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混潭花花王结缘
夙暖2019-01-11 09:443,010

  自从苍元凝血滴施神力洒向步暖之、知然和丝玉寻后,他们三人就再没有被压制的不适感受,浑身轻松的步暖之轻快又疑惑地说:“姐姐,你带我们往哪里去?这都走了六天了,混潭花生长在混然山中心,可是你带我们越走越偏离山中心了。”

  走在前头的炽凝听闻停下转回头:“我也不知,只是这些天一直有个声音叫我往这边走,我们不赶时间,不如去看看怎么个回事也好安我这颗好奇的心。”

  “啊?”炽凝的话把步暖之给惊讶了,边走边抽开被丝玉寻扶着的手,一手叉腰一手持木棍走到炽凝的面前:“声音?什么声音?姐姐,你在开玩笑吧?这么些天看你一副从容淡定带路的样子怎么会不知道呢?”

  炽凝失笑:“我确实不知,我又没有来过混然山,怎么知道它的地理位置走向,只是跟着那个声音走罢了。难道你们没有听到那个声音吗?”

  步暖之摇头:“我没有,你们有吗?”然后一一看向苍元、丝玉寻和知然;三人均都摇头表示没有听到。

  苍元皱眉:“我们都没有听到,可能是恋宝特殊或是跟那声音的主人有缘吧!不管怎样我们都走这么多天了,就继续走下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后面的知然环顾了下四周:“现在只好这样了,我们接着走。”其他人点头附和接着继续往前走。

  尽管听了很多年但丝玉寻每每听到苍元唤炽凝恋宝的昵称都让她微微蹙眉,心头难受,越发不太待见炽凝,只是她隐藏得好没人发现她的异样。

  连续走了三个时辰,炽凝、苍元、步暖之、丝玉寻和知然走出了林子,目之所及皆是大小不同、混黑黄墨等颜色各异、泛着恶臭气味、数不清有多少的的沼潭,沼潭中间都有着一片片巴掌大小、花梗、叶子、花托、花冠都是灰色、花芯粉色的花。

  待步暖之看清花的样子都惊呆了:“哇!混潭花,是混潭花,姐姐、大哥、知然,寻姐姐,你们看,有好多好多混潭花,我们快点去摘。”说完急忙往混潭花跃去,被苍元和炽凝及时拦住。

  “别急。”苍元往前走到沼潭边停下,用手中的木棍放入潭中又拿出,只见放入潭中的那节木棍已被腐掉,被腐掉那头泛着黑黝透亮的沼潭水痕:“好毒。”

  接着横了步暖之一眼,厉声说:“刚才要是我和恋宝不及时拦住你,只怕现在你和焰雅都已被腐毒掉性命,以后不能再这么莽撞。”

  说得步暖之缩了缩脖子,看到被腐掉的那节木棍想想刚才要是不被及时拦住那后果就一阵阵后怕,重重点头:“嗯嗯,大哥,我知错了,以后再不会了。”

  苍元接着说:“我们站在这里没听到周围有任何声音响起,就我们后面林子里该有的风吹树叶莎莎声都没有传来,一片静谧无声,连木棍被腐掉时都无声无息;这儿空中的神力、妖力、魔力和冥力比我们走来的任何一处都浓厚,且你们看,那些混潭花上空的神力、妖力、魔力、冥力尤为深厚,看上去像是覆盖在混潭花上方,仔细看看,实际上是混潭花在吸食神力、妖力、魔力、冥力,也就不怪混潭花能在这么恶劣毒臭的环境中生存且还有花能成王。”

  炽凝附和:“是了。一直以来我们都被误导以为混然山中心才是混潭花生长的地方,混然山中心肯定是有混潭花但必然没有这里的多且密集,混潭花混潭花,关键在于潭,这种花必然是混然山哪里沼潭多就哪里多混潭花。”

  知然皱眉:“现在我们找到的混潭花是长在沼潭中间,明显和丝姨他们说的混潭花散长在沼潭里四处只需站在潭边小心摘取有出入。”

  丝玉寻跟着说:“或许是浑然山中心和这里的混潭花生长的地方有差别,所以分布生长位置不同,但现在这些混潭花长在潭中间于我们来说不好摘。”

