代
夙暖2018-10-13 16:175,113

  玄古时代

  鸿蒙之初,没有天地,没有生物,没有重力,了无生机,四面浑黑,八方混沌。

  光阴流水,时光流逝,千万年过去,苍古玄圣阴阳双面巨神在此时此处诞生了,漂浮在乌黑混沌之中,发蓝面黄手爪红足尖赤身躯白的双面巨神成了唯一的色彩。

  万年过去,玄阴巨神过够了明明和圣阳巨神在一块却看不到正面、无法相拥的日子,向右微转头对背面的圣阳巨神说:“好阳,我们分开吧!我想看看你,抱抱你。自我们诞生以来,我们只能背对背牵手,我也只能伸手摸索着你的脸庞。这么多年了,我们都没有见过彼此的面容,也没有互抱过;我想看看你、抱抱你,听听你的心跳声。”

  良久,圣阳巨神才温声回道:“好,都听你的。”

  时光如梭,又一个万年。

  “咻……”

  圣阳巨神激动的声音传来:“太好了,乖阴,成了成了,苍凌双剑我们练成了。”

  玄阴巨神喜极而泣地点头:“嗯嗯,好 好阳,又一个万年了,我们终于成功了,成功了;我们 我们 终于可以见面了,现在我 我们准备分身好不好?”

  “诶诶,好好好,你说什么都好。你别哭,乖阴乖乖哦!我们不哭不哭了哦!听你的听你的都听你的,我们这就分身,很快就可以见面了,这是好事,不哭了啊!你哭得我心疼、难受,咱不哭了啊!”说着使劲反伸手抚摸玄阴巨神的脸,颤抖着轻轻给她擦眼泪。

  “可是……”圣阳巨神迟疑的声音响起。

  “可是什么?好阳,没有可是,我们必须分身,我要见你。”玄阴巨神急切得打断圣阳巨神的话,伸手握住他的手在脸旁磨蹭眷恋地感受着他的手温。

  “乖阴,别急,听我说,分身要受切肤之实,必然会极痛,我怕你会承受不住。”

  “不会的,好阳阳,你相信我,我能承受的,真的。对我而言最大的痛苦不是分身之痛,而是我们明明就在一起听得见、摸得着却始终见不着。”

  “我又何尝不是呢?这也是对我莫大的折磨啊!你要答应我,等下不管分身多痛,我们都要挺过去,好吗?”

  “好。我们都要好好的。”

  置于身侧的两双手紧紧握了握彼此又同时松开,合力运起神力操控质朴玄黑的苍凌双剑,将之置于背部相连的上方。

  “好阳,不要犹豫心软,我们一口气分了,要痛一起痛个够。”

  “好。”

  深呼吸一口气,将神力提运到极致,他们有默契地同时发力:

  “起。”

  “分。”

  鲜血洒溅四面八方,受他们的分身和疼痛影响全面浮荡摇动,神力乱窜,一片乱象。

  “啊……”玄阴巨神痛极凄厉地声音响起。

  “哼……”圣阳巨神紧咬牙关,痛极闷哼声还是没忍住。

  神体完全分开的一瞬间圣阳巨神不顾自身的疼痛听声辩位勉力运起神力给玄阴巨神疗伤,尽力缓解她的疼痛。

  巨痛得到缓解那一刻玄阴巨神就感受到了,心里暖暖的。他们不约而同转身第一时间看向对方的面容,一点点得细看,静静得深情凝视着。

  明眸皓齿,眉目如画,琼鼻玉肤,姿色天然,蓝发飘飘的玄阴巨神,粲然一笑,刹那风华。

  剑眉星目,鼻挺如峰,朱唇皓齿,菱角分明,浩气凛然的圣阳巨神,柔然一笑,倾情迷人。

  迫不及待地靠近,顾不得身上的巨疼相拥,他们的双手都空环着,极致小心得不碰到伤口。

  “乖阴,你有没有事?”

  “好阳,我没事。你呢?快收力,现在我们都很虚弱,不要再浪费神力增加神体的负担,就让它慢慢愈合。”

  “不,乖阴,这次我不听你的,看到你的伤口我好心疼,我想让它快点好起来不要再伤害到你。你放心,我也没事。”

  “呵 你真是傻,我又何尝不心疼你。”玄阴巨神轻笑着也运起神力给圣阳巨神疗伤。

  “乖……”

  “不要说话,我们都看不到自己的伤口,就这样相互给彼此疗伤。”玄阴巨神打断圣阳巨神的话不容拒绝地说。

  “好。”

  他们就这样相视相拥双手空环着互相疗伤。

  时光荏苒,一千年后。

  经过千年疗伤,他们背上分身的重伤已经全部愈合。双双收力,星眸睁开,凝视对方,相视一笑,收拢双手紧紧环抱着,互相感受着对方的体温,玄空中飘着甜蜜的味道,荡着浓厚爱意的氛围。

  玄阴巨神听着圣阳巨神的心跳声:“好阳,我们终于挺过来了,好开心,好幸福。”

  “嗯,雨过天晴了,以后我们会更好的。”圣阳巨神温柔地回道,更紧了紧手中的力道抱紧她。

  “嗯嗯。咦?我们脚旁边的是什么?一闪一闪绿悠悠的,跟我们一点都不一样。”

  圣阳巨神转头看了一下,认真观察起来:“应该是我们当初分身流下的血经过千年灵化有了神智。

  “哇!那它好厉害呢!看着怪养眼的。不知道它会是什么样子的?好期待呢!”

