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医谷境历练
夙暖2018-12-07 16:342,542

  天医谷境<p>  炽凝嘴里叼着根黄草,眼神往四周瞟,慢悠悠行走在荒凉的地界,右手拿着传承血丹:“奇怪,木坨子,我这都进来几天了,丝姨不是说有幻翼兽吗?怎么我一路走来荒芜兽烟不说,连棵树都没见着,连地上的草都是一副黄竭无力、要死不活的样子。”<p>  “对了,木坨子,你什么时候才成形?你是男子还是女子?要是你是女子,那我就多了一个妹妹;要是你是男子,那这么多年的相处我们该算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呢?还是和知然一样是姐弟情谊呢?”左手挠挠头好疑惑的样子。<p>  随后把这个问题丢到脑后,蹦蹦跳跳往前走:“一个人的感觉真好,不用端着、压着自己,啊啊啊啊…… 真舒爽。”<p>  “木坨子,意姨他们说天医谷境只有天主或少天主才能进,我是第一个进来的;他们也不知道境内的情况和幻翼兽的样子,那我不知道样子我上哪找它们的家挖它们的草呀?”好纠结的样子。<p>  “不管了,我真是闲得慌自寻烦恼,走一步看一步吧!”<p>  “木坨子,这里看起来那么真实,有天有地有云有风有生命力,只是没有夜晚而已,你看连草都是实的,都不像是一个幻境。”<p>  炽凝走着,时不时踢踢脚边的草;跳着,看看不用神力能跳多高;蹦着,蹦到多草的地方打滚耍乐;跑着,闭上眼睛迎着清风;飞着,半浮于空转圈圈散播神力,神光闪闪,煞是好看,转晕了躺草丛上仰望天空;就这样一个人玩得不亦乐乎,时不时对着传承血丹说说当下的感想,很是愉快,这时候的她俨然忘记了所有烦恼专注于玩乐。<p>  在炽凝没有发现的地方有一双双眼睛不动声色地注视着她玩乐。<p>  此时炽凝不想管其他,随心东走一点西走一点,边走边玩,反正不限时间,慢慢找,正好可以好好玩玩,放松下。<p>  走着走着炽凝觉得不对劲,怎么突然暗下来了?扭头四处看看,看到不知何时不远处围来一头又一头三人高、羊身兔尾猫脸、全身蜡黄的兽,个个一脸无辜的看着炽凝,一步一步靠近炽凝:“啊…… 这是什么?从哪突然冒出来的?”<p>  炽凝往后退才发现没地方退,哪个方向都有蜡黄兽;突然蜡黄兽蓄力齐齐向炽凝跃去:“哎!闪。”<p>  炽凝从蜡黄兽的脚缝隙夹生挤出来,回头一看,看到蜡黄兽并没有撞到一起,而是身子互相交融而过:“啊哈,这都行。”完后蜡黄兽齐齐转头看炽凝,唬得炽凝吓一跳:“看 看我干嘛?我又没有惹到你们。”<p>  炽凝接着跑:咦!这是在幻境里,难道它们是幻影?我去试试它们。想完边跑边借机靠近一头蜡黄兽,伸右手摸摸兽身,穿身而过,触感像烟雾一般,但是暖呼呼的:“哇哦!好舒服。”正当炽凝摸得起劲,速度不由慢了下来,被摸的蜡黄兽转头伸出舌头舔了一下炽凝的脸庞,一连舔了四、五下炽凝才回过神来:“啊?”<p>  左手摸摸被舔的地方,看着蜡黄兽:“你 你 你不是幻影的吗?怎么舔得到我?”在她又没反应过来双嘴撅起“吧唧”了一下炽凝,这下炽凝傻眼了,愣住了,温热湿濡的触感好真真真实的样子;在她愣住时四处不断涌来蜡黄兽亲、吻、舔、蹭、触摸等各种亲昵的举动:“啊!好痒啊!哈哈…… 你 你 你们别闹,痒,哈哈哈……”<p>  炽凝艰难得在蜡黄兽的脚下缝隙里钻出来,一边钻一边嘀咕:“啊呀!