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血丹灵化成形
夙暖2018-12-19 14:015,117

  那攻击炽凝的幻翼兽走到面前一阵“呜嗷呜嗷”,仿佛在说:这人是神体之躯,很香很好吃;幻翼兽首领听完扇起右边翅膀拍拍它的头,随后那幻翼兽退向一边。<p>  幻翼兽首领定定看着炽凝,炽凝不示弱与它对视,半响,好像是评估完炽凝的价值,仰头一声“嗷呜”,首领汹涌的气势向炽凝扑面而来,炽凝不怯,反而隐隐有些兴奋,有战意从心底升起,全面神力大开,天医族少天主的气势反攻幻翼兽首领,一人一兽虽还未正式开战,但眼神、气势早已交手上百回合了。<p>  幻翼兽首领感受到炽凝的反击,深深觉得受到了侵犯和不尊重;身子缓缓向上浮起,于半空中停止,扇动翅膀扇出一片片火形的冰凌向炽凝疾驰打去,炽凝边躲边挥使炽年缙锦打掉冰火并顺手转换方向使冰火攻击向不远处站着猝不及防的幻翼兽群打去,“嗷咽”一片痛呼声顿时响起。<p>  见此幻翼兽首领怒了,不断加强冰火的攻击力度;炽凝将炽年缙锦抛向头顶施展防护阻挡铺天盖地而来的冰火片,双手凝出炽年烈火焚向幻翼兽首领,所到之处冰火一触即融。<p>  又一个回合下来炽凝和幻翼兽首领双双后退一步,炽凝的右手用力过度,刚止住的鲜血又争先恐后流出来,不多时空中弥漫着一股浓郁神力、生息澎湃的气味,幻翼兽闻到这特殊的气味一阵兽首清灵、神清体爽,群兽望向炽凝的目光更加炙热了,炽凝看到它们的眼光变化,咽了咽口水:“别 别看我,怪渗人的,我不好吃,真的,一点都不好吃。”<p>  幻翼兽首领貌似听懂了,扯了扯尖嘴角,仰头一声“嗷啊”,空中的幻翼兽群接到命令,不约而同扑向炽凝。<p>  炽凝向上一跃握住炽年缙锦一个扫荡,“嗷咽”一片痛呼声响起,扑向炽凝的幻翼兽被扫到倒向身后压倒一片同类,接着没被压到的幻翼兽继续攻击炽凝,络绎不绝,一批倒下换下一批……<p>  打了大概一天一夜,幻翼兽被放下一大半无力攻击,其中死伤无数,炽凝周身布满大大小小不一的伤口,狼狈不堪,气息不稳;此时打斗以剩下的幻翼兽忙着救治受伤的同伴,没空去攻击炽凝而暂歇。<p>  幻翼兽首领看到此情景非常恼怒,折腾这么久,损兵折将都还没拿下区区一异类,“嗷啊”一声,幻翼兽首领先攻向炽凝,身侧比它略小的左右两头幻翼兽也跟着攻向炽凝。<p>  被累的本在休神调息的炽凝对着幻翼兽首领直骂:“王八蛋,噢不,王八兽,以多欺少,仗势欺神,卑鄙阴险,贱兽无耻,说的就是你、你们。”说完伸出左手指指着幻翼兽首领并躲开它的攻击,听此幻翼兽首领怒了,深深觉得又被挑衅了,攻击越发猛烈,炽凝被攻击得节节后退,左右又被夹击,边退边防守,本就打了一天一夜早已疲惫不堪,越打越力不从心,防守迟缓,右上臂挨了深深的一爪,鲜血直喷,缓缓往下流,有些滴到了手腕上戴着的木坨子。<p>  一会儿,木坨子闪红了一下,略烫,要是平时炽凝肯定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异样,但现在大敌当前,生命有险,压根无暇关注旁的事。<p>  “啊……”炽凝在险境之际全力爆发,将围着她打的三头幻翼兽齐齐震开,略小的左右幻翼兽被打得往后倒飞地有点远,幻翼兽首领翻了个筋斗稳稳停在炽凝侧对面不远的地方;爆发完倒退几步,一度力竭,咽下往上涌的血,强撑着不倒下。<p>  幻翼兽首领察觉到炽凝的力竭,飞速攻向炽凝。