沁甜日常
夙暖2019-01-09 10:183,312

  “啊哈!抓到了,终于抓到了。”炽凝站在后山凝仙池里手里抓着条鱼兴高采烈的说,正抬脚走忽然趔趄了一下,站在旁边的苍元急忙扶住她:“小心。”炽凝抬头对苍元灿烂一笑,苍元回以柔宠一笑。

  在不远处站着知然和步暖之,此时知然正学着苍元刚刚的动作,站在步暖之略后一步,张开双手虚虚围着正弯腰抓鱼的步暖之,预防她跌倒。没一会儿,步暖之兴奋地对炽凝说:“哈哈… 姐姐,你看,我也抓到了。”

  站在岸边的丝玉寻眼睛不自觉地追寻着苍元的身影,看到对谁都是清冷淡漠的苍元对炽凝露出的柔和笑容和区别对待,双手无意识揪紧衣袖,手背青筋冒出,把衣袖揪得皱巴巴的,脸色略不好看,眼神带出她自个都没有察觉到的嫉意;她身后不远处是施神力砌火坑的楼缕缕和在摆放各种调料的古盘意,封融在旁边树上打坐和留意炽凝他们的情况;丝榆打理族中事务去了,药骨子在参与完炽凝的登位典礼就继续闭他的生元关去了,自然都不在这玩耍的行列中。

  “寻姐姐,给,接住。”步暖之兴奋的声音拉回了丝玉寻走神的思绪:“啊 好。”

  “楼叔,接住。用我的炽年烈火烤。”接着炽凝也把鱼抛向楼缕缕,还向火坑掷出一团炽年烈火;步暖之见此也掷一团火到火坑里:“也用我的暖呼呼火烤,保证烤出来的鱼美味无比。”

  丝玉寻和楼缕缕接住鱼就忙活着烤鱼的事,古盘意瞅瞅没有她的事便拿出一片极薄的玉叶子吹曲子。

  炽凝静静聆听片刻:“意姨吹得真好听。暖之,加上丝姨还差七条鱼才够一人一条,我们来比赛看谁抓的多。”

  步暖之欢喜应道:“好呀好呀!我最喜欢比赛了,哪有不应的道理,嘻嘻”

  “还有你们不准帮忙。”跟着步暖之想到旁边还站着苍元和知然,转头警告他们。

  苍元颔首,继续站在炽凝后面张开双手虚虚围着;知然一样的动作:“知道,我们没空。”

  “好,我们预备,开始。”炽凝喊完,两人都弯腰忙着抓鱼;在炽凝快抓到鱼时,步暖之泼水捣乱;步暖之前面有鱼游来,炽凝砸水把鱼吓跑;两人比赛变成泼水大战,躲水之际还要忙着抓鱼,好不忙活!站在后面的苍元和知然自然无可避免地受到波及,抹抹脸上的水无奈地看着她们。

  正在吹曲的古盘意含悲怀念地看着正在玩闹的炽凝,仿佛在透过炽凝看另一个人。

  “你又想她了。”坐在树上的封融看到此神情的古盘意传密音道。

  “嗯。很想很想。”古盘意密音回之。

  “我也想。”封融叹气回道。

  “我也想,只是再想都没用,已经见不到她了。”楼缕缕密音接话低沉地说。

  “是啊!没有可能见到她了。”古盘意惆怅伤感地回。

  站在池里的苍元耳朵动了动,感知到他们的话,随即传密音问:“你们打算什么时候把真相告诉凝儿?”

  楼缕缕、封融和古盘意面面相觑;沉吟片刻,古盘意说:“等凝儿接手天医族事务再说吧!让她拥有多点的无忧时光,这样在以后的日子里她能多些美好的回忆。”

  看着现在灿烂开怀的炽凝,古盘意的话让三人都默认。

  闹腾的炽凝和步暖之,充当护卫的苍元和知然,烤鱼的楼缕缕和丝玉寻,吹曲的古盘意,树上打坐闻着鱼香味、聆听悦曲、望着池里嬉闹的封融和不知何时忙完向他们边走来边欣赏这一幕的丝榆都觉得此刻很美,各司其事,岁月静好,但愿以后都能如现在这般美好。

  最后以炽凝先抓到四条鱼获胜;全身湿漉漉不想移步去换衣服的炽凝和步暖之直接烘干身上的衣服,然后和楼缕缕他们一起烤鱼;大家一边吃鱼一边说笑,和乐融融。

  炽凝当天主后的日子照说好的那样变化不大,楼缕缕由少天主碎碎念变成凝儿碎碎念,每天跟前跟后絮絮叨叨全方位照顾炽凝;封融继续他的神士职责,每天在炽凝不远的树上、壁角、屋檐等可藏人的地方一边修炼一边守护她;古盘意不是陪炽凝、丝玉寻、知然、步暖之玩就是指点他们修炼或是教炽凝打理族中的事;偶尔他们三个会胁从丝榆打理下族中事务,丝榆按照往常打理族中事务;苍元就是炽凝那个不大的变化,有炽凝的地方就一定有苍元的身影。

