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谷
夙暖2019-01-11 09:303,540

  炽凝居住的凝天宫阁楼前院长着一棵茁壮葱郁的松树,树身仿佛是两棵松树黏在一起、又像是一颗树身被划出两棵树来的双生树身,树木枝丫,层层叠叠,绿意盎然,往上看幽不见底;松树中间是一个周边绿意、中间银白泛金慢慢转动的漩窝,那里就是天医谷境的出入口;松树旁边有一张圆石桌配四个石凳;松树另一侧挂着一架用红金锦绸编制的秋千,精致好看。<p>  天医谷境开启之时松树十步内除天主外无人能靠近,要是强行靠近,会被无形的力量弹开,轻者受伤,重者丧命。<p>  此时楼缕缕搓着手在十步之外走来走去,走两步转头看一眼漩窝;步暖之和知然随在楼缕缕后面不自觉跟着做同样的动作:走两步转头看一眼漩窝;封融、古盘意、丝榆、丝玉寻面带焦急站在十步之外看着漩窝的方向翘首以盼。<p>  “行了行了,你们三个不要在面前走来走去,那全身带头晃得我头晕。”古盘意没好气地对楼缕缕、步暖之和知然说。<p>  “不行,不走走分散注意力我怕我会强行冲进去。”楼缕缕想都不想就拒绝,作为晚辈的步暖之和知然不敢反驳唯有在楼缕缕拒绝时使劲点头附和。<p>  “那你们走远点晃。”古盘意不想多加争论直接下通牒。<p>  “意姨……”步暖之和知然第一时间喊出声。<p>  “不去,我老了、眼花了,在这就离得够远了,再离得远了等下少天主出来我就看不清她了。”楼缕缕坚决地拒绝。<p>  听到楼缕缕这话,不止步暖之、知然,连站在几步外的丝榆和丝玉寻都无语地看他;一个平常就超注重保养且清和童颜的人说自己老了,说出来都不怕人喷他,没看比他小很多的丝榆看他的眼光都冒火了吗?不止楼缕缕,连封融和古盘意看起来都比丝榆显年轻,说是丝玉寻、炽凝、步暖之和知然的哥哥姐姐都不会有人怀疑。<p>  “呵呵 楼缕缕你很老吗?”古盘意咬牙切齿地问,一副他敢回答是就揍他的表情。<p>  沉默板着一张可爱脸的封融也看向楼缕缕,眼冒寒光;要知道他们仨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同类,又是先后被造化出实体临世,楼缕缕先,其后到封融,最后才是古盘意,要是楼缕缕老了,那等于他俩也老了;对于年龄女子一般都比较敏感。<p>  焦急的气氛中一下子飘荡着怒气,把楼缕缕吓了一跳,丝毫没想到一句话会引发众怒,还没等他说句话缓和下气氛,走来一个仙侍向丝榆禀报:“见过族老,楼长老,封长老,古长老安,丝少仙、步少仙、知少神安;族老,窍上尊神派神侍来求助,说他的合修伴侣眉念尊仙诞婴神之际力不从心,神力几乎力竭,恐会陨灭,特来请求族老前去医助。”<p>  这突然的禀报及时缓解了不合的氛围,也让楼缕缕松了一口气,解脱了的楼缕缕良心不痛地想:感谢眉念尊仙难产及时解救我出“火海”。<p>  修神之躯男子称为神,分别为:尊神、君神、少神、神卫,神侍;女子称为仙,分别为:尊仙、君仙、少仙、仙卫、仙侍。<p>  “知道了,退下吧!”丝榆挥手遣退仙侍,眉头紧皱,说:“凝儿现在还没有出来,我没心思出门。”说完眼光往古盘意、封融和楼缕缕飘去,期望他们会开口主动请缨前去助眉念尊仙顺利诞下婴神;古盘意、封融和楼缕缕没接她的眼光,一致转头望向漩窝。<p>  丝榆看到他们的样子不由气闷:“缕哥,融哥,意姐,嗯?”<p>  古盘意轻咳了下说:“榆儿啊!这族中的事一向都是你在打理的,窍上尊神请的也是你。”意思很明显:族中事都是你打理的,人家也指明请你,自然该你去。<p>  封融板着他那标志性可爱的脸附和:“对。”<p>  “说的没错,这里有我们呢!你放心去处理族中事。”楼缕缕点头说道。<p>  丝榆不满地看着他们:“你们又欺负我,作为哥哥姐姐,你们总是以多欺少,欺负我一弱女子你们也不害臊。”实在是这个时候她一点都不想离开这里,没亲眼看到炽凝安全出来她的心没法放下。<p>  “没欺负。”<p>  “不害臊。”<p>  “害臊是什么?”古盘意、楼缕缕和封融异口同声回。<p>  “扑哧……”步暖之、知然和丝玉寻听到这些答案再也忍不住笑出声了,完了赶紧捂住嘴,在丝榆的眼神扫过来之前赶紧侧身躲过眼刀,这类局面从小看到大,每次看到都忍不住笑意。<p>  “榆儿,可不要觉得委屈,这是当年你自己选择的,当年我们下来时,我们憋屈想借由开打泄泄心头的恨火顺便扫清前面的障碍;是你说要和气开始,不要轻易树敌,这才以岐黄之术在这天界立足。”古盘意轻声说。<p>  “那是当年我们刚下来,人生地不熟,没有根基,还是不要太招摇好。”丝榆解释。