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妈妈在一起,好幸福哟……
美融2018-10-11 00:331,094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深圳火车站里广场,人头涌动,来来往往,川流不息,太阳毫不客气地炙烤着地面上的人流,空气里充斥着熏人汉臭。一幅巨型广告下方,她背着一个不大不小的蛇皮旅行袋随着人流在往检票的方向移动着,她梳着一头拱发的披肩发,额头上贴着几根稀梳的刘海,饱满的圆脸上,不断地渗出大颗大颗的汉珠,一双大大的眼睛,着一条米白色的微喇叭牛仔裤,一件淡黄色的灯笼短袖上衣下摆被操进了牛仔裤的腰里,这样一来,使她的腿越发修长,她的整个身材越发高挑,她无聊地看着不停从她眼前晃动着的不同发型的人流:或郭富城发型,或和她一样的拱式披肩发型,或梳着两个小辫子的发型,或长至腰际的卷发……商铺里的录音机传出红遍两岸三地四大天王的声音:前面这个店是刘德华伤心欲绝的《忘情水》,后面那个店是张学友无可奈何的《吻别》,左边是郭富城情深款款的《我是不是该安静的走开》,右边是黎明情深意长的《今夜你会不会来》……,同时,她的旁边还有一个挺着大肚,有着圆滚滚身形的一个秃顶男人正拿看一个板块砖重的大哥大事无忌惮地大声说着话,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这样一个玩意儿。她皱了皱眉头,催着这个肉块头:“你能不能往前挪,让一下?”,这男人才放下大哥大,对调过头来,对着她咧着一笑,“马上就好、马上就好”。

  终于到了检票口了,终于进站了,终于上到车上了,在狭小的车厢里,往行李架上放行李,有座票的,都对号入座了,只有站票的,要么和他人挤在一起,要么在座椅底下,铺上废纸,匍匐着身子,头往里一钻,躺下来,只要能放下一只脚的地方,一定有人立马补过来。她好不容易放后了自己的行李,长长地吐了一口气,瘫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幸好是靠窗的,她把脸望向了窗外,一丝凉风从窗口吹进来,让人倍感舒服。“呜,呜,呜”的汽笛长哨,同时传来“咔嚓咔嚓”的车轮启动声,窗口的风声越来越大,火车终于前行,速度越来越快。

  经过了三天两夜的颠簸,她回到了地处偏僻,一个很不起眼的川南小镇。清晨的街道,还十分安静,偶遇早起的乡邻,打着简单朴实的招呼:“表叔早”,“四孃这么就起来”?“哦,小鱼儿妈妈,你回来了”?“漪融,你回来啦?”……听着这亲切的乡音,小鱼儿妈妈快速地走到了自家门前,突然,小鱼儿妈妈把伸出去准备敲门的手放下了,门却自己开了,一个虎头虎脑的小家伙把门打开了,约有四岁样子,并站在了门中央,扑闪着一双黢黑明亮的大眼睛,把她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小嘴喊道:“外婆,外婆,外面有个阿姨找你来了”,但并不让她进屋。随着一阵脚步声,一头华发的老人走了出来,并大声说:“小鱼儿,这是你妈妈呀,你不认得了她了”?但小男孩却躲在了外婆的身后去,侧探出头来打量着漪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南天娃的天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