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回程咬金再劫皇岗
空山馨雨2018-10-09 11:024,597

  第十三回程咬金再劫皇岗

  上一回书说到众英雄在寿棚里把来人一包围,这个人就直接奔单雄信:“二哥,多年不见,我太想你了,跟你开个玩笑,想你不会生气,你给我送的外号赛白猿,小弟侯君集有礼!”

  “哎呀,是你呀!”

  “不是我,别人敢在二哥面前撒娇吗?”

  他这一说,单雄信一肚子气全消完了:“众家兄弟,有不认识的吧,他是红桃山寨主赛白猿侯君集,绿林里有名的英雄好汉,大伙见见。”

  这时秦琼也过来抓住他说:“兄弟,你把哥哥想坏了。怎么老也不来呀?”

  “二哥,我也有我的事。这回我得信晚了,来迟一步,四十六友没咱。”

  “兄弟,别那么讲,四十六友都在,从今天开始承认你是第四十七友。”

  “哎呀,那太好了!”

  这些人越说越乐,又给秦母拜了寿,这才回到西门外贾柳店,秦琼又来跟大家一起吃酒。酒席问,有人来找秦琼,秦琼抬头一看,是傻兄弟罗士信。问他来干什么,罗士信说:“哥呀,家里客人太多,唐大人说你得回去,这有朋友,那也有朋友。”

  “好。”

  大伙一见罗士信都愣了,秦琼就把罗士信的事向大家介绍完。王宣认识,过来问罗士信:“你挺好啊?”

  “挺好,哥哥对我好,娘对我好,嫂子对我也好,还有那小侄就更好了,我每天跟他玩,老哥哥净教我能耐,这回我可不放牛了。”

  “好,好!”

  从此,大伙也都认识了罗士信。

  秦琼临走时告诉程咬金:“你替哥哥招待一下,千万把大家招待好。”

  “那你就放心吧,要讲接人待物,俺还有两下子。二哥,你去吧。”

  秦琼告辞大家回到城里不提。这边程咬金这一招待,还不如不招待。大伙推杯换盏,高谈阔论,说这个唠那个。他转到罗成跟前,想起来,在半道上你把我耍苦了,我现在虽然不能碰你,也得叫你难看,说:“兄弟,你跟二哥是表兄弟,我跟二哥是光脏朋友,咱们是真近,别看磕头,磕头也有远有近。哥告诉你,千万小心,有人要揍你。”

  “谁?”

  “你五哥单雄信,他说在道上跟你打的挺憋气,还想要出出气。”

  罗成一听火了,你单雄信凭什么要打找罗成!程咬金告诉完罗成,一转身又跑到单雄信那里:“五哥,注意点,罗成要揍你。。

  “什么?”

  “他说,看你别扭,净给他表哥惹事,把家里弄个乱七八糟的。我告诉你有点准备,到时候别吃亏。”

  “啊!”

  单雄信火上来了,这酒是一口一杯。喝着喝着,程咬金又转到罗成那去了:“罗成,单雄信说上后院等你,你高低不能去,听见没有?躲躲就算了,明天咱们就散了。”

  “怎么,他到后院等我?”

  “是啊,他要在后院打你,前院人多不好看。”

  “哎呀!”

  “你别走哇!”

  程咬金把罗成整好了,又跑到单雄信那里:“老五,可别上后院,罗成说在这打你不好看,要到后院跟你比试比试,咱不去就完了呗!”

  单雄信想:罗戒,我看你有多高的本领!他一甩袖子就站起来了,转身下楼就往后院跑,到后院一看,罗成果然在那儿。

  单雄信一见罗戚,眼睛瞪的像包子似的。罗成见单雄信就更别提了:“姓单的!”

  “姓罗的!”

  单雄信迎面就是一拳,罗成一闪,两个人前后左右,闪、转、腾、挪就打起来了。单雄信酒喝得多点,手脚不利落,叫罗成一下就给弄个跟头,上来就是好一顿捶:“我叫你等我,姓罗的今天打死你!”

  这时候大伙都跑后院来了,绿林道的一看,怎么,你姓罗的使着是官人啊,敢打我们的总瓢把子!丁天庆,盛彦师、李成龙、屈突盖、恩突星、王怕当、谢映登、齐彪、李豹、鲁明星、鲁明月等人就都过来了。柴绍带着北平府的人也全过来了。

  正这时,秦琼赶到了,他怕出事,但是,没想到出这种事,一看是罗成和单雄信,心里更是难受!一个是好兄弟,一个是亲表弟,是秦琼最疼的两个。他高喊一声:“罗成,住手!”