都快吻死我了,便宜都被你们占光了,占光了就算了,我还没法占回去,好憋屈。”<p>  站起来拍拍手和衣服上沾着的草屑,转头,没准备的和一对对圆溜溜的眼珠子对视,瞳孔映射着它们狂奔而来的身影,好惊恐:“我的天,还来……”<p>  不做二想,转身,跑;左闪右躲,曲线跑,直线跑,跑得很是艰辛,气喘吁吁。<p>  跑累了飞上天,以为可以摆脱它们了,还没等高兴就看到蜡黄兽齐齐飞上天,差点惊掉炽凝的眼珠子;一上一下跑中裹着飞,飞里带着跑:“呼呼!都跑几天了,我都快气竭了,它们怎么看起来没有一点累的样子,还那么兴奋;老天,这要跑到什么时候?”<p>  炽凝被追到四处乱窜,只为脱身,闷头狂跑,在她没有注意的时候一头跑进了一个冰雪纷飞的界面,后头早已没有蜡黄兽的兽影了。冷得炽凝一哆嗦才反应过来没被追了:“咦?没追了?!哈哈 真好。这又是哪里?”<p>  伸手接住一片雪花:“这是书里说的雪吗?好漂亮哦!”入眼一片皑雪茫茫,一望无际,炽凝踏着雪往前走,雪地上现出一个又一个雪印。<p>  走了一个时辰左右,前面有一个白白的影子,炽凝快步走近一看,是一头和她差不多大小白色的兽,狼身狗尾,四肢纤细,后面有翅膀,鸡冠鸟面狗鼻鹰嘴,虽然长得怪异,但炽凝莫名觉得好可爱,心生喜意,有了蜡黄兽的前车之鉴,觉得这兽该也是善意的。<p>  走到白兽的面前,炽凝露出亲切的笑容,好奇得看着白兽,白兽抬头看她,鼻子嗅嗅,露出陶醉的神情;炽凝伸出右手摸摸白兽的翅膀,冰冰棉花糖的触感:“哇!”在炽凝的手触到白兽的那一刻,白兽一转头张开嘴巴准备咬时,被冷得一激灵的炽凝本能反应抽回手:“好冰,好冷。”<p>  在炽凝低头捧手哈气时,白兽突然发起攻击,一跃扑向炽凝:“啊?”把她扑倒在地,前肢露出爪子各自抓着左右肩膀,后肢压着双腿,张嘴啄向脖子;炽凝一惊,伸右手去挡,手掌被啄出一个洞,鲜血汩汩流出:“啊!好痛。”<p>  尝到鲜血让白兽更急躁了,四肢死死压着炽凝,尖嘴猛又啄向炽凝;炽凝双手快速反击,施出神力攻击白兽的脖子和眼睛,把压在身上的白兽给逼退,炽凝右脚屈起双手一撑快速起身;忽听:“嗷呜……” 类似狼声的兽声响起,是那头白兽在叫。<p>  炽凝撕下一块布简单包扎下伤口,听到兽叫不明所以。察觉到这兽怀有恶意,炽凝不想和它多待,转身想走却听到周围传来“吧嗒吧嗒”清晰整齐的跑步声和空中传来“扑哧扑哧”翅膀煽动的声音,白兽不断从四面八方涌来;不多时,四周、空中围满了白兽群,看到炽凝每头兽都露出了急躁渴望的神情却没有一头擅自行动。<p>  对面的白兽突然往左右两边让出一条路来,一炷香时间,让出的路上空缓缓落下约两人高的白兽,气势汹汹,两侧跟着比它略小的两头白兽,睥睨地看着炽凝。<p>  炽凝看着这阵仗,观察深思:“翅膀,会飞,攻击力强,恶意,群居,啊呀!幻翼兽是也;我真是猪脑子,送上门给它们打牙祭;不过幻翼兽不应该是黑色的么?!”说着炽凝拍拍额头。<p>  幻翼兽群来得如此之快,如今想走也是无路可走了,唯有静观其变,静待时机;随即紧了紧右手伤口的布变唤出专属于她的武器,长形缎带的炽年缙锦蓄势以待,做好随时战斗的准备。

继续阅读:传承血丹灵化成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归天泪-凝苍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