  “你呀!总会看到的。嗯?四方怎么也有灵智的气息,还很强烈狰狞,啧啧啧 好吓人的样子呢!嗯? 不对,它们好像是在灵修神形那节骨眼上卡到受阻了。”

  “是吗?我看看。”说着玄阴巨神就细细屏收各方的气息。

  “不是好像,是真的受阻了,它们身上有我们的气息,我们帮帮它们好不好?”

  “怎么会没有呢!它们也是我们的血灵化的,我们分身时可不止流了那一滩血,还到处飞溅了数不清的血块血沫子呢!”

  “嘿嘿 那倒是。不如我们除了帮它们,也四处施些神力,说不定会帮到更多血沫子灵化呢。”

  “好好好,都听你的,行了吧!”

  说完都运起神力精准落到四方灵化的位置上助它们成形,随后又大施神力到各方各处,顿时玄空神力飘荡,灵气充沛。

  “哗……”

  有灵智的生物都舒适地叹了一声,舒服地伸了伸懒腰,猛力吸收神力,吸食灵气,升华自身。

  五百年后

  “父神,母神……”

  “父神,母神……”

  “父神,母神……”

  “父神,母神……”

  东南西北方陆续传来声声稚嫩的童音,打断了正在修炼的玄阴和圣阳,收功,站起来。

  玄阴疑惑地说:“好阳,好特别的声音。什么在叫?”

  “不知……”没等圣阳回答完。

  东方就现出一个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的好看男孩:“母神,是孩儿。”

  南方浮出一枚漂亮娇妍,冰肌玉骨的水灵女孩:“母神,父神,是女儿妠染呢!”

  西方移来一个面如冠玉,温和柔润的儒雅男孩:“母神,父神……”

  北方飘来一个粉妆玉琢,天真活泼的可爱女孩:“父神,母神,是我是我呢!我是你们的女儿蓓趣。嘻嘻……”

  一眨眼的功夫他们就来到玄阴圣阳的面前,在他们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齐齐跪下:

  “儿子崬禹……”

  “女儿妠染……”

  “儿子夕涯……”

  “女儿蓓趣……”

  “见过父神、母神,愿父神、母神安康永年。”

  说完齐齐不含糊地重重叩首三个,仰头笑容满面的看着玄阴圣阳。

  玄阴被他们突然的到来一叫一拜吓到了,都懵了,不知道作何反应:

  “啊?你 你们叫的是我们啊!这 这……”看向圣阳。

  “你们先起来。”相比玄阴,圣阳显得淡定很多,轻轻拥住拍拍她的背安抚她紧张的情绪。

  “可是你们还没有应我们”崬禹说。

  “嗯。”,妠染,夕涯,蓓趣连连点头应和。

  “你们吓到她了。”圣阳口气不好地说。

  崬禹,妠染,夕涯,蓓趣不知所措,面面相觑,然后异口同声地说:

  “对不起,孩儿知错,吓到母神了,请母神责罚。”

  “啊 没事没事,我没怪你们,你们快起来、快起来。都怪你,小题大做吓到他们了,他们这么可爱,你这么凶干嘛。”玄阴连忙回道,又嗔怪地说圣阳。

  圣阳眼神瞟了他们一眼,没作声,自顾自得搂着玄阴;吓得他们缩了缩脖子,不敢看他也不敢出声,直挺挺地跪着。

  等了半响看他们没起来,玄阴纳闷了:“你们快起来呀!别跪着了。”

  说完挣开怀抱想去扶他们起来,圣阳看着空空的怀里,又瞟了他们一眼,眼神更深了,嘴角掀起一抹淡淡的笑,飘散着一股诡异的气氛。

  崬禹、妠染、夕涯、蓓趣不约而同打了个冷颤,有点莫名其妙得你看我我看你;蓓趣仰头给了圣阳一个大大的灿烂笑容。

  圣阳被蓓趣明媚灿烂的笑容治愈了一些,诡异的气氛淡了一点;崬禹、妠染、夕涯同时敏锐察觉到周围的细微变化,又看到蓓趣的笑容,瞬间明白了什么,随即同时朝圣阳展出一个大大的灿烂笑容;圣阳笑容隐没,眼神微迷,差点被闪瞎了,头一撇,诡异的气氛崩了。

  玄阴走到一半看到他们的灿烂笑容,疑惑地回头看圣阳:“咦?他们对你好热情,笑得这么明媚好看。你怎么还绷着脸?”

  “呵呵”圣阳听到玄阴又因为他们说他,皮笑肉不笑地回给他们一个笑容。

  “母神,你们还没应我们呢!”崬禹、妠染、夕涯、蓓趣同声说。

  “应 应什么?”