  罗成一看是表哥,退了回来。秦琼说:“表弟,你这是干什么!人讲礼义当先,树讲枝叶为源,单雄信破产赎友,豁出命来,你打他一下,就跟打哥哥我一样,他再错也不许你伸手,你………”

  “表兄,我是错了。可你问问他,为什么喝喝酒要捶我?”

  单雄信站起来这个气呀:“谁说的?你不是叫号到后院来打吗?”

  “你不是在后院等着我吗?你说我不敢来。”

  秦琼越听越糊涂:“你们都是听谁说的?”

  罗成瞅瞅程咬金,不知哪去了:“四哥说的。”秦琼又问单通:“单雄信,你听谁说的?”

  “四哥呀,他告诉说罗成要捶我,”

  罗成一瞪眼:“不对,是你要捶我!”

  秦琼这个气呀:“尤俊达,找你四哥去!”

  尤俊达往前院一找,有人说骑马出去了,奔城里了,尤俊达就追去了。

  这边秦琼安慰单雄信,罗成过来给磕了个头:“五哥,我该死!我太糊涂了,没曾想上了四哥的当,你打我吧!”

  “兄弟,你起来!”

  单雄信一想:我还打你,我这人丢的太不上算!程咬金哪程咬金,你也不配当四哥呀!这时大伙也都过来解围。徐茂功说:“大家请上楼喝酒,自己兄弟,都不是外人,请,请!”

  大伙上楼不一会,有人来报,说罗成走了,回北平府了。秦琼要追,徐茂功说:“二哥,他这口气也难出,先不要追,有办法。”

  秦琼听了徐茂功的话,没去追罗成。大伙继续劝单雄信不提。

  单表尤俊达追程咬金,追了好几里地才追上:“四哥,人家都等你喝酒呢!”

  “别喝了,打完没?”

  “哎呀,四哥,你疯了,看你干的好事!”

  “我倒不是疯了,你看罗成,我输了就得了呗,还在我身上整这个,什么‘大母熊’!”

  “四哥,你这么想,咱咋见朋友?”

  “老六,那算个啥,也没惹什么大祸,你别大惊小怪的。听四哥的,走,到哪也不吃亏。”

  “二哥叫我追你回去呢。”

  “我呀,先不回去。你走吧。”

  “四哥,你不回去我也不能回去。”

  ”不回去你就跟着。你写上礼,我就给老娘弄捆葱,我想再对付点。”

  “四哥,可别给二哥惹祸了。”

  “你懂啥,胆小不得将军作,你看吧,哎,哪来的兵?”

  尤俊达抬头一看,对面过来一匹马,飞快往城里去。程咬金抬起斧子上前说:“下来,我劈了你。”

  “哎,我下来,你们是哪的?”

  “你是哪来的?干什么去?”

  “我是铁臂靠山王杨林打发来的。”

  “他在哪呢?”

  “带着大兵,在北面不远。”

  “他干什么来了?”

  “我哪知道哇,就是叫我到城里找唐壁,让他去迎接,别的我就不知道了,你饶了我吧!”

  “他这回来带没带银子?”

  “银子?”

  “上一回带六十四万两叫人家劫了,你不知道吗?”

  “啊,那是你吗?”

  “住嘴!我问你这回有没有那回多?”

  “没那回多,我听说四十八万。”

  “真的?”

  “那还有假!”

  “去你的吧!”

  程咬金乐了:“老六,我说把皇岗弄来一串你不干,这回送来四十八万两,老娘有这份礼就够活一辈子了。”

  程咬金说着提斧子上马就走,尤俊达只好跟着。他俩刚穿过一道树林,只见前面尘土飞扬,真上来了,在长叶林就是这样。程咬金在马上高喊:“哎,听说杨林老儿来了,你们给我传个信儿说劫皇岗的响马把钱花光了,又找他来了!”

  前面的兵将赶紧回去:“报!启禀王爷,上次劫皇岗的响马又把我们挡住了!”

  “好,闪开!”

  兵马往两旁一闪,王爷一看,来的正是画影图形要捉拿的响马,说:“我在登州见你一面,你跑了,这回你是飞蛾投火一自取灭亡!铁雷!”

  “有。”

  “上去把响马给我抓来!”

  “是。”

  铁雷一催胯下马,手举双锤,直奔程咬金:“喂,响马听真,王爷千岁叫你下马服绑,口出半个‘不’字,叫你马前横尸!”

  程咬金乐了:“就你呀,劈华山!”