  “没事,我有办法,你们把药袋拿出来打开袋口。”苍元淡然说完拿出他的药袋打开袋口,其他人跟着做。

  苍元一手施展神力把五只药袋漂浮于混潭花的上空,一手施神力成手型一把一把拔出混潭花浮于空中,再施神力从身后的森林吸取树干的汁液冲洗干净混潭花根部沾粘着的潭毒水泥,待把混潭花冲洗干净就一一把它们装进药袋里,系紧药袋口,施神力召回药袋,每人拿回自个装着混潭花的药袋背上,大功告成。

  “大哥真厉害,没想到我们这么容易就摘取到混潭花了,这下对意姨他们可有交代了。”步暖之高兴地说。

  “哪容易了,我们过来时还遇到魔嗜树呢!难道你忘了凝儿受伤和你肚子痛的事了?我们还走了这么多天的路。”丝玉寻没好气地说。

  “嗯嗯,不容易不容易,嘿嘿…”步暖之赶紧改口傻笑道。

  “好了,寻姐姐,你别说暖儿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的性子;现在我们已经摘取到混潭花就赶紧回家去吧!毕竟这里不是安全之地。”知然不想步暖之继续被说忙打岔道。

  在他们说话的期间苍元忙着从炽凝背上拿下药袋子把两个药袋子捆绑成一个往自己背上一甩:“我们走吧!”

  炽凝甜蜜地笑了:“嗯嗯。”

  知然看到苍元这疼人的动作反应过来也跟着做,接着看到就丝玉寻一个女子背着药袋不太妥当就也接过她的药袋子三个捆绑成一个背着。

  等他们转身走的时候,炽凝脑中猛然又听到那稚嫩又有些虚弱的童音响起:姐姐,我引你过来让你顺利摘到了我的子民,帮了你这么大一个忙,你就这样走了吗?

  炽凝刚想停下问其他人有没有听到声音,童音察觉到她的意图顿时大声说:不许停下,不许问人,要保密,这是我们的秘密。

  炽凝看苍元他们的神情确定他们是真的没有听到声音,唯有她听到,想起在天医谷境幻翼兽和自己对话的情景了然遂在心里问:你是谁?

  我是混潭花花王。

  啊?花王?

  对。

  那……

  放心,我不会伤害你们的,不然我就不会帮你们了。

  听你的声音透着虚弱的样子,你想伤害我们也不容易。

  哼!不容易也不难,我不引你带他们过来,你们哪里会这么容易就找到这里来,我不放水你们能这么容易就摘到我的子民?我现在再虚弱只要发威利用这些沼潭里的毒水泥泼向你们也够你们忙了。

  炽凝想了一下觉得也是:那现在你是想怎样?

  没想怎样,就只是想借你的胞宫睡一下而已。

  啊?

  我刚成形没多久,很累很累,且我现在的处境不够安全,你的神体很好很合我休眠继续修炼。

  炽凝一听惊了下竟是这个原因:你这生长环境这样,你来我的胞宫里休眠对我有危害吗?

  没有,没有危害,我也不会伤害你,我在你的胞宫修炼下去说不定对你还有帮助呢!

  好,我答应你。就算你伤害到我我也有办法收拾你。

  不敢。你放松身体不要抗拒我的进入,不然我们俩都会受伤的。

  嗯。

  别看她们说了这么多,其实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炽凝放松身子的状态,没一会儿混潭花花王就进入到炽凝的胞宫内,一进入时炽凝的身子不由得顿了顿。

  苍元看到她的身子停了下,关心地问:“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炽凝笑了笑回:“我没事,别担心。”安抚住了苍元,适应了混潭花花王的存在内视胞宫的情况,只见胞宫内浮着一颗全身上下都是灰色、只花芯是红色的花;混潭花花王察觉炽凝的探视,花叶子向两边伸开,花冠向前低盈盈一拜;炽凝看到此景失笑了下,知道混潭花花王没有恶意便不再理会由它在胞宫休眠。

  “姐姐,之前你不是说有声音给你引路吗?现在还有声音吗?快看看是什么东西在引你来。”步暖之想起这回事问炽凝,其他人也一脸疑惑地看着她。

  炽凝想到混潭花花王要保密便隐瞒:“呃 来到这里我没有再听到那声音了,想必它忙着修炼没空暇再理会我。”

  “喔喔!这样啊!”步暖之点头表示了解便不再问,丝玉寻和知然对这事没有好奇心,无所谓的态度,唯有苍元若有所思看了炽凝一眼。

  嘻嘻…… 够上道。

  胞宫内的混潭花花王听闻嘻嘻一笑说。

继续阅读:被盯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归天泪-凝苍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