炽凝接任天主之位
夙暖2019-03-03 23:075,061

  炽凝在详细跟大家真真假假说完在天医谷镜遇到的一切状况后不顾他们的反对坚决把苍元安排在她的凝天宫住下。<p>  办完庆祝炽凝通过考验的宴席,古盘意按耐不住把丝榆、丝玉寻、知然和步暖之都打发回他们的住处;拉着炽凝回凝天宫,后面跟着楼缕缕、封融和苍元。<p>  回到阁楼古盘意出其不意抓住炽凝的右手,左手覆在木坨子上感知,吓得炽凝反射想抽回手,没抽回,被古盘意紧紧抓住,古盘意看看炽凝又看看木坨子,皱皱眉;半响,放下手,看向楼缕缕和封融:“怎样?”楼缕缕问。<p>  古盘意轻轻摇摇头,“唰”一下三人六目齐齐看看炽凝又转头看向苍元,炽凝无辜地回看他们:“作何这样看我?”<p>  没人回答她的问题。封融出其不意出手攻击苍元,苍元向后仰弯下腰向右半旋回击封融,古盘意和楼缕缕手脚轻快一人一边拎起炽凝退一边去观战。封融闪躲,一掌击出和苍元的掌心相叠对击,神力相撞,双双后退几步,封融收势,凌厉看向苍元:“同源神力。”<p>  苍元轻笑:“就知道瞒不过三位哥哥姐姐。”<p>  听到苍元的话楼缕缕和古盘意齐齐送个白眼给他,古盘意细细打量:“没想到你这小东西竟然这么快就成功化形了,真幸运,成形得倒挺标致的。”<p>  楼缕缕不服地说:“不过还是没有我好看。”<p>  苍元对此不反驳,拱手向楼缕缕、封融、古盘意见礼:“小弟苍元在此见过大哥、二哥、三姐。”<p>  听到苍元的称呼楼缕缕开心地应:“诶!”<p>  封融蹙了蹙眉头:“本来我应该才是大哥的。”<p>  古盘意笑了笑:“嗯。以后叫我意姐。”<p>  楼缕缕不满了:“哪有什么应该,我就是大哥。”<p>  封融冷哼一声:“哼!我先被造出来的,只不过是父主让母主先拿了你出来面世而已。”<p>  事关长幼排列次序,楼缕缕不得不强烈反驳:“不可能,我比你先被造出来,先面世的。”<p>  “呵呵 是吗?”封融憋屈,就因为迟一步面世就成老二了。<p>  古盘意头痛地看着他们,搞不懂这个问题他们都争万年了怎么还争,谁大谁小不都已经定下了么?只是封融一直都不认这个排行而已。<p>  封融看向楼缕缕:“竟然我们谁都不服谁,那就问问苍元,他有父主、母主共同的记忆,这事除父主、母主就他最清楚了。”说完三人都目光炯炯地看着苍元,终于有人给他们解答这个问题了。<p>  苍元看到此景,有点汗颜:“我 我是有父主、母主的传承,记忆中大哥、二哥是同时被臆造出来的,大哥先被母主拿出来面世,所以应该是大。”说完后退了一步。<p>  “怎么可能会是同时臆造出来?当时父主、母主不在一处造我们。”封融第一个跳起来质疑。<p>  楼缕缕点头,古盘意事不关己和炽凝继续当墙壁,苍元接着说:“你们忘了,父主、母主恩爱非常,心意相通;他们在臆造你们时虽然不知道你们各是什么,但臆造进度从开始到结束父主、母主都是互通的。”<p>  原来是这样,楼缕缕嘚瑟地说:“这下你服了吧!我们同时临世,我运气比你好,先一步面世。”<p>  封融紧紧看着苍元,看看他的神情有没有说谎的迹象,苍元坦荡荡任他看,最后封融不甘不愿接受这个事实:“服了服了,你是大哥。”<p>  “哈哈…… 你总算承认我是大哥了,万年难题终于解决了。”楼缕缕听到哈哈大笑开心地说。