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然山
夙暖2019-01-28 01:134,208

  混然山

  万木争荣,丛林茂密,葱葱郁郁,阳光从高耸林立的树缝里隐隐约约渗透进一点点,空中交织荡着神力、妖力、魔力和冥力,压迫、钳制林中行走着的妖魔神冥人。

  山路凹凸不平,树藤蔓延阻路,崎岖难走,苍元和炽凝手牵手,另一手各拿着手腕大小的棍子在前面开路,时不时相视而笑或回头看看后面走着的步暖之、丝玉寻和知然的情况。

  丝玉寻一手搀扶着步暖之一手撑着棍子走,眼神常不受控制看向前面苍元和炽凝握着的双手,看到他们眉目传情紧紧抿着唇,拿棍子的那手握得死紧;步暖之一边被搀扶着,一边拿着棍子走,最后面是知然拿着棍子边走边警惕地看着四周。

  步暖之有点气喘:“呼… 这我们都进来四天了什么都没有遇见过,呼…越往里走光线越暗越难走。”

  前面的苍元和炽凝停下回头看到步暖之疲倦的样子:“我们休息一下。”炽凝说着往回走向步暖之,摸摸她的额头:“怎么这么累?你被压制得很厉害吗?”

  步暖之眨巴着眼,点点头:“嗯嗯,刚开始还好,但越往里走越压得厉害,神力将竭的感觉,走路很费力;姐姐,怎么你好像没事儿一样?”

  炽凝笑了笑:“我没有被压制。”然后转向丝玉寻问:“寻姐姐感觉怎样?”

  “我还好,没有暖暖压得那么严重。”丝玉寻笑笑回道。

  “知然呢?”炽凝接着问。

  “我跟暖暖的感受一样的。”知然忍着不适回。

  等炽凝问完,步暖之疑惑:“为什么姐姐没有被压制?我和知然被压得这么辛苦。大哥呢?感觉怎样?”

  “我也没有被压制。”苍元道。

  “啊?为什么?”步暖之一脸打击。

  “因为我们不一样。”苍元解释道:“你和知然与树木不是同类,且鸟类在森林里可以说是外来的,压制难免会比较大;而玉寻是同类,压制小些也是情有可原;而我和炽凝跟你们不一样,所以没有被压制。”

  听到苍元说的和他们不一样,间接在说他和炽凝是一样的话让丝玉寻的脸色微微扭曲了下后快速恢复如常。

  “哦!原来是这样。”步暖之和知然恍然大悟。

  炽凝看他们一脸被打击的神色不忍:我要是告诉你们我不止没有被压制,空中飘荡着的神力、妖力、魔力和冥力还一点一点地飘进我的体内自动转化成为我自个的神力,不需要像别人那样辛苦炼化才能吸收,你们不得更受打击。

  苍元指尖凝出一滴血施展神力撒向丝玉寻、步暖之和知然,丝玉寻感受还好些,步暖之和知然顿觉周身一轻,没有了刚才的身重费力感。

  舒适感让步暖之高兴得抱住知然的一只手臂嚷嚷道:“耶!啊哈!好轻松,一点都不觉得累了,感觉好好;大哥真厉害。”

  知然也是一脸的高兴,崇拜地看着苍元:“嗯嗯,大哥厉害,谢谢大哥。”

  丝玉寻眼底有别人没有发现的爱意看着苍元笑着柔柔地说:“谢谢大哥,大哥真好。”

  “不客气。竟然你们不觉得累了,那我们接着走吧!”苍元说完重新牵起炽凝的手转身往前继续走。

  看到他的动作丝玉寻的笑容僵了片刻后点点头。

  “好,知然,寻姐姐,我们走。”步暖之松开抱着知然的手臂。

  正当步暖之走向丝玉寻的空档,六根手臂大小、黑褐色布满倒刺的树根散着血腥味由左边不远处极速伸出分别同时攻击他们。

  “小心。”炽凝和苍元同时出声警示,苍元快速拉着炽凝错身闪开,把炽凝置于他的身后右手施神力劈向攻击他们的两根树根。

  丝玉寻转身避开树根的同时右手变出丝藤一把扫向攻击来的树根,同类激烈相击,点点火星冒出。

  “暖儿…”知然想走去步暖之身边却被树根妨碍,一个翻身躲开攻击,跃下踩住树根,右手使神力挥向树根。

  在步暖之没有反应过来时有两根树根齐齐攻向她的腹部:“嘭…”树根和步暖之腹部由丝玉寻、封融和楼缕缕他们布持下的神力防护层相碰击发出的声音,强大冲撞力让步暖之连连后退,崎岖山路让她没站稳一屁股坐下地,猛一触到地面传来的疼痛让她不由叫出了声:“啊…”