见状,炽凝快速挥出炽年缙锦,企图阻挡它的攻击,然已力竭的她施出的防攻力几近无力,让幻翼兽首领一爪抓住炽年缙锦,一用力,惯性使然,炽凝踉跄向前被幻翼兽首领前肢扣紧双肩,“嗷呜”一声,仿佛在宣告胜利的果实;炽凝握住它的两前肢使劲往后退,想挣脱它的钳制;幻翼兽首领看出她的意图,恶劣地顺着她力道快速走,炽凝猝不及防差点被推倒。<p>  幻翼兽首领煽动翅膀拽她飞上天;炽凝向后仰被倒拖了一段路,拖磨雪地的脚一直都想稳住不被拖动,奈何身疲力竭,力不从心。<p>  幻翼兽首领拽炽凝上天,尖嘴突然变长向炽凝的心房使劲一啄。<p>  “嗯哼!”炽凝痛哼一声,双手改道,左手紧握幻翼兽首领的尖嘴,右手张开捂住伤口并抓住尖嘴,用尽全力阻止它继续往心房深处啄。尽管炽凝捂住了也挡不住心头血汩汩直流,沿着她右手掌滴落在木坨子上。<p>  木坨子经受她的心头血滋养,整颗都滚烫发亮,红光四散,炽凝和幻翼兽首领都没注意到这异常,忙着自救和打牙祭。<p>  被拽着荡在空中的炽凝无疑处于劣势,哪怕紧抓尖嘴荡来荡去的还是把伤口给荡深了一点,鲜血不停地流,头晕目眩,还是使劲双眼睁大发红死盯着上方的幻翼兽首领,发狠向上一伸身子,不顾伤口被撕扯的痛,一口咬住幻翼兽首领的狗鼻子。<p>  “嗷咽”幻翼兽首领痛叫,疼痛让它没法冷静保持平稳飞行的状态,拉扯,四处跑,满天窜,一上一下,左晃右甩,企图让炽凝松嘴,可炽凝愣是死死咬住,在它满天跑、满地窜、拼命甩,不止它的鼻子痛,炽凝的伤口更痛,它的尖嘴还啄在她心口上呢!炽凝发红的眼和它被痛得沁出泪雾的眼互不相让地对视着。<p>  在他们旋转死死对视时,木坨子周身裂出了无数条缝,有粗有细,鲜红的光一缕缕透出;缝隙加大,一块一块木色裹衣剥落……<p>  红光霎时四射,刺得炽凝和幻翼兽首领不约而同闭上眼睛:在他们中间飘浮着一颗光滑耀眼的正圆形血红丸子,周围有无数类似血丝一样的细红丝条在不停游动;红光极致绽放,神力以血红丸子为中心向周围施放,炽凝和幻翼兽首领顿时被震分开。<p>  “啊!”<p>  “嗷!”<p>  双双倒地,炽凝挣扎起来,在地上盘坐抓紧时间调下息;幻翼兽首领仰躺地上打滚,两前肢捂着鼻子“嗷嗷”叫,左右幻翼兽赶紧上前扶住它,靠在左右幻翼兽用翅膀、两肢搭起的架子仰躺着等待鼻子的疼痛下去一点,双眼一直凶狠地盯着炽凝看。<p>  稍微调息完毕,“咳咳…”右手捂着伤口咳了几声,炽凝狠狠看了幻翼兽首领一眼,继而转头看向半空中那一团红光包裹着的血红丸子,伴着飘飞的细雪,炽凝眼神迷离地欣赏着红与白交织出的这一幅极致养眼的画面,真美。<p>  耀眼红光一极闪,刺眼地让炽凝和幻翼兽们急忙抬手捂住眼睛。待睁开眼时,红光没有了,血红丸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站在他们不远处的一赤裸披散头发的清尘美男。<p>  炽凝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突然凭空出现的赤裸清冷美男子,不止炽凝傻眼了了,幻翼兽它们也都懵了。<p>  眨眨眼,再眨眼,还在,不是幻觉;这 这 没见过猪跑也听过猪样;这裸美男…… 嗯,有看头。<p>  咦?不是说天医谷境就她一个人吗?那这是谁?炽凝脸虽然红彤彤的但还是不眨眼地直勾勾看着:“喂!你好,你 你是谁呀?”<p>  清冷美男一直看着炽凝,哪怕此时的她狼狈不堪,他也觉得无比顺眼,待看到炽凝的脸慢慢变红,眼神变得火辣,沿着她的眼神缓缓往自己身子一看,吓!