  后山修炼地,古盘意带着丝玉寻、炽凝、知然和步暖之在修炼,楼缕缕在旁边准备吃的和泡茶,封融难得不修炼看着他们,苍元盘腿坐在炽凝的后面。

  炽凝伸了伸懒腰:“诶!有点乏了,意姨,今天我不想修炼了可以吗?”步暖之听到炽凝的话小眼神都亮了,连连点头表示她也不想练了。

  古盘意摇摇头:“不行,今天还没练完要练的。”

  “意姨…”炽凝撒娇叫道。

  “撒娇也没用,这事没得商量。”古盘意语气坚决地说。

  炽凝和步暖之见还要继续修炼都蔫巴下来,没精打采、眼神怨巴可怜地看着古盘意。

  苍元突然站起来,拉起炽凝就走:“凝儿累了,今天的修炼就到此为止。”不等他们反应过来也不顾他们在后面反对的声音,带着炽凝甩开他们去玩耍、解乏;丝玉寻目不转睛看着他们的背影远去直至看不见,手握成拳,嘴紧紧抿着。

  “笃笃”正准备歇息的炽凝好像听到敲门声,仔细听了听,敲门声又响了起来:“笃笃”。

  忙起来披着衣服起身去开门,门外站着一副准备外出的苍元:“你睡了?”

  “没有,正准备着呢。”炽凝回道。

  “竟然还没睡,那你进去穿好衣服,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苍元神秘地说。

  “什么好地方?”炽凝疑惑地问。

  “先别问,快去穿衣服。”苍元催促道。

  “好,等我一下,很快。”炽凝赶紧跑进去换衣服。

  苍元拉着换好衣服的炽凝往外飞,途经碧藤阁,丝玉寻正好未睡,倚在窗边捻着发丝看月色夜景;苍元和炽凝的身影突然闯入她的眼帘让她一下子站直了身子,双手无意识地抓紧窗框,把窗框都抓出一道痕出来;痴痴地望着苍元的身影,喃喃自语:“我也想你对我这么好。”

  苍元拉着炽凝一直飞到一座巍峨的山峰落下,炽凝整理下被吹乱的头发:“这是哪儿?”

  “这是人间一座叫俏巅的山峰,因陡峭高耸闻名,山形从远处看似少女娇俏的模样;我试过了,这里看日出很美,今晚我们就在这里过夜,明早看了日出再回去怎么样?”

  “好。我还从没有看过日出呢。”炽凝拍手高兴地回。

  苍元看到她开心的笑颜心里涨得满满的:“你在这等我一会。”说完就闪身不见人影。

  再出现时手上拎着两只处理好的野兔子和竹筒装着的清泉水:“这俏巅山的兔子味道鲜美,泉水清甜好喝,来,你先喝一口泉水,我来架火,今晚我们就吃烤兔子。”

  “好,我也没吃过兔子,苍元,你真好。”炽凝接过清泉水喝了一口:“哇!好好喝哦!比楼叔给我准备的仙露还可口。”又接着喝。

  “别喝太多了,留肚子等下吃烤兔子。”苍元阻止她的牛饮姿态。

  “好。苍元,你不用架火,用我的炽年烈火烤不就行了。”说着炽凝正准备施出炽年烈火,被苍元阻止:“别,用你的炽年烈火会坏了兔子的鲜美肉质的,你就坐着等我烤好给你吃。”

  “好。”炽凝笑眯眯应着,撑脸看苍元认真烤兔子的侧颜,涟漪从心底慢慢荡开来。

  第二天卯时,苍元看向靠在他肩膀睡着的炽凝:“凝儿,醒醒,看日出了。”

  炽凝睁开惺忪的眼,闭闭眼再睁开,看到一只手挡在眼前,正想伸手推开眼前的手:“别动,你先适应下光度,不然等下你眼睛会不舒服。”苍元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好。”随即炽凝眨眨眼适应了才推开苍元的手,入眼的是天地朦胧,晨曦初照,金灿赤日冉冉的升起,给万物披上了一件件华丽的红装:“哇!好美哦!我都不知道日出原来是这么美的。”

  苍云转头看炽凝刚睡醒带着慵懒的笑颜:“是啊!好美。”

  看完日出苍元掏出一个木头刻制的圆滚滚可爱精致带有一根绳子的小物件递给炽凝,有点小羞涩:“这是我的原身模样,我亲手刻了我的五官,送给你。”

  “哇噢!好可爱的小东西,谢谢你,苍元,我好喜欢呢!”炽凝拿着爱不释手地把玩:“苍元,你帮我戴上。”玩后炽凝把它戴脖子上,让苍元帮忙打结。

  “好。”看到炽凝把“自己”戴上,苍元笑得嘴都快裂到耳边了。

  戴好后炽凝摸摸把它藏到衣服下:“苍元,走,竟然我们都在人间了,我们去买风筝回去和寻姐姐他们一起放。”

  这种小要求苍元自然没有异议:“好。”

  从苍元成形开始炽凝就多了一个人疼她;她开心他跟着开心,她不开心他就想办法逗她开心,她情绪低落他带她出去透气,她想干嘛他就让她干嘛,以前被约束着不让做的事都让苍元带着做得差不多了。

继续阅读:知然和步暖之成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归天泪-凝苍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