  “暖儿…”知然听到步暖之的叫声慌了神,转头看到她跌坐在地抱住腹部的动作,心疼得脸都给扭曲了。

  “暖暖…”炽凝和丝玉寻担心地叫道,苍元抽空转头快速看了下步暖之的脸色,见没有大的异色心神略放松了点。

  知然快速击退树根,疾步跑到步暖之的身边,怕得脸色都发白:“暖暖,你有没有事?伤到哪了?”边问手也没闲着,小心得扶起步暖之,把步暖之全身摸了个遍。

  步暖之拍掉知然的手:“我没事。幸好丝姨、封叔叔和楼叔叔给我布下了防护层挡住了攻击,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刚才叫只是摔疼了屁股。大哥、姐姐,寻姐姐,我没事,不用担心我。”

  看到三根树根不放弃继续攻击来,步暖之揉着还有痛意的屁股恨恨地说:“敢伤我的宝贝,让我摔痛屁股,哼!知然,我用暖呼呼火,你用你的知呼呼火,我们夫妻俩齐心共发力把它们烧得连爹娘都不认得。哼!”这火的名字一听就知道是步暖之取的。

  “好。”知然应着右手快速凝变出一团火焰,步暖之也不落后,齐齐朝攻击来的树根砸去。

  “嗤!噼里啪啦…”树根被烧着的声音响起,剩下三根顾不得再攻击,齐齐扑向烧着的那三根企图扑灭火焰,扑了片刻发现没法扑灭六根树根齐齐极速往回撤:“啊… 该死的你们,竟敢烧我。”左边传来痛怒吼声,接着上空冒出青烟,显然火焰已经被扑灭。

  “哼!好笑,许它伤我们,还不许我们烧它么?话说这是什么树来着?竟然能灭熄我和知然的本源火。”步暖之不忿说道。

  炽凝、丝玉寻和知然都摇摇头表示一样不知道这是什么树。

  苍元嗅嗅空中的气味:“看样子和血腥味,这是魔嗜树。”

  看出他们的疑惑,不等他们发问就接着解释:“魔嗜树是魔界稀有且独有的树,是魔界中人用鲜血灌溉成长的树,嗜血,不管是人、神、魔、妖或冥人都爱吃,尤其喜食婴胎,所以刚才它主要攻击暖暖腹中的焰雅宝宝。

  魔界人从把魔嗜树心种子种下第一次用鲜血浇灌开始就和它有了天然的主仆契约,它吃什么都会转换成魔力供一半给它的主人,只要辛苦艰辛种成功魔嗜树,之后的修炼有了它的助力修炼起来简直是事半功倍,而且它还是一颗可移动的树,只要种它的人觉得哪里对他有帮助就移植哪里。

  但魔嗜树不好种,哪怕魔界中人谁都想种魔嗜树,但也不是人人都能种的,种植条件极度苛刻,风险高,生长周期长,期间一个不好就会被反噬丧失性命,所以才稀有,能成功种活魔嗜树的魔大多都是修为高的魔。

  这棵魔嗜树看起来魔力不弱,不知是吃了多少人、神、妖、魔、冥人造就的它。”