裸的,全裸的,条件反射的捂住重点部位;低头想了想:反正她都看过了,再捂也没意思了,何不大气让她看个够呢!<p>  想毕清冷美男放下害臊,摊开双手,抬头对着炽凝粲然一笑:“你好,终于相见,苍元见过炽凝天主,天主安。”说完微微躬身见礼,只是怎么看怎么怪异来着。<p>  炽凝的注意力被他突然展露的笑容吸引了一下,闪了闪眼,听完他的话还是不解他为何出现在此:“啊?”<p>  看出炽凝的疑惑,苍元微笑回道:“我是木坨子,初次相见,以后请多多指教。”<p>  呆了一会才反应过来,缓缓抬起捂着伤口的右手腕看了看,只见手腕上已经没有木坨子的丝毫踪迹,一跃跳起“呲。”扯痛了伤口。没等她向苍元走去,苍元就快步走向她。<p>  看他赤裸走动,“咳咳”炽凝握拳置于唇上咳了一声,转头四处找找,看到之前给打脱手的炽年缙锦,伸手召唤来变出一块素红色的布抛给苍元:“给。”苍元见此一笑,接住布块裹住下半身。<p>  幻翼兽们回神了,深深嗅了嗅,好香啊!苍元走到一半幻翼兽群按捺不住扑向苍元,幻翼兽首领和左右幻翼兽也跟着上。<p>  “小心。”炽凝急声说边向苍元走去。<p>  “没事,你不要动。”苍元一边和幻翼兽缠斗一边回炽凝,并看到有幻翼兽想浑水摸鱼袭击炽凝都被他施神力给打飞了。<p>  一个时辰过去,在苍元一把抓住幻翼兽首领整个甩打雪地又甩起飞出去,致使幻翼兽首领受重伤而终结战斗局面,幻翼兽兽群携带自家重伤的首领和受伤的族兽落荒而逃。<p>  苍元走到炽凝面前,炽凝目不转睛得看着他,苍元任她看。突然,炽凝一把抓住他的手臂,赤裸的触感惊得她一把甩开,用手指着苍元:“你 你 你真的是木坨子?”<p>  “千真万确。”<p>  “我 我 你 你 ……”确认了之后语无伦次不知道说什么好;想到关键点:“你怎么突然成形了?”<p>  “这都是你的功劳,你的心头血滴我身上让我冲破最后的枷锁得以化形,不然我大概还要一百来年才能化形。”<p>  炽凝了然:“啊!原来是这样,我的心头血可以助你早日化形,枉费我这么多年给你喂的神力了;早知道我一开始喂你心头血不就好了。”<p>  听到炽凝的话苍元笑着回:“呵呵 你呀!你的神力对我化形也有用,只是心头血的作用更大罢了。再说你当心头血是能随便取的吗?心头血不管是人、神、妖、魔都是精元所在,非常宝贵的,不能随便取。来,先别说了,你脸色很差,伤口看起来不浅,我给你疗伤先。”<p>  炽凝想想也是:“好。”<p>  苍元、炽凝相对盘腿而坐,苍元设下防护结界,专心给炽凝疗伤……<p>  三个时辰过去。“呼!”炽凝深呼吸吐出一口气,站起来舒展下筋骨:“终于好了。”<p>  苍元神情柔和地看着她,略笑:“没算好全呢!接下来要好好精养着,能不动武就不动武。这下知道痛了,看你下次还敢不敢逞能。”<p>  听此,炽凝扭头看苍元:“什么叫做我逞能?我势单力薄,它们兽多势大,我又不是有无边神力,我被打伤不奇怪;再说不可能不动武的,幻翼草还没拿到呢。”<p>  苍元看着炽凝:“是吗?难道你不想打架?”<p>  “……”<p>  “难道一开始你没有时机远离它们?”<p>  “……”<p>  “难道我从你身上感受到的战意是假的?”<p>  “……”<p>  “难道……”<p>  炽凝被说得无话反驳,因为是事实,赶紧打断他的话认错。“好了好了,别难道了,我知错了还不行吗?”<p>  苍元失笑:“行,你知错怎样都行。