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然和步暖之成亲
夙暖2019-03-07 01:264,555

  三百年后<p>  天医族上下张灯结彩,喜气洋洋,目之所及相间挂着灯笼红绸,处处透着喜庆;今日正是知然和步暖之成亲的大好日子,由于知然和步暖之打小就一起住毕偶阁,所以步暖之将在凝天宫出阁。丝榆、古盘意正在招待前来的宾客,楼缕缕和苍元陪知然准备去迎亲。<p>  在神界神兵神将那是神帝家的事;有底蕴的神仙一般都有神侍、仙侍,神卫、仙卫伺候在旁;少神、少仙是称呼尊神儿女的;君神、君仙是修为未达到尊神,在神界都小有一番地位;只要修为到尊神级别,哪怕以前是神侍、仙侍都能受人尊崇。<p>  在神界,尊神、尊仙级别的不多;君神、君仙不少,多的是神卫、仙卫和神侍、仙侍。<p>  而楼缕缕、封融、古盘意和丝榆给炽凝、丝玉寻、步暖之的仙侍是集仙侍、仙卫、君仙于一身的贴身人儿,知然的神侍亦是等同;无婳、引词、千诗、万书分别是丝榆、古盘意、楼缕缕和封融精心为炽凝准备的,而丝玉寻的仙侍娇露、珠蔓则是丝榆一手准备的,知然的神侍初耕,初耨(nou第四声)和步暖之的初火、初水,是大家一起挑选出来的。<p>  炽凝和丝玉寻正在阁楼里看着身穿正红含蓝、绣金丝线喜服的步暖之任由两个穿着喜庆一脸富态的仙媒一边摆弄妆容发饰一边说吉祥话,初火、初水、无婳、引词、千诗、万书、娇露、珠蔓都正捧着头冠、红盖头、各种首饰侯在一旁打下手;而封融则守在阁楼外面。<p>  看到端坐在梳妆镜前的步暖之露出紧张、含羞带怯的神态,把炽凝和丝玉看得稀奇无比,炽凝打趣道:“嘿!暖之,原来你会害羞呀!”<p>  丝玉寻笑着接过话头:“就是,打小你什么样子我们都见过,就是没见过这么小女儿娇态的你。”<p>  炽凝感叹:“难道这就是成亲的魅力?”<p>  步暖之跺跺脚:“哼!你们讨厌,我都快紧张死了,你们不安慰我就算了,还取笑我。”<p>  丝玉寻失笑:“有什么好紧张的,你又不是没有见过知然,都一起长大的,知根知底熟到透了还紧张。”炽凝点头,一脸纳闷地看着步暖之。<p>  “我 我 我也不知道,就是好紧张。”步暖之说完脸都红透了,低下头:“想到昨晚丝姨教我的夫妻之道,今晚都要和知然做就觉得好羞人。”说完双手捂住脸。<p>  丝玉寻和炽凝一脸莫名地看着捂脸的步暖之,丝玉寻疑惑:“为什么要羞人?”<p>  “夫妻之道是什么?”炽凝跟着问;一旁三人的仙侍们也是一脸疑问。<p>  “扑哧……”俩仙媒听到她们的问话都忍不住笑了。<p>  其中一个高点的仙媒笑着说:“哎呀!这个你们现在还不能问,等你们成亲的时候就知道了。”<p>  另一个矮点的仙媒笑了笑说:“是啊!天主、寻少仙,你们还未成亲不适合知道何为夫妻之道。”<p>  说得丝玉寻和炽凝莫名其妙,看着俩仙媒不明白有什么好笑的,都不明白不就问了个问题吗?怎么就成了不能问了。<p>  站在外面的封融听到她们的话扯扯嘴角笑了笑:不知凝儿什么时候会成亲?<p>  外边喜乐响起,正是着大红绣蓝金边喜袍的知然前来迎亲;后面跟着楼缕缕和苍元,再后面跟着知然的贴身神侍:初耕,初耨(nou第四声)以及众多神卫、神侍以及弹弹吹吹奏喜乐的神乐侍,一行人浩浩荡荡走来;凝天宫的众仙卫见此速度排开来拦住他们;天主可是说了,不能轻易让他们进门,不能让知少神太过容易抱得美人归。<p>  见此楼缕缕嘿嘿一笑:“今天这好日子我来大方一回。大家快来接,这可是神力丹呐!”挥挥手撒出红封包着的神力丹。<p>  苍元看了眼知然:“为了小知知这是少不得的,储神果。”跟着也撒出大量红封包着的储神果;听到这称谓知然撇撇嘴,深深鄙视锱铢必较的苍元,早知道当初就不顽抗了。<p>  原本按照辈分苍元该是叔叔辈的,但他觉得自个才成形就当叔,不划算,显老,他不肯,硬是凑炽凝他们的辈分去,为此楼缕缕、封融和古盘意常鄙视他不服老、装嫩;他又是后来的,按道理只能做最小的,他也不肯,就只好用实力打上去,知然不服,硬挺挺抗了良久;等苍元把他们打服成了老大后就一直叫知然小知知。