  “哎呀,厉害!”

  铁雷大败而归。杨林一看,这个响马要整不住,大隋的江山都难保,怪不得我儿杨擒虎那天被他拨落马下。看样子别人去了还是败,于我脸上也无光……想到这,杨林叫大家压住阵脚,他抱着球龙棒就上去了:“大胆响马,你可知道本王的厉害!识时务赶快下马服绑,口出半个‘不,字,难逃公道!”

  “哈哈哈哈,你就是那个老该死的呀!我找你不是一天了,都说你有两下子,今天咱们俩试巴试巴,劈华山!”

  杨林用球龙棒一架,就把斧子给干飞了。程咬金刚一拨马,叫杨林一下就给掀下马了:“来人哪,绑上!”

  上来人,码肩头拢二臂就给捆绑上了。尤俊达一哆嗦,豁上了,他拿叉照着扬林接头就打,杨林一摔手,把叉就给干飞了。尤俊达拨马要跑,枥林拨马上前,一伸手就把尤俊达抓住扔在马下:“绑!”

  上来人把尤俊达也绑上了。杨林火了:“安营扎寨!”

  把营安好了,大帐支起来,杨林上帐一坐,文武两旁列摆。杨林“啪”地一拍桌案:“带响马!”

  尤俊达一想:咱哥俩能吧,这回算完了,他低着头往里走。程咬金得意洋洋,到里边把胸脯一挺。

  “跪!”

  “不懂。喂,我说老杨头,你把我抓来怎么办吧?我也活够了,咱们不用细讲,上回我是干了一回,这第二回,没干好。做买卖有赔有挣,哎呀,我脖子上这十来斤凉了,来个痛快的吧!”

  “响马,我来问你,你把皇岗送到哪去了?”

  “你说那些银子啊?”

  “对。”

  “花光了,不花光能来找你吗?”

  “你住在什么地方?”

  “山坡,树林哪都住。”

  “你没有家?”

  “没有,就我们俩人。”

  “哪龙衣贡…”

  “啊,你说那皇岗里的破破烂烂啊。”

  “破烂?那是龙衣贡。”

  “那衣服投人穿,全扔了。”

  “来人,把他推出去杀了!”

  兵士把俩人推出帐外就要开刀,大太保董平过来了:“父王,杀不得。”

  “为什么?”

  “他俩不值那么多,如果把他俩杀了;咱们的龙衣贡全完了,没处追去。我看你老人家应当这么这幺这么办。”

  “对!上官狄,马上到城里,叫唐壁他们立刻来见我。”

  “是!”

  上官狄奉杨林的命令,这才到城里来找唐壁。知府没在家,最后到老秦家,说是找唐壁,叫他马上去见杨王。从上官狄嘴里还逢露,王爷刚到,劫皇岗的响马又去了。现在王爷把他俩抓住了,就等你们去呢……唐璧一听,“扑通”就给秦琼跪下了:“二弟,我们的命就在你了!”

  唐壁嘴虽这么说,可心里想,这都是你的朋友,纯属给我们上眼药!秦琼扶起唐璧:“你先行一步,我随后就到。”

  “好,好,好!”

  唐壁和知府、知县把衣服整理好,乘马来到行营,弃镫离鞍,刚到帐外,见旁边绑着俩人,正是劫皇岗的响马,他瞅瞅程咬金,程咬金瞪他一眼,唐璧火了:“你是劫皇岗的贼头?”

  “少整这个,我是英雄!你敢吗?贼头?你家有几个?。

  “你把我坑苦了,又跑这来害我!”

  唐璧说着上去就是两个大嘴巴。程咬金火了,我长这么大没挨过揍:“你是谁?”

  “我是唐璧。”

  “好了!”

  这时就听里边喊,宣唐璧。唐壁进屋就给杨王磕头。杨王大怒:“唐璧,响马拦劫本王,被我拿进军营,你可曾看见?”

  “看见了。”

  “你可知道皇岗在哪?”

  “我是完全不知道。”

  这时王爷吩咐把响马带进来。尤俊达和程咬金被带进来。程咬金刚才不跪,这回变了,跪倒就给唐壁磕头:“哎呀,我寻思你官就够大了,你也不大,我给你磕头了。”

  杨林说:“你怎么给他磕头?”

  “哎呀,我说上边那个老头哇,我要不认识他,我敢劫皇岗吗?我敢干吗?”

  唐璧一听,“妈呀!”一声!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继续阅读:第十四回重义气大闹济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响马英雄闹隋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