<p>  前一半炽凝还能听懂,后一半就像听天书一样,字知道意思,合起来就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纳闷地问:“楼叔、封叔、意姨,你们怎么知道苍元就是血丹的?还有后面你们说的是什么?你们的父主母主是谁?”<p>  封融淡淡回:“我们不是傻子。”<p>  “呃。”炽凝无语。<p>  楼缕缕看到炽凝被噎住,好心解疑:“我们四个出自同源,虽然元体不一样,但从一方面来说我们是同类,都是被臆造出来的。同类相吸,我们见到他时心里深处涌出一种很浓烈的情感,兴奋、激动,像见到久别重逢的故人一样,只有见到同类我们才会产生这种特殊的感情。”<p>  古盘意点头:“对,当时我们纳闷,这世上只有我们仨是同类,勉强算上你戴着的传承血丹四个。刚刚我探知你戴着的这枚血丹没有感知到同源神力该有的回应。”<p>  炽凝呼出一口气:“原来这样,你们可以直接问我嘛!突然这样试探?吓我一跳呢!”说完拍拍胸口。<p>  古盘意斜睨了炽凝一眼:“我们问了你会如实回答吗?”<p>  “呃”炽凝哑口,摸摸鼻子:“会吧!”<p>  “呵呵 吧?”古盘意说着敲了炽凝几下下:“知然和步暖之两小破孩还小,丝榆有丝玉寻,重心在丝玉寻身上,其次才在你身上,她听不出你话里含假不代表我们没听出,我们的重心一直都在你身上,你又是我们带大的,难道我们还会不了解你吗?在天医谷境发生的事你说的肯定掺了假话。”说完楼缕缕、封融、古盘意就盯着炽凝。<p>  “呃 嘿嘿……”炽凝不知道怎么回,只能傻笑企图蒙混过去。<p>  苍元见此赶紧站他们的中间,打断他们对炽凝的目光关照:“大哥、二哥、意姐,不关炽凝的事,是我让她不要说的,我本体特殊,太多人知道不是一件好事,我没想过瞒你们,真的;就想看看你们什么时候能察觉到异样,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看出了。”<p>  炽凝拉开苍元,挡在苍元面前:“不是,不关苍元的事,是我没全说真话,你们要罚的话就罚我吧!”<p>  楼缕缕、封融和古盘意面面相觑,最后古盘意上前一步,拉着炽凝的手说:“凝儿,我们怎么舍得罚你,我们没有怪你的意思,只是想问清楚而已,也恼你没全心信我们。”<p>  楼缕缕接过话头:“就是了!我们怎么会怪少天主你呢?我们疼你都来不及呢!只是你叫我们为叔和姨,苍元和我们同辈,你也该叫他为叔。”<p>  封融附和:“对,该叫叔。”<p>  “啊?”炽凝傻眼了,左右看看:“可 可 可我叫他叫不出叔来。楼叔、封叔讨厌,都说平时不要叫我少天主了,跟意姨叫我凝儿,你们都不肯叫。”说完跺跺脚,可怜巴巴地看着封融和楼缕缕。<p>  “咳咳”楼缕缕假装咳了一下:“尊卑有别。”<p>  “对,我们要遵守。”封融又站楼缕缕这边附和。<p>  炽凝不满道:“哼!哪有什么尊卑之分,我是你们带大的,等同你们的孩子;意姨都叫我凝儿,你们偏偏不肯叫我凝儿,总叫我少天主,好生分。”<p>  不等他们反驳推脱,炽凝怕被说直接拍砖决定:“我不管,从现在开始你们要叫我凝儿,苍元我还是直接叫他的名字,这是命令。”<p>  古盘意轻笑:“凝儿,你早该这样了;他们男人就是死板太认死理,死守尊卑之道,不知变通,笨。”<p>  楼缕缕和封融怒目瞪向古盘意,古盘意漠视他们的目光关照,封融拱手:“是,少天 噢不,凝儿。”