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医族
夙暖2018-12-07 16:192,958

  天年两万三千八百年·天医族后山修炼地

  郁郁葱葱,山群林立,石桥流水,微风轻烟,云雾缭绕,神力四窜;中间依次盘坐着小家碧玉、娇怯可人的飘丝裙少女;肤白脂粉、月眉皓齿、芳华绝代的绛红金丝边华裙少女;艳丽娇妍的蓝红交错花间裙少女;挺拔冠玉的蓝金花间袍少年。

  艳丽少女吐息,双手上下打了一旋收功,睁眼看看左右,伸个懒腰,站起来舒展筋骨:“啊哈!又是我先修炼完。”然后往左走:“嘻嘻…”;笑着拿一缕发尾伸向少年的鼻下来回瘙痒;少年皱皱眉头,随即吐息打旋收功,睁眼,无奈又宠溺地说:“暖之,你又闹皮了。”

  步暖之噘嘴反驳:“我哪有,知然讨厌。我也是刚修炼完不久,这不是一个人无聊嘛!不知道寻姐姐和姐姐要什么时候才修炼完?”说着走到飘丝裙少女和华裙少女眼前挥挥手。

  “暖之,你又在闹了。”当先迎面走来一位娇萌温煦的女子,落后一点是面容略带严厉的少妇,板着一张可爱脸的男子和消瘦清尘的男子。

  “啊!意姨,我没有。”

  “意姨、丝姨、封叔叔、楼叔叔。”步暖之反驳完和知然齐声唤道。

  “嗯。乖。”古盘意温声回道。

  丝榆、封融、楼缕缕点点头回应。

  不多时,飘丝裙少女和华群少女齐齐吐息打了一旋收功,睁眼,看到面前这么多人在,愣了一下。古盘意、封融、楼缕缕、丝榆相视一眼。

  “少天主安。”齐齐走到华裙少女面前躬身行礼问安。

  旁边的丝玉寻赶紧站起来退一边,和步暖之、知然面面相觑,不明所以,平时都是亲昵如家人般的随和相处,都不明白怎么突然这么正式起来。

  炽凝知道肯定是有要事说才如此正式:“意姨、封叔叔、楼叔叔,丝姨,快请起。作何突然如此正式?”

  丝榆柔声回:“少天主,如今你长大了,修为不俗;你该进天医谷境历练一番,并且务必通过考验,接任天医族第二任天主之位。”

  炽凝愕然了:“怎么突然让我接任天主之位?”

  古盘意微笑着说:“少天主,这不突然,我们本来就是打算让你这个时候接任天主之位的。以前不说是看你还小,让你能尽可能过个愉快的童稚时光。”

  炽凝了然,沉吟片刻:“竟然你们都决定了,那我唯有从命了。什么时候开始历练?”

  作为打理天医族事务的族老,丝榆面容肃然地说:“回少天主,明天。天医谷境虽是幻境,但境中的任何幻物都能对你造成伤害。天医谷境主要是生存着大量幻翼兽,它们是群居草肉种族,神体之躯对它们的诱惑极大,会飞行,攻击力强悍,你千万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此行你主要是拿到幻翼草,唯有拿到幻翼草出来才算是通过考验。

  幻翼草和幻翼兽相伴相生,生长在幻翼兽的住处旁;是疗伤、助修炼等用途广泛的珍贵药引子,要想拿到必是凶险非常;如遇到非常危及的情况你要马上撤离出谷,虽然说通过考验重要,但你的性命更重要。”

  没等炽凝回话,丝玉寻就急急地说:“娘,竟然这么危险就别让凝儿去,反正考不考验天主位都是她的,何必多此一举呢?”

  丝榆摊手:“不行,这是族规。”

  古盘意看着炽凝:“少天主,你一定要去历练,这段时间你的修为明显陷入瓶颈,去历练一番对你有帮助。”

  步暖之加入着急行列:“可是姐姐的修为进度已经很好了。”

  古盘意柔和不失坚定地说:“不够,远远不够,少天主不是常人,以后她要做的事很艰巨,以她现在的修为根本不够看,危险使人进步,多危险的境界都要去闯一闯。”

  “意姨……”

  “意姨……”

  “意姨……”

  炽凝打断丝玉寻、步暖之和知然接下来要说的话:“好了,就这样;我知道你们的担心。放心,我会安然出来的,难道你们不相信我吗?”