幻翼草我会帮你拿到,能不动武就不动武,自己身子要紧,知道吗?”<p>  炽凝低头,闷闷回道:“好,我知道了。”<p>  苍元揉揉炽凝的头:“乖。”<p>  炽凝听到一下抬起头,拿下他的手反驳说:“放 放手,乖该是我对你说的,我比你大,是我助你成形的,我管你才对,怎么反过来你管我了?”<p>  苍元玩味地说:“哦?是吗?你确定你比我大吗?我没有成形不代表我比你小。”<p>  “我是不是你有记忆开始就在你手腕上了?”苍元继续反问。<p>  炽凝点头:“可是这……”<p>  苍元打断她的话:“这不就对了,我比你大,在你还没有的时候就存在于世了,你说我大还是你大?”<p>  炽凝噘嘴不甘地回:“你大。”<p>  苍元接着说:“这就对了,我比你大,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虽然你从小渡神力给我。”<p>  炽凝翻翻白眼:“好吧好吧,我承认你比我大,我有弟弟了,刚好缺个哥哥,那就勉为其难让你当吧!”<p>  苍元继续要求:“这就对了,你不止要把我当哥哥,你还要把我当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那个竹马。”<p>  炽凝瞪大眼睛惊愕得问:“啊?我说的话你都能听到啊?”<p>  苍元看着炽凝认真地说:“对,我都能听到,虽然我无法回应你,但从小你说什么做什么甚至你去的地方我都能听到、感受到;所以除了初见面我对你行礼尊称你为天主,之后我都是平和态度对你,直呼你的名字,就是因为我知道你不是很喜欢当天主,那么我们相处就不是天主和下属的关系,而是朋友关系。我们相处多年,你渡我神力,于我窃窃私语说心里话,我默默陪伴你身边,你看从一见面我们就没有什么陌生感,还聊得很愉快,不是吗?”<p>  炽凝点点头,想了想是这样的:“你说的对,可是你对我知之甚深,我对你却了解浅薄,有些不公平。”<p>  苍元轻笑:“你呀,犯傻了,我现在也算是神了,我们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了解,你说什么我也可以给你回应了。从这出谷之后呢你可以在外面、在人前压着自己端着身份做天主,做好你的职责;但在我的面前你不需要任何掩饰,做你自己就好,我永远都不会对你严厉以待。”<p>  你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渡神力给我、助我修形的人,我的命都是你的,以后我只会疼护你。<p>  你更是唯一一个不把我当神元看待,哪怕意姐他们说我是世上最珍贵的神元,吃了可增加修为;你对我的态度也丝毫没有改变,对我始终平等对待,像朋友一样诉说心里悄悄话;你慰我寂寥的内心,我知你的落寞孤独。<p>  炽凝灿笑着说:“嗯嗯。谢谢你,苍元。”<p>  苍元摸摸她的头:“对我你不用客气。走吧。我们去找幻翼兽的居处,早点拿到幻翼草,你也好早点出谷疗养身子。”<p>  “好。那天幻翼兽群落荒而逃,虽然分散往四处逃,但往左边的幻翼兽比较多,我们去那边看看。”<p>  “好。”<p>  炽凝和苍元相视而笑,往左边走去。

继续阅读:炽凝苍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归天泪-凝苍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