楼缕缕一把打开封融的手:“拱什么拱,竟然都让我们叫凝儿了,礼节上的事就省了,是不是?凝儿。”<p>  炽凝轻叹一口气说:“是,孺子可教也,这事总算解决了。”<p>  苍元看着她一副操碎心的小模样失笑点点她的额头,这亲昵举动惹得三人一致瞪向他,瞪得他讪讪然缩回手。<p>  古盘意想起还有正事没说:“凝儿,竟然你已经平安出来并通过了考验就早点接任天主之位,后天宜办盛典。”<p>  炽凝有点抗拒,不想太早当天主,能拖一天是一天:“这会不会赶了点?都还没什么准备?而且我在谷境中受了重伤需要休养呢!”<p>  古盘意怎么会不知道炽凝的想法,横了她一眼:“看你这样该是没有大碍,这两天休养下,接任天主之位再接着休养就行了。接任天主之位该有的准备我们都早已准备好了。凝儿,我们知道你怎么想的,但不管怎样你都要先接下天主的位置,这是你的;族中事务还是暂由丝榆打理,我们从旁胁理,五百年后你再逐渐接手族中事务。我们已送请柬邀请众神众仙后天来与我们一起共贺你接天主大位之喜。”<p>  炽凝眼一亮,露出灿烂笑容,钻入古盘意的怀里求证:“真的?意姨,这是真的吗?”<p>  古盘意点点她的鼻子:“你呀!我们还不知道你,童心未泯,玩心太重,还不想被族中繁重事务牵绊;我们唯有决定再让你轻松五百年,到那时你可不能再这样了。”<p>  炽凝开心地抱住古盘意:“嗯嗯。我知道,谢谢意姨,谢谢楼叔、封叔;谢谢你们。”<p>  “谢什么,傻孩子,这是我们该为你做的。”古盘意爱怜地摸摸炽凝的头,看到炽凝的开怀笑容,楼缕缕、封融和苍元都由心一笑。<p>  炽凝放开古盘意,转身面向楼缕缕和封融,张开双手:“楼叔,封叔,抱抱……”<p>  呃 楼缕缕眨眨眼,看看她的手看看她,摇摇头:“这 这不合规矩,男女有别。”<p>  “对,男女别途。”封融板着的可爱脸附和道。<p>  炽凝翻翻白眼,就知道他们是这种反应,不等楼缕缕反应过来,大步走向他一把抱住他:“真是,别什么别,不别,我们是亲人,长辈抱下晚辈哪来那么多规矩,把这当是联络感情的一种方式不就行了。”退出楼缕缕的怀抱,对封融张开手,可怜巴巴地说:“小时候你们常抱我,长大后你们都没有再抱过我,没有以前那么疼我了。”<p>  说得封融心都疼了,赶紧给炽凝一个拥抱:“没有没有,没有的事,我们一直都是最疼你的,只是你长大了,我们需要避嫌,没想到让你对我们产生这么大的误解,真是对不住;乖,不难过了 啊,我们都是爱你的。”说得古盘意心软得一塌糊涂,狠狠瞪了他们一眼。<p>  “就是就是,凝儿你误会了。”说得楼缕缕好生内疚。<p>  只是他们都没有看到枕在封融怀里的炽凝歪头对着站在左边的苍元狡黠一笑。<p>  良辰吉日,天医族恢弘大气、金碧辉煌的圣玄正殿热闹非常,殿里前方正中间放着一把绛红镶黑金边的椅子,椅背中间似凤头,两旁以及周边刻着自然万物万象;天主绛椅中间放着圆形翠玉色的天主印。<p>  丝榆正站在正殿门八面玲珑招待着众神众仙进殿,邀请的众神仙能来的都盛装前来,毕竟这是天医族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办盛典,还是天主接任的重中盛典,更是来目睹一下天主的风采;多年来炽凝不常在外行走,大多神仙都没有见过她的真容。