  “啊!好残忍,我们……”步暖之话没说完就看到几十根密密麻麻的树根朝他们汹涌攻击来住了口,左手掌着暖呼呼火,拔出软剑;知然同样左手知呼呼火,右手拿着长形大刀。

  “大家小心些。”苍元沉声说。

  炽凝左手凝出炽年烈火,右手握着炽年缙锦,苍元右手握着用神力凝结出的一把赤金剑;丝玉寻紧握着丝藤,一切变化不过短短一瞬。

  树根来到攻击范围,炽凝、知然和步暖之有默契地一起砸出一大团火,五人手中的缙锦、赤金剑、丝藤、大刀、软剑齐齐砍向树根:“啪…”树根应声而断。

  “啊…… 你们该死、该死、该死。”怒极痛呼声响起。

  “这棵魔嗜树不知在这里生长多久了,放过它会对我们接下来进山的路埋下极大的险患,趁现在我们除了它。”苍元当机立断说。

  “好。”一致没有异议。

  五人向左边的方向跃去,找到魔嗜树具体的生长位置,于空中分四个方向,知然和步暖之一个方向。

  互相对视,微微点了下头,炽凝、知然和步暖之从上向魔嗜树树干抛出一大团火焰。

  “啊……”在魔嗜树痛叫声响起,上百根倒刺树根密麻击向他们,五人于空中躲闪魔嗜树的攻击,一边神力防护一边发动手中的武器劈向魔嗜树。

  “啊!”炽凝听到步暖之的叫声转头看到树根差点打到她,急得用炽年烈火解步暖之的燃眉之急,闪躲防护之际不慎左手臂被树根刮刺出一块血肉,疼痛让炽凝紧皱眉头,为不影响到他们硬生生把痛声咽回肚子。

  “好香。”魔嗜树沙哑的声音响起:“我要吃。”

  苍元注意到炽凝受伤了,又听到魔嗜树的话,怒极手狠:“劈!”神力运用到极致劈向魔嗜树,其他四人跟着劈上去。

  攻击动作和携带来的声音戛然而止,魔嗜树五分四裂,树干、树叶、树根眨眼间疾速枯萎;临近混然山中心有一黑影子猛然吐血:“啊…… 谁,谁,是谁杀了我的小嗜,等着,等着,不管是谁我都必不放过他。”

  魔嗜树树干中间缓缓飘出黑荧拳头大小的毛刺球,在他们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朝炽凝左手伤口处神速飞去没入体内:“唔… 啊!”突然的剧痛让炽凝痛呼出来,再也维持不住平衡捂住左臂往下跌。

  “恋宝…”一直分神留意炽凝的苍元看到她往下跌整颗心一紧,转身飞速赶至炽凝跌下地面前接住她,颤抖地唤道:“恋宝…”

  炽凝痛得浑身控制不住地颤抖:“雪霄,痛,好痛。”

  苍元深吸口气硬逼自己冷静下来:“好好好,我知道,你放下手,让我看看你的伤口。”

  “不怕,不要怕,我在这呢!你被魔嗜树伤到,它临死前吃了你的血,所以它死后树心种子寻着血味钻进了你的体内,只要忍痛把它炼化就好了,这样你的修为也能得到提升。”

  痛得说不出话的炽凝点点头,苍元赶紧把她扶正盘坐好:“知然、玉寻、暖之,你们护法,我帮恋宝炼化魔嗜树心种子。”

  “好。”

  两天过去,苍元收功,片刻,炽凝睁开眼,微然一笑,握握手,呼出一口气:“总算挺过来了,总算没白痛,这魔嗜树心种子炼化的好处还是不少的,看,我的伤口已好的七八成了。”

  看到她已经没事,苍元终于松了一口气放下提着的一颗心。

  “姐姐,你没事了吗?”步暖之看到炽凝睁眼急忙走来问道。

  “嗯,我没事了。”炽凝笑着回。

  步暖之双手合掌:“谢天谢地,姐姐没事了,真好。”又嗫嗫道:“姐姐,我肚子隐隐有点痛。”

  瞬时白了脸的知然:“暖儿,你怎么不早说?”

  步暖之低头小心翼翼抱住腹部:“我 我 我也是现在才察觉到,这两天都光担心姐姐没心神理其他的。”

  炽凝急忙给步暖之把脉,又伸手置于腹部感知焰雅宝宝的情况:“你呀,真是傻。前两天打斗让你耗费了心神,这两天你又担心我没有休息好动了焰雅的气息。来,放松,我给你稳稳焰雅的气息。”说完施神力稳步暖之的胎气。

  一个时辰后炽凝收功:“好了。”

  步暖之开心地直点头:“嗯嗯,是好了,肚子不痛了,没事了。”

  知然走近轻轻抱住步暖之:“没事了就好。”

  一炷香后,苍元见没什么事了:“都没事休息好了,那我们接着进山吧!”

  “好。”大家都没有意见继续往山中心走。

继续阅读:与混潭花花王结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归天泪-凝苍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