<p>  “哪招摇了,那时天界动荡不已,哪怕当时我们受伤,打出一片天地出来还是没有问题的,就算是和他们对战胜算还是大的,要是是打出来的天地说不定现在我们天医族在天界的地位会更高;是你拦住我们,说天界神力不够温纯,太过霸气,婴神难以顺利降临;我们天医族本就以医以主,就以医和和气气重头开始,还说以后族中所有事物在少天主成长之前都你包了。”封融酷酷地说。<p>  “那不是看局面动荡,我们不稳定下来不利于凝儿他们成长,竟然可以和气解决问题何必还要打打杀杀呢。这么多年来族中事务都是我在打理,你们还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现在就这一次我不想去,你们就疼护疼护我这个最小的妹妹行不?而且接婴神诞生一向都是你们或凝儿出手的,我没有能力接。”丝榆弱弱地辩解。<p>  楼缕缕定定看着丝榆:“别说得很可怜的样子,你敢说我们没有打理过事务?你都一把年纪了,谁有时间疼护你。”丝榆气结,抓狂:谁一把年纪了?谁一把年纪了?反正不是我。<p>  楼缕缕斜睨丝榆一眼:“少天主还没有出来,我是不会移步的;你是接不了,但少天主之前已经用她的血凝造出不少降灵珠,你拿将灵珠去接不就行了。当年可是你怕打架,还死命拦住我们,不让我们大开杀戒的。”<p>  一一被反驳地无言回击,丝榆只好捏鼻子认了;谁让自己当年手贱拦住他们,不让他们开杀戒泄愤,嘴贱揽下族中所有事物呢?!又比他们小,还打不过他们,活该被欺负。<p>  看到丝榆妥协出门接神去,楼缕缕、封融、古盘意不再放注意力在她身上,继续巴巴看着漩窝,期望下一刻就能看到炽凝的身影。<p>  “都一个半月了,少天主怎么还不出来,不会遭遇……”<p>  “呸呸呸,闭上你的乌鸦嘴,少天主吉神天相,肯定不会出事的。”没等楼缕缕说完,古盘意就没好气地打断他的话,封融看着他的目光极其不善;吓得楼缕缕赶紧捂嘴禁声,心急地又说错话了,他不敢再走来走去也不敢说话,死死捂住嘴定定看着漩窝。步暖之、知然和丝玉寻面面相觑有经验地使劲缩起身子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就怕被火气大的长辈们连坐殃及余火。<p>  两个时辰过去,漩窝不动了,松树叶无风自动簌簌往下落,松树十步内神气力量涌动,凌厉无比。<p>  众人看着这一幕喜出望外,一会儿,炽凝和苍元就站在了松树下;看到炽凝都揉揉眼睛,确定不是幻影齐齐跑向炽凝。<p>  “凝儿……”<p>  “姐姐……”<p>  “少天主/少天主……”<p>  “凝儿/凝儿……” 古盘意、步暖之、封融、楼缕缕、知然和丝玉寻异口同声激动地叫出来。<p>  众人提步跑到炽凝的身边,把苍元挤到一旁去:“意姨、封叔叔、楼叔叔,寻姐姐、知然、暖之。”<p>  大家你一句我一声问炽凝怎样、有没有受伤、在谷境内发生了什么…… 问得好生热闹,把炽凝的声音都盖了下去,也让炽凝没法回答,只好无奈笑着任由他们拉她的手把她从头到脚看个遍、摸个齐全一边不停地问。<p>  当丝玉寻确认炽凝没事,转头看到苍元时目光闪了闪,定定地看着;苍元起初微笑看着炽凝被包围关怀,察觉到丝玉寻的目光转头向她微笑点点头;看人家被抓包让丝玉寻慌乱移开了眼光,脸悄悄红了起来。<p>  丝榆接婴神回来快步走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面,看到炽凝出来了,提起裙子边跑边大声说:“凝儿平安出来了,真是太好了。”<p>  丝榆跑到炽凝面前,硬是挤进去,有步暖之一撅给挤出来,把步暖之撅得敢瞪眼不敢言语,知然见此轻笑拉过她站在一边;丝榆激动得一把抓住炽凝的手:“凝儿有没有受伤?”<p>  “丝姨,我没事;我不负众望,拿到幻翼草通过了考验了,你看,你们看。”炽凝回道,抽出手还转了一圈展示没事、没受伤,接着拿出幻翼草给大家看。<p>  大家一看到幻翼草更开心地笑了,一片和乐融融。<p>  “凝儿,这位是?”丝玉寻指着苍元问。<p>  听到丝玉寻的问话楼缕缕等人才注意到旁边站着的苍元,目光一致看向他。<p>  炽凝走向苍元拉着他半真半假解释:“啊!瞧我忘了这事,这位是天医谷境境主苍元,我在和幻翼兽打斗时受伤时,是他现身救了我,并助我拿到幻翼草;是我的恩人,以后他就住在我们天医族了。”随后又介绍:“苍元,这是楼叔叔、封叔叔、意姨、丝姨、寻姐姐、知然、暖之。”<p>  “在下苍元,久仰各位大名,今日终得一见,不甚荣幸。”苍元微笑拱手说。<p>  楼缕缕等人皆笑着回应;古盘意和封融、楼缕缕面面相视,眼中都带着探寻看苍元,心中纳闷,不明白为何苍元的出现让他们涌出一股同类感,兴奋激动,就像遇到故人似的。

继续阅读:炽凝接任天主之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归天泪-凝苍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