<p>  看到大家都在哄接红封,没什么心思放在拦亲上,知然笑笑也撒出红封包着的助神草:“给,助神草。”<p>  神力丹是几十种珍贵药引子炼制吃了能增加神力的丹药,唯天医族有;储神果是一种天然果肉储存着神力的果子;助神草是修炼或打斗时神力频竭吃之可立刻暂时补给神力的一种药草;这都是很难得能增加神力助修为的好东西,没想到他们一出手就如此大方,众仙卫都快抢疯了,这一关拦亲知然没费什么力就过了。<p>  正想抬步进去时,无婳、引词、千诗、万书、初火、初水、娇露、珠蔓从里头走出来当先挡在前面,躬身行礼后异口同声说:“见过楼长老、苍少神、知少神安。”<p>  楼缕缕挥挥手让她们免礼,听到她们叫苍元少神撇了他一眼,苍元颔首对楼缕缕的眼刀视而不见。<p>  无婳瞪了仙卫们一眼,笑着对知然道喜:“恭贺少神,贺喜少神,我们在此恭祝少神早日抱得美人归。”众仙卫纷纷低下头。<p>  知然听到此话开心得裂开嘴:“谢谢。还请你们手下留情。”<p>  “少神谦虚了,我们等下得罪了。”引词笑着说。<p>  知然笑了笑:“无妨。尽管放马过来。”<p>  “我们这边谁去?”无婳问。<p>  “我。”<p>  “我。”初火、初水站出来。<p>  “初耕、初耨。”知然点初耕、初耨出来应战。<p>  “是。”初耕、初耨应声走出。<p>  “我们这边还需出两人,谁去?”无婳接着问。<p>  “我。”<p>  “我。”接着娇露和珠蔓走出来。<p>  “好。”无婳颔首:“只要打赢她们,这关就算你们过。”接着众人让出一处旷地出来。<p>  “这不太公平,你们四人对我们两人,有人多欺少的嫌疑。”初耕抗议道。<p>  “迎亲嘛讲什么公平,我们这边都是柔弱仙女,和你们这人高马大的神男打架不得多几个才有胜算。”千诗反驳,其他七人点头表示附和。<p>  “要觉得不公平你们可以认输,只是这门你们就不能进了,少神今天就无福消受美娇娘了。”万书坏坏地说,其他人捂嘴轻笑。<p>  柔弱仙女?初耕和初耨翻翻白眼,她们要是柔弱仙女,那就白瞎他们对她们多年以来的认识了。<p>  “咳咳”知然提醒他们快点,初耕、初耨只好硬着头皮上了。<p>  初火、初水对打初耕,娇露、珠蔓对打初耨。双方相打激烈,神力互殴猛烈,你一使神力,我加倍反击,拳掌相击,腿脚相攻,场面热烈;在场的神卫、神侍、仙卫、仙侍都激动在为己方呐喊助威:“打 打 右边,扣,加力打……”<p>  “打左边,扫腿,打,使劲打……”<p>  苍元大笑:“哈哈 小知知,你这迎亲变成斗殴的味儿了,真是有趣。”<p>  知然:“……”<p>  “初火、初水,你们不要忘记咱们才是一伙的,现在你们打得这么尽力,过后小心少神找你们算账。”打得愈渐吃力的初耕大声说。<p>  初火、初水互看一眼,攻势缓了下来,初耕松了口气,要是真输了回头少神肯定会扒他的皮的,要知道少神盼这一天可是盼了老久了。<p>  初耨听到初耕的话老羡慕他了,不像他现在只能勉力防守着不输的局面被压着打,完全找不到空隙缓口气;娇露和珠蔓对看一眼,娇露攻势加猛,珠腾退出跃向初耕他们,一把把初火扯向娇露和初耨那边,她代替初火的位置对初耕发起攻势:“嘻嘻 竟然这样,初火你去那边。”<p>  “啊啊 珠蔓姐姐你好阴险。”初耕被攻击地大叫;这下初耕、初耨这对难兄难弟谁也不比谁好,都在苦苦顽抗不想输。<p>  知然看了看阁楼又看了看天,觉得这架打得够久了,转头示意苍元结束这场打斗,苍元会意,同时出手轰向初火、初水、娇露和珠蔓。<p>  “啊!”四声娇声响起,四人被轰倒飞在地。<p>  无婳、引词、千诗、万书赶紧去把她们扶起,纷纷怒目看向苍元:“少神,你们耍诈。”无婳质问。<p>  苍元弹了弹衣袖:“没有,你们只说打赢她们就算过了,可没说一定要初耕和初耨打赢才算过。”<p>  “呃”噎得八人没话反驳,只能不甘让路给他们进门。