<p>  身材高大的青色男子携身穿淡蓝服饰的清丽女子走来向丝榆道喜:“族老大喜,少天主终于成长,族老辛苦了。”<p>  丝榆微笑回:“多谢窍上尊神和眉念尊仙,快里面请。”<p>  窍上尊神和眉念尊仙微微颔首:“好。”<p>  有一气宇轩昂身穿金黄色,绣有九龙的皇袍男子缓缓走来,落后半步跟着穿紫银服饰、妍姿艳质的妍丽女子,丝榆看到忙见礼:“丝榆见过神帝、殷神妃,谢谢神帝、神妃能拨冗前来参加典礼。”<p>  还没进殿的窍上尊神和眉念尊仙以及在周边的众神仙见此情景纷纷前来向神帝、神妃见礼。<p>  神帝墨骞池摆摆手:“免礼,都免礼,今天大好日子众神仙家都不必多礼。哈哈 族老客道了,你们天医族这么大的盛事孤怎能不来?”<p>  神妃殷幸茹柔和拉着丝榆的手:“是啊!族老跟我们不必如此客道,倒是族老辛苦了。”<p>  丝榆笑笑:“不辛苦,丝榆甘之如饴。”<p>  午时,众神仙坐在安排好的位置,丝榆挺直站在殿们左边,旁边站着丝玉寻,右边站着青绿正装打扮的天医族药元药骨子,此时他手心冒汗,略带紧张,清清喉咙,唱礼:“吉时到,请天主,奏乐起……”<p>  此刻的炽凝着华服绛红锦绸滚金丝边、绣纹自然万物万象、束金红凤凰花样腰带、戴华丽流苏头冠,肤白玉脂、月眉皓齿、目若朗星。<p>  炽凝缓缓走向殿中的天主绛椅,绝代姿色看呆了众神仙,万万没想到天医族的天主是如此丰神貌美。<p>  药骨子继续唱礼:“承蒙天地鸿运,佑我族幼主顺遂成才,今我族天生丽质、慧质兰心、冰雪聪明、智勇双全、才貌双绝、芳华绝代少天主圣福炽凝于午时吉时接任天医族第二任天主大位,日后将接手天医族的一切事务,承担起天医族的责任,在此非常感谢众神众仙能拨冗前来参加我族的盛大典礼。”<p>  着华冠丽服的炽凝身后两侧依次跟着左古盘意、楼缕缕、知然,右苍元、封融、步暖之。<p>  楼缕缕、封融、古盘意都有一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触感,同时略松了一小口气,极开心,继抚养炽凝安然长大又扶持她接下属于她的位置,离他们想做、该做的事又近了一步;苍元虽然知道炽凝对当天主兴趣不大,但这一刻也由衷为她开心,为此刻耀眼的她自豪;而知然和步暖之在后面笑得比炽凝的还灿烂,他们对于炽凝接任天主之位喜闻乐见。<p>  药骨子神态激动地看着向他们走来的炽凝,眼角略润;丝榆偷偷抹了抹没忍住滑落地眼泪;丝玉寻眼神复杂看着神采逼人的炽凝,隐隐带有羡慕、渴望。<p>  待行至殿门丝榆、丝玉寻尾随知然、步暖之后面进殿;八人排列齐齐止步于绛椅下的两边台阶。<p>  炽凝走到绛椅前站定,细细打量眼前的绛椅,闭眼,深呼吸,缓缓紧张的情绪,从绛椅上拿起天主印;徐徐转身看向在场的众神仙,展颜一笑,拿着天主印高举:“我--圣福炽凝从今日起接任天医族天主大位。”<p>  “恭喜天主登位,贺喜天主掌印;天主安。”众神众仙起身恭贺。<p>  此情此景让神帝墨骞池和神妃殷幸茹很不满,一致觉得自身权威被侵犯了,一股怒火从心底缓缓升起,极力忍着才没有爆发出来。

继续阅读:沁甜日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归天泪-凝苍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