  齐齐摇头:“我们相信你。”

  “这就对了。”

  一直没说话的封融:“我们会一直守在天医谷境旁边,少天主遇到招架不住的情况千万不要硬撑。”

  楼缕缕和煦附和:“对,少天主,我们会一直在你背后,不要怕、不要强撑,有我们呢!”

  炽凝笑着摇头,这还没去呢,他们就各种担心了:“好好好好,我都知道了;你们放心,我有分寸。对了,天医谷境有其他人吗?”

  丝榆解惑:“没有,你进去之后除了你都是幻兽、幻物。”

  四眼八目疑惑地看着丝榆,步暖之问:“那好奇怪了,竟然是幻物它们怎么会有能耐伤害到神体之躯并食之呢?”

  丝榆继续解惑:“这就是天地自然造物力的神奇之处,它们虽然是幻物,可神力、武力可不差,若遇到机缘它们也会灵化成形。”

  四人都恍然大悟,点点头:“哦哦哦哦,原来是这样。”

  炽凝看着没有什么事了:“意姨、丝姨、封叔叔、楼叔叔,那要是没别的事,我们先出去玩下,今天修炼得够久了,我们出去松松筋骨。”

  古盘意、封融、楼缕缕点头,丝榆应:“好,你们去吧!留意点,不要伤到了。”

  四人异口同声回:“知道啦!”

  炽凝唤道:“寻姐姐、知然、暖之,我们走咯!”

  齐声应道:“好咧!走咯!我们去玩了。”欢呼雀跃地往外飞去

  丝榆看着他们的背影感叹:“真希望他们能一直这么开心下去。”

  古盘意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又看下丝榆,反问:“你觉得有可能吗?”听到此问,封融、楼缕缕、丝榆都黯然不语。

  凝天宫阁楼

  傍晚,楼阁闺房里,炽凝穿着淡红里衣倚在床侧,手里拿着个不圆不正,形状甚是怪异类似木色的东西:“木坨子啊木坨子,我明天就要去天医谷境历练,出来后就要当天主。你知道吗?其实我一点都不想当天主,可是意姨说这是我的位置,是娘亲辛苦万年的成果;万年 万年是多久呢?我不知道。

  从我有记忆开始就是意姨他们在我身边,我从小都没有见过她,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可这不妨碍我想她;意姨说只要我修为很厉害很厉害很厉害的时候就能回家了,可是没说回家就能见到她,为什么呢?娘亲不是应该在家的吗?意姨说她很爱很爱我,竟然很爱我为什么不和我在一起呢?不是说不管神、魔、妖还是人都有爹娘的吗?为什么意姨只说我娘不说我爹?为什么我问了爹爹的事意姨的脸色都会变得很难看?还有很厉害很厉害很厉害的修为是有多厉害、是什么样子、怎么厉害法呢?

  木坨子,你知道吗?我一点都不想压着自己当从容沉稳的少天主,可是少天主就要有少天主的样子,这样才符合我的身份。你都不知道我有多羡慕暖之,想哭就哭,想笑就笑,自由自在的,还有知然让着她、宠着她,他们以后会成亲永远在一起,好好哦!也羡慕寻姐姐,有娘亲疼;虽然我有意姨、楼叔叔、封叔叔疼,可我觉得这不一样,你说我是不是有些贪心了?

  你说你呀,我都喂神力给你七百年了,你怎么还是老样子呀!就第一次喂时你烫了一下、闪了一下,之后你都没有给过我回应,也就是我才在没有回应的情况下年深日久地喂神力给你,你说我是不是很好呀?嗯,我也觉得我很好。

  嗯,明天还要进天医谷境历练呢!不知道到时会是什么样子?好了,先不说了,要早点休息。”

  炽凝不知道她这番话都被隐在暗处的古盘意给听到了。等她睡熟后,古盘意走到床边爱怜地看着她的睡颜:“凝儿,总有一天你会明白为什么的。你生来就有使命,要带领天医族人回家的,有大仇要报。我们只能极尽所能把能给的给你;你放心,意姨和你楼叔叔、封叔叔永远都会爱你、都在你的身后护着你。”说着轻轻抚摸她的脸庞,又拍拍炽凝右手戴着的不圆不正,形状甚是怪异类似木色的传承血丹:“凝儿一直给你喂神力,不知你这小东西会不会、又有没有灵化成形的那一天。”

继续阅读:天医谷境历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归天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