<p>  走到阁楼门,知然整整衣服,心情紧张又兴奋,敲敲门,清清嗓音:“暖儿,我来接你了。”<p>  一会儿,阁门打开,炽凝和丝玉寻走出来,看到是她们知然脸呆了呆,就知道没这么容易接亲成功,没等她们开口,知然率先问:“姐姐、寻姐姐,有什么招尽快使出来。”<p>  “急什么?你又不是不认识暖暖。”丝玉寻睨了他一眼。<p>  “呵呵 放心,我们四人中,最早成亲的反而是最小的你们;为表示高兴,我们也就设三关而已,这第三关就是我们俩守。”炽凝坏坏笑着说。<p>  “你们来守关比她们守难多了。”知然苦笑,她们俩单个拎出来都比他的修为高,更别说两人合力了:“楼叔,大哥,今天是我的大好日子,你们作为男方人陪我来迎亲,吉时又快到了,你们该是坚定站我这边的吧?”随后立刻要楼缕缕和苍元的保证,实在是他们平时对炽凝说是疼之入骨都不为过。<p>  楼缕缕:“这是自然。”苍元颔首。<p>  得到肯定的保证知然心安了,不然真怕他们也插一脚折腾他,:“那好,今天我能不能顺利成亲就看你们了。等下我和姐姐、寻姐姐打一下,你们就接手缠住她们。”再给他们扣一顶大帽子以确保万无一失。。<p>  知然冲向炽凝和丝玉寻展开攻势,以全力跟炽凝和丝玉寻拆招,勉力维持风度不太难看,在快坚持不住时:“楼叔、大哥,救命。”<p>  楼缕缕没有迟疑上前缠住丝玉寻,苍元立刻拦住炽凝的攻击,知然见此松了口气:我要不使点计都不知道今天什么时候才能接回暖儿。<p>  “楼叔,你 你让开,知然要跑了。”丝玉寻看到跟自己过招的是楼缕缕都急了。<p>  “就是,苍元,楼叔,你们让开,不要捣乱,知然这小子还没有好好闯关呢!”炽凝听到丝玉寻的话附和道。<p>  楼缕缕失笑出声,这两丫头还较真上了;苍元认真地问:“知然真的是和你们一起长大的吗?”<p>  “那当然。”好整齐的回答:“知然和我们一起长大的没错,可暖暖也是和我们一起长大的。”炽凝接着说。<p>  “没错,我们可不能让知然太过轻易把暖暖娶回去。”丝玉寻跟着说。<p>  “可是现在你们拦亲快变成捣乱了。”楼缕缕说。<p>  “哪有,成亲不就要这样的吗??”炽凝反驳。<p>  “再让你们拦下去他们就要错过吉时拜不成堂了。”苍元回。<p>  “拜堂?”丝玉寻、炽凝停下攻击,面面相觑。<p>  看到她们此时的神情,楼缕缕扶额:“你们不会忘记成亲还要拜堂的吧?”<p>  “呃”两人都无话,炽凝看看楼缕缕又看看苍元,不好意思地说:“我忘了。”丝玉寻点点头。<p>  楼缕缕和苍元无语地看着她们,这都能忘,心真大;苍元憋笑:“你呀!难道你也忘了你要换正装出席的?”<p>  “啊?啊!现在想起了,我赶快换衣服去。”说完炽凝急忙跑去换衣服。<p>  知然喘均了气整理好略凌乱的衣服和发冠向里面走去;此时步暖之盖着红盖头扭着手指正紧张坐在炽凝的床榻上,高、矮仙媒挺直身躯站两侧,见到知然轻声走来,福了福身悄然退出。<p>  知然走到步暖之面前,细细打量穿着喜服的她,觉得很美,哪怕还没有见到红盖头下她的面容,缓缓蹲下,握住步暖之的双手柔声说:“暖儿,我来了。”<p>  “啊!”惊得步暖之一下站了起来,连带着知然也站了起来。<p>  “知 知然,你来了。”<p>  知然轻笑,摸摸她的头又摸蹭下她的双手:“是,暖儿,我来了。走,我们拜堂去,我背你。”<p>  步暖之呆了呆,点了点头:“好。”她不知道什么反应才好,本能地跟随知然走。<p>  知然背着步暖之的那一刻幸福地笑了,背上的步暖之也甜甜地笑了。<p>  出门的那刻封融点燃从人间买回来的鞭炮,鞭炮声响起、熄声花瓣雨撒起;纷纷花瓣满天飞,双双红影漫步走。

继续阅读:炽凝和苍元定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归天泪-凝苍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