  “他们是我们分身时溅出的血块灵化成的神形,你还没看出来吗?他们叫我们为父神、母神也不为过,间接算是我们的孩子。”圣阳解释道。

  尽管崬禹、妠染、夕涯、蓓趣对间接二字都觉得刺耳不认同但又不敢反驳。

  玄阴这下凝神看了下了然 了:“嗯,是我们的孩子。诶!我应了,你们赶紧起来。”

  “唰……”还是没有起来,四目八眼看向圣阳,期待的小眼神传达的意思不言而喻。

  “好阳,你快应呀!”玄阴催促着。

  “嗯。起来吧!”圣阳不情不愿得应道。

  “哎!谢谢父神、母神。”崬禹、妠染、夕涯、蓓趣欢快地回道,起来奔向他们,激动得拥抱他们:

  “父神,母神,我好想你们哦!”

  “父神,母神,我好爱你们哦!”

  “父神,母神,你们身上好暖好香。”

  “父神,母神,你们好好哦!”

  “父神,母神,我可以常来你们这里吗?”

  “母神,你教我神术好不好?”

  “父神,我练神力时卡到了,你提点我一下好不好?”

  “母神,父神,我常来找你们好不好?”

  玄空一时叽叽喳喳的,热闹非常,欢乐无比。

  “好好好,都答应你们。呵呵…… 对了,你们谁大谁小?”玄阴温柔地应着。

  “我大。”崬禹大声说。

  “不是,我大。”蓓趣接着来。

  “我大。”妠染不甘落后。

  “我大。”夕涯不服说道。

  “我大……”

  “我才是老大……”

  “我……”

  “我大……”

  “我才大……”

  “我大……”

  “我大……”

  “我大……”

  ……

  争论声此起彼伏,一声比一声大,吵得玄阴圣阳头痛不已,玄阴扯扯圣阳,示意他赶紧解决这个问题。

  “都闭嘴。”圣阳大喝声一出,吵闹声戛然而止。

  崬禹、妠染、夕涯、蓓趣委屈巴巴地一同看向圣阳:“父神……”

  “都别争了,大小按东南西北来分。”圣阳一锤子定下结果。

  “父神,别啊!按西东南北来分好不好?”听到圣阳的话蓓趣第一时间跳出来反驳:她不要当老小,不够威风。

  “谢谢父神,就这样分”崬禹赶紧回道。

  “母神,按南北东西分好不好?”妠染对玄阴请求道。

  “父神,母神,儿子觉得西南东北分会好些,你们觉得呢?”夕涯温和地说。

  “不不不,父神,你刚刚说我们间接是你们的孩子就算了,可不能把我分成老小。”蓓趣急了。

  “就这样定了,不得有异议”

  “母神…”见圣阳不改初衷,妠染、夕涯、蓓趣转头向玄阴求救。

  “你们都想当老大,可是老大只有一个,你们有四个,这可不好办。”玄阴无奈地说。

  看着一个个都在反驳,圣阳不悦:“你们不服?”

  除了崬禹点头外其余都摇头。

  “那好,竟然你们觉得不公平,那你们就以自己的实力来争,比神力,谁的神力浓厚谁就当老大,排序依次类推。”说着运力化出一个透明钵形样。

  “这是神力钵,你们一起向它施神力,谁坚持得久谁就是老大,可还有异议?”

  “没有。”崬禹、妠染、夕涯、蓓趣异口同声回道。

  “可还觉得不公平?”圣阳再次问道。

  “没有。”又一起回道。

  崬禹、妠染、夕涯、蓓趣站定方向,兴奋斐然,跃跃欲试。

  “开始。”

  圣阳一声落下,崬禹、妠染、夕涯、蓓趣齐齐施展神力向飘于中间的神力钵。

  稍久,崬禹、妠染、夕涯、蓓趣都觉得力不从心,盼着对手们先倒下。

  “呀!哇……”蓓趣第一个坚持不住了,正想哭被圣阳一个眼神扫来,活生生把哭声憋回去了。

  “啊呀!”第二个是夕涯,左右看看,想哭来着也被圣阳的眼神制止了,只好眼红红地走向蓓趣,互相无声安慰伤心着。

  玄阴看着想去安慰他们,圣阳一把搂住:“别去,由他们。”

  “可是……”

  “嗯?”

  “好,我不过去就是了。”

  “呀哈……”第三个是妠染,看清楚情况:“哈哈…… 老大当不成,老二也好。”

  跟着崬禹收力,知道自己的老大位置跑不掉了喜形于色。

  “服了吗?”圣阳问。

  “嗯,服了。”妠染、夕涯、蓓趣点头回道。

  “那就这样定了,崬禹是大哥、妠染是二姐、夕涯是三弟、蓓趣是四妹。”玄阴说完意味深长地看了圣阳一眼。

  圣阳接收到玄阴的眼神,摸摸鼻子:一群不自量力的小神崽子敢反驳我的决定,哼。

继续阅读:玄绛降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归天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